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九十二章料事如神



    第一百九十二章料事如神

    “王上,不知今日與墨先生一見,情勢如何?”

    王禪忽然改口氣,不再談論吳國內亂之事,而是關心起墨翟來了。

    “先生為何忽然會對墨先生感興趣,我知你們雖然同出一門,可似乎政見相駁。

    墨先生主張止戰非攻,列國之間兼愛友善,和睦相處。

    可鬼谷先生則並不反對列國征伐,反而支持列國相爭,以保持相對平衡。

    墨先生與先生之謀實不相合,難道先生與墨先生也是至交好友嗎?”

    王禪與墨翟的私交,少有人知,外表看來,吳王所說並沒有錯。

    可王禪與墨翟則並非普通之人,相交並不與主見為準,只要知道對方秉承大義,就不會忌諱對方與自己政見相左。

    相反這樣才能真正交心,才能相互信任。

    “我與墨翟實難相容,不過他所為大義,我卻不敢輕看。

    墨翟此人胸懷天下貧苦百姓,樂于以一己之力,欲圖為天下百姓而謀,此志實讓小子汗顏。

    所以小子對他也十分關心。”

    吳王一听,嘿嘿一笑道︰“這或許叫‘英雄所見略同’,本王也是如此。

    雖然不贊成墨先生的道義,可本王覺得他未有私心。

    不論是作為宋國使臣,出使列國,還是以一個庶民之身,到我吳國大殿。

    本王都十分尊重于他。

    可本王也不想就此打消攻越之心,故意欺騙于他。

    本王也無它法,只能出一些下作的手段,用我的女兒勝玉來讓人取舍。

    實也是沒有辦法之舉,還望先生勿要笑話本王才是。”

    吳王說完,也是有些自嘲的苦笑,于他而言用勝玉來制衡于墨翟,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在朝堂之上,吳王也不想駁墨翟面子,直接拒絕,或者直接不見。

    為樣會讓列國恥笑,也會傷墨翟為民之大義仁心。

    可若把勝玉擺出,又有損一個父親的慈愛,而且手段也有些下作。

    “王上不必自責,墨翟先生該有自知。

    在越國之時,越王勾踐就出過此招,只是當時被小子破壞,墨翟並沒有陷入兩難之境。

    可這一次小子也幫不了他,只能靠他自己取舍,成賢成聖,或許只在于大義與小節之間。

    但凡能成聖人者,皆胸懷天下,不以個人得失而論。

    只是如此一來,怕會傷了無辜之人。”

    吳王一听,知道王禪所說,自然是勝玉的幸福,可吳王也沒有辦法。

    若說現在墨翟不能選擇,就算把勝玉交給墨翟,那麼以後再遇此情況,不知墨翟又會如何選擇?

    那時若說犧牲勝玉,怕會讓勝玉更加痛苦。

    不若以此事為基,雖然有難于墨翟,可于勝玉未必會是壞事。

    “鬼谷先生是擔心勝玉,可本王也沒有辦法,她與墨翟先生兩情相悅,本王並不反對。

    只是墨翟先生若以天下百姓為謀,那如此選擇並不會就此結束。

    以其讓勝玉以後受苦,不若現在就讓墨先生有所選擇,這樣對大家都好。”

    吳王也是實話實說,在他的幾個子女里,他對勝玉十分寵愛,不僅是因為勝玉性格直爽,更是因為勝玉十分單純,生在王族,卻也能體貼百姓之苦。

    長在王宮,卻知節儉,而且也識得大體,時有巾幗不讓須眉之志。

    “我只怕勝玉公主,性格剛烈,卻難與自解,這一切或許都是命數。”

    王禪說完,吳王驚異得看著王禪。

    他知道王禪善于觀相卜算,能算出人之壽辰,王禪如此一說,到讓吳王提心吊膽。

    “王上不必看我,想來她們也在王宮之外了,我們還是不必再議了。”

