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二百章執迷不返



    第二百章執迷不返

    勝玉的府邸里,食堂之中,一張十分精致的小桌子,吳王已經坐在正席,而公子山正在為吳王斟酒。

    勝玉則站在堂屋門口張望著,見王禪一來,臉上還是泛起一些笑意。

    “你總算來了,想不到你一個小小的醫師,竟然有如此大的架式。

    我父王都已入席,你卻珊珊來遲,一點禮儀都沒有。”

    王禪也覺得自己此次赴席有些托大了,臉上有些尷尬。

    只是剛才在伍府里說那些緊要的事情,竟然也未把時辰算準,所以還是稍稍晚了一些。

    若是按列國禮儀,王禪這種行徑是犯大忌之行,惹怒了吳王,那說不定小命就不保了。

    況且晚宴的主人是當今吳王公主,身份比普通百姓超然,更是不一般。

    “實是在下有愧,剛才受邀去相國府為相大人看病,卻一時忘了時辰,還望公主息怒。”

    勝玉其實也並非責怪于王禪,只是吳王與公子山已經入席,這讓主人家有些難堪。

    “玉兒,醫者父母心,王醫師為吳國功臣奔勞治病,你就不要小孩子脾氣了,快讓王醫師進來吧。”

    吳王听得二人的對話,也直言為王禪解圍。

    “父王,這王醫師的醫術竟然真的如此高明嗎?

    父王信任,現在連相國大人也都請他看病,實在讓孩兒意外。”

    吳王並不答話,而是等王禪進了客堂,坐了下來,卻也正好坐在吳王對面。

    吳王身邊左側為公子山,右側為勝玉公主,正好四人一人一方。

    “王醫師,相國大人身體狀況如何,不礙事吧!”

    吳王並不像公子山一樣,只知道好奇于王禪的身份醫術,而是關心他的吳國功臣,這也是兩人之間的巨大差距。

    “有勞王上掛念,相國大人也是年歲已大。

    這兩日吳都城內假冒夫概公子之人甚多,所以親自受理,有些急火攻心,到並不嚴重。

    小的已經給相國大人開了藥方,只要抓幾副草藥煎了吃下去,想來不用三日就可痊愈了。”

    王禪胡編了點病,也是依著伍子胥平時的脾氣。

    若是吳都事煩,而伍子胥性子急,必然會急火攻心,兼之年歲已在,自然會是如此癥狀,也十分在理。

    “老吳,你去膳房把本該給我的膳食選一份清淡一些的,快快給相國大人送去。

    剛才王醫師才為相國看過病,此時他該還未用飯。”

    吳王親下旨意,門外的宮奴老吳,已十分迅速的領旨去辦了。

    公子山此時臉上通紅,也知道他與吳王的差距。

    吳王對有功于吳國的賢才不僅是名譽與權位上的尊寵,而且對朝臣的關心付諸于實,並不虛情假意。

    若是換了別人,未必會想到此處,可吳王只听王禪一說,就關心自己的臣下,也是用心良苦。

    “父王體貼朝臣之心,讓孩兒慚愧。”

    公子山此時到是有些自知,在吳王面前,趕緊的自責起來。

    “山兒,我們雖然是王族,可並非可以永世如此。

    大周開年,封七十二王候,如今尚余多少?

    這些朝臣才是我吳國的基石,姬姓王族雖然高高在上,可若不善待這些朝臣,就會跌落下來。

    那些已被吞並的王候封地,就是這個道理。

    王醫師,你說本王所說可有道理。”

    王禪一听,面上微微一笑也奉承道︰“王上說得極是,正所謂民為本,社稷次之,君為輕。

    君既為王上,則必輕,若不輕之,民不堪負,則君必覆之。

    這就好比船行水中,你若不善于水,水自也不載于船的道理。

    王上體貼朝臣,自然就是體貼吳國百姓,如此順天之道,實是吳國大幸。”

    王禪先肯定,再說出自己的觀點,最後再次肯定吳王的見解,奉承之意並不明顯,卻讓人听之十分高興。

    “山兒、玉兒,王醫師雖然年輕,但通天道解民意,實屬難得。

    你們若有時日當好好與王醫師學學,不可高高在上,空把持著王族身份,最終誤人誤己呀!”

    “孩兒謹遵父王教誨。”

    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也是對吳王剛才所說的回應。

    “玉兒,既然你與山兒宴請父王,還有王醫師,也算是家宴,就一起喝一樽吧!”

    吳王舉樽朝著王禪一舉,王禪也才敢抬起酒樽。

    可當酒樽之酒映入王禪之眼時,王禪還是察覺得其中有異。

    臉上也是透著些失望,知道公子山還是不知自察,鋌而走險。

    “王醫師,難道玉兒的酒不合你的口味,還是有什麼問題?”

