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一十六章浪子回鄉



    第二百一十六章浪子回鄉

    專諸隨幽冥尊主刺殺吳王未遂之後,他並沒有跟隨著幽冥尊主,這是幽冥組織的規矩。

    他相互獨立,執行任務的時候大家是一個組織的,可一旦不執行任和,各行各是。

    大家也都會有普通之人的身份,並不相互干涉。

    經過一夜的折騰,專諸還是來到了東海邊上的一個小漁村,在這里可以清楚看見忘歡峰,卻是吳國邊境之地,屬于吳國管理,它叫東海郡。

    (郡比縣還要小得多,和普通的鎮一般,若是在海邊的那人口還要更少得多。

    春秋時的戰船還不發達,所以也顯示不出戰略上的重要性。

    當然此地未必就是專諸歷史上的出生地,所以大家不必較真。)

    這里遠離吳都,也與越國隔江,隔山。

    十分隱蔽,適合于隱居。

    在這里可以最早看到初升的太陽,可以看到一望遠際的大海,看到蒼穹與大海相接邊際。

    還可以看到洶涌的巨浪,听到大海的怒吼,同時也可以感受大海平靜下來的那一份溫柔。

    在這里不用出海,順著小河也可以打得珍貴的海產品。

    許多海中生物,產暖之時,都喜歡游到相對溫暖的小河口,也方便了這里的漁民,算是靠海吃海。

    小漁村一直十分寧靜,生活少有驚擾,而得其樂而又詳和生機。

    專諸一身灰衣,頭上戴著一頂斗蓬,把臉全部掩住。

    背上背著一個魚籮,腰間一把鐵劍卻藏在斗蓬之中,有如一個漁夫販魚歸來一樣。

    此次算是他浪子回鄉,日暮雁歸。

    他並不急著走進那個小漁村,此時午時,漁村許多家里都在用飯。

    他還不確定自己的母親是否還活著,畢竟自他刺殺王僚之前來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來過。

    若是死了,他只需去墳上叩頭告別,或許很快就可以相見。

    若是還活著,他也不想此時進去,他想等他的母親用過飯後再進去。

    這樣就不會影響他母親用飯。

    專諸是一個十分孝順的孩子,可他還是一別十幾年,並非他不想自己的母親。

    而是怕來探望母親反而帶來殺手之禍,他只想他的母親已經認為他死了,安度晚年。

    他也知道這個漁村里還有不少他認識的朋友,若他不在,他的母親也會得到照顧,反而更平安。

    前面一個大嬸模樣的人手中抬著一個木盆,從小河邊的沙難上走了上來。

    專諸一看,緊走一步看了看這個漁家大嬸。

    “大嬸,你可知道專家在此還有人住嗎?”

    大嬸看了看專諸,身材魁梧高大,戴著斗笠,一身灰衣,並不像是富家之人,更不像是官家之人。

    “大兄弟,你找專家做什麼,你是誰呀?”

    大嬸還是有些小心,專諸刺王僚的事,這些年來或多或少都有傳聞,所以她們也不想有人來找專家的麻煩。

    “大嬸,我是專諸的兄弟,從吳都而來,是來探望他母親的。”

    “哦,你早說嘛,我還有些疑心呢。

    你看你,一身打扮,像一個外鄉人。

    不過前些日子吳都的化大哥還來探望過專家大娘,還有他媳婦。

    那你為何不跟他一起來呢,你是第一次來這個地方嗎?”

    專諸一听,腦子里嗡嗡想著,大嬸口中的“化大哥”應該是化武。

    他知道化武的為人,化武知道他死了,所以特意來探望他母親,而且听這位大嬸的話,來的次數還挺多,心里也猶然溫暖了許多。

    可他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媳婦呢?

    “你說他,不錯化大哥來探望的時候,我正好到越國去了,快春節了,我來看看大娘,不知大娘還好吧?”

