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三十一章十箱重禮



    第二百三十一章十箱重禮

    王禪與蹶由公子深談了一夜,睡不多時,卻還是心有憂慮,第一次起得早早的。

    而且他也換過一身正裝,端坐堂屋之中,泡一壺熱茶。

    此時趙阿大與阿三兩人分站兩側,顯得十分正式。

    “阿三,為何不見趙伯?

    難道他昨夜出去還沒有回來嗎?”

    阿三一楞,卻還是嘻笑著道︰“趙伯也是神龍見首不見尾。

    我們昨夜一直在虎丘山中勞作,直至今晨才回來,並沒有見趙伯身影。”

    王禪一起,卻也不能不關心屬下的勞作,順帶著就問道︰“哦,那就好了。

    不知虎丘的地道掘得如何,可否有什麼困難?”

    “回小公子,有那些江湖朋友幫忙,到沒有問題,最多明夜就可打通?”

    趙阿大此時回復著王禪,畢竟在下屬里,他是負責的。

    “明夜才能掘通,這到趕得及時,不過一定要確保安全無誤才是。”

    王禪面上終究還是透出一點欣慰,也平和了許多。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緩了一口氣。

    “小公子,昨夜你看樣子你也未睡好,為何今日卻起得如此之早,難道是有什麼事,還是擔心趙伯?”

    趙阿大還是感覺到王禪的憂慮,一般王禪此時還在夢里呢,就算天大的事,他也不會起得如此之早。

    “是呀,趙伯當年的一些情緣,還是得由他自己還。

    此事也是因我而起,實是我牽連了趙伯,所以一直擔心于他。

    可卻又幫不上什麼忙,所以睡不著,才起得早一些,你們是不是有些不習慣?”

    王禪知道這幾個下屬這些日子也十分辛苦,晚上都在勞作,白天也只有有限的時間可以休息,心里也覺得愧意。

    “小公子,你不必管我們,我們天生就是勞碌之命,並無大礙。

    只是想來趙伯武技如此高超,天底下怕沒有幾人能傷得了他,小公子也不必為趙伯擔心。

    既然小公子知道此事幫不上忙,不如還是再休息片刻。

    這幾日想來小公子也事煩如麻,還需照管好身體。”

    趙阿大也十分體貼王禪,自來吳都王禪好像就從來也未閑過。

    這對于一個成年人來說,或許都會覺得很累,可對于一個只有十三歲的人來說,就更加辛勞了。

    “我本也算過,趙伯該不會有恙,但卦存變卦,有的時候還不可言之過早。”

    王禪也算是第一次對自己所卜之卦不敢確認,若是平時,他從來也不會懷疑。

    “小公子,這一切皆因是涉及趙伯,所以小公子心中本就有慮,故而有所懷疑。

    既然如此,不若讓我們去找一下趙伯,看是否能否幫上忙。”

    趙阿大還是提出建議,畢竟光在屋里說說,也解決不了事情。

    貧下獵戶出身之人,要麼就干,不喜歡用嘴來解決問題。

    “不必了,我都幫不了,你們去了只會影響趙伯。

    並且今日該有遠客來訪,所以才讓你們兩人相陪。

    若不然我楚國靈童孤身一人,到讓別人笑話了。”

    王禪說完,小院之外,離此也有幾十丈,但三人都是修武技之人,所以耳目較常人要靈敏。

    此時門外已傳來說話聲,看來還真有遠客來訪。

    趙伍的身影匆匆趕了進來,對著王禪一揖道︰“小公子,吳國太宰大人,領越國安撫使景成公主來訪,不知小公子是否接見。”

    王禪一听,臉上還是尷尬一笑道︰“該來的還是要來,阿大你隨趙伍出去迎兩位客人進屋,就說小子身份有恙,不便親迎。”

    王禪的話也說得別扭。

    身份有恙,而不是身體有恙。

    這身份王禪並無什麼顯貴身份,也非列國聞名的賢才,而只是頭頂著楚國靈童的少年,在吳國無官無職。

    可來訪的是吳國太宰大人,還有越國安撫使(就是來吊祭吳國王後的使臣)。

    兩人都有官職,一個是吳國重臣,享大周上卿之禮,一個是越王勾踐的親姐姐,相國夫人,身份不一般。

    所以縱然王禪親迎與否,都難與之相匹配,所以王禪說身份有恙。

    (這里還有就是王禪曾在越國之時,被越王派人刺殺,再裝死這一環節。)

    兩人一听,也都領會王禪之意,出門迎接。

    伯否太宰領著越國景成公主一行人,身後跟隨數十個奴僕都擔著箱子,看來對王禪是攜重禮來訪,必有所求。

    王禪于堂屋門口迎兩人進屋。

    再躬身一揖,對著景成公主還有伯否說道︰“有勞伯大人探望,有勞越國景成公主記掛,此處偏寒之舍,只能請兩位尊貴之客屈尊了。”

    王禪說完,為兩人扶了扶坐椅。

    “鬼谷先生說笑了,此地風景秀美,景致別有一番風味,該是最好的待客之所。

    體現鬼谷先生不與人同,學識淵博,情調高雅。”

    伯否還是一臉堆笑,卻夾著一些虛偽。

    “伯大人,此地你該眼熟,實也不瞞兩位,想來景成公主也有興趣知道此院主人,並非小子。

    此小院是太宰大人的公子伯焉所有,臨別之時交由小子暫時停住,也只能算是借屋迎客。”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伯否一听,臉上尷尬,當著景成公主的面,也不想再說。

    畢竟他已知道正是伯焉“拐”走了越國蓮花公主,也就是景成公主的妹妹。

    此間還連累景成公主被越王勾踐責罰,所以此時說起,還是有些歉意。

    “鬼谷先生不僅智謀無比,而且胸懷高義,實讓景成佩服,不知妾身可否問一問小妹蓮花,此時身在何處?

