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九十三章預留生路



    第一百九十三章預留生路

    王禪只是在吳都城繞了一圈子,最終還是兜兜轉轉回到他的郊外小院之內。

    而他卻並沒有去采什麼草藥,草藥是用來救人的,而他的謀略也是用來救人的。

    所以他把屬下趙阿大、阿三、趙全三人一起找來,一起坐在小院之中,欲言又止,慢慢看著三人。

    “小公子,你安排的事,我們也已探查清楚了,剛才你未來之前,我們可都還商量呢。”

    趙阿大看王禪的表情,就知道王禪想知道他交待之事的情況,所以首先回復王禪,並不等著王禪問起。

    王禪看了看三人道︰“坐下吧,此事異常重要,還要詳細說來我听,我們可得認真捉摸一下,不可失了把握。”

    三人見王禪十分嚴肅,語氣也不像平時一樣,都有些緊張。

    剛才王禪來,三人都還在開著玩笑,對于此事,他們也覺得十分有趣,可現在看起來,並非如此。

    態度也端正起來,三人也只得按王禪的吩咐坐了下來,一起看著王禪。

    “阿大,你先把你們探得的情況說來我听听,再作決定。”

    王禪還是看了看趙阿大,畢竟在這四個下屬之中,趙阿大要沉穩一些,辦事也十分可靠。

    而王禪此次也一改常態,並不急著發表自己的意見,而是要先听清楚情況,再下決定,這多少與他做事風格不同。

    由此也可以看出,此事對于王禪十分重要,而且于他現在也還沒有把握。

    “回小公子,經我們多方探查,知道吳王的陵墓已經修建有十幾年了,陵墓就在虎丘山下,虎丘山下大部分都已被挖空,是一個諾大的地宮,而虎丘整座山就相當于陵墓的封土。

    吳王的陵墓就設置在這地宮里面,若說按列國王候的禮儀,地宮之內至少可以安放十數人。”

    經趙阿大如此一說,才知道原來王禪著急的事,竟然是吳王的陵墓,可誰也不知道王禪為何要關心吳王的陵墓。

    雖然吳王很快就死,王禪也算得準,把脈把得準,但吳王死後的陵墓似乎與王禪並無多大關系,而且若等吳王死後,整個吳國的局勢該已大定,那時王禪也該回楚國了。

    可他安排三個下屬的事,就是探查吳王已修建好的地宮,這就讓三個下屬有些難與理解了。

    所以趙阿大的口氣,也說著平時王禪的語氣風格,有些散漫,而且總是吊著人的口味。

    “接著說,你們可別學我。”

    王禪現在也知道,這幾個屬下自從跟了自己,說話也跟自己一樣,總喜歡吊著人的口味。

    說話之時只說一部分,再根據听著人的心理變化來調整策略,這讓王禪自己都覺得有些不舒服。

    而王禪此時心里還並不確定,所以急著想知道全部的事,這樣他才能有所判斷。

    如引才提醒趙阿大,要如實詳敘。

    “哦,屬下明白。

    地宮之中已為王後、大公子重新修築了陵墓,都在吳王已修好的陵墓旁邊。

    而且還有預留的幾個墓穴,我們也不太清楚,這些預留的墓穴是為誰留著的。

    畢竟這是吳國機密之事,也只有吳王自己清楚,就連負責修築此陵的相關官員也弄不清楚。

    至于地宮之內、陵墓內的機關通道,也更沒有人知道了,就連太宰伯否也不知。

    這些人依慣例都出不了陵墓,秘密任何人都帶不走。”

    王禪一听,臉帶憂慮。

    此時他雖然與伯否關系不錯,可並不能堂而皇之的探查王陵之事。

    而伯否負責宗室事務,王陵一直由其負責修建,伯否該也知些詳情。

    可他也知道,但凡這些王族陵墓的機關巧設,就算負責的人也未必清楚。

    只有修建的主事和工匠知道詳細的構造,而那些人自然是無法出來的。

    若听阿大所說,吳王的陵墓修在虎丘山下,那麼也就是整個虎丘山下都挖成一個地宮。

    再留著十幾個墓穴,這樣可以隨時安葬已死的王族成員。

    這地宮就才是秘密所在,至于單獨的墓穴,到並不稀奇,而那些預留的墓穴也非誰都可以死後躺在里面。

    王禪就更沒有興趣了。

    而且地宮之中,只有入口,應該並沒有留下出口。

    “入口在哪里,你們該知道吧?”

