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三十三章血色迷霧



    第二百三十三章血色迷霧

    南海婆婆一下虎丘山,人卻直奔繡娘村。

    化蝶依然在堂屋之中自己捉摸著繡花之技,十分專注,繡布上還是一對鴛鴦戲水之圖。

    一旁的繡娘則織著布,時不時的看看,也指點一二。

    慶忌太子一個人蹲在天井之中,空著一件江南馬卦,裸露著臂膀,正在揮刀破柴。

    聲音清脆,正好與繡娘的織機聲音相對應。

    看來一個織布熟練,一個則刀法精湛。

    小院內十分寧靜得諧,忽然間卻被打破了。

    南海婆婆從天井上空飛躍而下,一個朗蹌,一時站立不穩,跌坐在地上。

    氣喘息息,臉色蒼白。

    “娘,你怎麼了?”

    慶忌還是動作迅捷,一下就扶起南海婆婆。

    “婆婆,您受傷了,舅舅快扶婆婆進屋休息。”

    化蝶也是受到驚嚇,卻還是急忙奔下去,幫著慶忌扶南海婆婆進屋中坐下。

    “不必,我還沒事。”

    化蝶正想伸手把一下南海婆婆的脈,卻被南海婆婆輕輕一拂。

    “娘,你先喝點水再說。”

    繡娘已為南海婆婆端來一碗水。

    南海婆婆喝了一口,看了看慶忌,又看了看化蝶還有繡娘。

    微微苦笑道︰“施子她人呢?”

    “娘,施子她有事出去了,娘您若有什麼就安排兒子去做就行了。”

    慶忌還是十分孝順體貼,知道南海婆婆必然是遇到困難了。

    南海婆婆不理慶忌,卻回首一看化蝶。

    臉上顯出悲怯道︰“蝶兒,是婆婆無能,不能殺了那個偷盜你娘的黑衣人,反中了他的奸計。

    婆婆這輩子時日無多了,所幸能在死之前尋回你。

    只是可憐你娘,受了那麼多苦。

    這個奸人一心挑拔公子光,專諸與要離也是他安排到的伍府。

    他才是刺殺你外公最大的陰謀者,他就是要讓我們家家破人亡,一個個不得好死。

    現在他被婆婆困在虎丘山頂陰符之局內,你們快去趁此機會殺了這個奸賊。

    為你外公、外婆、還有你娘報仇。

    你要記住,你是王族子孫,絕不容奸人作崇。

    若不然,就要看著這個奸賊逍遙于世了。”

    南海婆婆裝得像一個快死之人,就連報仇之事,都已把自己算在其中。

    “外婆,蝶兒先為您療傷,至于那個奸賊既然已被困住,想來也逃不掉的。”

    南海婆婆看著化蝶十分為難的樣子,臉色立馬變得嚴厲起來。

    “蝶兒,你不听婆婆的話嗎?

    難道你是要讓婆婆也和你的外公一樣,死不瞑目。

    像你的娘一樣,一生郁郁寡歡,最後卻因產你而死。

    這一切都是這個奸人的陰謀,你不可有婦人之仁。

    殺了他不僅是為你外公為你娘報仇,還是為整個吳國將來,為吳國百姓除害!

    我的傷我自己想辦法,最多也就是一死而已,不用你在此徒讓婆婆傷心。”

    南海婆婆邊說邊抹著老淚,顯得十分失望。

    “蝶兒快走,不必多說。”

    慶忌此時已提好手中的劍,對著化蝶一聲怒吼。

    化蝶心有不忍,可卻也不得不行,畢竟南海婆婆是她的外婆,而慶忌是她的舅舅。

    南海婆婆之所以如此,也是為了她娘被竊之事。

    一時無奈,也只得跟隨慶忌奔出小屋之外。

    繡娘看著兩人奔出小院,心里也是十分擔憂。

    “婆婆,我扶你上床上休息。”

    “不必了,我就坐在這里,等著忌兒與蝶兒的好消息。”

    南海婆婆听著慶忌與化蝶已飛躍出去,人已走遠,這時卻站起身來。

    走到堂屋主座之上坐下,一臉得意的神色。

    一邊的繡娘隱隱感覺到一絲不妥,看著南海婆婆。

    “婆婆,難道你沒受傷嗎?”

