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一十章唇槍舌箭



    第二百一十章唇槍舌箭

    墨翟一身青衣沉著穩重,十分自信的走了進來,看了看躺著的吳王。

    以一介庶民的身份,跪在地上行著大禮。

    “起來吧,墨先生來訪,是本王榮幸,本王實不敢受先生大禮。

    只是本王身體有恙,不能起身,望先生見諒。”

    吳王說完,看了看其身後的老吳又道︰“去給墨先生置把桌椅子來,吳國禮賢,可不能在本王之里失了禮義。”

    老吳一听,帶著宮奴匆匆而去,很快就也抬來了一張桌子一把椅子。

    正好放置在孫武將軍一側,而對面則是伍子胥與伯否。

    算起來與吳國三位重臣都是一樣,倒讓墨翟不好就坐。

    “承吳王禮賢之心,墨某實不敢就坐,站著說話就行。”

    伍子胥看了看墨翟,年紀輕輕,風流瀟灑,氣度不凡。

    眉宇間透著一股英氣,不卑不亢,溫文爾雅。

    想起了當年的自己,卻際遇不同。

    當年他年少有才,年輕有志,卻因家族被污,只得逃也楚國,還背著不孝之名。

    四處流浪卻無人相識,也無人賞其大才,一直投靠無門,苦尋伯樂。

    最後才在吳國遇到當時求賢若渴的公子光,兩人一見如故,相互欣賞,這才成就其高光一生,在吳國一展抱負。

    現在想來,也十分懷念。

    “墨先生,既然王上親賜,你就不必過于堅持。

    王上禮賢之心,並不依年紀來論。

    若說你之賢能,已在列國聞名,與我們三位老朽之人並坐,並無不妥。

    想來我們三位老朽之人只會羨慕你,並不會有妒意。

    快請坐吧,王上及我們還等著你的高論呢!”

    伍子胥的話也算是代表著三位重臣,羨慕墨翟年輕有為,受宋候器重,托之重任。

    墨翟一听,到也不再謙虛。

    這一起就坐的三人,他都認識,並不陌生。

    他現在雖然只是一介布衣身份,可卻也不拘于小節。

    墨翟對著三位吳國重臣一揖,這才緩緩坐下。

    吳王見墨翟表情淡然,似乎並不著急,也無半絲憂慮,心里還是十分佩服墨翟淡定。

    “說吧,墨先生今天來訪是來探望本王是否已死?

    還是想知道本王既然遇刺,該放棄征伐,頤養天年呢?”

    吳王並不忌諱,而是直言墨翟來意。

    若依通常來論,列國之爭有的時候並非可憑口舌之利可解,刺殺對手也是一種並不為恥的手段。

    大周列國四大刺客組織,究其淵源也是大周初立之時,天子分封眾候,卻又懼眾候不听管束,有背叛之嫌。

    卻又不能光明正大的發兵討伐,所以這才成立了這四個組織,暗中行事,以消除大周王室威脅。

    可直至今日四個組織漸漸變成列國權貴之間排除異己,列國爭斗的一種手段,也慢慢被接受。

    甚至于那些因刺殺昏庸君候而死的刺客,會被民間以及權貴視為英雄,立碑立傳。

    那麼若墨翟要實施其止非攻止戰之略,施用刺殺手段,也是舍小節而成就大義之舉,並不會被世人恥笑,反而會成為美談。

    所以吳王開門見山就點出墨翟的來意,實是先入為主,讓墨翟空背了這個“惡名”。

    墨翟微微一笑,對著吳王再次一揖道︰“王上見諒,墨翟不敢有此想法,非墨翟有婦人之仁,皆因王上生死關乎吳國百萬民眾福祉。

    墨翟既為百姓奔勞,自然希望王上身體安康,以安吳國百姓之憂。

    至于刺客之憂,想來並非王上之憂,也非墨翟之憂。

    頤養天年人之所願,墨翟自然也望王上能得償所願。”

