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零四章命喪紅顏



    第二百零四章命喪紅顏

    公子山追著幽幽一路狂奔,盡施武技輕身之術,可還是一直不能追上幽幽。

    而幽幽則有意落後,帶著公子山從吳都一路向著城東奔去。

    公子山此時心情大好,這一劍刺中他的父王,正中軟肋,他不敢在亭屋停留。

    這是他與幽冥尊主(蹶由公子)謀劃好的,只要刺中,那麼憑幽冥尊主與幽劍,他的父王難逃一死。

    他追著幽幽出來,只是做一個樣子,追擊刺客而已。

    明天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到吳都,回到王宮,甚至上到大殿之上,以順位繼承人當上吳王。

    吳都三里之外,這里是一岔路口,一處通往蹶由王叔的府邸,一處則通往王禪的小院,而一處則通向越國。

    岔路口處一棵大樹,正沐浴在月光之中。

    幽幽面對大樹,獨自站立樹蔭之下。

    她在等公子山,心里也有過矛盾,可她卻也十分堅決,從來也不猶疑。

    她就是施子,吳王僚的孫女,身負血海深仇。

    “幽幽姑娘,你在等我嗎?

    現在護衛們已被甩掉了,你可以放心了。”

    公子山喘著大氣,志得意滿,說話的語氣也高傲了許多。

    “憑你,你以為憑你的輕身功夫,也能甩掉護衛嗎?”

    施子此時一點也不給公子山任何面子,語氣冰冷。

    “不錯,施子姑娘的輕身功夫在下從未見過,就怕幽冥尊主也要甘拜下風。

    可在下還是知道現在護衛確實沒有跟來,姑娘剛才之語讓在下不懂。”

    公子山持劍而立,身上、手上尚沾著他父親的血。

    “你不懂,以你的資質,確實難與理解。

    不過我也十分佩服于你,剛才吳王本意是要救你的。

    可作為兒子,你卻一劍刺中吳王。

    他可是你的父親,親生父親,你竟然如此狠心,下得了手,實在有違倫常。”

    施子有感而發,雖然她此次助公子山是受幽冥尊主之令,可這也是南海婆婆的意思。

    可她的心里還是憑添寒意,也十分失望,眼前的公子山的冷漠實讓她無語。

    “姑娘既然是幽冥的殺手,為何會如此問起,姑娘難道也心懷仁慈嗎?”

    “我到並非心有仁慈,只是有些失望,也有些可憐于你。”

    施子冷語冷言,到讓公子山意外。

    這是他第一次與幽幽站在一起聊天,心里卻也泛起一些好奇

    “姑娘,本公子身為男兒,當志于天下,我的父王已老,本就將死之身。

    而他此次放在下出來,也只是想讓我當三弟夫差的擋箭牌,欲置我于死地。

    既然他為人父卻不講仁義,我又為何要講婦人之仁呢?

    明日我就可以一登吳國大殿,順位繼承吳國王位,我就是將來吳國王上。

    幽幽姑娘若想脫離組織,只要我一句話,想來幽冥尊主也會賣我個面子。

    並且本王還可以納你為王妃,以感謝你今夜助我刺殺成功。”

    公子山十分興奮的說著,臉下透著一股難言的喜悅,于他而言只要當上吳王,首先是把施子娶了,至于再納個王妃那還不是順理成章之事,想來眼前的幽幽姑娘也會羨慕。

    “唉,你還真是一個蠢貨,你真以為幽冥尊主與幽劍真能刺殺得了吳王嗎?

    死到臨頭,竟然還幻想著娶我,就算嫁豬嫁狗,本姑娘也不會看上你的。”

    施子再次感嘆,轉過身來看著公子山,十分無奈,語氣已連一分憐憫都沒有了。

    “幽幽姑娘,是你不識抬舉,將來可不要怪本王不客氣。

    你覺得難道今夜還不能殺死我父王嗎?

