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三十二章夫概之秘



    第二百三十二章夫概之死

    伯否一走,王禪卻也是微笑看著景成公主。

    “鬼谷先生計謀無雙,實讓妾身佩服。

    那夜潛入越國相國府找我,其目的也只是為了為小妹代一個替代之人,迷惑王兄。

    也可笑當時妾身,竟然未能認出鬼谷先生,錯認他人,實是羞愧無比。

    更可笑白公勝還真的以為我是在幫他,幫他倉皇逃走,遠離越國,遠離殺身這禍。

    一切都只是先生精妙布局,先在越都改變傳言,讓白公勝以為若不是越王所選,必然也會像先生遭遇一樣橫死他鄉。

    其後再讓小妹在宴席之上公然示家于他,讓他不敢承愛。

    如此不濟之人,還真配不上小妹蓮花。

    依妾看來,或許連墨翟先生也不如伯焉公子。

    畢竟墨先生當時為大義而猶疑不決,始才有吳國勝玉公主之死,實在讓人可嘆可惜。

    想來這世上的男人還真是難與讓人相信。”

    景成公主顯然慢慢也領悟到那天晚上,潛入相國府邸冒充夫概公子的,就是鬼谷王禪。

    目的是要景成公主幫助白公勝夜逃越都,讓越王以為蓮花是被白公勝拐帶走的。

    從而對已死的鬼谷王禪及吳國使臣團放松警惕。

    這樣吳國使臣團才能順利抵達吳越邊境。

    而且王禪早有安排,讓範蠡空跑一趟不說,反而吃了一鼻子灰。

    “公主是在責備小子,小子假冒他人,欺騙公主,實萬般不該,這就向公主請罪。”

    王禪說完也是站起身來,十分誠意的向景成公主作揖致歉,算是承認了在越都冒充夫概公子之事。

    其實那天王禪只是無意之中試探,對于夫概公子與景成公主的事還不確定,也只是道听徒說而已。

    “不必了,你也是救人心切,並無惡意。

    再者當時王兄已傳言你已死于忘歡峰上,那時到還真讓本公主有些憐惜。

    今日一見,實也讓人驚異。

    天生鬼宿之相,有異常人,不愧為天賜靈嬰。

    不過你的身材背影,確實與當年夫概公子有些神似,都一樣玉樹臨風,風流倜儻。

    只是可笑,我一個老婦人了,卻還是被你這一個娃娃騙得傷心落淚。

    若是說出去,也真是貽笑大方,本公主可不敢怪你。

    只是感嘆你的鬼谷神謀,實讓人防不勝防。”

    景成公主說完,王禪再次坐下,而景成公主卻盯著王禪的背影,似乎也能勾起對當年夫概公子的回憶。

    “公主,小子雖然有些小計謀,卻並不傷人,也不會無辜害人,當時小子也是成人之美。

    一是為保蓮花能脫出王族,有自己想過的生活。

    二來白公勝本為楚人,他早就有離開越都之想,只是若光明正大的走,到會讓越王覺得他有些小氣,不識抬舉。

    另外一點,當時貴王兄選定墨翟先生為婿,並非最好的選擇。

    用不了多時,越王必然會覺得選擇結交白公勝會更有利于越國。

    可白公勝此人,公主想來也知道其秉性,與蓮花公主實並不般配。

    之所以那日蓮花共邀他一起游于越都郊外,其實也是為當晚之宴做下埋伏。

    于理于情,小子之謀,也並沒有傷害它人,只是無意之中,讓公主懷舊傷感,實是小人不該,還望公主海涵。”