    墨翟的話倒也說得十分得體,先說明自己為了大義,也會不擇手段而不計小節。

    可又反過來說,吳王身份尊重,關乎吳國百萬民眾福祉。

    墨翟不會行卑鄙手段,也不會期盼吳王身死,都是為吳國百姓而謀。

    而後再說刺客並非吳王之憂,也是因為吳王此時尚並死去,而且還能處理國事。

    吳王不會因此而憂,墨翟也不會因此而憂。

    這其中也隱透墨翟知道這其中刺殺原故,當然他也知道吳王身邊還有王禪。

    最後也道出自己所願,那就是讓吳王頤養天年,不要再輕舉兵事。

    “墨先生,剛才我與王上匯報了現如今吳國與楚,吳國與越邊境情況,不知墨先生想不想听一听?”

    孫武此時首先對著墨翟發問,是因為剛才墨翟的話已反封住了吳王,所以作為臣子,他還是喜歡通過事實來說事,而不是呈口舌之爭。

    “孫將軍善兵謀,在列國之中已是聞名瑕耳,墨某不敢與將軍論兵法韜略,但墨某卻也願听孫將軍教誨,還請孫將軍明示。”

    墨翟也是十分謙虛,但凡行走列國的賢才,若不懂幾分兵事,實會讓人笑掉大牙。

    在現如今的大周列國,所憂者列國攻伐,所困者也是圖強之路。

    而列國圖強,富民強兵為首任。

    墨翟此說也是先肯定孫武,再謙虛謹慎的願意听孫武高論。

    “自吳國王後被夫概刺殺之後,我吳國上下一片悲痛,責越國交出凶手夫概。

    越國不恤我吳國舉國之痛,卻于近日增兵一萬陳于吳越邊境。

    總兵力達三萬有余,如此重兵沉于吳越邊境,墨先生以為越國所為何謀?

    其次,在越國增兵之際,楚國雖國力疲憊,民生于水火之中,卻還在吳楚邊境增兵萬余,總兵力達二萬。

    越國與楚國結盟已有多年,共進共退,如此在吳國兩則,有五萬重兵虎視眈眈,危及吳國百萬民眾。

    不知先生覺得吳國又該如何面對?”

    孫武雖然精通兵法,而拙于言辭,可對形勢分析,卻十分獨到。

    而且剛才所說,一是在問墨翟,越國為何在吳國舉國悲痛之時再增重兵。

    若依三萬兵力,在于一些弱小的列候中,已是舉國之兵了。

    如此重兵,自然不會無的放矢,那麼越國的目的不言而喻,可孫武卻反問墨翟。

    依墨翟之智自然會知道越國的增兵的意圖,這樣墨翟就會陷入兩難。

    其次再把楚國增兵之事說出,讓墨翟設身處地站在吳國的角度,那麼又將如何來面對。

    若還是止戰友善于越楚,那又置剛才墨翟口中的百萬吳國民生死眾于何處。

    墨翟顯然未想到孫武的話也和他的用兵一樣,十分犀利,而且一擊直中墨翟的要害,讓墨翟左右為難。

    若說讓吳國不防範于未然,那假如越、楚聯合攻吳,則會有更多的百姓會因此遭殃。

    若說讓吳國與兩國對恃,那發生兵事也不可避免,實讓墨翟一時難與應對。

    “孫將軍所說,墨某十分震驚,如此說來,吳國于南方受逼于越,而西側防範于楚。

    吳國實是左右為難,不得不應對了。

    孫將軍所問,墨某實不敢言應對之法。

    可墨某卻知當年楚莊王陳兵十萬于洛邑之時,距大周國都不足十里,問鼎中原。

    只要莊王一聲令下,大周朝傾覆在際。

    而眾多列國也懼怕楚國,因此為之恐慌。

    可最後莊王卻主動撤出十萬鐵甲,再次恭奉大周天子為尊,這其中難道說只有兵戎相見才能解決?

