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九十六章開門見山



    第一百九十六章開門見山

    王禪並沒有其它地方去,此時王宮他還不需要,而且也沒有必要。

    因為公子山與勝玉公主晚宴邀請了吳王還有他,那麼現在反而不會有什麼情況發生。

    他騎著馬繞過幾條小街小巷卻來到了伍府。

    敲過門後,一個奴僕走了出來,看著王禪有些陌生。

    “小哥,剛才是不是你敲的門。”

    王禪也不習慣敲門,來過幾次都是越牆而入,如同鬼魅一樣,又趁著夜色離開。

    這一次主動登門,到顯得十分特殊。

    “在下吳王貼身醫師,今日受伍相國相約來拜訪相國大人,還請通傳。”

    王禪先把身份露出,讓奴僕不敢小瞧。

    接著再把來意說成是受邀而來,這樣奴僕就算不樂意,也不敢不通報了。

    “原來是王上醫師,還請醫師稍候,小的這就去通傳。”

    伍府家奴還是匆忙的向府內趕,他們都習慣了伍子胥略為暴躁的脾氣。

    或是動作遲緩,稍有遲疑,不會引得客人不高興,反而會讓伍子胥發怒。

    可就在王禪等的這片刻,化蝶卻從府里走了出來。

    王禪一看,不得不嘻笑看著化蝶,正準備坐上馬車。

    “你來這里做什麼?是要找我有事嗎?”

    化蝶臉帶疑惑,卻也不好問得清楚,畢竟王禪現在是王醫師,所以也得給他留些面子。

    “化蝶小姐,在下是受伍相國之邀來專訪相國大人,小姐這是要出門嗎?”

    王禪湊近一點,對著化蝶躬身一揖,顯得十分有禮貌。

    這一揖到讓化蝶有些不習慣了,可听王禪的語氣,似乎還真有可能是她外公邀他來的。

    要不然依王禪的秉性,也不會如此光明正大的敲門入府。

    “我的事,我自己會處理,不用勞煩王醫師大人,還請你不要多管閑事?”

    化蝶覺得王禪這般正式的來伍府,或許是為了她的事情,也就那四個父親的事兒,所以語氣里也帶著警告的意思。

    “小人不敢過問蝶兒小姐私事,小人想來該是相國大人身體有恙,所以才請小人來給相國大人看病的。”

    “外公身體健朗,何需要人看病,你可不要給外公亂醫治,要是讓我知道你無病下藥,本小姐可不是好惹的,定不饒你。”

    化蝶還是一副對王禪有所懷疑的樣子,畢竟王禪的鬼主意實在太多,她都不得不小心一些。

    否則時常會被王禪算計,捉弄。

    “蝶兒小姐,這位王醫師是老爺請來為老爺看病的,還請小姐放心。”

    家奴此時見化蝶在質問王禪,也趕了過來,為王禪解釋。

    “那就好,既然是這樣,那就讓他進去吧,不過你們可得看好他,這人一副鬼頭大鬼腦的樣子,我不放心。”

    化蝶臨行,還不忘折損一下王禪的面子,是因為王禪剛才露出十人得意的笑,讓她有引起生厭。

    可話才說完,自己也是噗呲一笑,踏上馬車,恨了王禪一眼就走了。

    王禪知道化蝶是在怪他既然來伍府,竟然不是找她的,這才惹了化蝶的小姑娘脾氣。

    可這樣一說,家奴卻也還是盯著王禪,覺得王禪經化蝶如此一說,還真有小偷小摸這種樣子。

    王禪也只得苦笑一聲,看了看家奴道︰“你家小姐一定是有人讓她不開心了,你不必這樣看我。

    我若是小偷,自然也不會看上你們伍府,一窮二白的。

    就算要偷也只會偷其它的東西。

    還不帶我去見相國大人,難道你想讓相國大人久等嗎?”

    王禪本想說只會偷人,可話到嘴邊卻還忍住了,畢竟還是有身份的人,不能如此兒戲。

    所以也是邊自嘲,邊擺著吳王醫師的架子,讓家奴也是弄不明白。

    “那就請吧!”

    家奴一伸手,王禪已大步向前走去。

    這該算是王禪第二次從正門進伍府。

    第一次那是伍子胥六十大壽之時,那時他剛才來吳都,先拜訪了伯否太宰大人,也就認識了後面的一干人等。

    只是那時他並非主客,只是伯否太宰的一個隨從。

    現在他已是吳王貼身的醫師,也算是有身份之人。

    而且若說脫了這身醫師的衣服,還復王禪的本身模樣,怕早就被家奴認出了。

    伍府依舊,只是隨著伍子胥年過六十甲子,人也衰落,而院子似乎也少了許多生機,到像是初入冬天,而不是冬去春來之時。

    一切的景致雖然也還算是布置得體,但若是失了春之希望,那麼看在眼中反而會覺得十分多余。

    那些枯枝,那些落葉,許久也沒有人清掃,並非是府邸凋零,而是這近一年來,吳都實在是非太多,讓伍子胥都疲于應對,無瑕打理這院落了。

    王禪一進府里,心中失落,可耳中還是傳來化蝶的傳音︰“禪哥哥,我要去見夢三,你不要為難外公。”