    王禪說完,自顧坐到一邊,喝起茶來。

    吳王一听,卻也凝神外視。

    只听得兩個人的腳步之聲,一個就是勝玉,一個則是個男子,連吳王都分辨不清。

    吳王看了看王禪,心中震憾不已。

    若說王禪之智謀讓人恐懼,那麼王禪的武技修為,似乎已達天人合一之境。

    隨時隨地,都體察入微,尚在王宮百丈之外,王禪就能听說兩人的腳步,這不得不讓同樣善武的吳王震驚。

    “先生武技天人和一,讓本王大開眼界。

    可本王只听出勝玉的腳步,卻不知與勝玉同來的是何人,先生可否告知?”

    吳王一是真想知道與勝玉同往之人,二是也想驗證王禪是算出來的呢,還真是靠武技修為體察到的。

    “二公子山。”

    王禪簡單明了,直接說出。

    吳王一听,心里一沉,卻並不顯于臉上。

    他知道公子山若與勝玉同來,自然是利用自己對勝玉的寵愛,如此手段,自然別有用心。

    可于此時,公子山的別有用心就實在太過明顯了。

    “先生所說該不會錯,但本王卻不知山兒來找本王,會有何事,先生可能遇知?”

    “當然是請王上喝酒啦,難不成他會來找你,讓他當太子嗎?”

    王禪也是語帶玩笑,邊說邊嘻笑著。

    “但願如先生所言,本王也很久未與兒女共餐了。

    既然先生遇知,想來先生不會拒絕與本王一同吃個家宴吧!”

    其實吳王根據剛才所分析之事,他也大概有猜出公子山的意圖。

    若有人告訴公子山此次放他出來,主是要讓他當擋箭牌。

    那麼留給公子山爭位的機會就只有一個,那就是殺了吳王。

    其實剛才王禪有意無意間也已言明,這一點吳王十分清楚。

    可他卻還是不願相信,畢竟兒子弒父,此等逆不道之事,就算在列國也是少有傳聞。

    而他卻也不得不妨,在此關鍵之時,所以還未確定,他就邀了王禪,就是為此打下埋伏。

    有王禪在身邊保護,怕還沒有誰可輕易刺殺于他的。

    腳步聲已靜,吳王端坐于書桌之上,隨手拿過一本竹箋,漫不經心。

    而王禪則並不在意,他知道吳王也有心驗證,只是宮奴的傳話聲已傳了進來。

    “二公子山、公主勝玉求見王上。”

    “老吳,讓他們進來吧,本王此時正好有空閑之時。”

    兩人來到堂前,看了看喝茶的王禪,還有端坐的吳王。

    走到堂內跪下行禮。

    “勝玉叩見父王。”

    “山兒叩見父王。‘

    兩人同聲而出,吳王只是看著王禪微微一笑。

    “起來吧,一邊坐著,山兒與玉兒來看父王,不會是想請父王吃飯喝酒的吧?”

    勝玉與公子山面面相覷,不知道吳王為何會猜出他們的心意。

    而勝玉正好跪在王禪一側,她斜目看了看悠閑著喝茶的王禪。

    心里一楞,知道這一切還是難逃王禪的意料,竟然有一種不好的感覺。

    “父王讓你們起來回話,難道你們還不領本王的情嗎?”

    吳王半開玩笑,看著依然跪在地上的兩人。

    他知道王禪剛才一語,就連兩人來此的目的都猜測出來,如此料事如神,這更是讓他驚異萬分。

    “謝父王。”

    兩人再同聲回復,這才慢慢起身,坐在王禪對面。

    王禪坐在左側,算起來是尊客之位,若依理,他二人該坐這一邊。

    而王禪作為一個醫師,還沒有如此尊貴的位置。

    可王禪卻不偏不移的坐在左側首位。

    勝玉在蹶由王叔府邸宴席之上見過王禪,後來也知道‘王醫師’是王禪所扮,所以並不覺得奇怪。

    可公子山卻從來也未見過如此年輕,卻又醫師打扮的王禪。

    “山兒,這位是王醫師,這些日子得王醫師為父王解毒,身體才好些的,你不必在意,王醫師一直跟隨父王。

    剛才父王所問,也只是玩笑而已,有什麼事你們盡事說來。”