    非也,莊王有覆周之能,卻無服天下之德。

    大周之所以歷數百年不亡,皆因其德行在天,禮數束人。

    而莊王亦非無自知之人,若莊王覆周,卻無德行布于天下。

    不僅不能取周而代之,卻會成為列國眾矢之的。

    想來以列國同心伐力,楚國不僅不能成就一統大業,反而會因此走向滅亡。

    莊王自知,引兵退卻,沒有取周而代之,反而贏得列國尊重,被推為天下共主,一時名揚于列國。

    列國之爭,兵伐之事,退未必是弱,攻未必是強。

    孫將軍剛才所言楚國陳兵,其在自保,並未有攻伐吳國之意。

    而越國增兵,只是借機施壓,並不會輕出邊境半步。

    越王勾踐雄心不下當年王上,可越王也非無量之人,只要吳國平穩,越國自然無出兵之由。

    此兩邊境陳兵之事,卻非吳國真正之憂。

    而若吳國輕出兵事,則兵事為憂,禍于無辜,實非吳國上謀之計。”

    墨翟能行走列國,自然有其資本,剛才的話也是引用當年盛極一時的楚國莊王時期,問鼎中原的典故,來說明一個道理。

    欲受人尊重,必有德行。

    若無德行,縱是取周代之,反而會成其禍事。

    相反莊王自知,退兵回楚,再尊周天子,以身作責,卻贏得好的名聲,得到天下共主之稱,同時也被周天子親封為王。

    (楚國是春秋時期第一個被周天子親封為王的列國,其它的列國雖然也稱國,但卻並不敢稱王,直至戰國中後期才慢慢自封為王。)

    從楚莊王的事例里,墨翟想說明的是,進與退,攻與守之間的辨證邏輯關系。

    同時也分析了越國與楚國此次陳兵的目的,應該說也十分通透,于事理分析,絲絲入扣,並無明顯錯誤。

    雖然墨翟沒有直接回復孫武的兩個問題,卻也間接回答,止戰之法,非必先攻。

    “放肆,墨翟你口出狂言,言外之意是在貶低王上。

    若王上出兵伐越,那就是王上無德。

    若真依你所言,王上無德又何來吳國這幾十年的興盛?

    年少無知實可憐之,若妄故事實,則實在可悲之。

    王上尊你為列國賢才,才如此禮遇于你,你卻污王上名節,實是薄情寡義之舉,實有愧于賢才之名。”

    伍子胥畢竟也知道剛才墨翟所說,也並非無理,可卻不能讓墨翟如此得意,所以氣急之下,也顧不得許多,直言斥責。

    “伍愛卿,稍安勿躁,墨先生所言也並非有意貶損本王。

    他之所言也是尊德為先,並無不妥。

    來人哪,傳兩百吳國甲士,分陳于墨先生後面及右側,本王再詢先生。”

    吳王號令一出,宮奴那敢怠慢,也不知其意,頃刻之間,兩百吳國甲士已站分列站在墨翟身後及右側,形同此時吳國的形勢一樣。

    墨翟卻並不觀注,而是輕飲著茶,對這二百甲士視如無睹,十分鎮靜。

    “墨先生,此時之勢與吳國之勢一般。

    本王想問先生,德為何物?

    想當年大周太祖察商湯失德,才舉義軍先行攻伐于商湯,是德行布于天下。

    先生來吳也有多次,不知先生是否看到本王貪圖享受,魚肉百姓。

    又或窮兵黷武,置吳國百姓于戰火之中呢?

    先生剛才所言,本王並不忌諱,可先生又如何知道越陳兵于我邊境是有德之行,又怎知楚國無吞吳之心?

    想當年楚國強大攻伐吳國,吳國覆滅在即,幸得當時蹶由王叔不顧生死,赴楚國勞軍。

    後又得晉國相幫,這才讓吳國得以求存。

    楚國之舉,德行何在?