    吳王與公子山還有勝玉都一口飲盡,卻見王禪還在端著酒樽發呆,所以吳王也從中感覺到王禪的異樣。

    勝玉與公子山一听,都看著王禪,特別是勝玉公主,心里的怨氣全部表現在臉上。

    若不是礙于公子山不知道王禪的身份,依勝玉的脾氣早就要罵幾句了。

    “失禮失禮,在下學醫日久,但凡遇到好酒都要仔細端詳,此酒是勝玉公主珍藏,自然是好酒。

    只是好酒易醉,自然也會讓人迷途不返。”

    王禪說完,也是舉起酒樽一飲而盡,十分爽快舒服。

    可他的話,吳王還是听出了其中之意。

    上午之時吳王與王禪深談,就說過,若公子山能夠迷途知返,那尚且能保全其命。

    若是尚執迷不悟,那任誰也保不了他。

    “王醫師,那依你看,本王的身體是否能再飲幾樽?”

    吳王也趁機問起王禪,他知道這酒沒有問題,怕是人心出了問題,所以他也不敢持大,還是要听王禪的意見。

    “無妨,今日既然是勝玉公主與二公子特邀王上家宴,王上若不多飲幾杯,怕也有失王上對愛女與家子之關懷之心。”

    王禪的話到讓吳王及勝玉還有公子山放下心來。

    而勝玉更是惡狠狠的看了一眼王禪,剛才她的心里可是擔心死了。

    自己珍藏多年的好酒拿出來,若是王禪一句不能飲了,那實在辜負她的一片好意,也讓她難得能與吳王共進家宴的心情大打折扣。

    可他卻也不明白王禪為何要這樣說。

    而公子山更是漠然,不明所以,他也看不出什麼陰符之局,更不懂王禪話里的意思。

    “山兒,吃菜。”

    吳王見公子山面帶疑惑,也是適時提醒。

    “王醫師,你也吃菜。

    這是剛才從山中運來的野味,還有海鮮,算不得名貴之菜,卻也是本公主親自動手做的。

    你多吃點,酒若是不合你的味口,就少飲一些,免得喝多了胡言亂語。”

    勝玉看王禪為吳王及公子山還有勝玉斟好酒,自己卻又舉樽想飲,所以夾了一些菜到王禪碗中,算是給足了王禪面子。

    可勝玉的話卻還是還復本性,一點也不照顧王禪面子。

    可這樣說,吳王與公子山反到覺得十分正常,並不覺得奇怪,也為王禪作了掩飾。

    “勝玉公主,此處亭屋十分別致,四周木欄雕枋,掛著薄紗,夕陽紅霞映在堂中,實在別有一番風味。

    能在此地與王上一家共飲,實是在下的榮幸。

    剛才勝玉公主說得有理,是在下看到好酒有些急了。

    若是慢慢飲來,當月光映入此屋之時,該又是另一番風味了。”

    “對對對,父王若能在此共飲迎月,該是一番好景致。

    想不到王醫師也如此懂得風情,實讓在下意外,在下敬王醫師一樽如何?”

    公子山一听王禪的話,正是投其所好,巴之不得之事。

    王禪一看,也像一個好酒之徒一樣,十分樂意的與公子山一踫,再次一飲而盡。

    而吳王則面色一憂,卻也一瞬而過,他已听說王禪話中之意,所以還是有所感懷。

    “王醫師,你到也聰明機智,而且還有懂得欣賞。

    我這處堂屋,是當年父王為我請人精心設計,專門請吳國匠師建成。

    所以今夜才在此宴請父王,我已經準備好了一些茶點,就待月兒出來的時候,就請父王與我們一起賞月。

    所以,你可別只顧著喝酒了,到時喝醉了就欣賞不到這亭屋內的月色了。”

    勝玉公主也是十分得意,說起吳王對她的恩寵,那也是臉帶喜色,十分傲嬌。

    對王禪也顯得特別照顧一樣,像是一對老朋友,而不是陌生之人。

    此時王禪也是附和著勝玉公主,縱然是與人家宴,也就該敬主人了。

    王禪對酒現在已無懼意,反到是喜歡這種讓人又愛又恨的神仙遺物。

    正是天上有酒仙,地上有酒泉,世間有酒聖。

    只是酒能化愁,卻也添愁。

    這四人之中,唯有勝玉公主心地純良,所以王禪也在想著面前的公子山。

    為何在權欲面前變得如此毫無人性。

    他知道若要弒父,那麼就連與他最好的勝玉公主都要下手。

    如此不顧親情不顧仁義孝道,實在是已無藥可救,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而勝玉只知今日一家人能做在一起十分開心,卻不知欣喜很快就會變成悲怯。

    而王禪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再一次傷害到這位純良的公主,卻毫無辦法。

    或許就如同王禪與勝玉相面的一樣,這是生在王族的榮耀,同時也是悲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