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零三章功虧一簣



    第二百零三章功虧一簣

    “我並非想置山兒于死地,此中原由或許只有鬼谷先生知道。

    而且本王也並非想引你出來,其實鬼谷先生早就跟我說過你的身份,可我還是厚待于你,只是你一直忘不了思賢。

    你明知山兒不是吳王最好的選擇,卻還是要扶他上位,實是迂腐不化。

    思賢之死,誰也怨不得。

    只怪她持寵而驕,而你卻一直耿耿于懷。

    本王待你及賢兒之心也算是仁至義盡了。”

    外面的護衛已經把亭屋團團圍住,而吳王則一揮大手,所有護衛都停在外面,並沒有沖進來。

    “哼,仁至義盡,虧你還說得出口。

    當年若不是你與季四哥從中阻攔,吳王之位本就是我的。

    我本看你這些年對吳國有功,所以一直就任你所為。

    想著山兒既有賢名,吳國之位也該由賢才擔當,可你卻不識好歹,不予山兒機會。

    就算如此,蹶由我也不想與你再爭,畢竟你確實待我不薄。

    可你卻在王後死後故意放出山兒,想讓山兒成為夫概那小子的目標。

    你竟然還說不想殺山兒,今日于此,難道你覺得我就怕了你嗎?”

    蹶由公子長劍一揮,卻也不懼王禪,卻也正色看著吳王。

    “蹶由王叔,剛才王上所言句句屬實,你不理解,實也怪不得你。

    你雖然不怕王上,更不會怕外面的護衛。

    可難道你覺得在我天問九式之下,你還能殺得了王上嗎?

    王後死時曾告訴于我,賢王妃與你的關系,我才知道你為何選擇並非吳王之才的公子山。

    當年你為吳國大義之舉,難道也只是為博取你父王的認可嗎?

    顯然不是。

    那麼現在吳國如此,而且又都已經過了多年,有些事你真的應該放下了。”

    王禪也十分佩服當年蹶由的勇氣,還有那不為名利之心,更同情于蹶由王叔顧及吳國利益識大體之行。

    于他的女兒費思賢之死十分惋惜,于現在公子山刺殺吳王之舉深惡痛絕,而公子山的下場,王禪早就料到。

    而眼前的蹶由王叔實已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了的。

    而蹶由王叔剛才所說,也並非無理之詞。

    當年他的三哥吳王余昧傳位之時,本該依規矩傳于其弟季禮,若季禮不受,也該傳于蹶由。

    可當時蹶由受季禮影響,以及他剛才所說,當時吳王闔閭手握兵權,若無吳王支持,他就算當是吳王,也不長久,所以他選擇避讓。

    而吳王選擇了當時的王僚,也是因為淑惠王後之故。

    可蹶由公子並不放棄,讓其女費思賢嫁給後來的吳王,本想著讓其孫公子山一登吳王之位,也算是了卻心願。

    縱然現在局勢已變,也要保公子山無恙,可偏偏此時吳王親放公子山,依此時局勢,切實有讓公子山當擋箭牌的意思。

    所有的一切,原本已是破釜沉舟了,可還是未算到王禪未死。

    一切因為王禪的未死又發生了改變。

    所以王禪也是想讓蹶由王叔知難而退,或許還能求得半分安享晚年的機會。

    並且王禪也不想為難專諸,因為他也是化蝶四個父親之一,若依現在來說,該算是三個父親之一。

    “鬼谷王禪,難道你當時真的沒有中毒嗎?

    還是你本就與南海婆婆一伙的,欺騙于我?”

    “哈哈,蹶由王叔,你想得多了。

    實話告訴你,我一進春之局,就已察覺到會有毒瘴。

    所以在那小溪這采了些解藥,早就吃在肚腹。

    之所以裝作中毒而亡,只是為了在越國瞞住越王勾踐,實施成仁之美之謀而已,其實並無他圖。”

    王禪說完,回首看了一眼吳王。

    而他的長劍卻已刺了出去。

    “專諸,你既然未死,就不該如此冒險,要離兄弟可還想跟你敘舊呢,你還不該死。”

    王禪一劍挾著劍氣,就把幽劍(專諸)逼到了亭屋之沿。

    可王禪並不追擊,而是回身一劍斜挑蹶由公子。

    兩人都不知道為何王禪忽然之間會發難,也都沒有準備。

    “王叔,你還是快些去追你的孫兒吧,他一出王宮,就凶多吉少,若還在此耗著,你一定會後悔的。”

    王禪再次語出驚人,讓蹶由公子大驚失色。

    “快,轍!”

