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二十二章六合刀法



    第二百二十二章六合刀法

    王禪的邀陽劍已拔出。

    要離一听,這才反應過來,看了看手中的殺豬刀,又看了看邀陽劍。

    “你是在恥笑我曾經是殺豬的嗎?”

    要離說完,沒頭沒腦的就朝王禪頭頂砍來。

    (刀法真義,直劈頭部,可刀走偏鋒,卻又讓人不得不防,特別適合于力大之人。

    在虎踞鎮後山之中,亡命之徒王老大也是使的如此刀法,一刀把人劈成兩半,威力巨大,先聲奪人。)

    王禪並非沒有預料,他能感應到要離的氣息變化。

    所以在要離殺豬刀劈來之時,人卻已向後飄飛。

    整個人一躍退後五丈,卻還是面對著要離。

    王禪不想在別人墳頭舞槍弄棍的,畢竟這也只是普通的比試而已,並非真的拼個死活。

    或者說是動一動手,消一消要離此時胸中的氣憤之意。

    而要離呢,也知王禪之能,在鐵匠鋪如此狹小的地方,他都劈不中王禪的衣袖,更何況在這麼寬闊的地方。

    可他還是拼盡全力劈出一刀,也是聲勢極大,威力驚人,四周的雜草都被勁氣所帶,無風自動。

    王禪躍出後,要離也直沖王禪,他並沒有向著躍飛,而是腳在地上急速前跨。

    五丈距離在他的腳下,像是縮成一丈一樣,只那麼輕微扭動一番,人已在王禪的面門之前。

    這一次他並沒有直劈,卻是橫斬。

    看刀式的樣子和力道,是想一刀把王禪斬成上下兩截。

    王禪雖然揮舞著手中的邀陽劍,卻並不與要離的殺豬刀相拼。

    他能看出要離手中的殺豬刀,也是非同一般之物。

    通身漆黑,只有開刃之處刀光閃閃,刀背很厚實,刃口成弧形。

    看似普通的殺豬刀,卻份量十足。

    所以他的劍只是虛招應付,而劍源碼卻處處刺向要離必救之處,讓要離不能完全施展刀法。

    而當要離的刀回撤之時,王禪的邀陽劍又揮到了其它地方,不與要離的刀相踫。

    從一開始,到現在,要離已經從直劈,到橫斬,再到刀走偏鋒,甚至斬腿腳的地刀法都使出了。

    可王禪還是憑著輕盈的身姿,靈活的劍招,並沒有與要離硬拼一次。

    但王禪還是能看出,要離的刀法,實也是爐火純青。

    這把普通的殺豬刀,儼然已經成為要離手體的一部分,心到,意到,刀到。

    刀法剛猛,卻十分迅速,刀光只在王禪身邊閃過,幾乎讓人難與看到刀的真正面目。

    而要離雖然連施十幾刀都未能沾得王禪的身,卻也讓王禪左躲右閃,並不能真正施展攻擊之術。

    “你若如此愛惜你手中之物,那今日我怕要給你添一座墳了。”

