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三十六章問天問己



    第二百三十六章問天問己

    南海婆婆一狂奔,而蹶由公子則緊隨其後,兩人的輕身功法雖然不一,可卻高下難分。

    奔出三五里之外,這里一片荒野,而前面就是虎丘山。

    南海婆婆也打著小算盤。

    若是化蝶與慶忌成功刺殺趙伯回來,自然可以看見兩人在此拼斗。

    那時加上化蝶與慶忌,蹶由公子不死都難。

    而蹶由公子則並不像南海婆婆還有大計未實施完成,他比南海婆婆歲數要大得多,也活得久了。

    此時無子無嗣,又看透一切,連幽冥組織都已安排妥當,心里不再有生與死之憂。

    若能在死前為吳國除去南海婆婆,他也心滿意足。

    若是不能,就算拼著同歸于盡,他也會讓南海婆婆重傷,這樣依她的年紀再難有作為。

    “不用再跑了,若是再跑,我們也不用拼殺了,都要累倒在這鄉野田地里頭。”

    蹶由公子一個急速,長劍對著南海婆婆直刺而去。

    而南海婆婆也本就有此主意,只一听蹶由公子話,人已回轉身來,同樣一劍直刺身後追來的蹶由公子。

    兩人都想在對方不防之時忽然襲擊,所以劍招並沒有過多變換。

    兩人劍尖相對一踫,兩人再次分開,名據一端。

    身邊一條小河正是從虎丘山中流下,在這里繞成一個彎,再形成一個水塘,像是人的胃一樣,而塘邊則是一片青草地,此時綠意初苗,到也透著鄉土氣息。

    “老家伙,讓你見識見識老身的天地乾坤劍法。”

    南海婆婆長劍直指蹶由公子,臉上透著一抹紅韻,看來剛才一路奔來,還是極耗真氣。

    蹶由冷笑一聲道︰“我還以為,你只會趙歡教你的劍問蒼穹。

    只是可惜,你習了這麼多年,竟然不能發揮此招之精妙。

    你可知為什麼?”

    “哼,死到臨頭,竟然還如此驕傲,你還真以為你是當年的蹶由公子嗎?

    不過既然你想說,我也不妨听一听,听一听你能放出什麼屁來。”

    南海婆婆剛才已經看到施子在人群之中,所以她現在並不急。

    她也有意在等施子,若有施子幫手,她可以十拿才穩,所以也不怕蹶由公子拖延時間。

    而蹶由公子之所以提起趙歡,要解說這一劍招,也是想影響南海婆婆心智,讓她主動露出破綻。

    畢竟兩人也算是棋鼓相當,實力很難分出高下。

    就如同剛才的陰符之局,各有千秋,誰也沒有一擊至勝之法。

    “齊國史角大師創此劍法,是因為他已悟通人間之道,卻無力參透天地之道。

    所以他創此劍法,欲圖用劍招來問蒼穹,一劍直刺,九種變換,正是其後天問九式。

    劍問蒼穹可以說是其天問九式的總綱,看似簡單卻含史角大師諸多對天地之道的疑問。

    你之所以連一劍都不能參透,就是因為你心中私欲過重,無天無地,只有你的權力之欲。

    算起來你只是天地間普通一凡人,所以你的劍無論如何也使不出此劍威力。

    相反,鬼谷王禪及宋國墨翟雖然年輕,但他們胸懷天下,沒有個人私欲,此劍一出難與破解。

    就連當年趙歡也是如此,雖然他是晉人,可他卻並沒有過多的個人恩怨。

    或許雜著你與她的那些糾纏,但他使出此劍招,皆有驚天地泣鬼神之威。

    若不然,又如何用劍問得蒼穹。”

    蹶由公子也是修行高深之人,只憑幾次見此招就能領悟史角大師天問九式的其中真義,也算是十分難得。

    “你既然看懂,當年也見過趙歡奸賊使過此招,正是此招才逼退于你。

    而且前不久在忘歡峰,也見過鬼小子使過。

    那你為何不學,不就也和老身一樣嗎?”

    南海婆婆心里也不得不佩服,她之所以只得劍式,卻不得其中真義,與蹶由所說完全一致。

    劍法由心,若心中不悟其義,那空有劍招也形同空設。

    今天與蹶由公子對敵,她已連續使過數次劍問蒼穹,可卻如同普通招式一樣。

    但她相信,此招若換作是趙歡與鬼谷王禪來使,必定威力非凡,蹶由公子也難與招架。

    “是呀,我若年輕之時見此招,定然能習,可後來心有雜欲,無修道之心,自然難習。

    直至現在雖然已悟,可又習之無意義,問天又能如何?

    天地之道自在人心,問天不若問己,接招吧!”