    任幽冥尊主的武技,想來列國之中還沒有幾個對手。

    再加上幽劍那出神的劍法,而父王又被我刺了一劍,如何能逃過此劫?

    幽幽姑娘,你可別自己人還不相信自己人,誤了自己的前程。”

    公子山現在顯出威嚴,不僅自稱吳王,而且語氣里也對幽幽剛才的話十分憤怒。

    “你可知剛才與你一起坐在一起的王醫師是何人?”

    “他不就是一個新來的醫師嗎?幸喜會些武技也不足為奇。”

    公子山經施子姑娘這麼一提,心里還是疑惑不已,語氣也變得軟弱下來。

    “新來的醫師,會些武技。

    縱然是十個幽冥尊主也不是他的對手。

    此時幽冥尊主與幽劍該很難出來了,你還在此做著白日夢。

    我告訴你他的真實身份吧,他就是鬼谷王禪。”

    施子還是把王禪的身份說出。

    公子山“啊”的一聲,頓時跌坐在地上。

    鬼谷王禪在他的心里已種下深深的恐懼。

    不僅智計百出,而且武技深不可測,若說鬼谷王禪未死,那麼在越國忘歡峰上。

    那可是幽冥尊主與南海婆婆兩大高手聯手,都未能殺了他,說明剛才幽幽的話並沒有虛言。

    若鬼谷王禪就是王醫師,那今夜就算有幽冥尊主也未必能殺得了他的父王。

    “不會的,父王一定會死。

    蹶由外公一定能殺了父王,明日我一定還會登上吳王之位的。”

    公子山像是被嚇得失心瘋一樣,自己在地上爬了起來,就想朝蹶由公子的府邸走。

    “站住。”

    施子的長劍已經頂住公子山的脖子,一股寒意襲向公子山,讓公子山反而清醒許多。

    “幽幽姑娘,你這是何故?

    我現在就去蹶由外公的府邸等他,若是刺殺敵成功,明日我們一道去往王宮大殿。

    若是不成,想來要死,我們爺孫也會死在一起,你為何攔我。”

    “你已經沒有機會了,我剛才已經說過,像你這樣的人若是不死,留在世間只能是一個禍害。”

    施子語氣依然,而且已經更堅決。

    剛才她還想看在這一段時間公子山對她的愛慕之上,讓他多活一會。

    可現在看來,公子山對吳王之位已著了魔,不知悔改。

    “你是誰?

    想干什麼,我告訴你幽冥尊主就是我的外公蹶由公子,你用劍指著我,難道不顧江湖道義嗎?

    難道就不怕外公幽冥尊主嗎?”

    “我是誰,你死之前,也讓你知道,你現在不想納我做王妃了嗎?”

    施子此時把臉上的黑紗輕輕扯下來,也不忌諱于公子山知道自己的身份。

    公子山借著月光,看著眼前的施子,十分驚訝,呆呆的盯著施子,不知該如何說。

    “怎麼樣,我還可以做你的王妃嗎?

    幽冥尊主的身份,我早就知道,你也用不著嚇我,可你知道我的身份嗎?”

    公子山一呆,卻還是擠出一點笑意回道︰“原來是施子姑娘,還嚇了我一跳,你不是城東繡娘村的越國浣紗女嗎?

    你做幽幽還真是適合。”

    公子山看著月光之下的施子,有如一尊玉佛一樣,臉上凝脂透光,心里竟然起了色心。

    “那我告訴你,我就是吳王僚的孫女,是你父王殺了我爺爺,所以今夜就是你的死期。”

    公子山一听,臉色大變,他從來也未想過施子竟然有如此身份。

    他知道若施子姑娘真是吳王僚的孫女,那他們之間就有著深仇,施子如何也不會放過他了。

    “施子姑娘,你饒了我吧,殺你的是我父王還有那個伍子胥。

    一切都是他們的主意,那時我可還都不有出生呢。

    看在我一直仰慕追求你的份上,今晚你就饒了我,明天我就會消失在吳都,永遠也不回來。”

    公子山現在已完全清醒,也不再做他的吳王夢了。

    只想著求得一條命,這樣縱然是遠離吳都,也還保持著機會。

    可若是人死了,那就什麼也沒有了。

    “懦夫,站起來!