    要離話才說完,右手那鐵制爪子忽然向王禪抓去。

    而王禪則不得不再向後退。

    他不怕機括之手抓著自己,卻是怕這鐵爪子把一身衣服扯破,因為他晚上還要赴宴,若是穿著破衣服去,就有些難堪了。

    可就在王禪拉開距離之時,要離手中的刀忽然之間刀光大盛。

    王禪也是心中一駭,顯然要離把內勁已完全注入刀中。

    此時要離手中的刀已形成無形的刀勁氣場,並不因手中刀具的長短而要近身博斗。

    只要一施展刀法,這塊場地之中,就完全會被他的勁氣包圍,普通之人就算想逃也難了。

    王禪微微一聲,正是他所想的,手中長劍也畜勢以待。

    不想要離此時借著一身內息勁氣,一縱而起,人如一頭猛虎,卻如一只箭一樣,直接就撲向王禪。

    而他手中的刀,卻依然施展著剛才那招直劈。

    只是刀勢已然在變,一共在王禪面前幻化出六種變化。

    每一種變化都可發一刀把人直劈成兩半,或斜劈兩截,或者是斷手斷足。

    說得更明白一些此時的王禪在要離的殺豬刀面前,就如同一塊一頭豬。

    要離若想要王禪身上上半十斤內,絕不會多劈出一兩。

    王禪此次也不想再讓。

    一劍直刺。

    劍問蒼穹。

    一劍九變,卻也正好可以擊中刀法之中的最強點,也就是最弱點。

    刀變的中心,也就在刀柄之根。

    就像是一個旋轉的陀螺一樣。

    整個陀螺雖然轉得快,快得眼楮都看不清,就像一個不動的陀螺。

    它那落地尖尖的那一點,就是整個重心的支撐。

    你若擊中陀螺身部,它未必會倒,可你若擊中它那一點,整個陀螺會因它自身的旋轉而飛出去。

    而刀法也是如此,無論多少變化,都緣于一點,那就是勁氣發出的地方。

    而王禪的劍問蒼穹就是擊向這一點。

    勁氣相擊,王禪像一片羽毛一樣向後飄飛。

    而要離則像被擊中要害的老虎,落在地上,連退十幾步。

    可當要離快要跌到的時候,一把長劍,卻輕輕的在他身上一拍,算是扶了他一把。

    要離借著王禪劍中十分輕緩的勁道,人才一時站穩腳跟。

    要離臉一紅,心里十分震驚于王禪的內息周轉。

    還有剛才那力度恰當的一拍,不重也不輕,所以他卻還是退出一步,與王禪保持著相對的距離。

    要離看著王禪說道︰“沒想到你的內息竟然能隨心所意,正逆自如。

    怪不得想殺你的人都殺不了你,怕是連暗夜尊主也未必是你對手了。”

    要離從王禪剛才一退一進就可以知道,王禪的內息之力,已非普通練武之人可以想像。

    退後與前進,似乎從來也沒有什麼可以阻礙王禪轉換的。

    剛才他快要跌坐之時,也看到了王禪的身影,也看到了王禪的劍。

    當他以為兩人還有十幾丈的時候,王禪卻在半空之中無聲無息的轉換了氣息,飄飛過來。

    而他卻不能控制自己將要跌倒的身子,若是真的對敵,要離已經是個死人了。

    “我之所以能進退自如,是因為你不想損了這把劍。

    所以你在施展剛才刀法之時,見我擊向刀勁之中,你收了自己的勁氣。

    卻一時不及,控制不了,所以才會險些跌倒。

    我並沒有贏你的刀法,也未佔你的便宜。

    這該是你內心一直稟承的原則,做任何事讓人三分。

    由此段定,當年那些人說你是‘要一刀’。

    你賣的豬肉,無論誰要買多少,你只需一刀就可以足量。

    可我知道你那一刀,一點也不準,而是多了三分。

    在刀法與人對敵之時,算是讓了三分,這都是你心中那點仁義所致。

    而你的刀法,你我的劍法,卻也異曲同工。

    我劍法,以天宮九星為憑,有九變,以九為基,每一招天問九式都會多一個九的變換。

    劍式十八變,次之二十七,三十六、四十五、五十四,六十三,七十二,八十一。

    而每種變化又含剛才劍問蒼穹中的九變。

    囊括了九天之變,實已是驚天地而泣鬼神的劍法。

    而你的刀法,以地勢六合為憑,有六變,以六為基,共六招。

    最後一招三十六種變化。

    要離大叔,你覺得剛才小子所說是否正確?”

    要離听著王禪先是說出自己當年賣肉的所為,最後再因此引到劍法與刀法上,心里也是十分佩服。

    當年他是一個屠夫,殺豬賣肉,平時也喜歡舞刀弄棍的。

    這一把殺豬刀也是祖傳之物,在他手上已是隨心所意。

    只是一直未得學習高深刀法,只憑著力大刀狠而在邊境之地行俠仗義。

    他所賣的豬肉,也如同王禪所說,並非真的一刀就準,而是每刀讓了三分。

    所以生意雖然很好,人緣也不錯,名聲也遠播吳都。

    可是生活卻十分拮據,畢竟每刀多讓三分,整頭豬算起來也就能掙三分。

    所賣豬肉,也就只能保本,能賺的也就是豬身上的一些下水料而已。

    後來得高人指點,才花三年時間習了這套刀法。

    可也正是因這三年時間,未守著家屋,至家中父母妻兒在戰火之中被亂兵殺死。

    悲憤之余,只能加入暗夜,成為一名殺手。

    也正是這個時候,伍子胥下訪,得伍子胥賞識,才到了吳都,才有了後來所有的悲歡離和。

    “不錯,此刀法就叫地勢六合刀法,是一位高人前輩傳援,。

    後來我慢慢才知道,此刀法原創于齊國史角大師。

    所以非于生死關頭之處,不會輕易使出。

    縱然使出,也會依本人之性,刀下讓人三分。

    所以我也知道你手中的邀陽之劍,正是史角大師當年配劍。

    我身受其技,自然不敢傷其寶劍。

    只是要離天姿愚鈍,不能隨意轉換內息之力,才險些在你面前出丑。”

    要離也不忌諱,也不覺得羞愧,把實情說出,也算是肯定了王禪的猜測。

    王禪一笑,見要離盯著他手中的邀陽劍,于是就順手一拋,拋給要離。

    “你既然是鐵匠,而且手藝精湛,殺豬也有一手,該懂相劍之術,不若你看看此劍如何?”

    此時王禪也是有心求問。

    他習過相人,識物,可對劍的相術,卻並不在行。

    而且他心里于那把魚腸劍還是十分好奇,不知為何會叫不詳之劍。

    當年吳王自越國歐冶子處得魚腸劍與巨闕劍,本不知此意,而且那時魚腸劍也不叫魚腸劍。

    它只是一把無名之劍,自專諸刺王僚之後,此劍才被人稱為魚腸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