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二十三章相劍之術



    第二百二十三章相劍之術

    要離的殺豬刀同時拋向王禪。

    他知道王禪也對他的刀有興趣。

    王禪一手接住殺豬刀,還是一怔。

    此刀十分沉重,若真的使喚起來,還真有開山劈石之能。

    整把刀的重心,就在手握的刀柄前面三寸之地,是典型的殺豬刀。

    (許多人不知道為何殺豬刀會是這樣的,是因為殺豬刀除了殺豬之外,切肉剁肉之外,最重要的一點還是砍骨頭。

    所以重心偏後,使起來可以用刀的後端剁骨頭,而前面刀沿則順著弧形,變成尖刀的形式,可以剔肉,也可以殺豬,此刀十分有名,後來傳到現代,落在007手中對付金槍客的。)

    揮刀全憑手腕之力,若再加上臂膀之力,任何骨頭也是一刀切,毫不費力。

    而且此刀若是貫入氣勁,憑刀刃鋒利,可以說刀過之地,寸草不生。

    剛才要離施展此刀之後,王禪兩側的草地上,一些雜亂的灌木,盡數被齊齊斬斷。

    就是因為氣勁入刀,勁如刀鋒。

    “真是一把好的殺豬刀。

    小子想問問要離大叔,當年您也就是拿這把刀刺慶忌的嗎?

    那他該會沒命的?”

    王禪開著玩笑,可要離卻並未抬頭,而是冷哼一聲道︰“慶忌與我情同兄弟,我怎麼會用此刀刺自己兄弟呢,若他是豬,那我們幾人不都變成豬了。

    你這是在罵我們幾人嗎?”

    王禪一听,也想不到要離竟然會這樣想,也是有些尷尬。

    “如此說來,你當時只是用此刀斬了自己右臂的。”

    若依剛才要離所說,那此刀除了殺豬,當然是斬畜牲了。

    王禪此講到是有些不合適宜。

    可要離卻並不生氣,不像剛才語氣那麼尖刻。

    “那是斬我自己,對自己的兄弟都能下手的人,形同畜牲,而這把刀就是專斬畜牲的。”

    王禪說要離的朋友慶忌,也並不明言,可要離卻十分氣憤。

    現在他自己都說自己是畜牲了,反而一點也不在意,似乎還十分滿意。

    或許這就是講求義的人的心里,不願意貶低他的朋友,卻並不反對別人污辱于他。

    “你也不必處處貶低自己,想這大周天下,能有你如此仁義,而且忠孝兩全,還兼顧朋友之情之人,怕也少見了。”

    “那是因為你雖知道的不少,可你見識淺薄而已。

    想大周天下藏龍臥虎,能人異士眾多,我這種粗俗之人,實不足掛齒。

    此刀為東海隕石所含鐵礦所煉制,堅硬無比,實難鑄造成形,只能依所形成的模樣,打制成這把殺豬刀。”

    要離說完,還是觸摸著手中的邀陽劍,于他而言無論如何解釋給王禪听,也只是對牛彈琴而已。

    他更在意的是手中的邀陽劍。

    就如同一個樂師,踫到一把好琴,其它的東西在他眼里都會變成俗物。

    “要離大叔,這把刀可有名字?”

    “哼,你們這些讀書人就是迂腐,一把殺豬刀還能取什麼名字,它就叫殺豬刀。

    在我的手中叫要離的殺豬刀,在其它人手中它還是一把殺豬刀。”

    王禪一听,也只得嘿嘿一笑,要離所說也實在有道理。

    只是王禪覺得如此一把好刀,也該有一個好的名字。

    “這些年死在此刀之下的人,也不少吧?”

    王禪是說要離作為刺客,當然會用自己最善長的刀來殺人了。

    “哎,你就不能安靜一會兒。

    我都已經說了,此刀只殺畜牲,從來也未殺過人。

    我雖然是一個刺客,但是殺的是人,所以不用此刀。”

    要離說完,轉過身去,坐在石上還是把弄著邀陽劍。

    而王禪也覺得無趣,提著刀,也在墳前割著草。

    遇到要離這種人,特別是讓他相中好的寶劍,王禪也沒有辦法。

    過了半刻,要離終于站起身來的,看了看無聊透頂的王禪。

    “還你劍。”

    邀陽劍回到王禪手中,王禪插入劍鞘,看了看要離。

    “你這把刀,剛才我想了個名字,就叫斬信刀吧。”

    王禪說完,還是把換為斬信刀名字的殺豬刀拋給要離。

    要離也不反對,王禪取的名字似乎還比較貼切,所以只是隨手插在腰間。

    腰間有一個木夾,算是這把刀的刀鞘。

    “隨你怎麼說,怎麼叫,叫斬信也好,殺豬刀也軒,反正也改變不了它的性。

    此時你難道不想听听我對邀陽劍的所相之語?”