    專諸也不便多問,心里還是十分欣喜。

    畢竟如此說來,他的母親還活著,而且還多了一個媳婦。

    他來時想著墳頭祭拜,到也憑添淒涼,可現在真的要面對自己多年未見的母親之時,專諸還是有些猶疑。

    “這位大哥,你跟著我走吧,專家就在那山腳處,背山迎河,前面一大遍菜地,這些年還過得不錯。”

    大嬸也不再問,而是抬著盆走在前面。

    專諸就跟在後面,反而小心翼翼的,腳步也是輕重不一,心里忐忑不定。

    走了約半里路,已過了村子,專諸已經可以看見自己的家了。

    他並非不認識路,也並非不願意,卻還是由漁家大嬸引著。

    “大嬸,謝謝你了,我找得到了。”

    “是嗎?自己的家都該是找得著的,再年久也不會忘了的。”

    大嬸心有感觸,看著眼前的專諸,眼中也帶著淚花。

    專諸卻還是一楞,他不知道眼前的大嬸是誰,可他知道這位大嬸認出了她。

    專諸的手還是放在了腰間,那里有他的鐵劍。

    這是一個殺手的習慣。

    “專大哥,你不用怕,我就住這前屋,我是宋家小花,小的時候我常跟著你後面拾魚,難道你一點兒也不記得了。”

    專諸的手松了下來,看著眼前這位漁家“大嬸”卻是他兒時的小伴,心里一陣陣自責。

    “小花是你,是專大哥記心不好,你回去吧,不過我來漁村的事,可別讓人知道。”

    “專大哥,你放心吧,我不會跟誰說的,有什麼需要,你盡可以來找我。”

    小花說完,臉上透著笑意,像是春天打開的迎春花一樣樸實而又自然。

    “那我走了。”

    小花看專諸還站著,也轉身朝自家奔去,腳步也輕快了許多。

    專諸想了想,到嘴邊的話卻還是咽了下去。

    他的兒時,已太過遙遠,可他毫不在意的人,卻一直記掛著他。

    並且是在他離別多年之後,憑著一份對故人身形及走路的姿態,或許還有那不變的鄉音,就已認出自己。

    這里邊含著些什麼樣的情感,專諸不敢想,也不敢問。

    離家門口也只有不足三丈,院門十分簡陋,只用普通的木方搭成,上面蓋著茅草。

    四周用竹籬笆圍著,此時的東海郡春天要比其它地方早一些。

    雖然海風還是帶著寒氣,可也時常會有暖流吹來。

    竹籬笆的邊上,一簇簇牽牛花,已經繞了起來,爬滿了整個四周。

    小院內幾只雞在捉食,幾只雞在趴在地上,正在泡著土,咯咯的叫著,幾只小雞圍著母雞,十分自然。

    當專諸走近小門的時候,這些雞還是小心的看著專諸。

    而院內栓著的一只黑狗則已在亂吠著。

    “娘,我去看看,是不是咱家來客人的。”

    “水蓮呀,咱家那里還會來客人,怕不是山里的兔子又從牆邊路過,大黑狗才會叫得凶。”

    一個婦人的聲音,一個老婦人的聲音,在說著這外面的事兒。

    “娘我還是出去瞧瞧,化大哥才去兩個月,該不會又來了吧,要真是可得給化大哥再做些吃的。”

    專諸站在門口,強忍著淚,卻目視著這三間瓦房。

    此時他已能看到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正在桌邊坐著,一個中年婦女走了出來。

    中年婦女奔出堂屋幾步,卻還是停了下來,呆呆的看著專諸。

    看著這戴斗蓬的陌生人。

    “專大哥,是你嗎?”

    這個叫水蓮的女人還是認出了專諸,卻也十分小心的問著,生怕若不是專諸,卻把自己的身份給露了。

    “呃,是我。”

    專諸聲音很小,他認出了這個女人,也認出了自己的母親,但他卻不敢大聲。

    是因為心里的愧意,還是看到眼前的親人,他涌起一陣深深的內咎與自責。

    “娘,是專大哥回來了,快我扶您出來。”

    水蓮激動著轉身奔了回去,扶起專大娘就朝門外走。

    “水蓮你可別騙大娘,大娘眼瞎,可心不瞎。

    我的兒子十幾年前就死了,若是沒死他怎麼會不來看我,這十幾年都熬過去了,你可別拿大娘開玩笑了。”

    專大娘說著,卻還是順著蓮花攙扶著,小心的跨過門坎。

    雖然眼楮瞎了,可卻還是扭著頭四處張望著,一雙失了神的眼楮,卻什麼也看不見。

    專諸向前幾步,走得很慢,最後卻奔出五步一下跪在地上。

    “娘,不孝子回來看您了。”

    專諸悲怯說著,聲音里一陣陣抽泣,兩只手抓著專大娘的腳,頭抵在地上,不敢抬起來。

    “諸兒,真是我的諸兒,你在那,讓娘摸摸。”

    專大娘的手在專諸背是摸索著。

    專諸慢慢直起身來,拉著專大娘的手在自己臉上撫過。

    “諸兒,你的臉怎麼了,怎麼會有那麼多道傷痕。”

    “娘,無事,只是當年打獵掉到山溝里被山中的棘掛破的。”

    專諸十分小心的編著慌話,一邊的水蓮卻一直默默的流著淚。

    她看得見專諸這一張劃滿劍痕的臉,她可以想像得到那是一種什麼樣的痛。

    可她卻不願問起,因為她不願傷了專大娘的心。

    “水蓮,還真是蒼天有眼,諸兒終究還是回來了,你快些去熱熱菜,諸兒怕還不吃飯呢?”

