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二十一章俠義之道



    第二百二十一章俠義之道

    “我知道化武大叔沉穩大氣,做人守信,也有仁愛之心,與他相交,卻少有談及其父母。

    但依剛才大叔所說,化武大哥當也是敬親孝子。

    不僅對伍相國十分尊敬,而且也孝于其女化蝶,教化有方,立本築基。

    至于忠則因專諸刺王僚而成為不義之人,守三義而失一義,也是難能可貴了。”

    王禪首先從自己相對比較熟悉之人說起,而化武對王禪的映像還是比較正真,而且也守信重義之人。

    唯一缺憾就是當年,在專諸刺王僚之時,身為帖身護衛,擅離職守,是為不忠義。

    “不錯,不愧是楚國靈童,天賜靈嬰,天姿較常人不能比也,而且你觀人之術,十分精準。

    或許這也是你能讓吳越兩國那些權貴之人恐懼的原因之一,到並非因為你能卜會算之故。

    化武大哥小弟亦不敢妄加評論,雖名為不忠,可忠字難書,忠于誰,無法判別,只能依其本心判定。

    想來當年依化武大哥的智謀,在伍子胥讓他去救王後之時,該已猜到吳王僚會遇刺,可他卻還是離開了。

    雖然救得淑惠王後及其子嗣,但卻並非他所忠之對像,所以也可以說是不義之人。

    若是換成我,更加難與決策了。”

    要離說起化武還是心懷敬佩,只是也十分惋惜,未能達成四義之人。

    “嘿嘿嘿,若說如此,那天下還未必能有人能達成上,也無人能稱得上所謂的俠義之人了。”

    “那也未必,既然天地間有人靈,自然有人能達成,只是道深而路遠,非常人能達也。

    既然你也知其中之義,不若你再來說說專諸兄與慶忌兄弟為何還是無義之人吧。”

    王禪知道要離也是有心考他,若不然他也不會服氣于王禪,只是礙于傳聞之名。

    “專諸也本是吳國之人,年輕之時,孝名遠揚。

    只是當年來吳都之後,卻並不得吳王僚欣賞,而卻得伍相國看重,介紹給了現吳王闔閭。

    算起來現吳王對他有知遇之恩,他之所忠,該是現吳王,所以刺殺于王僚並不算不忠義。

    而他舍身刺殺吳王僚,卻正好印證他是一個忠義之人。

    他既然是一個刺客,那麼守信該是本分,也未曾听說過專諸並不守信。

    當年成為吳王闔閭門客之時,就已知道身負重任。

    在知道要刺殺于自己兄弟之父時,雖然內心痛苦糾結,他並未失信于人。

    所以由此可見,專諸也是難得守信之人。

    至于仁義,或許是因為他刺殺了吳王僚,卻會引發吳國內亂,讓更多百姓處于戰亂之中,牽連不少無辜之人,因他的刺殺而死。

    置這些無辜之人于不顧,是為不仁,所以專諸少了仁義,也是一個不義之人。”

    王禪還是邊想著邊把自己了解的關于專諸的事統在一起,而得出如此結論。

    “不錯,不錯,你看得很準。

    專兄確實如此,不僅孝而且忠,若不是當了刺客,又遇得名主,才不得已而為之。

    要不然,專兄也是列國之中難得的治世之才。

    在他得知要刺殺王僚之時,想來也是十分矛盾。

    而且伍子胥又與若水為條件,面對自己所愛之人,任誰也會犯些糊涂。

    可因此成為不仁之人,而且也成為慶忌的仇人。

    所以做這些,也只是為了保全其忠義與信義。

    那麼慶忌兄弟又當如何呢?”

    要離此時已不再吸旱煙,而是專注于讓王禪來說。

    或者于他而言,可能心里也知道,卻不如王禪說得如此深刻易解,如此讓人心服。

    “慶忌太子,身為王族公子,听聞其也樂善好施,頗有仁義,而且並不因自己是王族身份而看低貧苦大眾。

    也是他與你們四人情同手足的原因。

    而且他父親為吳王,所以忠義與仁義該無問題。

    而且慶忌當年號稱吳國第一勇士,如此一身本領之人,當是重情守信之人,不屑于做無信義之人。

    若我猜得不錯,當年在他初登太子之位時,也曾得伍子胥以伍若水的承諾。

    所以他一心想攻楚以建功立業,卻無視自己父母的危險,是為不孝。

    慶忌太子當是不孝義之人,不知要離大叔是不是這樣的。”