    “我當然也想,不過隨你怎麼說,反正你都要說。”

    王禪還是坐回剛才的地方,語氣也和要離一樣。

    而要離再次坐在石上抽起煙來。

    “這把劍名邀陽,與迎月相對,此劍陽氣充足,是一把陽剛之劍。

    而迎月則陽過陰盛,為陰柔之劍。

    邀陽為晨,迎月為暮,實則互補互克。

    此劍為昆侖鐵樹所制,此樹能生于東西,各長一枝,十分罕見。

    所以樹干十分沉重堅實,帶著一股天然的暗香。

    此劍秉性正直,是為俠義之劍,若尋得真主,此劍威力會日地增,比之任何鐵劍都要無堅不摧。

    比之任何鐵劍都要鋒利,可以削劍如泥,也可以吹毛斷發。

    但若是在奸詐之人手中,反而會反噬其心智與內力,得不償失。

    你該是自小就用此劍了,所以與此劍也算是相通相益。

    此劍現在看來已凝光初現,看來你對他也是適合的主人。”

    王禪一听,從來也未從這方面考慮過。

    他是自小就與此劍接觸,可那時不知如何用劍,所以算起來此劍跟一根木棍一樣。

    但後來在修習過程中,特別是在練劍之時,感覺自己的內息也在增強,就好像與劍的感情一樣。

    越來越深,而互補之益也就越來越強。

    王禪習慣了劍的模樣,所以也不注意,所謂的凝光,實則是一種劍身從內透出的。

    就像一塊好的玉石,它能透出凝光。

    此光之所以一開始並沒有,而王禪也只是覺得此劍一直受自己的內息注入,像是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一樣。

    也吸天地之氣,所以它也在成長。

    “那我還是慶幸的,若我是你嘴中的奸人,也就不可能發揮此劍威力,甚至也不能領悟史角大師劍法。說不定還會被此劍身之中隱含的陽氣所傷。”

    王禪到也是十分自謙了,不再顯擺天賜靈童的身份。

    “迎月劍現在誰的手中?”

    要離還是好奇的問了一句,並非他有奢想,而是已然覺得此中也有機緣。

    “迎月,在七年前,我送給化蝶,你難道沒看到嗎?”

    “那時我已經走了,你以為我會一直在虎踞鎮嗎?

    不過若是在蝶兒手中,這到是真的是天意了。

    你們兩人都是天賜靈童,而且此劍也正合了天地陰陽之道。

    你雖然玩劣,卻也並無惡行,而蝶兒當然繼承若水大善之心,能得天助。”

    王禪有些醋意,看了看要離道︰“你說得還真有道理,那時我第二天見蝶兒,她就要遠離虎踞鎮。

    因當時我年幼,所以那一天拿的是較輕的迎月劍,我就直接送與蝶兒,並沒有想,也不知道此劍還有如此多的名堂。

    說起來還真是天意。”

    “哼,從另一方面講,劍若得天地靈氣,自然也可通靈,像是人一樣,有劍心。

    當時你若送的是邀陽,說不定蝶兒也不會收你的劍,畢竟化武大哥對劍也有認識。”

    王禪嘿嘿一笑︰“那是自然,天地有道,劍有劍心,人世間的機緣,其實也是與道相符。

    很簡單的事情,為何說得那麼玄乎。

    邀陽劍沉重,當時連我都拿不起來,若是給蝶兒,她如何會要。”

    王禪說得十分實在,天地之道也好,劍心之道也罷,其實都會默化在世道之中。

    許多事說來巧,它其實一點也不巧,正是符合天地之道的行為。

    就如同王禪所說,之所以巧是因為邀陽重,而王禪拿不動,也不願意隨時背著一把重劍,反成為累贅。

    而送與化蝶是因為他還不知道此劍的名堂,化蝶則是第一個小伙伴。

    對他既不遠離,也不害怕,而且還手把手教他轉陀螺。

    王禪天性淡然,並不把自己的財物放在眼中,所以隨手就把劍送出,其實也是王禪性情所致。

    正是世道應證天道,大道無形,卻也常存于世俗之行中。

    “那麼你的意思是懂得相劍之術,也懂劍心了?”