    蹶由王叔當年賢才有名,博聞而知禮,也是列國公認,名聲雖不及季子叔父,可也名聞于列國。

    可楚國卻無禮賢之心,囚禁王叔,直至前王僚爭位之時,卻又故意放出王叔,意欲何為,想來墨先生並不陌生。

    楚國之心,欲在禍亂于吳國,而有利于楚國。

    當年我攻入楚國,而前越王扶持我二弟夫概,趁人之危,自立吳王,也是想讓吳國內亂,而得益于越。

    楚與越國,其心不軌,其行卑鄙不堪,難道先生還認為他們還有何德行。

    現如今楚與越國對我吳國圖謀不軌,陳兵邊境,其心無德。

    就如同現在本王陳兩百甲士于先生身邊一樣。

    我知先生得齊國史角大師真傳,無懼于此,可試問先生內心何感?

    今我吳國興兵討越,越國無德,與當年周太祖討商又有何別?

    難道當年周太祖有德,而本王則無德嗎?”

    吳王一邊拋出十多個責問,其實並不需要答案,只是加強他的語氣而已。

    一通說話完全按照墨翟剛才所舉之例,以大周太祖為基。

    太祖興義師討無德商湯是順天之舉,而吳王再一一指出楚國與越國的狠子野心及這些年的卑鄙之行,痛斥其失德之行。

    如此一來,再自比當年周太祖,也應證自己若興兵伐越,實也是順天而有德之行,而非不義之舉。

    吳王與墨翟的言辭,正是各引前例,又各抒己見,卻也正是唇槍舌箭,針鋒相對,步步緊逼。

    而且吳王說明以墨翟的武技修為,並不會懼怕于身後及身側的兩百兵甲。

    也是為了說明吳國此時雖然兩面陳兵,卻並不懼怕一樣,依然可以游刃有余,應對自如。

    墨翟面對吳王的責問,卻並不膽怯,反而胸有成竹一般,淡然一笑。

    “回王上,賢人言大德順于天,而合于地,福澤于天下萬千民眾。

    中德束于禮而合于習,受益于眾。

    小德尊律而行,合于國法,德行益于其身。

    大德之人以天下民眾為念,而不計于眾,更不計于本身。

    若說越國無德,百姓無福,自然也對吳國構不成威脅。

    楚國無德,而百姓則並不受其損害,陳兵于邊界,也是為保其百姓無恙。

    想王上仍大德之人,當為天下百姓而謀,何來以大德與小德之人一般見識。

    若王上執意出兵伐越,置吳越百姓于戰火之中,與王上之德並不匹配,反而有損王上威儀。

    越王勾踐、楚國惠王,既然無此大德,王上自不該與其相提並論,反受其約束,該順天利民,為萬民謀福祉。”