    “娘我扶您進去。”

    專諸站起身來,扶著專大娘,走進屋去。

    水蓮則忙著收拾剩菜,再重新生火,為專諸熱菜。

    專諸看著水蓮的背影,心里也是十分復雜。

    水蓮當年是伍若水的侍水,也是江南女子。

    當年伍子胥投靠公子光(吳王闔閭)時,公子光十分大方,不僅送伍子胥宅院,還為他配置了不少家奴。

    而水蓮就是其中之一,與伍若水年紀相仿,是伍若水的帖身侍女。

    與伍若水也是情同姐妹,關系十分親密。

    專諸當年到吳都燒魚,也是聞名于吳都,而且一腔熱血,好打抱不平,深受伍子胥高看。

    于是乎介紹給了公子光,成為公子光的門客,同時也與伍子胥來往密切。

    所以也就認識于伍若水,還有這位水蓮姑娘。

    而水蓮一直喜歡于專諸,特別是喜歡專諸燒得那一手好魚。

    吳都王宮旁邊的魚香店,原本就是專諸的,後來因為成為公子光的門客,所以也不再打理,再贈他人。

    而公子光因專諸的原故,也時常照顧這個小店。

    當年專諸與伍若水還有水蓮認識,就在此小店,後來經伍若水介紹,伍子胥才認識到專諸的真本事,納為己用。

    “娘,你先坐坐,再吃點,諸兒為你做一條魚去。”

    “好好好,娘有十幾年沒吃過你做的魚了,快去快去,娘自己個兒坐著沒事。”

    專諸看了看臉上帶笑的專大娘,心里還是有一種說不出的蒼涼。

    來到廚房,專諸看著水蓮道︰“謝謝你,水蓮,當年是若水與化大哥讓你來照顧我娘的。”

    專諸從身後取下一個小背籮,里面裝著一條大鯉魚。

    “是我自己要來的,那年你出事之後,我求若水與化大哥送我找到大娘,就一直陪著她在此。”

    水蓮並不回身看專諸,心里的委屈還是不言而喻,小聲的抽泣著。

    她是自願的,可在專諸剛才的話里,卻還是想著伍若水的善良。

    當然伍若水切實也會如此,可若要讓一個姑娘家來陪著一位老人,十幾年不改初衷,這一點也非常人能辦到,更讓人心生敬佩。

    專諸也意識到自己語言里的欠缺,忙站起身扶著水蓮的肩道︰“是我錯怪你,也是我辜負了你,讓你委屈了,快回去陪娘,有我在就行,這條魚是我從江邊捕的,還新鮮著呢。”

    專諸說完,就開始處理魚。

    他有意回避著,卻又無法回避。

    他一生執愛著伍若水,可卻做了有違仁義之事,最後他寧死也不願再見伍若水。

    “專大哥,若水姐姐也來過幾次,她對大娘也十分體貼。

    後來听說她與化大哥去了別的地方,直到六年前,化大哥再來看時我才知道。

    若水姐姐難產而死。

    她這一生比我更難,也比我更值得同情,她是一個好人。”

    水蓮說完,扭身就朝屋里去。

    專大娘此時一臉淚水,卻不願泣哭出聲。

    她想念這個兒子,一開始知道他死了,天天一個人垂淚,慢慢的眼楮也哭瞎了,也慢慢的不再念了。

    可直至年暮將死之時,自己以為死的兒子,卻又回來了。

    這讓她心里,有如一灘沉寂多年的死水,卻又被拋起波濤,那些痛苦的回憶,這些年流過的淚,讓她不知道這種驚喜,這種開心已經不能用淚來表達。

    魚很快就帶著香氣端上了桌子。

    專諸還是當年的專諸,既孝順,又是一個好廚子,燒得一手糖醋鯉魚。

    可正是這一手糖醋鯉魚改變了他的命運,一個捕魚好手,最後成為一個亡命刺客,最後成為一個幽冥殺手。

    生活在黑暗之中,用活著的身軀,附著一個已死的靈魂。

    “水蓮呀,你也吃點,諸兒做的魚在我們這里可是遠近聞名的。”

