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九十章兄妹之心



    第一百九十章兄妹之心

    公子山一早就來到了勝玉公主的府邸,勝玉公主也覺得有些意外。

    “二哥,你能洗脫嫌疑,得從軍牢之中安全出來,實在是一件可喜之事。

    小妹原本該去探望于你,只是可惜這段時日宮內事務太多,讓小妹也一時之間難與脫身。

    二哥不會怪罪小妹吧?”

    勝玉為公子山斟著茶,此時雖然有侍女奴僕,可勝玉還是親自動手。

    “小妹說那里的話,我雖然在軍牢之中,但也知道王宮之中的變故。

    所以二哥怕你悲痛過度,一出軍牢,這才趕著來看你。

    王後之事,也讓二哥十分難過,此時想來,心里都有一種萬念俱滅的感覺。”

    公子山邊說邊抹了抹眼淚,臉上顯出悲痛欲絕的表情。

    “二哥,母後之死,實讓人悲痛。

    可現在想來,人都會死,母親也是求仁得仁,二哥不必掛懷。

    只是因爭位之斗,大哥慘被人殺,到現在連殺手都不知道是誰,這才是讓小妹憂心之事。”

    勝玉見公子山十分悲怯的樣子,反過來安慰公子山。

    勝玉知道她的母後之死,是死于夫概公子金笛之下。

    而王後與夫概公子的事,她也略有耳聞。

    再兼之吳王所中之毒,已是確鑿無疑,就是王後所為。

    她的母親縱然不被夫概公子刺殺,也死罪難逃,于情于理都難容于世了。

    而公子波則死得不明不白,而且也多少與公子山有關,這才讓人感覺難受。

    “唉,都怪我,若早听從父王之命,禮讓于大哥,我與大哥也不會為太子之位而爭。

    大哥也不會提出與我公平決斗,更不會在決斗之前被人刺殺。

    我雖與大哥同為競爭對手,可卻一直尊敬大哥,同意與大哥公平決斗。

    小妹難道現在還認為二哥會做出如此下作之舉嗎?”

    公子山說完,還是看著勝玉公主,臉上顯出疑惑以及被誤解的委屈。

    “二哥,為何如此耿耿于懷,既然父王都已察清。

    而且在軍中不比吳都,有孫將軍公平公正處理,從來也不會循私,由他追察該不會有誤。

    並且我私下也問過施子姐姐,那晚你確與她在小院之內飲酒。

    只是後來她追蹤黑衣人出去,就沒有給你當場作證。

    後來孫將軍詢她之時,她如實回答,並不偏袒,為你證得清白,小妹又怎麼會再懷疑于二哥呢?”

    勝玉語氣溫柔,對這個賢名著稱的二哥,也是十分擔心,可對于王位之爭,她現在也不敢再過問。

    “小妹,我們生在王族,既然是姓姬之人,有的時候也是身不由己。

    當時被關入軍牢之時,我也曾心灰意冷,萬念俱灰,覺得父王對我不公。

    就連孫將軍也處處針對于我,實一時想不通透。

    後來得孫將軍分析形勢,又得父王開解,現在我已十分清楚。

    父王把我關入軍營,實是為保護于我,讓我避開危險,得以保全。

    這些日子,我在軍營牢內,深思反醒。

    實覺得多年來一直徒添虛名,卻無實能。

    在此吳國關鍵之時,不能為父王分憂,不能保護母後,實有愧于心,妄為人子。”

    公子山語氣真誠,于情于理,躬身反醒,讓人听之心憐。

    “二哥,此時你與三哥尚存太子之爭,父王又讓你隨太宰大人處理宗室事務,想來父王對二哥依然抱有仁心,不知二哥有此醒悟,又該如何處之?”

    勝玉公主雖然不想涉及太子之爭,可一想到公子波之死,還有王後之死,她的心里就藏不住擔憂。

    同時也想勸這位一直視太子之位于理所當然的二哥,務實而禮讓。

    “小妹,二哥經過這段時間的變故,已經看得開了,父王之志也只有夫差三弟能實現。

    想來父王也是意屬夫差三弟,二哥已不抱任何念想。

    只想盡己之力,為吳國多做實事,不再為吳國憑添煩亂。

    以前的那些日子,也只是空懷一腔抱負,听信奸人之言,空名害人不淺,讓自己迷失了方向。

    現在二哥已徹底醒悟,只想做一個普通人。

    若夫差三弟登上王位,我自願退居山野,做一個真正的閑人,縱情于山水,未嘗不是好事。”

    公子山意味深長的話,到讓勝玉十分欣喜。

    若說這位哥哥不爭王位,那至少也可少了些憂慮。

    若兄弟能同心,吳國也不會因此而亂,更不會讓不軌之人趁虛而入。

    “有二哥這些話,我這個做妹妹的也難得欣慰,快喝點茶,別涼了。”