    墨翟此次已無長篇大論,若再說下去,怕是三天三夜也不能說服一個將死而想死于沙場之人止戰。

    可他卻一改常態,語氣之中十分恭維,把吳王抬得比越王勾踐與楚國惠王還高,意思明確。

    讓吳王大人勿與小人計較,若是與越國及楚國計較那就是自貶身份了。

    吳王此時到並不計較,而是哈哈大笑起來。

    “墨翟呀墨翟,你實在讓本王意外。

    你不僅有仁愛之心,胸懷大周天下百姓,欲圖建立一個和睦相交的列國狀態,本王十分佩服。

    而且剛才听你之言,先貶本王是無德之人,現在卻又奉承本王比越王勾踐與楚國惠王有德,實讓本王不敢承情。

    你之捭闔之道,本王實難辨解,若今日鬼谷先生在此,你與他當也是棋逢對手。

    只是本王卻並非鬼谷先生,也無意與你爭辨。

    現在本王也與你實話實說,雖然近日吳都多變,可卻不傷我吳國根本。

    吳國囤兵二十萬吳國鐵甲,縱然南有越國之危,西有楚國之困。

    本王有心同時出兵,一舉擊潰越國、楚國,讓兩國不敢再窺視我吳國,也不會有損我吳國百姓福祉。

    可本王念你一片仁愛之心,為天下百姓奔走之勞,今天本王承諾,與楚國交好,不攻伐于楚。

    可對于越國,狠子野心,隨時窺視我吳國疆土,若不教訓,實難讓越國心服。

    征越之舉勢在必行,此一時而勢不同,墨先生不必再為此勞心。

    本王必不會叨擾兩國百姓,只以滅掉越王勾踐野心為旨,這一點也是本王能做的最後退步。

    不過本王既然如此,墨先生也該有所作為。

    剛才墨先生也說過,本王不死才能保此時吳國不亂,保吳國百姓福祉。

    那麼本王也有一個條件,若先生能為本王實現,也算是真正為吳國百姓而謀,非為己利。

    昨日有人想置本王于死地,置吳國王族于死地,置吳國百姓于禍亂之中。

    所以本王不得不防,也不得不除去此威脅。

    昨夜得報,現有南海婆婆欲圖刺殺本王,她的身份,鬼谷先生想來也告訴于你。

    只要墨先生為本王除掉此危險,本王定然履行剛才承諾,只出兵越國,卻不擾吳越兩國百姓。

    與楚國相交,為楚國及吳國邊境百姓而謀。

    本王亦非先生所言大德之人,本王只為吳國而謀,無胸懷天下之志。

    想來先生胸懷大義,不會拘于小節,不會拒絕本王如此好意吧?”

    吳王知道若只與吳國與越國百姓為念實難說服墨翟。

    所以在此時把自己的攻伐之事再增法碼,那就是同時攻伐越國與楚國。

    這樣先增設一個虛的籌碼,再把虛設的籌碼用為條件。

    再行退步,禮讓于墨翟。

    承諾與楚國交好,這樣也至少成全了墨翟一半的心願。

    而且吳王也再提剛才墨翟一進來所說,吳王生殛關乎吳國百姓。

    那麼若有人想刺殺吳王,那就是置吳國百姓于不顧。

    如此不義之舉,墨翟既然為百姓而謀,自然要保全于吳王,為吳王消除威脅。

    這樣吳王把手中一個棘手的問題拋給墨翟來為他處理。

    對于南海婆婆(淑惠王後)吳王是十分矛盾的,可此時已危及自己的性命,吳王也不得不作出選擇。

    自己不願動手,那就只能假手于墨翟了。

    而且他也相信墨翟身為史角大師親傳弟子,有此能力為他消除威脅。

    把實現墨翟大義之舉,加與條件,說起來有些卑鄙,卻也是吳王無奈之舉。

    面對墨翟如此捭闔之道,吳王始終還是要使出一些詭計來才行。

    墨翟與王禪一樣始終還是年輕了些,對于這此詭道之計,有些始料不及。

    對吳王無中增添籌碼卻又以此為條件的做法,讓墨翟也是捉不及防,一時之間失了辦法。

    若強行堅持讓吳王不出兵越國,說不定吳王還早可以兩線作戰,同時與越、楚相戰,那時受傷害的百姓更多,也更廣。

    現在吳王擺明了讓步禮賢的態度,若說墨翟再不知好歹,反而讓事情更難解決。

    可說到頭,墨翟此行,並沒有實質的進步,反而讓吳國攻越更順理成章。

    由此可見墨翟此時也是十分郁悶,自問為何欲行大義之舉,卻如此阻攔重重。

    甚至于他在懷疑自己的主張與觀點,是否與道相符,是否與人世的人性相符。

    “得王上成全,墨翟感激不盡,至于欲行刺王上之人,墨某自當盡心竭力,以保王上無恙。

    不過在下最後還是希望王上能止戰非攻,與越國也相交于好,這樣于吳越楚百姓而言,當可告慰于天。”