    公子山還是看了看勝玉,畢竟此次是與勝玉公主的名義邀請,所以還得勝玉來說。

    “回父王,我與二哥正有此意,晚上欲邀父王到女兒府邸共進晚宴。

    想來這位王醫師一直在父王身邊照料,也一起邀請到女兒府邸做客。

    不知父王可否賞女兒這個情。”

    “好呀,既然玉兒與山兒有此孝心,父王焉有不同意之理。

    只是既然今晚是家宴,又有王醫師陪同父王,你們兄妹也該自己動動手,為父王及王醫師做幾件拿手好菜。

    若是父王滿意,必然有賞。”

    吳王語氣之中帶著父親的威嚴,卻又說得十分隨意,讓人感覺到溫馨。

    兩人一听,也是欣喜,特別是公子山,他也未曾想過,他的父王竟然如此好說話,並沒有太多周折就已達到目的。

    “父王,孩兒一直關心父王身體,卻不知父王身體如何?

    這位王醫師也有些面生,孩兒跟隨伍相國也有幾月,卻也從未見過,是孩兒辦事不利,還望父王責罰。”

    吳王一听,哈哈大笑起來。

    勝玉趕緊低聲對著公子山說道︰“二哥,這位王醫師醫術精妙無比,前些日子在叔祖宴席之上,連伍相國、蹶由叔祖都考不倒,你不知道也不必自責,更不要過問了。”

    “玉兒說得對,有些事情父王未必事事皆讓你們知道。

    只要山兒能關心父王,父王就十分感激了。

    至于父王所中之毒,得王醫師親治,已無大礙,山兒不必記懷。”

    吳王說完,看了看王禪。

    此時王禪已站起身來,對著吳王一揖。

    再對著勝玉與公子山一揖道︰“王上,既然王上與公主及山公子一家人相聚,小生也不便打擾。

    正好小生還需配些草藥,就此回去,還望王上應允。”

    王禪說得客氣,卻並不行君臣之禮,這讓公子山更加疑惑。

    “好呀,能得王醫師精心治療,本王無比欣慰,現在本王身體無恙,醫師就請自便。

    只是晚上記得一起出席玉兒的晚宴就是了。

    玉兒代本王送王醫師出去,我與山兒說些話。”

    勝玉一听,立時站起身來,親送王禪出王宮。

    一出王宮勝玉就問道︰“我父王的毒真的能解嗎?”

    勝玉還是有些擔心,可王禪只是一笑。

    “勝玉公主,你是不相信本醫師嗎?

    不過本醫師到是提醒你,先關心自己之事吧,至于王上,你也愛莫能助。”

    勝玉一听,到也不生氣,她也習慣于王禪如此神秘的說話。

    “那你現在真的要回去配草藥?”

    “配草藥當然還得去采藥了,我不能總是呆在王宮,王宮之內可沒有我需要的草藥。”

    王禪嘿嘿一笑,看了看莫名其妙的勝玉。

    “虎丘山中到有不少我不認識的草藥,你不若去那里看看,我知道你喜歡游山玩水。

    可你要記得,晚上不準不來,若是不來,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勝玉知道從王禪這里也探听不得什麼消息,若是王禪想告訴她,那也不必她問,所以也耍著公主脾氣。

    可王禪也不理勝玉公主,從宮奴手中牽過馬來,一躍而上,嘿嘿一笑道︰“公主不必對本醫師客氣,到是有人可憐了,獨自一人不知該如何是好。”

    王禪說完,一溜煙從王宮後門飛快奔去,只余下勝玉,眼中有淚,卻是因王禪所說的墨翟,可她卻也無可奈何。

    只得再回宮中,難得與吳王相聚,自然要一敘父女之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