    要離看了看王禪,緩緩說道︰“你的猜測,到並無偏頗。

    當年慶忌太子也是胸有大志,欲圖強吳國,只是苦于其父王僚一直並不贊同。

    王僚一直以為伍子胥之謀就是挑拔吳楚關系,而吳國善不足以抗楚國。

    若攻伐楚國,于吳國百姓無利,更不利吳國長遠之策。

    由此也讓慶忌有了取而代之的想法,正好伍子胥投其所好,把伍若水作為條件,讓他遠離吳國。

    慶忌太子也想過其父會有不測,可他卻信任于伍若水之父伍子胥,同時也暗想著這該是一個機會。

    可機會卻成全了吳王闔閭,而他當然是不孝之人。”

    要離如此一說,該是十分真實,畢竟當年要離一直跟隨慶忌攻入楚國,一直與他流亡于衛國。

    慶忌十分信任于要離,有些想法,還是會與如同兄弟的要離分享。

    “要離大叔,你說得此三人,其實已是十分難得,化武雖然不忠,可卻也成就是吳王闔閭,成就是吳國的強盛。

    並且在當時的情況之下,讓他也十分為難,見死不救,是為麻木不仁,在仁與忠義之間,他選擇仁義。

    而專諸刺王僚,若站在忠于吳王闔閭來說,是忠義之舉。

    可因此而讓無辜之人因他而死,是為不仁,可他要顧全忠義、信義,才出此不仁之舉,也是逼于無奈。

    慶忌太子一心強國,本心無錯。

    卻在他與王僚政見不一,而受人挑拔,守住忠仁信之義,卻成為不孝之子。

    置其父于死地而不顧,其心可寬,其義可嘆。”

    王禪設身處地,站在這三人當時的形勢之下來設想,知道此三人的選擇實是左右為難。

    四義必舍其一,難與四義皆全。

    可為什麼這三人要拼了命成為伍若水口中的四義之人呢?

    這該就是當年伍若水並未嫁與任何一人的條件。

    而在三人成為不義之人後,卻又都心懷愧意,無顏再見伍若水。

    王禪想到此還是嘿嘿一笑道︰“要離大叔,你的事,就不該由我來說了吧!”

    “無妨,既然我與他們四人情同兄弟,卻又反目成仇,你都已經說透了三人,何妨把我也說一說。

    正是當局者迷,而旁觀者清,我要離本無自知,卻心有奢念。

    也想听听你的說辭,或許能讓我可以安心了。”

    “要離大叔,也如同專諸一樣,都是暗夜刺客,都得知遇之恩,所忠的也不外組織與當今吳王。

    當時你與慶忌遠逃衛國,那時吳王已經登位,而且也得到了當年季禮的認可。

    吳國在闔閭治下,也算是初具盛景。

    只是那時吳王闔閭尚未得孫武將軍,吳軍贏弱,而慶忌卻親率萬余人欲攻伐吳國。

    你知若戰火再起,吳國百姓自然又會遭殃,你出于仁儀,卻甘做背信之人。

    又得伍子胥保證,所以于吳江刺殺自己情同手足,而且十分信任于你的兄弟慶忌。

    是為不信之人。

    你該是忠孝兩全,又兼有仁義,卻失了信義。

    想來這里的幾座墳該是當年你的家人,因戰亂而死。

    所以你厭倦戰亂,體恤百姓之苦,處處仁義為先。

    在刺殺慶忌之後,你自斷一臂算是為自己的失信行為付出代價,也是值得同情。”

    王禪說完,要離此時已是滿面滄桑,淚流不止。

    王禪雖然年少,卻也算是他們四人的知己,知道四人的苦楚,也知道四人的難處。

    他們都想成為伍若水所說的俠義之人,卻最後成為不義之人。

    他們不想,卻又不能改變,也許這也是道之所然。

    “伍若水知道此事之後,一切皆因她而起,後來雖然有化武相陪,遠離是非吳都,卻也郁凝心結,直至天賜靈童,難產而去。

    臨死之時,讓化武帶化蝶回吳都,認你們四人為父,這就是她給你們的補償。

    只是伍若水小姐在天之靈,怕也不會想到,其實化蝶只能有三位父親,卻憑添了一個舅舅。

    或許若水小姐當時也悟到你們並未死去,卻一直生不如死。

    所以才讓化蝶來吳,也才有我來吳都之事。

    正好可以化解你們四人之怨,你說這是不是天意。

    所以有我鬼谷王禪在,你們四人想死都難了?”