    剛才的雄心呢?

    剛才的壯志呢?”

    你追求我,仰慕我,我該榮幸嗎?

    不,那是我的恥辱!”

    施子透著一種冷漠,語氣已完全與月光相融。

    “對對對,你就放了我吧,施子姑娘,我只是一條狗,並不值得污了施子姑娘的手。”

    公子山趴在地上,雙手抱著施子的腳,還真像一條狗一樣。

    施子的劍已經提了起來,可就在此時公子山竟然一下抱起施子的腳。

    施子輕輕一踏,人卻向後跌去。

    就在此時公子山提起手中的劍,就朝施子刺去。

    施子一時大意,竟然不防,身形下墜,眼看公子山就要刺到自己。

    可就在這一刻,黑夜之中,一只箭悄無聲息而射向公子山後背。

    公子山的臉扭曲了一下,人卻在跌倒在地上。

    而施子的劍卻已在公子山的頸部劃過,一道血痕,劍過無血,快如月光。

    “你是誰,為何要幫我?”

    施子再次蒙起面,看著黑暗之中的鄉野田地,卻不知是誰幫了她。

    “施子小姐快走,有人來了,是小公子讓我來的。”

    施子一听,再向前看去,一個黑影朝著這邊飛快奔來。

    施子這才向樹蔭之處一縱一躍,人卻也消失了月光之中。

    而樹下的公子山卻已氣息微弱,頸部不停的冒著血。

    “山兒,你怎麼了。”

    蹶由公子還是撲到樹下,一把抱起公子山。

    “外,外,外公!”

    公子山用盡最後的力氣,也只說出這四個字。

    而一只血手卻抓在蹶由的手臂之上,上面有一塊碎皮,是剛才從施子姑娘褲腳處扯下的。

    “山兒!”

    蹶由公子看著倒在一邊的公子山,仰天長嘯,老淚縱橫。

    他相信王禪的話,所以及時趕來,卻還是來晚一步,沒有救下自己的外孫。

    如此一來,他已是迥然一人,再沒有什麼牽掛。

    路由公子抱著公子山的尸體,向著府邸走去,走得很慢,身影在月光之中拖得很長很工,一直延伸進黑夜色之中,在黑夜透著無盡的蒼涼,帶著無盡的悲怯。

    蹶由公子的最後一點希望,也在月光之中慢慢消失,慢慢變成一縷黑色,被整個黑夜吞沒。

    【作者題外話】︰公子山本就是浪得虛名,沽名好色之徒,死了就算了,可蹶由公子還是值得同情。

    在我的這部小說吳國風雲里,這些出來的配角,都會慢慢死去,他們或者她們身上都帶著濃濃的悲劇色彩。

    包括已經死的公子波、王後,現在的公子山,很快要死的勝玉、蹶由。還有四兄弟慶忌、專諸、化武、要離。

    還有靜妃、吳王,乃至到最後的施子(西施)、伍子胥、夫差、文種、淑惠王後等。

    這些人雖然不是主角,可他們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的讓人痛惜,可悲可憐可嘆,而這就是人性,這就是權利之爭,這就是欲望追逐的最終結局。

    兄妹、父子、朋友所有扭曲的人性關系構築這一部略顯壓抑沉悶的小說,融入了本人想表達的一些理念,也是給大家的思考。

    看得人不多,所以要讓每一個看的人都映象深刻。

    而且這些配角也是我小說生命的一部分,我應該把她們寫得貼近現實,把他們寫活,這才對得起這部小說。

    也是本人寫小說的宗旨,不魅惑不隨從,按自己所思所感來寫,希望小說能給有限讀者一些啟發,一些思考,同時也希望讀者們不離不棄,讓小說真的能存活下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