    要離還是听不慣王禪自視輕高的語氣,雖然他知道王禪有驕傲的本錢,也值得驕傲。

    “不懂,還在等著你說呢。”

    王禪也不多話,說完就閉嘴,這也是他一個好習慣,所以才能學到更多的東西。

    “有劍心的劍其實很少,普通之劍只能說是普通的工具,而有劍心的劍,卻可以與人平等。

    不同的劍有不同的劍心,就像人心一樣,變幻無窮,難與捉摸。

    你的劍就是你的心,我無話可說。

    探查劍心,需內心態平靜,進入一種無我的狀態。

    才能感知,想來依你的修為,早就已達到此境界。

    邀陽劍可稱為俠義之劍,而迎月劍則可稱悟道之劍。

    此劍已劍心通明,所以你才能駕馭此劍。”

    雖然劍心如此玄乎,可要離以人為比,劍心如人心,那就好理解得多了。

    王禪一听,心里也有些得意。

    若說依先前要離所說的俠義之解,那此劍為俠義之劍,用此劍的人當是俠義之人,才配得上此劍。

    要離的意思也是有些高抬王禪了。

    可王禪听迎月劍的名頭,似乎比他的邀陽劍更高一些,心里還是嘀咕著。

    “為何說迎月劍是悟道之劍,你都沒看過,就能想出來嗎?”

    王禪有些好奇,就算王禪觀相,也得看著人說話,這種看都不看就下定論的,在江湖之中,一般都是騙人的。

    “此劍與迎月算是一母雙生,既見邀陽,自然也能知道迎月。

    世間萬物,往往是這樣的,認識一件事,往往是從反面看最為清楚。

    所以俠義之劍秉承天地之道,是為俠義之劍,可若要悟得此道,還得從他的相對面來看。

    那麼要悟邀陽劍之天地之道,不就要從迎月劍之上悟嗎?

    還說你聰明,如此道理都不知道。”

    王禪一听,心里也一時明白,卻也不尷尬,嘿嘿一笑道︰“此話有理,若想知道自己,最好的就是听一听自己敵人的話,敵人嘴里的自己往往才更符合,是不是這個道理。”

    其實王禪早知此理,只是想著要離是不是因為是蝶兒的父親,所以處處提高蝶兒,反對自己不與重視。

    “勝玉公主自絕,你是不是想問魚腸劍?”

    “我就說了,四人之中數你最聰明,雖然你看起來並不像聰明的樣子。”

    王禪也奉承著要離,不過也是實話,人不可貌相。

    “胡扯,我們四人之中,數慶忌最聰明,化武最沉穩,專諸最機智,而我卻是最木訥的殺豬匠。

    不過也不與你計較,我就與你講講魚腸劍。”

    王禪一听,也不插話了,只是听著

    “魚腸劍是越國相劍大師歐冶子所鑄,當時一共鑄了五把,

    其中一把就是巨闕,此劍當為王者之劍,

    另外還有四把,歐先生都傾注了自己的性情在里面,有的是希望,有的是真情,有的是善良,有的是仁義。

    可鑄完五劍之後,所練玄鐵還余一點。

    所以大師就順手鑄了魚腸劍,而且打造得十分鋒利。

    這把劍留下的卻是大師的遺憾,透著怨氣。

    此劍心自然如此,那些劍都比它大而長,而且都賦予美好的願景。

    可魚腸劍呢,卻像是多余的,所以此劍怨氣十足。

    它若與人相通,則會徒添人內心的怨恨,讓人走向極端,不能保持內心平衡。

    而且此劍喜歡嗜血,但凡見血之事會顯得十分興奮。

    所以在它身上總會發生不詳之事,就是這個道理。”

    要離還是把劍同人一樣來論,所以听起來就好理解。

    魚腸劍就像是一個多余出來的,一家生了幾個兒子,老大成為君王,十分威風,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都委以重任,可到他呢,丟了可惜,所以勉強鑄成。

    再者歐大師鑄了五把劍,剩下的精力也少了,好的願景賜予完了,而人剩下的就是不好的情緒了,諸如怨氣、恨之類不友善的東西。

    而魚腸劍就是如此,人性如此,劍性也是如此。

    要離說完已經在拍著屁股想走了。

    “你現在要回去了,我若有事要你幫忙,該到那里找你。”

    “你不會有事找我的,我也未必幫忙,不過我還是會告訴你,因為我還在原來的地方。”

    要離說完,已經向外走去。

    “大叔,這里都是你親人的墳,為何不燒香敬些祭品,如此清冷,實在不應該。”

    王禪看了看墳前,清理得十分干淨,卻連紙錢都未燒一張,王禪有些不解。

    “列國戰亂,死的又何止萬千,她們還有一座墳,可許多無辜的百姓連個墳都沒有。

    我若燒香祭拜,那置那些同樣的冤魂何處。

    你若想燒就多燒一些,我並不攔你。”

    要離說完已經走遠。

    王禪只得搖了搖頭,他也未準備什麼紙錢,可剛才要離的話還是讓他刮目相看,卻又有些嘆息。

    要離心有仁義,不僅體恤百姓之苦,就連燒個紙錢,都在為那些因戰亂而死的百姓考慮。

    他的親人有人燒錢,可那些百姓呢,誰來為他們燒點紙錢。

    如此仁心也算千古小有,只是于王禪而言,卻覺得有些迂腐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