    蹶由公子也是說打就打,話才說完,人已再次飛躍而出,一劍直刺南海婆婆。

    此劍招形似劍問蒼穹,就如同他剛才所說,問天地不若問本心。

    所以劍里的“問”卻是在問自己。

    劍依然是九種變換,可卻處處由心而發,帶著蹶由公子這一輩子的困惑。

    在這一劍之下,似乎完全已釋然。

    南海婆婆一看,心里也是大駭。

    此招九種變換,已夾著九種內息真氣,卷作劍勁向她襲來。

    而且這九種變換又相互糾纏,像是一團雜亂不?的劍氣向她襲來一樣,找不到任何可破的規律所在。

    若說劍問蒼穹帶著對天地之道的尊重,劍招十分正直,那麼此劍就如同一個人的心一樣,煩雜不堪。

    南海婆婆也是一躍後退,長劍旋了一個卷,施展起自己獨創的天地乾坤劍中的坤劍式中“六四︰括囊,無咎、無譽。”卜辭之招,名叫地收萬物。

    此招解自卜辭,括囊就是收緊口袋的意思,意喻大地像一只口袋包容萬物,所以無所怪罪,也無所美譽。

    正是一招守式之招,招式連綿不絕,卻又密不透風。

    可蹶由公子的劍招卻依然不改,不停的攻擊。

    南海婆婆只能邊退邊防,兩人在半空之中追逐。

    此時兩人已身在水塘上空,好在兩人輕身功卓絕,能夠踏水而行,卻並不阻兩人拼斗。

    南海婆婆卻是冷笑一聲道︰“來得好!”

    此時天在上,水在下,正是八卦之天水訟卦。

    象曰︰心中有事事難做,恰是二人爭路走,雨下俱是要佔先,誰肯讓誰走一步。

    此卜本意是勸人退一步,而大道寬之義。

    可南海婆婆卻悟出一招攻式。

    那就是身處水中,兩人不相讓,只有涉險者勝。

    南海婆婆一步後躍,人卻如魚一樣倒躍入水中,瞬間數十道水柱同時襲向蹶由公子。

    蹶由公子一看,水為險,遇水則避。

    剛才還急攻不下,此時回劍一收,一道劍氣直卷水塘,一條水柱,化成龍形,已繞在身邊形成一道水的屏礙。

    可南海婆婆還是一劍從那水中擊了出來。

    此劍正是八卦之中水的陰陽結合,上陰下陰,而中間為陽。

    (順口溜里叫,坎中陽,坎為水卦。)

    而蹶由公主像是早和準備一樣,長劍直立,正好擋住南海婆婆這一劍忽如其來的必殺之劍。

    而且人身向後傾倒,南海婆婆這一劍勢在必殺,所以力道十足,卻也順著蹶公子的長劍滑過,以強擊弱,並未硬拼。

    蹶由公子當然也通透易理,而且十分擅長于五行。

    所以也知道南海婆婆天地乾坤劍法,雖然總式十二,一式六變,合計六十四變,正合了每一招中的變卦之招。

    (十二式,一式六變,共數七十二,但有八卦相重,故實招六十四,正是六十四卦,後世之人傳為太極八卦劍法。)

    剛才南海婆婆取地卜之招,現在天在上,而水在下,劍招走水勢,上陰下陰而中陽,中陽為劍擊之實。

    所以蹶由公子回了一招雖然看似與南海婆婆硬拼之招,可當南海婆婆劍尖抵上蹶由公子劍之時,人卻向溜,實招變虛招,正是八卦里火卦之用。

    (離中虛,上陽下陽,中陰,陽為一根實線,陰為一根斷線。)