    王禪說完,也是仰天長嘆,不知是為自己的聰慧而自得,還是感嘆世事弄人,一切皆有道引。

    “你說什麼,又在妄語,誰又變成蝶兒的舅舅了?”

    要離抹了一把眼淚鼻涕,心里還是疑惑。

    王禪說話總藏著讓人驚異的地方,不論你是在傷心,還是在哭泣,他總會引得你不得不問。

    “所以說,我知道的你未必知道,你們如此急著去死,難道不怕成為冤死之人?

    你們從來也未懷疑過伍若水小姐的身世,可我不一樣,我能從中看到不一樣的地方。

    此事現已確認,伍若水就是當年淑惠王後失蹤的女嬰,被人送入伍府。

    所以慶忌太子難道不是蝶兒的舅舅嗎?”

    王禪說完,要離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也是長松一口氣。

    自言自語道︰“幸好沒有釀成大禍,若不是我刺慶忌兄弟,說不定當年若水會選擇慶忌,唉還真是天意弄人。”

    要離說完,確又覺得那里不對,臉上又一下就悲傷起來。

    “你是不是覺得王僚之死,是因伍若水而起。

    那麼伍若水小姐實在是一個悲劇,與你們四人相交,卻最後害死自己父親。”

    王禪像是通透于要離內心一樣,如此一問,到還是驚了要離。

    “難道不是嗎?”

    要離瞪著王禪,卻又拿王禪沒有辦法,他現在也知道但凡王禪如此一問,王禪定然有合理的解釋。

    可王禪此時卻並無解釋,而是在想,為何事情會是如此因緣,因為他在想那個黑衣人。

    這一切都是那個黑衣人所賜,他認識伍子胥,而且還指點伍子胥受晉王召見。

    最後伍子胥來到吳國,卻投靠了與當時吳王僚相對立的公子光(吳王闔閭)。

    而且專諸與要離都是暗夜的刺客,一個用劍,一個用刀。

    而且劍招卻是劍問蒼穹,刀法也是出自史角大師的刀法。

    這並非巧和,而是故意為之。

    目的就是要讓王僚及其兒子慶忌死,用王僚的女兒作因,讓四兄弟反目,成為工具。

    如此心計,王禪想想還是心里一寒。

    他早已猜到這人是誰,可卻一直不願承認。

    同時他也同情此人,而且他相信這其中還藏著更多的秘密。

    “你在想什麼,難道沒听見我問你嗎?”

    要離此時心里忽上忽下,被王禪吊著,極不舒服。

    剛才還以為王禪有理由說明伍若水並非悲劇,心里會好過一些,所以一直在等著听下文。

    可王禪像是沒听見他問話一樣,這才有些氣憤。

    此時手中的一把殺豬刀明恍恍的閃著光。

    “我不知道,伍若水都已死了,縱然是悲劇,又有何妨,難道你以為她還能有所感知嗎?

    上天憐憫都已經賜了化蝶予她,難道你覺得上天不公,還是錯賜了靈嬰。”

    王禪此時故言亂語,竟然也說得要離不知所謂。

    拿上天來說事,這是最讓人頭疼的。

    畢竟化蝶是天賜靈嬰這一點,他十分相信。

    那麼如此一說,連老天都原諒了伍若水間接害死王僚的悲劇,那他這個做化蝶父親的,還能有什麼好說的。

    要離一時楞了下來,手中的刀反而有些礙眼。

    “要離大叔,你想跟我動手?

    我知道你刀法出眾,當年在吳楚邊境,可是出了名的‘要一刀’。

    正好小子今日閑著慌,與你練兩手如何?”

    王禪不是閑得慌,也不是胡言亂語,是因為他不想讓要離再順著想下去。

    南海婆婆只是一點,就明白其中關鍵,那麼要離也只是因為伍若水的原故一時想不通而已。

    若他想通了,還不是要逼著王禪說那黑衣人的身份。

    所以王禪找著事兒,要讓要離想法離開剛才所說。

    而且王禪也想真的見識一下要離的刀法,也想听一听要離曾經的故事。

    畢竟這里邊涉及暗夜的秘密,他需要知道。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