    “哼,我布了陰符之局,任他趙歡如何本事通天,又怎麼能奈何得了我。

    我只是受了點輕傷,並不礙事,你不用擔心”

    南海婆婆說完,看了看有些不解的繡娘。

    而繡娘卻暗想著為何南海婆婆要騙自己的兒子,還有自己剛認的外孫女。

    剛才的樣子像是受了重傷,已知快死之人,可此時看起來,卻並不像有大礙之人。

    那麼這里邊必然有什麼詭計。

    她在嫁給慶忌太子之後,對南海婆婆也是心有余悸。

    她知道婆婆不僅武技強悍,而且心思慎密,計謀百出。

    如此說來,剛才的欺騙必然又是不懷好意,欲行不軌之事。

    繡娘是一個善良的江南女子,忍辱負重,一直守節重禮。

    可她卻也不善隱藏她的心思,從不害人,了無心計,特別是在南海婆婆面前。

    “你在想什麼,還不給我泡茶來,難道你覺得我會害自己的兒子還有外孫女嗎?”

    繡娘一驚,還是不敢違逆,只得緩身泡茶,送到南海婆婆面前,再為南海婆婆親自斟了一杯。

    “娘,您既然並未受傷,自然是可以親手殺了這個奸人。

    為何還要奔回繡娘村,讓忌兒還有蝶兒去做呢?

    我看蝶兒她心里善良,年歲尚小,不宜過早涉及這些殺人之事,將來會給她留下陰影的。”

    繡娘十分小心的站在南海婆婆身邊,為她輕敲著背。

    “哼,你知道什麼,那個奸人武技高超,縱然是我最多也只得拼著同歸于盡。

    可蝶兒不一樣,我已布了陰符之局,只有她才可以隨時破我的局。

    而且蝶兒已經學了那鬼小子的天問九劍,想來也悟出不少劍法招式,正可以牽制于那個奸人。

    忌兒力氣大,勇猛過人,正是對付如此殘朽老兒的利器。

    只要蝶兒與奸人相拼,忌兒再刺殺于他,他必死無疑。”

    南海婆婆說完也是十分得意哈哈大笑起來。

    她其實心里也在利用于趙歡此時的想法,那就是不會傷害化蝶與慶忌。

    若是趙伯想害此二人,何必等到現在呢,趙伯只有愧疚之心,卻已無報復之意了。

    一邊的繡娘則是臉帶悲意,心里不忍。

    而且她也感覺得出來,為何一定要慶忌刺殺趙伯而不是化蝶,這里這一定有什麼陰謀。

    “娘得嘗所願,繡娘也為娘高興。

    想來夫君能手刃仇人,也是快意恩仇之舉,也可以了卻夫君這些年忍辱負重之願。

    只是不知道這個奸人為何如此之壞,會與娘及父王結仇,此人當也不簡單。”

    繡娘像是在問,卻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南海婆婆回手撫著繡娘的手道︰“繡娘,這些年委屈你了。

    這個忌兒也是不爭氣,當年一心愛慕自己的妹妹,耽誤了你的年華。

    想來經此事之後,他會一心守著你,你也不必擔心了。

    娘這一輩子卷在這三個男人之間,實也是不得而已。

    不過現在好了,只要忌兒殺了趙歡,娘也滿意了。

    公子光當年也追求于我,而我卻更喜歡趙歡。

    嫁給王僚實是不得已之事,而他們卻也因此懷恨在心。

    哈哈哈!

    到如今公子光年暮之時,夫妻反目,父子相殘,連趙歡也一樣。

    她們如何斗得過我,最後還是要死在自己親生兒子手中。”

    南海婆婆說完,再次狂笑,而且笑聲之中十分悲涼。

    繡娘一听,心中一驚,若按南海婆婆最後所說“父子相殘”,吳王闔閭與公子山算是此例。

    可趙歡與慶忌,又如何能算得上父子。

    而南海婆婆卻偏偏要讓慶忌刺殺于趙歡這個奸人,難道他們之間,真的是父子。

    “娘,夫君難道不是你與王僚所生的兒子嗎,難道趙歡才是夫君的親生父親?”