    王禪還是表現得十分有禮,卻也據理不讓,他也不想讓人覺得他滿肚子鬼主意,就是為了想害人的。

    “你是沒有害蓮花,對于此事,我後來想想,也並不後悔,反而十分樂意幫你。

    只是你小小年紀竟然敢冒充一個成年之人,而且舉止神態皆十分相似,讓本公主一時之間,竟也失了分寸。

    難道鬼谷先生對已嫁之婦有此興趣,至讓本公主好奇。

    原本呀那些過往,早就已埋藏心底,從來也不會憶起,可就是因為你,才讓本公主重揭舊傷。

    到不知鬼谷先生既然讓本公主情愫再起,現在是否又有辦法,可解本公主相思之情。”

    景成公主一副想思怨渴的模樣,邊說邊掏出一方絲巾,擦試著眼簾,扭動著身姿,透著一股成熟婦人的**氣息。

    王禪一看,心里頓時蹦蹦亂跳著,臉上通紅一片。

    若說景成公主,其實年歲也不大,最多就是大王禪二十歲有余。

    可生在越國王族,嬌生慣養,又嫁的是越國國相,生活安逸,身材自然也十分玲玲有致,比之青澀少女更有風味。

    而且臉上白淨如雪,不見半分皺紋,臉頰透著兩簾紅韻,有若牡丹花醉,惹人生憐。

    “公主,是小子無意,是小子失禮,再向公主致歉。”

    王禪節節巴巴,邊說邊想從桌邊抓起茶碗來喝茶,以解窘迫。

    可手卻有些抖動不停,顯得十分局促不安,驚慌失措。

    景成公主一看,撲哧一笑,重新坐直身姿,臉上也端莊許多。

    “算了,知道你還只是一個少年人,雖然鬼谷有神謀,卻實是年歲尚小,本公主還不感興趣。

    剛才我也只是捉弄于你,你不必當真。

    我也知你不會當真,你我此事就算是兩清了。

    現在本公主卻也想問問你,你既然收了本公主五箱禮物,不論你是體貼吳越百姓也好,就算你拋到外面池塘也罷。

    現在你也該給本公主一些回答,給本公主一些解釋。

    他現在究竟在那,是生還是死?

    若說這世界之上,還有人能卜算出來,想必非鬼谷先生不可了。”

    王禪听景成公主一笑,心里還是一驚。

    若真是因為冒充夫概公子,然後因為身形相像就被景成公主看上,那王禪可就惹了大禍上身了。

    再听景成公主接下來所說,心里一塊石頭才落地。

    趕緊端起茶杯,連喝兩口茶水,以平復心情。

    稍息片刻,心里再次想到在吳國王宮之中冒充夫概公子,而當時淑敏王後也是試圖貼近王禪,十分尷尬。

    可淑敏王後一來年歲已大,縱然保養得當,也失了身姿。

    況且當時王禪已見過王後,所以心里雖然也有些害怕,可卻並不像今天這樣難堪。

    畢竟若論身材之像,王禪也算一個小大人了,與景成公主也算相稱。

    心里暗想著,日後也不敢再冒充這些風流公子了,自己也不知道這些風流世家公子,到底行走列國,還留下多少情債,一不小心還真的引火燒身,難善其身。

    “讓公主見笑了,不想公主也會捉弄小子,讓小子驚出一身冷汗。

    至于公主所問,小子實難回答。

    一是小子從來也未見過夫概公子,二是自夫概公子在吳都稱王失敗之後。

    似乎不論是吳國王族,還是越國甚至于其它列國都沒有夫概公子的信息。

    小子縱然能卜會算,怕也會讓公主失望。”

    王禪還是先試探著回復景成公主,也讓自己找回一點自信。

    另外卻是想讓景成公主陷入一種失落之中,反而會忘了自己的存在,這樣他才可以十分淡定的來解決景成公主的問題。

    “不,你一定知道。

    越國有傳聞,夫概曾在吳國王宮私會王後淑敏,此事千真萬確。

    而且淑敏王後死于夫概金笛之下,該也是事實。

    為何你在吳越兩國都能掀起如此大的風波,此時卻還說不知道。

    這又是何故,難道嫌本公主的禮物不夠重嗎?