    蹶由公子身子一扭,人已化在尚在燃燒的火焰之中,而幽劍在王禪一說完,人卻已沖出亭屋。

    蹶由王叔始終還是識得大局之人,在此情況之下,他已沒有把握完成刺殺大計。

    可他也相信于王禪剛才所說,他還不想失去公子山。

    外面的護衛一時之間亂作一才,可沒有一人能攔得住幽劍。

    王禪見兩人已逃,一躍回身,就扶住了快要跌到的吳王。

    “你們誰也不準進來。”

    吳王還是趁清醒的時候,大聲命令外面的護衛。

    可還是有一個人慢慢走了進來,站在吳王身邊看著吳王。

    此人正是吳王的家奴老吳。

    “王上,你沒事吧!”

    吳王看了看老吳,又看了看王禪道︰“不礙事,是本王不听鬼谷先生之言,反中了山兒的奸計,實在是一時失察,才被他刺傷。”

    王禪一直把著吳王的脈,為他輸入內力,保著吳王心脈。

    “鬼谷先生,為何不留住王叔,難道山兒真的有危險嗎?”

    吳王此時雖然被公子山所刺,可還是關心這個兒子的安危。

    “我也只是的推算,除了夫概公子之外,還有人想要讓王上絕後,所以小子才讓他們走。

    再者王上的傷,必須馬上包扎,要不然一切都是徒然。”

    王禪邊說邊扯開吳王的衣服,在肋骨一側,一道深深的刺傷,直入吳王軟脅之處。

    此時王禪已制住了吳王的血脈,血並不流出。

    “老吳,你去把王醫師的藥箱拿來此地,再傳兩個信得過的醫師來此,本王就在此地包扎。

    封鎖此地,任何人不得入內,而且不能讓任何人知道本王受傷的消息。”

    吳王此時已只能信任于這個與他從小長大的家奴了。

    “回王上,老奴這就去辦。”

    老吳見吳王在王禪輸入內力後,臉色也好轉許多,這才站起身來,正想向外走去之時。

    可外面卻傳來了勝玉公主的吼聲。

    “你們膽敢攔我,我是勝玉公主,我要見父王。”

    “來人哪,押勝玉公主回府。”

    吳王一怒,血從傷口處又噴了出來,竟濺得王禪一身。

    “父王,為何不讓我見你,是你受傷了嗎?”

    吳王一听,臉色大變。

    一想起今晚之事,他不知道勝玉是否參與此事,可一切事實卻讓吳王不得不疑。

    勝玉一直與公子山交好,而且也隱隱支持于公子山當上太子,若她也誤解此次自己放公子山出來是為夫差做擋箭牌,再加上前不久公子波的死,還有王後的死,勝玉與公子山勾結的可能性很大。

    吳王一想到這,心里就十分痛楚。

    剛才還一直為她的將來著想,可此時也是怒從心來。

    正想怒斥之時,王禪卻伸手示意,自己已先說道︰“勝玉,你還是听你父王之令,先行回去。

    有我鬼谷王禪在此,誰能傷得了王上,你不用擔心。

    我與你的父王還有事要商議,你就安心回去吧!”

    王禪知道此時吳王的心里,已經把勝玉與公子山還有蹶由王叔歸為一伙。

    怪只怪剛才勝玉如此怒氣,實讓人覺得她只是與公子山在演允戲而已。

    而她一出此亭屋,人才一離開,緊接著刺客就沖了進來,這若說是巧和,怕也只有王禪相信,可對于此時已是風聲鶴唳的吳王來說,已種下了懷疑。

    所以剛才王禪的放就是怕他們父女倆因此而生了嫌隙,所以就代吳王說,也是為了勝玉好。

    勝玉被攔在外面,顯然十分內咎,她也未曾想過會有此事,現在她也不清楚具體發生什麼。

    但她也有一種直覺,那就是她的二哥公子山與此事必然有關聯。

    可剛才王禪一听,她還是多少信任于王禪。

    只是小聲泣哭著道︰“父王,你保重,玉兒就依父王安排回府邸了。”

    “去吧,父王沒事。”

    吳王還是緩下語氣對著外面說道。

    勝玉在幾個護衛的押送之下,也慢慢離開了。

    此時老吳把王禪的藥箱拿來了,王禪雖然懂醫藥之理,可這還是第一次與人包扎。

    以前趙伯教他,他也只給山中的一些獸類包扎過。

    此時幸得兩個吳王醫師已經趕到,王禪到可以學習學習這外傷的處置之法。

    也只是半個時辰,吳王的傷也包扎完畢,而且老吳依吳王的安排,抬過一張藤椅,再重新給吳王換過了衣服,只是吳王卻只能躺著。

    王禪忙呼半天,卻也一身是血污,坐到一邊。

    “兩位醫師,本王的傷該不礙事吧?”