    “哼,算你還有些聰明,剛才我不是已經講了,這一輩子愛的還是趙歡這個奸人。

    當年他與我在吳都相識,相互愛慕,到也過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

    只是他當時為晉國內亂奔勞,卻在關鍵之時離開了我。

    當他離開之後,那時我才發現,已有了他的身孕,實非不得而已。

    正好那時公子光與王僚都在趁機對我大獻殷勤。

    我想著既然我要嫁給他人,以掩蓋此事,自然也得為趙歡的兒子謀算。

    趙歡雖然胸懷大志,卻只是晉國一個權臣之家的公子,永遠也成就不了王候。

    所以我當時選擇了可以成為吳王的王僚。

    直到後來忌兒大了,我一直要王僚立忌兒為太子,就是為了讓趙歡這個奸人的兒子能成為吳王。

    可卻也因此得罪了當時手握兵權的公子光。

    最後也因我當年過失,引狼如室,讓那兩個有同樣野心的妹妹算計。

    竟然被她們下毒刺傷,這才功虧一簣。

    忌兒也險些喪命于吳江之中。

    這一切我都是為了趙歡這個奸人,你說娘這一輩子為何如此苦命。

    我一生衷情于他,為何全他的骨肉,不得不委屈嫁給王僚。、

    更為他的兒子,不惜讓王僚背棄與公子光的盟約。

    而他卻一直虛與偽蛇,暗中卻從那時就開始布置,報復于我,而且險些刺死自己的兒子。

    現在好了。

    只要忌兒大義滅親,殺了他的親生父親趙歡,等公子光一死,我再殺了夫差。

    這樣吳國無後,而忌兒自然可以光明正大的恢復前吳王太子之身份,繼承大統成為吳王。

    而你也可以順理成章成為吳國新的王後。

    只是可惜趙歡這個奸人,讓我空為他籌謀一生。

    若是當年他不偷走若水,這一切,我也不與他計較了,反正我一輩子都是為了他。

    可我慢慢想想,才知道。

    自我嫁與王僚,我所受的一切苦難,都是拜他所賜。

    包括險些死在兩個妹妹手中,忌兒險些死在他的兄弟刀下。

    還有我與若水半世來母女相離的痛苦。

    原本此時我可以坐在王宮之中,成為太後,而你成為王後。

    結果就是因為他,我受盡磨難,可他卻不知悔改。

    那就讓他也嘗一嘗,這種被自己親兒子殺死的滋味。”

    南海婆婆現在又在狂笑,而且此時聲音十分悲怯,十分痛苦,卻又帶著一絲報復得逞的快意。

    自己的痛苦,她無處申訴,也不想與人申訴,可她只要別人比她更痛苦才會覺得欣慰,才會有快意。

    這就是愛極之反,她一輩子深愛著趙歡(趙伯),也是為了他才受盡苦難。

    可不想這些苦難卻也是因為她所愛的人賜予。

    繡娘听著南海婆婆的細述,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世間原來最美好的東西就是愛,可卻也因為愛,才讓兩個相愛的人會變得如此仇恨。

    難道一切只是因為南海婆婆嫁給王僚,算是一種背叛?