    專大娘邊說邊摸索著想為水蓮夾塊魚肉,可看不見,也不利索。

    “娘,我來,你不用忙和。”

    專諸用筷子先夾了一聲背背脊之上的魚肉給專大娘,再順著夾了一塊給水蓮。

    “諸兒,原本娘以為你已經死了,並不想獨自活著,可後來水蓮來了,一直像是娘的親媳婦一樣,照顧著娘,這一照顧也是十幾年過去了。

    娘老了,娘不管你原來喜歡誰,還是回來只是看看,娘都不怪你。

    你既然選擇了你的命,娘阻不了你。

    可你這次回來,得答應娘一件事,若不然,娘也當你沒來過,沒有生過你這個兒子。”

    專諸听著母親的話語,還是流著淚,他知道,也明白,卻又不敢,怕這一次的傷害,會比上一次更重。

    專大娘並沒有吃魚,而是一只手抓著專諸的手,一只手抓著水蓮的手。

    “娘,你說吧,諸兒一定照辦。”

    “今日你來了,就依為娘的,與水蓮圓個房,成個親。

    家里沒有什麼值錢的,也難得你帶著做了一條糖醋鯉魚,也算是一個好兆頭。

    若是日後你走了,說不定專家也還能留個後,也算對得起水蓮照顧娘這半輩子。

    一個女人哪,新新鮮鮮也沒幾年,水蓮為了為娘的,一直守在這漁村。

    若說要比誰咱不知道,可咱只比自己的良心。”

    專大娘說完,從破舊的衣裳里摸索半天,取出一只玉鐲子遞給水蓮。

    “戴上吧,孩子,你也等了他這麼多年,上天有眼,他還是回來了。”

    水蓮看了看專諸,此時竟然有些羞澀,沒有媒說之言,卻也作為一個媳婦照顧了婆婆十幾年。

    無怨無悔,不求任何回報,只為自己心中那一片對專諸的愛,還有本性里些善良,實在讓人敬佩。

    專諸看了看水蓮羞澀得通紅的臉,微微一笑道︰“你就接著娘的,可別讓娘為難。”

    專諸說完,水蓮這才接過玉鐲,戴在手上。

    一片綠光之中,透著淡淡的紅艷,在那已不再細膩的手上,竟然如一朵蓮花一般在碧玉的葉子中開放。

    “你看你,水蓮可別落淚了,若不然諸兒這糖醋魚可要變鹽了,快些吃吧。”

    專大娘雖然眼已盲,可心卻不盲,依然能感受到水蓮此時的欣慰,還有那些欣喜的眼淚。

    可專諸的心里卻是復雜而痛苦的,他不願再次傷害自己的娘,也不願傷害這個等了他十幾年的姑娘。

    可他卻還是不得不傷害,因為他此次不只是來探望,還有再次的告別,生死之別。

    若說當年的死,那是成全于公子光、還有伍子胥知遇之恩。

    尚且還包括著對伍若水那麼奢望,可當年真的行了不義之舉後,卻覺得自己再也配不上善良的伍若水。

    所以他劃破了自己的臉,讓那個死而不死的殘軀不再是專諸。

    可當他知道要離還活著的時候,他知道當年的四兄弟始終還是要把一切都了結。

    若不然,大家都會生活在痛苦的自責之中,沒有人能得到真正的寬慰。

    所以他還是回來再次探望自己的母親,可他未曾想過的是,在這里還有一個痴情的女子,等著他。

    他不願再辜負這個女子,卻還是要帶給她們再一次的傷害。

    【作者題外話】︰浪子回鄉,專諸探母,說起來有些殘忍,專諸已抱必死之心,卻還是不忘再回漁村,把傷痛再揭一遍。

    不過既然世道輪回,專諸一身俠義心腸,上蒼自然不會虧待于他,所以特意為專諸留個後。

    前段時間,一直寫壞人寫得太累,也寫一些讓人欣慰的女人,忠于愛情,卻嚴守孝義,至情至敬。

    人總是會忘了對自己好的人,可這些人卻做著讓人敬佩之事。

    水蓮只是一個普通的姑娘,身份低微,一個侍女奴僕,卻也有著高尚的愛心。

    在這部小說里,出現了許多女子,當然有好也有壞,至善者得天助,如伍若水、王彩霞。

    至情者得人助,就如同這位水蓮姑娘,最後當然也為專諸生得兒子,傳遞血脈。

    第三次寫魚宴了,不一樣的結局中,不一樣的想法,希望大家可以慢慢領悟。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