    若是如此,剛才的禮物權作本公主救濟吳越邊境百姓之資助。

    過幾日本公主再送五箱來給鬼谷先生如何。”

    景成公主此時已有些激動,而且語氣里帶著傷心,已看不出一絲嫵媚的味兒。

    王禪一看,腦子頓時又活絡開來,心里也有了判斷與說辭。

    “公主,稱安勿燥,實不相瞞,與王後相見的夫概公子,也是小子假扮的。

    目的只是想探察一些吳國王室過往之事,以及當時王後推選太子的目的而已。”

    “什麼,你竟然故伎重施,而且還騙過了淑敏王後。

    哈哈哈!

    原來如此,實是讓人開心之事。

    淑敏這個賤女人,實害得夫概公子不淺,她竟然也未能分辨出你來。

    真讓人開心!”

    景成公主剛才還在眼中的淚,此時竟然在狂笑之中激了出來,讓王禪也是十分感嘆。

    女人之間的妒意還真是深不可測,無法估量。

    “公主,若說淑敏王後,實也是一個可憐之人。

    依小子知道之事來看,她並未害夫概公子,而一生卻都是為了夫概公子籌謀,直至于死。

    此情之堅讓人可憐,可悲,也實在可嘆!”

    “哦,這到有些奇怪了。

    若當年不是她引誘夫概,回吳都當什麼吳王,或許我也不會嫁給文種。

    就是因為她才讓我與公子分離,直至現在都未能再見他一面,難道我不該怪她嗎?”

    景成公主的話,讓王禪無話可駁。

    女人之間的事,完全不能按常理來解。

    景成公主當年該是與夫概公子相互愛慕,而也符合夫概公子對身世不公的不滿。

    當時公子光奪位成功,而他遠游列國,若能娶越景成公主,自然找到了一個更好的靠山。

    它日說不定可以憑此,鼓動越王攻吳,從而成為吳王,實現抱負。

    “公主與夫概公子的事,小子只是略有耳聞,不過于淑敏王後而言,她卻實是一輩子愛著夫概公子。

    就算是當上王後,依然還是為了夫概公子而謀算。

    包括此次吳國公子波與公子山之死,多少都因她而起。

    目的只是想讓吳王絕後,而夫概公子才有機會成為吳王之選。

    她一輩子隱忍如此,就只是因為對夫概的孽愛,想成全心中所愛夫概當上吳王,一展抱負。

    只是至死也未明白,其實她的這份愛或許根本就不值得。

    因為夫概在越國又愛上了另一個女人,不知此份愛是真受,還是錯愛。

    而她卻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也只能是一個讓人可憐又可恨的固執女人。”

    景成听王禪十分鄭重的說著淑敏王後的事,而且最後也提及自己,雖然並不明說,卻也能听說其意。

    此時的她已經理智了許多,可感情依然還是她最大的期盼。

    “我相信鬼谷先生所說,想想這一切,其實我何嘗不是一個可憐之人。

    此時淑敏王後已死,我切實不該取笑于她,還望先生見諒。”

    景成公主自言自語說完,卻又呆呆的看著王禪。

    王禪知道景成公主眼中的意思,她在懷疑既然王禪假扮兩次夫概公子,那麼難道殺淑惠王後的人說不定也是王禪。

    “公主,淑敏王後非小子所殺,小子雖然有謀,可卻並不喜歡殺人,而且是與我無怨無仇之人。”

    景成一听,到也一楞。

    剛才順著王禪的話,她以為是王禪假扮了夫概公子,最後在知道淑敏王後的詭計之後,決定殺了王後。

    可現在再听王禪一講,知道王禪已然知道她心中所想,可心里的疑惑卻更深了。

    “對,你不會親自殺人,那殺人的還是夫概了,只有這樣,才真的是淑敏的可憐之處。

    那先生真的不知道夫概此時在什麼地方嗎?”