    王禪一听,心里又是憑添憂慮,他知道為何夢三(慶忌)要見化蝶,那是因為伍若水的原故。

    而此次王禪來伍府,還真是因為伍子胥相邀,可對王禪來說,還是因為伍若水。

    王禪現在是醫師,那日在蹶由府邸已經讓伍子胥心有懷疑,所以此時伍子胥想邀王禪來驗證。

    而王禪呢也想了解一下,這個神秘的女人,化蝶的娘伍若水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

    為何能讓兄弟四人成為仇敵,又為何憑一人的魅力,讓四人如此心甘情願。

    這四人里面是否會有著一些誤會,是否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這也是王禪想知道的。

    並且剛才他已見了那其中一人,看樣子對當年之事,也一直並無怨言。

    斷臂鐵匠要離也並不像是出賣兄弟,對兄弟揮刀村奪命的人。

    而他的那只斷臂,顯然是當時刺殺慶忌之後,自己揮刀斬下的。

    自是不僅刺殺了自己的兄弟,而且還斬了自己的手足。

    再回想所見的專諸(幽劍),慶忌(夢三)還有化武,以王禪的識人之術來看,這四人都不像是陰險卑劣的小人。

    反而都是堂堂正正的,講江湖俠義的豪杰。

    如此之人,該不會是做出兄弟不義之事的下作之人。

    可現在王禪知道的事實,卻擺在面前,這四人的仇隙並非謠傳。

    所以王禪想趁這個時候來了解,同時也為化蝶解除上一輩的恩怨,讓化蝶的四個父親能化有仇隙,重歸于好。

    這對于化蝶來說,該是一件欣喜之事。

    “王醫師面帶愁容,難道是不願受老夫之請,十分勉強來我伍府嗎?”

    王禪邊想著,卻也來到了伍府的客堂前。

    而伍子胥正看著王禪,臉上並不開心,反而帶著憂慮。

    “沒什麼,剛才在府外遇見相國大人的外孫蝶兒姑娘。

    這位小姐可謂是以面察人,怕在下給相國無病亂開藥。

    而且還怕在下會做偷窺之事,所以在下心里一直在想,不知在下何時得罪了蝶兒小姐。”

    “有這種事?”

    伍子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站家奴。

    “回老爺,蝶兒小姐也只是跟這位王醫師開玩笑而已,算不得真。”

    家奴一听,到反為化蝶說話。

    卻也覺得王禪有些如化蝶所說的一樣,竟然如此小氣,當著伍相國的面,告一個姑娘家的狀。

    “王醫師,蝶兒在蹶由王叔府邸也見過醫師,應該不會無故說此話,醫師可別當真。

    蝶兒尚小,想來以醫師大人之量,該不會跟老夫一個外孫女計較吧。”

    “不會,不會,在下只是想蝶兒姑娘如此聰慧,有如天賜,實讓在下羨慕。”

    王禪又恢復平常這種語氣,伍子胥一听,臉上冷冷一笑,盯著王禪,嘆了一口氣,這才引王禪進堂內。

    堂內侍女已上好茶水,伍子胥大手一揮,她們又都乖乖的退了出去。

    “堂內只有我一人了,鬼谷先生,老夫此次邀你來府上,老夫就是想問問,你現在扮作醫師,你又有何目的,難道真的只是為王上解毒看病嗎?”

    王禪一听,還是有些後悔。

    伍子胥與王禪並不了解,但卻並不愚味,對王禪的死也只是停留在越國傳聞。

    而對王醫師的出現已深有懷疑,卻一直找不到印證之處。

    可剛才王禪想著化蝶的話,面上的表情還是沒有逃過伍子胥的法眼。

    由此伍子胥知道,只有王禪才會如此在意化蝶的戲言。

    而化蝶也非不懂禮數之人,決不會無故說此折損之話,也只有化蝶面對王禪才會戲落于王禪。

    若說王醫師不是王禪,那化蝶也就不會如此沒有禮數,這一點伍子胥當然清楚。

    所以他依此判斷,眼前的王醫師就是王禪。

    剛才的話也不掩飾,開門見山直言說出,讓王禪一時不防。

    “相國大人祥察,是小子一時失態了。”

    王禪喝了口茶,也不否認。

    于此之時,再否認也就沒有意思了。

    反正今天他來伍府,也本著探問伍若水之事,若說不回復王禪身份,以王醫師身份反而不好辦。

    現在伍子胥揭開他的身份,反而更方便了,正是打開了天窗,大家說話就明白許多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