    可說來,南海婆婆也是有不得而已的苦衷,她懷了趙歡的兒子,而趙歡卻並不知曉,而是遠離。

    她沒有選擇,只能選擇一個更現實,也更能體現她的愛的選擇,那就是王僚。

    其後她用盡一切詭計,幫王僚成功奪得王位,這也並非為了王僚。

    而是為了慶忌,也就是趙歡的兒子。

    而且一直隱忍到現在,還是要扶趙歡的兒子成為吳王。

    或許也是覺得沒有嫁給趙歡,心里有愧,一直想著借慶忌來彌補。

    心志之堅,謀算之遠,繡娘也是心中佩服,也十分憐憫于南海婆婆。

    再想趙歡,自知道南海婆婆嫁與他人,他就覺得是南海婆婆負了他。

    由此暗地里展開他的報復行動,先是救了伍子胥,再讓他面見晉王。

    其後再回吳國,介紹給了公子光。

    成為公子光的得力助手,其次再介紹兩個刺客給公子光,最後成為刺殺王僚的關鍵。

    而且更可恨的是,他還偷走了王僚與南海婆婆的女兒。

    這里邊雖然有著為若水的好意,可最終的目的還是要讓南海婆婆嘗盡失女之痛。

    而最後若水卻也陰錯陽差,成為刺殺她親生父親的關鍵。

    現在南海婆婆為了報復趙歡,竟然讓他的親兒子去刺殺親生父親,人間慘劇又將再現。

    一切皆緣于一個“情”字。

    繡娘此時想起了鬼谷王禪昨日吃飯之時所說的,所有的悲劇緣于情,最後也經終于情。

    開始于趙歡與南海婆婆的情,才有了其後民王僚的悲劇,公子光的悲劇。

    作為兒女一輩,慶忌的悲劇,若水的悲劇,公子山、公子波的悲劇。

    最後還要演變成趙歡與其子慶忌的悲劇。

    繡娘已經清楚,她不能再讓這種悲劇發生在自己的夫君身上,她必須制止。

    “你去那里?”

    南海婆婆一聲怒斥,看著慢慢想走出小院的繡娘。

    “娘,這一切都緣于情,你與趙歡伯伯的情。

    可夫君是無辜的,若水是無辜的,蝶兒也是無辜的,我不想悲劇再次重演。

    縱然是夫君能踏著這些人的血登上吳王之位,想來以夫君的為人,也會悔恨一輩子。

    婆婆你也老了,也該停手了。

    放下這些愛與恨,放過還活著的人吧。”

    繡娘此時也不懼生死,回首看著南海婆婆,眼中帶著期盼,卻也帶著堅毅。

    “放肆,我用得著你來教訓。

    難道你要讓那個負心的奸人,知道他還有一個兒子嗎?

    還要讓他在臨死之時,心滿意足。

    不,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南海婆婆像瘋了一樣,沖了出去,一劍刺在繡娘的胸口。

    血慢慢從繡娘胸口溢了出來。

    南海婆婆此劍卻是十分堅決,刺在一個不會武技的弱女子身上。

    “娘,你為何不放下這一切?

    我也侍候您了半輩子,為何連我都不放過?

    難道你所謂的為了夫君,就是如此嗎?”

    繡娘痛得臉都有些扭曲,可還是十分緩和的問著南海婆婆,她想過死,卻並不真實,可看著自己流出和血,她知道在南海婆婆的眼中,她什麼也不是。

    “你懂什麼,在王位之爭中,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從來也沒有憐憫,沒有同情可言,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

    若是你還依以前那麼隱忍,不過問此事。

    我自然不會傷了,更不會對你下手。

    可你一輩子裝作糊涂,裝作淡然,卻在這個時候變得聰明了。”

    南海婆婆還是為她弒殺自己兒媳婦的行為找著借口。

    “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會殺我。

    而且我也只能如此,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夫君再次行不孝之舉,而無動于衷。

    當年夫君不听我的勸告,非要出兵楚國,卻誤中了公子光與伍子胥之計,害死了王僚。

    此時既然他不是王僚的親生兒子,想來他也可以減輕一些痛苦。

    可若要再殺了自己親生的父親,那麼他的一輩子都會活在痛苦之中。

    我既然嫁與夫君,當要體貼夫君之苦,若不然我活著也不會心安,而婆婆你也不會心安。

    只是想來天道輪回,這世上沒有大得過天的。”