    又過得如何?”

    景成公主雖然是安撫使,可提到自己的妹妹,還是語帶憂傷,眼中垂淚,讓人十分憐惜。

    “無防,你是蓮花公主的姐姐,也該知道,想來越王此時也不再計較。

    只是小子也只知她們安好,卻並不知她們身在何處。

    伯焉公子與蓮花公主有緣相遇,一見傾心。

    而且兩人並不眷戀榮華富貴,經越國一事之後,他們已遠游列國。

    若說與官家權貴相比,日子可能要清苦一些。

    可他們卻也遠離王族之爭,可以縱情山水,未曾不是一件好事。

    景成公主體貼妹妹,此情可解,卻也該為她欣慰才是。”

    王禪並沒有騙人,他此時也不知道伯焉與蓮花公主的去向,所以只能依自己判斷來說,卻也說得是實話。

    “老身,十分感謝鬼谷先生高義。

    犬子玩劣,能遇越國蓮花主,卻得鬼谷先生不屑從中周旋,實讓老身心中寬慰。”

    伯否此時站起身來,對著王禪一揖,也十分真誠,並不做作。

    伯焉若留在吳都,勢必會卷入吳都王位之爭,受其影響。

    而伯否是快六十的人了,一直不希望子承父業,只希望伯焉能做一個普通人,如此說來,鬼谷王禪實是幫了大忙。

    “大人請坐,不必與小子客氣。”

    王禪扶伯否坐下,心里到也欣喜,至少還做了一件讓人感謝的事。

    “來人哪,把那些禮物搬進來。”

    景成公主,抹了抹淚,卻還是平靜下來。

    只見剛才跟隨進來的數十人,一起抬著十口箱子放在堂屋之內。

    “鬼谷先生,在越國之時,王兄因氣度不足,對先生多有冒犯。

    經歷幾月,吳國王族巨變,奪位之爭,骨肉相殘,實讓王兄心中忌憚。

    再想蓮花能得鬼谷先生施與大義,成全她與伯公子,說起來也是救蓮花妹妹,同時也給予她一個普通人自由的生活。

    所以王兄此次獻上重禮,以表王兄慚愧之心,還望鬼谷先生收納。

    另外,我雖為越國長公主,卻也深恤蓮花之困,現在听先生一語,也是心中寬慰。

    同時獻上五箱禮物,也望鬼谷先生笑納,權當是我感謝鬼谷先生解脫蓮花之恩。”

    王禪听著景成公主的話,心里卻是有些猶疑。

    錢財于王禪並不看重,甚至于從來也不經手,可他也知越王勾踐與景成公主送大禮來與自己,各有其意。

    越王勾踐明知吳國大局已定,又覺得想殺王禪難上加難。

    可又因越國蓮花公主之事,而與王禪互不交好。

    懼于王禪的計謀與聰慧,越國卻也不想王禪留在吳國,對越國造成威脅。

    所以送與重禮,一是挑拔王禪與吳國王族關系,其次也表明不願王禪為敵,不願王禪留在吳國之心。

    而景成公主如此重禮,卻更讓王禪為難。

    他知道景成公主所關心的是什麼事,而此事卻讓王禪不願再提。

    景成公主見王禪面有難色,卻又不言語,又微微一笑道︰“我知鬼谷先生不重于錢財,更不會在意列國權位。

    可這十箱禮物也是王兄與妾身的一點心意,雖然只是一些錢幣財物,可卻並不染鬼谷先生高義,還望先生成全。”

    景成公主話都已說到此份上了,王禪是不得不接。

    可王禪也並非沒有辦法,而是一笑道︰“既然越王如此看中小子,連景成公主都如此禮遇,若是小子故意推辭,反而顯得小子于禮不周。

    不若這樣,此事還要托伯否大人幫小子處理。

    這十箱財物,就由伯大人代小子暫時收下。

    它日吳越兩國必有一戰,無可避免,這也非小子能阻攔之事。

    可兩國交戰,必會殃及兩國無辜百姓,也是在所難免。

    它日就由伯大人代小子把這十箱財物,救濟受戰火之苦的百姓吧。

    想來越王還有吳王都不會反對小子如此行徑,不知景成公主是否同意?”

    王禪也是順水推舟,既收下了越王的禮物,也成全于越王欲圖攻吳的野心,也不得罪于吳國。

    而且在最後又問起送禮使臣景成公主,也算是十分得體。

    伯否到是知道王禪之意,也知道景成公主必有所求,此時微笑著就等景成公主答應了。

    “鬼谷先生能收,已是給王兄面子,也是給我景成公主面子,我在此只有感激,並無它意。

    而且鬼谷先生體恤吳越百姓之苦,也實讓妾身欽佩,在此景成替吳越邊境百姓謝謝鬼谷先生。”

    景成公主說完,也是起身對著王禪一揖,到是替吳越百姓行感激之禮。

    王禪趕緊站起身來,對揖回禮,再次扶景成公主坐下。

    “公主,既然如此,就請公主在此稍候,老身這就去安排,免得讓閑雜人等到多了議論,反失了越王與景成公主,還有鬼谷先生之美意。”

    “有勞太宰大人。”

    伯否說完站起身,而景成公主也不阻。

    一個是知道景成公主與鬼谷王禪還有私事相求,一個則是正適己意。

    伯否帶著數十人,再次抬著這十口沉重的箱子,當然是直接安排送回吳都伯府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