    勝玉臉帶喜色,也為公子山斟著茶。

    “小妹你也喝點,我知道你心里還有許多憂慮,比我這個當哥哥的更能為父分擔憂慮。

    听說宋國使臣此次來吳,意在勸服父王與越國和解,止戰非攻,造福吳越百姓。

    此種大義,實讓人佩服,卻不知父王會否成全。

    畢竟夫概二叔受越國指使,也非一次了。

    此次夫概二叔不顧仁義,竟然刺殺王後,實是天理難容,如此下作之行,讓人不齒。

    想來今日早朝之上,墨先生也應召宣揚大義。

    小妹你不必憂慮,想來父王也一定會考慮你的感受,成全墨先生高義。”

    公子山說完自己的事,也開始關心起勝玉的事,這讓勝玉也感覺到兄妹之間的真情,心里有一股暖流洋溢著。

    自這一年多來,太子之選一經提出,整個吳國兄妹四人,都產生無形的隔閡。

    勝玉夾在三個哥哥中間,也一直苦不堪言,偏袒誰不都不可以,現在听得公子山十分坦然。

    而且像過往那樣關心她的事,這讓她心里也是十分溫馨。

    “二哥,小妹謝謝二哥關心,墨先生高義,一直行走列國之間,宣傳止戰非攻,是為萬千貧苦百姓。

    他有此心,小妹也十分欣慰。

    只是此次吳越之事,實也是仁愛難分。

    若夫概二叔真是受越國指使,意圖禍亂吳國,染指王位,實在過分。

    特別是讓母後下毒,欲置父王于死地,更是讓人憤概。

    其次怕此事敗露,竟然刺殺母後,妄母後一直為他謀略一輩子。

    如此不仁不義之事,實讓天下人共憤,我雖然與墨先生相識,卻也難與苟同。

    但卻顧及他為列國奔走,為天下貧苦百姓操勞之心,小妹也不敢滲和,一切听天由命了。”

    勝玉說起墨翟,心里也是極度矛盾。

    就如同剛才所講,王後之死雖然也算是死得其所,可究其原因還是貪欲作崇。

    而越國支持于夫概奪位,其實也安不軌之心,目的還是攻伐吳國,甚至于吞滅吳國。

    此理已顯而易見,越國攻吳之心,非因吳國戰書,縱然王後不死,越王勾踐也不會對吳國仁慈。

    經過這段時間的經歷,勝玉在看待事理上,也成熟許多,思慮也周全了。

    “難得小妹如此通透,能悟出這其中之理,也不妄父王對你的恩寵。

    只是我們作為兒女,不能為父分憂,卻只能看著父王身中巨毒,實在有愧于心。”

    公子山一說起來,此時又臉現悲意,讓人觀之不忍。

    “不瞞二哥,我也想知道今日早朝的結果,可我又怕問起墨先生不便,所以一時之間也十分矛盾。

    若我找父王詢問,又怕給父王添愁,不知二哥可有辦法,能讓你我為父王分憂。”

    勝玉雖然處在兩難之地,可心里還是放不下。

    她也知道若墨翟在今日早朝的時候不能說服吳王,那麼他一定會址分沮喪。

    若勝玉再去問他,這就好比再揭傷口,勝玉也于心不忍。

    可若說找吳王問詢,又怕給他的父王多添憂慮。

    所以此時也是沒了主意,見公子山在此,也十分信任于他,就想問問他的主意。

    “小妹,吳國大事,我們雖然可以為父分憂,可卻也講場和。

    我們兩人若去王宮問詢,父王必定反而憂慮。

    二哥也有許久未與父王還有小妹一同用膳了,不若現在我們去父王寢宮,面見父王,特邀他晚上來你府邸一敘。

    你我盡可做些父王平時喜歡的吃食,與父王一起吃一頓飯,也算是一家人小作團聚。

    若不然再過些時日,我怕悲痛還會再有,二哥也不敢想像。”

    公子山一直面帶悲怯,卻邊說邊看著勝玉,知道其實勝玉也有此心。

    勝玉自回吳都以來,只在蹶由公子府邸與自己的父王用過一次飯。

    至于自己母後,再見的時候已經只是一俱尸身,陰陽兩隔。

    而她的父王身中巨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為逝去,讓她一直難以釋懷。

    “二哥的提議小妹贊同,這冬日將過,前些日子蹶由叔祖也送了些吃食來。

    昨日夫差三哥也從軍營里送了些野味回來。

    如此正好,我們與父王共進一餐,也讓父王不再孤單一人獨自面對。”

    勝玉說完,已經站起身來,而公子山則一臉欣慰。

    “小妹,我們這就去吧,若不然父王國事煩多,怕難得尋到父王。”

    “二哥,走,我們兩人同去,若父王同意,今日你就與小妹在我的府邸為父王親自置辦晚宴好不好。”

    勝玉邊說這朝外走,而公子山臉上也透著歡快之意,滿口答應。

    勝玉府邸之外,其實就是王宮後花院,這里已初顯春光,到十分溫馨。

    蝴蝶與蜜蜂都已在院中飛舞,看來已有早開的花兒,引得這些覓香的蟲兒來尋花了。

    兄妹兩人都很開心,悠悠的朝王宮走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