    “知道,入口就在虎丘山東側,正對著升起的太陽。

    入口之處,有一道巨大的斷龍石閘,一旦關閉,只能從外面打開。

    而且需要有兩把不同的鐵匙,同時插入里面。

    其中一把由吳國太宰大人保管,一把由當今吳王保管。

    巨龍石一經放下,里面陪葬的人就永遠也出不來了,只能死在地宮之內。

    此石經我們三人初步勘察,高有兩丈、閘寬三丈,厚有三尺,為深山玄武岩石,至少有十萬斤以上。

    縱然是列國之中力氣最大的力士,也不能憾動半分,武技再高,怕也難耐此石。

    而且整個地宮四壁及穹頂,皆由青石與山腹之石互扣瓖成,十分堅固。”

    阿大說完,三人再次有些莫名其妙的,摸不著頭腦。

    若說王禪想盜墓,那至少也得等吳王死了,有陪葬的值錢東西才會有人打此主意。

    從來也沒有人在墓主人還沒有死的時候,就打著別人墓的主意的。

    “那麼我若要你們打個通道到虎丘山腹里面的地宮之內,你們多久可以打通?”

    “若今晚就動手,也最少要三天時間。”

    阿大三人還是早有準備,知道王禪會有這個想法。

    雖然不知道王禪想干什麼,可既然打听別人的墓葬,那自然得有通道進地宮探查了,所以他才如此肯定的回答。

    “你們可知道列國之中,最負盛名的盜賊是誰嗎?”

    王禪忽然不接著生下問了,反而問起盜賊的事來,這讓三人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回小公子,是齊國盜p。

    此人以俠義著稱,一直在列國游走,劫富濟貧,也是江湖之中少有的因盜而出名之人。

    手下也聚集了萬余人貧苦江湖人士,實力也非同一般,列國王候都拿他沒有辦法,也十分恐懼于他。

    听說當年魯國的孔夫子曾面見此人,欲勸他改惡從善,可卻被他厲語訓斥,直至出來之時嚇得跌了三次,落荒而逃。”

    阿三還是略有所聞,所以雖然不知王禪所問何意,也回復得詳細。

    “不錯,此人到是讓人羨慕,大盜從善,孔夫子之理,于他而言過于迂腐,他又如何會認從呢?

    若有時日,我也想認識認識此人。

    只是剛才我听阿大說三日能打通,可我知道你們三人皆是獵戶,而並非盜賊。

    普通獵戶就連墓葬如何都弄不明白,又如何敢保證三日能打通呢?

    若是稍有紕漏讓吳國護衛發現,那就會把你們當成真的盜墓賊了。

    我王禪還不想別人說我是盜墓頭頭。”

    王禪說完,嘿嘿一笑看著趙阿大,一掃剛才嚴肅的表情。

    “回小公子,我們三人雖然只是獵戶,可也常在江湖上行走,認識一些偷雞摸狗之人,也不為奇怪。

    小公子讓我們探查,我們必然有此準備。

    所以也找了一些專門做這種事的人,才有此保證,能三日打一條通道進入到地宮之中。”

    趙阿大也是嘿嘿一笑,看著王禪。

    他也知道他們做的事,自然是瞞不了王禪如此聰慧的腦袋的。

    “我就說嘛,這兩天我在吳都,看見幾個外來人,他們身上有一股尸味,看來是專門干這一行的。

    你們三人也算有些門道,竟然連江湖大盜盜p都認識。”

    三人一听,也是面面相覷,不敢再言。

    “此人從我身邊走過,目光如炬,十分威嚴。

    人雖然長得五大三粗,腳步卻十分輕快。

    可以說落地無塵,身手就更不用說了,十分矯健。

    而且他的一雙手指頭,十分特別,修長而如鷹爪,十分適合當一個竊賊。

    想來這樣人物,吳都江南之地不會有,縱然是有,也該名聲在外的。

    你們說是不是?”

    王禪看著三人,並沒有責問之意,卻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情色。

    “小公子之能我們三人是十分佩服,竟然吳都一個路人,小公子都是察覺其身份,我們自然也不敢瞞小公子。

    只是趙伯臨行之時說過,小公子天賜靈童,非普通人也。

    所以一些下九流的貧苦之人,並不讓小公子認識,還望小公子見諒。”

    阿大代表三人說話,也說得明確。

    王禪雖然只是一介庶民,可卻行走列國,讓人尊重,讓人懼怕,與他所交的朋友自然也得有相應身份。

    而盜賊在大周列國卻並不受歡迎,縱然你是俠盜,劫富濟貧又如何,也都是不入流的賤農身份。

    “無妨,你們也不要把我說得那麼聰明,若不是他有心想試探于我,我怎麼會知有此一人呢?