    王禪再喝了一口茶站起身來說道︰“公主,殺死王後的也並非真正的夫概公子。

    夫概公子其實若是小子沒有猜錯,他該在當年從吳國落敗而逃往越國之時,就已死了。”

    此話一出,景成公主還是坐不穩了,整個人像要癱在坐椅之中一樣,眼淚一直不停的流著,嘴里呢喃著。

    “不過的不過的,他不會死的,他說過會來娶我的。”

    王禪看著又一個女人因情而不能自拔,再如何解釋夫概的不軌之心,也無法打消她的愛。

    或許夫概公子當年愛上景成公主是真的愛,他並不打算當什麼吳王,而是經不住淑惠王後的誘惑。

    而且當年公子光在征伐楚國之中,切實是一個機會。

    又或許當年李悝與當今楚王為解楚國之危,挑拔于他,讓他不得不回吳當吳王。

    又或許這里邊還真藏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到這讓王禪有些後悔,不該如此直接。

    “你說他死了,這是為什麼呢?”

    景成公主還是稍作平息,緩緩問著。

    “公主莫要悲傷,小子也只是猜測。

    但殺王後之人,確實非真正的夫概,這一點小子可以肯定。

    剛才公主也看過小子的身形,其實與夫概公子身形相當者,並非只有小子一人。

    而且依小子來看,當年吳王揮軍回到吳都,夫概公子知道難與與吳王正面相抗,所以倉皇而逃。

    依當時的情形,列國之中難有其容身之地。

    畢竟當時吳國強盛一時,就連楚國都幾乎被滅國。

    那麼夫概公子只有一個可逃之地,那就是越國,畢竟那里還有公主你在等他。

    夫概公子當不成吳王,回到越國,至少還可以過風流公子的生活。

    可當時吳國已經回兵,越王與楚王攻其必救之術已達到目的。

    而若是越國再接納于夫概公子,就是承認夫概公子回國禍亂是越國指使,與吳國公然為敵。

    夫概既敗,越國自然不願意再背此嫌隙。

    依越王之智,及文相國的聰慧,最好的辦法是順水推舟,做一個順水人情。

    把夫概公子出賣與當時一心要置夫概于死地的吳王。

    所以公主也不必再悲傷了,夫概公子該也死了多年。

    至于安葬之處,或許用不了幾日,小子到可以成全公主。

    讓公主可以祭拜夫概公子。”

    王禪說完,景成公主已是泣不成聲,未曾想她一心想打听夫概公子的下落,卻听到的是死訊。

    而且還是已經死了十幾年的死訊,讓她與剛才譏諷的淑敏王後一樣,空等著一個夢想。

    此時她眼中透著淚,卻也帶著絕望,其中卻還有一股深深的恨意。

    王禪不想讓人傷心,可每次王禪帶給人的或是絕望,或是肝腸欲斷的痛苦。

    王禪也是無可奈何,這天下女子為何都是如此痴情?

    正當王禪想安撫于景成公主幾句話時,心里驟然一驚。

    而遠處虎丘之上卻是一聲驚雷響起。

    王禪臉色一變,急呼道︰“阿大,快送景成公主回驛館休息,我去去就回。”

    王禪已來不及思慮,一個橫飛,話未說完,人已朝虎丘山上奔去。

    【作者題外話】︰夫概公子,風流成性,卻禍害了兩個痴情女子。

    此章算是一個解秘,若有不明白的可以再回頭看看當時王禪假扮夫概公子的細述,還有王後之死那一章。

    其實相信讀者們已經知道殺死王後的人是誰。

    吳國風雲已近尾聲,許多伏筆也會在後面慢慢揭開,明天的劇情,更值得期待。

    希望大家持續跟讀,這樣才能跟上小說節奏。

    小說走到今天不容易,十分感謝有限的讀者。

    人性之惡,人性之善,該是小說第一部分的一個重點,希望讀者們認可!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