    繡娘臉上此時依然帶著一抹微笑,不知道是因為自己要死了,能得以解脫而開心。

    還是這一劍的痛,痛極反而變得麻木了,或許是人之將死,也不會再痛了。

    而她在死時還是認為南海婆婆的計謀永遠也實現不了,所以感到一絲欣慰,同時也是她最後的期盼。

    她這一輩子活得夠隱忍,卻什麼也不為,只為守著一個名份,守著一個不愛自己的人。

    但她並不後悔,特別後來慶忌知道王僚之死,其實也與他有關,那種自責,她時刻能休會得到。

    而現在,她再次體會到,當她的夫君自知道自己一直錯愛著一個自己的親妹妹時,她深刻的感受得到她夫君慶忌那種痛苦,那種無助,那種後悔。

    沒有人能夠理解,沒有人願意理解,只有她才可以領會,才能安撫慶忌那受傷再受傷之心。

    而在她活著的最後的這兩日之中,慶忌也一改常態,對她百般溫柔,處處體貼于她,算是彌補著半世夫妻之間那點陌生的愧疚。

    僅僅那麼微弱的一點溫情,她卻也感到十分的滿足。

    所以今天她听到這樣的人間慘劇還要繼續,她沒有選擇沉默,她選擇了反抗,用生命來反抗。

    也只是為了在自己將死之時,能為自己的夫君做一點微不足道之事。

    她不想她的夫君因此而悔恨終生,她知道她的夫君這一輩子,一直生活在痛苦與自責之中。

    于王僚之死,他有不孝之責。

    于若水,那本就是一場錯誤的愛。

    他痛惜若水之死,更是一種自我傷殘。

    于他那三位兄弟,他也一直不能釋懷,雖有仇隙,卻又狠不下心,因為他的心中還存著義。

    “繡娘,我知道你心善,你也是不想讓忌兒傷心。

    可若他當上吳王,並不知道趙歡是他的父親,他自然就不會內咎悔恨。

    反而會因此而覺得大仇已報,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剛才是我害了你,不該讓你知道這些往事。

    可你現在還是知道了,所以就不要怪婆婆狠心。

    你安心去吧,你一死,就沒有人能破壞我的計謀了。”

    南海婆婆狂笑一聲,一下抽出長劍。

    繡娘像一片剛剛發綠的葉子,就被折斷了葉柄,軟軟的癱倒在天井之中。

    一股鮮紅的血,飛濺在天井上空,像春天開出的花朵,卻又被春風吹散在空中一樣,

    點點滴滴,都那樣鮮艷,再慢慢落下,像紅色的雪一樣飄落。

    鮮紅的血慢慢開始在天井的青石上漫延開來,漸漸與邊沿上流淌著的清澈井水相融。

    帶著嘲諷,也帶著眷戀慢慢流了出去,最終與外面的小河相通,再流得遠遠的。

    南海婆婆,看都不看一眼,任繡娘倒在天井之中。

    隨手擦了擦劍上的血,卻也再次回到堂屋,舒適的喝著繡娘給她泡的最後一壺茶。

    “淑惠,天下最毒女人心,你還真下得了手。

    這個繡娘待你如同親娘,可你還是把他殺了。

    哎,人性之惡,還真是讓人心驚。”

    隨著一聲嘲諷之聲傳來,蹶由公子飄然落在天井之中。

    看了看倒在地上的繡娘,還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十分婉惜。

    “蹶由,今日你來送死,到算是有些自知,省了老身不少煩心事。”

    “是呀,你一心相扶趙歡的兒子上位,可趙歡卻一直報復,一直破壞你的好事。

    現在我來了,除掉我,該離目標不遠了。

    公子光原本就死期不遠,你自然不會愁。

    再加上你那寶貝孫女,想來我那夫差佷孫,也活不了多久。

    一切都會隨你所願,你該開心才是。”

    蹶由公子看來已知道南海婆婆的所有秘密,也不忌諱盡數說出。

    “好,很好,我是很高興。

    你不僅是我實施大計的胖腳石,現在又知道我的秘密。

    而且還主動送上門來。

    我當然高興了,簡單高興得要你死。”

    “死”字才出,南海婆婆人就如同一支射出的利箭一樣,向蹶由公子刺去。

    而整個屋里,瞬間變得迷漫起來。

    卻又與南海婆婆平時所布迷霧之局不一樣。

    這整個屋里充滿了血,紅色的迷霧。

    這是一個充滿血腥的迷霧之局。

    【作者題外話】︰本章再次揭秘,算是達到了小說第一部分吳越風雲的高潮。

    趙歡報復于淑惠,是因為淑惠背叛了他。

    可他不知道淑惠懷了他的兒子,所以只是一個誤會。

    可卻因此導演了整個吳國奪位,刺殺,竊嬰等讓淑惠難與原諒的仇恨。

    而在最後,由愛生恨的淑惠已喪失心智,再次想導演一場子弒父的悲劇。

    不知道有沒有讀者讀到此章,整個故事已經基本脈絡清楚,若有人覺得精彩的,可以為此書點個贊,投張票!

    後續的故事,還將從其它方面向大家展示不一樣的權謀,不一樣的人性,期盼大家追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