    吳王還是有些不敢信任王禪,怕王禪只是安慰于他。

    兩個醫師卻也並不懼怕,其中一個回道︰“回王上,雖然劍入骨三寸,好在此處只是脅下,並無重要器官,再加上有王醫師及時為王上止血,並不會危及性命,只是也怕要休息兩月才能康復。”

    兩個醫師還是實話實說,同時也對王禪的藥及制血手法,十分敬佩。

    “老吳,你等會安排人把大殿王位改一改,明日本王就躺在上面接見群臣。

    本王只是來玉兒府邸受了些風寒,所以不能坐立。”

    老吳站在一邊,心有不忍可還不應允著。

    “你們兩個醫師,明日就在殿外候著,想來鬼谷先生身份已露,這個王醫師就讓他消失吧。”

    王禪微微一笑,知道吳王的意思。

    此時蹶由公子與公子山已露了形跡,他們也不會再敢來刺殺。

    所以吳王想讓王禪恢復身份,當然也是為夫差著想,若王禪不死,那麼夫差自然會有了保障。

    誰若想打夫差的主意,自然也得掂量掂量。

    吳王接著又道︰“你們三人先出去候著,我與鬼谷先生還有話說。”

    三人一听,只得走出亭屋,此時亭屋十分零亂,可吳王心中之惑卻也容不得他再耽擱。

    “王上,專諸與要離之事,還請王上勿要插手,若不然會再禍及王族安危,到時連我也無法解決了。”

    王禪還是先入為主,給吳王一個警示。

    吳王擠出點笑容道︰“專諸與要離當年也為本王立下大功,卻一直生死未明,本王也只能為厚葬他們的衣冠,沒想到先生早就知道此事,實讓我意外。

    本王並不會難為他們,只是怕他們再受逼害而已,有先生幫忙他們該會有一個好的歸宿。

    只是本王有一個不情之求,不知先生能否答應?”

    “王上請說。”

    王禪其實心里明白,可還是要讓吳王自己說出來。

    “當年伍愛卿為本王籌謀,利用其女伍若水,讓當時吳都的四位異性兄弟,慶忌佷兒、化武、專諸還有要離反目成仇。

    所以若他們沒死,一定會危及伍受卿,還望先生為我吳國福祉,保得伍愛卿安危。”

    “王上放心,他們是不會危及相國大人的。

    只是此四人的仇怨,小子也在想法化解,若不然怕對夫差公子不利。

    所以小子才讓王上答應不參與此四人之事,想來王上也會答應吧。”

    王禪答應吳王,同時也再次要吳王肯定答應。

    “本王一切听先生安排,明日本王就宣布差兒為太子,召他回來代本王理政。”

    吳王答應王禪,依吳王當年的行事作風,是不會留下隱患的,現在也是逼不得已之事。

    現在他的安危都得王禪來保全,又如何還能再管當年這四人的仇怨。

    人之將死,許多東西也看得開了,更不會忌諱有人揭他當年的不義之舉。

    “這就好,想來王上有老吳及這兩位醫師照顧,小子也不必再在此耽擱了,小子還有些要處理,就此告辭。”

    王禪說完,擦了擦手上的血,自顧朝外走去。

    而吳王卻看著王禪的背影,臉上多添了一份憂慮。

    王禪實在太可怕,剛才王禪之所以不留下蹶由與專諸,說明王禪還有謀劃。

    而且王的預謀百無一誤,所有局勢都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王禪一走,老吳與兩個醫師這才走了進來。

    “老吳,現在就去把太宰伯大人召來,本王有要事與他商議。”

    老吳也不敢詢問,只得揮了揮手,幾個宮奴已經抬著一副躺床走了進來。

    吳王自己勉強站立起來,再躺在床上,這才被抬出這亭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