    南海婆婆身姿迅猛,卻一劍向前,而蹶由公子則一扭身姿,再次一劍追著飛出的南海婆婆刺去。

    兩人在水之上,互攻一招,卻雙還復剛才攻守之勢。

    南海婆婆婆本想著變招之後,可以化被動為主動,卻不想剛才那一喊到讓蹶由公子想出了破解之招。

    現在人已再次飛至田野,而身後依然是蹶由的長劍,不得不再次變招了。

    南海婆婆腳尖地點,人已沖天而起,一劍盤旋,化作千朵劍花,籠罩著身後的蹶由公子。

    正是在虎丘山中已施展過的飛龍在天。

    蹶由公子一看,南海婆婆已是施展了劍中最具殺傷的一招,不敢怠慢。

    隨手一揮斬向田野之中,瞬間整塊地表之土都被劍氣斬切,整塊飛騰起來擊向南海婆婆。

    正是以地克天,以陰克陽之法。

    而他的人人卻藏在地塊之下,單掌撐著這一塊方圓十多丈的鄉野田地飛向南海婆婆。

    在南海婆婆飛龍在天劍氣襲擊之下,整塊鄉野在半空之中化成無數塊,紛紛掉落地上。

    而蹶由公子則由土中遁出,一劍沖天,再次擊向南海婆婆。

    每一劍都帶著一股陰寒之氣,正與飛龍在天陽剛之氣勁相拼。

    蹶由公子也知道,此劍招是南海婆的大殺招,此招之後一般只能變為亢龍有悔。

    而亢龍有悔也是陽極必衰之意。

    此時他施展的正是幽冥劍法中的致陰之招,力求在南海婆婆身形下墜之時一劍刺中。

    可南海婆婆自然知道自己招式的弱點,身形下墜之時,一劍劈向蹶由公子。

    蹶由公子一看,直刺已難刺中,只得也同時劈出,兩劍相交,原本該是一上一下之勢。

    可南海婆婆不想錯位之後再次處于下風。

    左手拍出一掌,蹶由公子也亦是如此,左掌拍向南海婆婆。

    此時兩人硬拼內力,同時也各中一掌,勁氣相交,整個半空之中如同拋起一道巨形勁氣之波,向外擴散。

    同時兩人身形向兩邊拋去。

    南海婆婆內力稍遜,又連戰兩場,此時難與蹶由公子抗衡,半空之中就一股鮮血噴出。

    身形如同斷線風箏一樣飛出幾十丈遠,重重的摔落在田地之中。

    而蹶由公子則一個轉身,試圖平穩著地,可此時一道白光閃過,一把長劍刺了過來。

    蹶由公子身子才轉了過來,他知道是幽幽來了,也一直提防著。

    只是剛才與南海婆婆對招,不敢大意全部心思放在擊殺南海婆婆之上,所以才一時不防。

    可幽幽(施子)的劍已得南海婆婆真傳,劍快如電。

    蹶由公子已防備不及,卻又不想傷及施子。

    只得左手一抓,正好抓住施子的劍,卻還是被一劍刺穿左胸。

    幸得左手握住施子之劍,保得一時不死,接著拼死一扭,施子的長劍竟然被硬生生的折斷。

    右手的劍回轉一撩,刺開施子。

    在與施子錯身而過之後,這才跌在地上。

    “幽幽,我答應鬼谷先生不殺你,所以剛才並未出劍,若是出劍,你與我也是同歸于盡之狀。

    只是可惜,我也曾救過你三次,而且你還殺了山兒,我都對你記往不咎。

    知道你也只是受人之命,難與自己,如同作為刺客一樣。

    可你卻還是不知恩義,實讓老夫失望。”

    施子看著蹶由公子,曾救過她三次的幽冥尊主,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

    “快殺了他,施子你還在猶疑什麼。”

    “是你殺了我的母親?”

    施子提著半截斷劍,卻依然可以致人死地。

    怒目盯著倒在地上的蹶由公子。

    “幽冥組織從來不殺無辜之人,你去問那位狠毒的姥姥去吧!”

    施子看了看一身血污的蹶由公子,轉身一躍飛向幾十丈外的南海婆婆。

    “施子,我叫你殺了他,你為何奔來。”

    “婆婆你受傷了,我為你先療傷,幽冥尊主已被我刺中,活不久了。”

    施子還是顧全于自己的親人,有意不管蹶由公子。

    “施子,我不用你救,你听好了,你是王族子孫,你的仇人是姬姓族人。

    若是婆婆死了,你一定要嫁給夫差小兒,找好時機,殺了他。

    這樣你的父親才能當上吳王,而你就是新的吳國公主。

    這個老賊不死,婆婆死不瞑目,別听他的,婆婆又怎麼會殺你娘呢?

    你娘,你娘她……”

    南海婆婆氣息微弱,邊說邊嘔著血。

    慢慢已無力倒在地上。

    “老賊拿命來!”

    施子一時間悲怯無比,先失母親,此時婆婆又生死未明,怒氣沖天,縱身再次朝蹶由公子奔去。

    蹶由公子知道施子雖然會一時領他的救命之恩,可卻幫親不幫理。

    在南海婆婆的詭計之下,必然還會向自己殺來。

    他只一看施子的身形,就從懷中掏出一把黑色粉末,朝著奔來的施子一ュ 巳匆啞醋拋詈笠豢諂蚧ぉ鶘街斜既ャbr />
    因為那里有他女兒的陵墓,還有將要葬下的公子山。

    若他死在虎丘山中,至少也與自己的親人要近一些。

    他知道施子的武技與輕身功法,這一把幽冥粉只能緩一時施子的追擊。

    可他最終知道,他也將如願以償,與最親的兩個人,同埋一座山中。

    這或許是他現在最後的一點願望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