    墨翟說完,臉上透著無奈,也透著一種深深的挫折感。

    “墨先生,本王一直關注于你與小女之交,本王也想成全于你。

    可現在知道墨翟先生一心為天下百姓而奔勞,小女脾氣剛烈,實不願再為先生添擾。

    本王只願小女勝玉做一個普通人家兒女,享受普通人家福樂。

    若小女跟隨于先生,不僅于先生無益,反而會妨礙先生胸中大義。

    前日本王以小以為要挾,實有失一個做父親的本分,也失了君子之義。

    為小女幸福,為了不讓將來墨先生有為難之處,本王決定為小女再選夫婿。

    本王之所以如此決定,實也是無奈之舉,也是為了成全墨先生高義,同時也為小女一生之幸福著想。

    希望墨先生能體諒本王作為一個父親的心情。”

    墨翟听到吳王這番說辭,更是心如刀絞,不知該如何是好,心中布著層層陰雲,不知如何沖出。

    可吳王的話卻又並不過錯,父母之命媒說之緣,勝玉跟著他,始終還是不能給勝玉帶來幸福。

    縱然他與勝玉兩情相悅,可為何卻總是橫生技節,大義與小節,總是難有相符之時。

    或許是因為他的大義,或許是因為勝玉本就生在王族之家,而不是一個普通女人。

    “王上之言,實讓墨某慚愧,是墨某無能,配不上勝玉公主,王上無須內咎,一切都是天意所定,由不得人。”

    三位權臣也未曾想吳王此時竟然也拿勝玉來為難墨翟,可再細想,這也是吳王不得已之事。

    身為父親,吳王該是為勝玉擇一良婿,可眼前的墨翟雖然儀表不俗,而且賢才在身。

    只是他心志高遠,與世人難容,自然會處處踫壁,于勝玉公主而言,實非良婿。

    “來人哪,送墨先生回府,這兩百名兵甲,權當保護墨先生。

    若他日墨先生想通了本王的提議,他們自然會消失。

    而本王也會履行諾言,與楚國交好,縱然攻伐越國,也會以兩國百姓為先。

    墨先生請,請伯否太宰大人送墨先生回府。”

    吳王已下逐客令,墨翟是不得不回,對著吳王及伍相國、孫武、還有伯否一揖。

    輕言道︰“有勞王上禮重,有勞太宰大人。”

    墨翟想過他與勝玉的關系,可他始終不願意相信,吳王會再次利用勝玉。

    而且此次話已說得明白,那就是拒絕他與勝玉在一起。

    若他無心列國,無心天下百姓,自然可以與勝玉歸宿山林,想來吳王想攔也攔不住。

    可墨翟心中卻裝著天下貧苦大眾,于此時此際,實是有苦難言,有志難伸,有情難舒。

    黑翟一個人走在前面,後面跟著伯否大人以及吳國二百兵甲,走在吳都繁華的大街之上,實是形同一人,孤立無援。

    正是人間正道是滄桑,欲行大道本孤獨。

    可就在墨翟失落愁悶之時,一個聲音卻打斷了他的思緒。

    “墨小子,什麼時候如此威儀,竟然能有二百吳國鐵甲相送,師弟是羨慕得很那。”

    說話的是王禪,此時騎著馬,雖然也是一人,卻面色紅潤,語氣歡快。

    正好與墨翟相對相反。

    王禪此時並非十分得意,卻也不得不算是得意的神色,畢竟他還只是一個十三歲的少年。

    “師弟,是你呀,你也要進宮面見王上嗎?”

    “是呀,看你的樣子,失魂落魄的,是不是中了吳王的詭計,而讓你止戰非攻之念得不到時實施,你才如此失落。”

    王禪躍下馬背,站在墨翟身邊。

    此時王禪已恢復本樣,也是一身青衣,相人身高相當,卻也同樣玉樹臨風。

    而後面的二百鐵甲也認識于王禪,知道他是吳王身邊之人,都不敢再行靠前。

    “師弟,不論如何,師兄也不改初心,一定會盡力而為,你放心吧,我沒事的。”

    王禪看了看那二百鐵甲再看墨翟的表情,心里也略知一二。

    “吳王是不是又拿勝玉作脅?