    不過既然現在我已應證此事,也就放心了。

    不過我可告訴你們,這個通道就是我預留生路,你們可不得大意。

    若你們不想我被人困死在地宮之內,就掘得可靠些,而且要隱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蝶兒。”

    王禪此時臉色又恢復嚴肅,讓三人感覺事情十分重要,並非像平時王禪所說的那麼兒戲。

    可三人也有些納悶。

    以王禪如此聰慧的頭腦,再加上高超的武技,在吳都還有誰能算計得贏他,還有誰能把他困住。

    而且依王禪所言,可以明確就是會被困在虎丘地宮之中。

    可若王禪此時已預料到了,那麼難道是自己願意被困。

    若不然,也沒有人能強求于王禪去地宮,然後再困住他。

    就算是國葬之時,以王禪的身份,也不需要入地宮,更不需要王禪去陪葬的。

    而且王禪剛才還說得如此鄭重其事,若說連化蝶都不能知道,那麼在吳都就只能是王禪的秘密了。

    王禪一看三人的面容,詭笑一聲道︰“不知道虎踞鎮我娘還好嗎?好久未回虎踞鎮,也十分想念。”

    王禪也是跳躍著隨意問起。

    “哦,家主好著哪,她還讓你不用擔心,盡管做自己想做的事。”

    阿三一听,還是搶著說了。

    可話一說完,臉卻掛了下來,知道還是中了王禪的計。

    王禪知道憑這三人,是請不動聞名列國的盜聖盜p來幫忙的,只有趙伯才有此能力。

    那麼如此說來,趙伯當然已經回到吳都,只是不想見王禪而已。

    趙伯與王禪分別之時說過,在王禪希望幫忙的時候,他自然會出現。

    剛才王禪一問,就是想證明此事,當然他想念自己的母親也是真的。

    “哦,那就好。

    只是既然如此,掘此通道之後的事,想來你們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出洞之處的選擇一定要寬暢,利于疏散,而且不易于讓人懷疑,你們可要听清楚了。

    至于其它準備,想來不用我來費心安排。”

    王禪說完,三人不明所以,但知道王禪的意思是趙伯自然明白王禪的意圖,所以他就不明說了。

    王禪扭頭看著說錯話的阿三,嘿嘿一笑道︰“阿三你帶我去吳都走走,我想看看我的虎鞍是否做得差不多了。”

    王禪說完,也不再理三人徑直就朝外走。

    而阿三呢,一副委屈的樣子,看了看阿大與趙伍,還是只得跟著王禪。

    三人也都不好說什麼,誰會知道王禪一時東一時西,在你不防之時,竟然也是對屬下使詐。

    趙伯就是當年的趙歡,所以他不願意光明正大的幫王禪。

    而且王禪若要縱橫列國,當然是自己處理所有的困難才能成長。

    所以趙伯選擇暗中幫助王禪,為王禪解決這些瑣事。

    當然也叮囑過下屬幾人,要為他保密。

    可王禪總能從這幾人中套出話來,只是那麼一點,就已經夠了。

    王禪一走,趙伯果然從外面走了進來,他為防王禪知道,一直沒有現身。

    阿大與趙伍一見趙伯,都站起身來,躬身站在一側,不敢看趙伯。

    “坐吧。”

    “趙伯,我們沒有保住你回來之事,還是讓小公子知道了。”

    阿大一臉委屈看著趙伯,也怕趙伯責罰。

    “小公子聰慧無比,他也只是想驗證而已,其實他早就知道我回到吳都,這不怪你們。

    他連我都算計在內,更何況你們。

    想這列國之中怕還沒有人能算計得過小公子的。”

    趙伯說完,與二人一起坐在桌邊。

    而二人更是疑惑,為何說王禪連趙伯都算計在內,他們卻是沒有听懂。

    “剛才小公子已經說了,這洞口的選擇至關重要,所以我會親自去察看。

    而你們也要準備租一些馬車,食糧,衣物之類,至少要能保證幾百人之用。”

    趙伯悠悠說完,二人才懂得剛才王禪的話,其實是對趙伯說的,他已經知道趙伯來了。

    雖然並不明說,但他只是在試探趙伯是否願意幫,畢竟要保證幾百人的行車、衣食可不是小數目。

    所以他有心試探趙伯,臨行前這才把要辦的事說出。

    可二人還是不懂趙伯所說的意思,更不懂王禪所說。

    “小公子宅心仁厚,你們不懂也不需要問,只管去辦就行了。

    錢的事不用你們操用,但有一點你們要記住,不要聲張,也不要讓人懷疑,要不然就會壞了小公子的大計。”

    趙伯說完,嘆了口氣,自顧又朝屋外走去。

    看來趙伯也要去籌聚錢物,若依剛才所說,需要大量的錢才能辦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