    無妨等會我也要見吳王,我跟他說說,成全你跟勝玉,只是對于吳越之戰,你還是得稍有退步。”

    王禪說的是實在話,若說墨翟還是緊持己見,于勝玉也沒有什麼好處。

    “不必了,謝謝師弟好意,勝玉于我或許也是有緣無份。

    我既想實現天下大同之態,難免也照顧不到她。

    吳王的安排未嘗不是為了勝玉,在下不敢以一己之私而誤了玉兒的終身幸福。”

    墨翟的話是實話,可在王禪听來卻透著悲哀。

    再回想昨夜吳王的話,王禪也知道吳王已經把勝玉與墨翟的事說清了,所以此時翟才會如此失落。

    可對于王禪來說,卻也沒有辦法。

    “伯太宰大人,王上此時是否還在王宮。”

    伯否一直尾隨墨翟走在後面,此時王禪詢問自然向前兩步。

    微笑著說道︰“鬼谷先生,剛才王上還提起先生大名,現在該正在用飯,不知先生是否需要面見王上。”

    “是,小子正好要見王上,不過此時卻有不情之請。

    這二百鐵甲該在戰場上之用,于墨先生似乎顯得王上膽識過小,讓人反譏笑王上。

    我希望伯太宰大人能撤回這二百鐵甲,讓墨先生一個人回驛館可否?”

    伯否一听,也覺得王禪的所說有些道理。

    堂堂一個吳王,竟然要防著一介草民,而且還要用二百鐵甲相送,這實有些讓人難與理解。

    伯否心里想著,卻還是看了看這二百兵甲的首領。

    這首領也知王禪之能,而且與孫武還有夫差都關系很好,所以此時王禪提出,自然樂于給王禪這個面子。

    “在下雖受王命,可既然鬼谷先生有異,想來會跟王上解釋清楚,我們也就不叨擾墨先生了,還望墨先生體貼王上之意。”

    領頭的兵甲說完,一扭頭就向回奔去。

    “墨小子,現在就勞伯大人送你回去吧,我還要趕著去見吳王,今日事不湊巧,卦像不明,小弟先走了。”

    王禪不知何故,遇到墨翟以後,總有一些心驚,所以他怕宮內再發生異事,所以也顧不得墨翟。

    一躍上馬,就奔吳宮而去。

    “墨先生,愁悶既然解不開,不若老夫陪先生喝一杯,權當中午充饑。”

    墨翟一听,也微微點頭,在吳都能得太宰大人相請,自己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再何況,就如同王禪所言,有的時候多慮無益,不若多飲,多飲尚能把憂慮化在酒中。

    “有勞太宰大人,那我們就走吧。”

    墨翟此時心里沒有方向,可他卻行得正,而走得端。

    在吳國太宰面前,一點也不失君子之風。

    【作者題外話】︰簡單的把捭闔之道介紹一下,捭闔意思就是形容嘴的張與合,這一長章也直接說明男二墨子的主張,墨子創墨家,在春秋末戰國時,與儒家相並,是舉足輕重之人。

    墨子該是第一個提出烏托邦的理想社會的人,而且墨子也是一個集多術大成者,在歷史之上其名還是鬼谷子之上,有辨證邏輯、數學、天文、地理、機關巧術木匠技能等等。

    而墨家也是以貧苦大眾為基建立的,後面的小說會簡述,至于木匠,在下一部楚國風雲里,就連魯班都不是墨子的對手,由此可見其技術之高。

    本章較長,也是初試朝堂辨論的寫法,此小說既然受眾較小,所以後期的部分,會更加自我,寫法與故事構築都以作者為本,不再考慮部分讀者感受,還望有限讀者見諒。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