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八十九章庶人之責



    第一百八十九章庶人之責

    吳國朝堂大殿之上,此時正是早朝時間。

    吳王闔閭一直十分勤政,每天的早朝幾乎從來不會缺席,縱然吳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也一樣在堅持。

    而這一段時間,吳王顯然已經十分勞累,而且身體也每況日下。

    王禪所教他的調息之法,一時之間難有效果,必須長久堅持,才能見效,而且需靜養追休神才能有真的效用。

    可吳王呢,每日都操勞過度,而且憂慮重重,外表看不出他的苦悶,可現在他的內心已經接盡于崩潰邊緣。

    心里的想法,連一個傾听之人都沒有。

    就算王禪雖然聰慧,可畢竟年少,許多事未曾經歷,也不懂這其中的愛與恨,情與仇,怨與歡之間的感受。

    此時群臣該匯報的事,也無匯報完畢,許多事都由伍子胥與伯否,還有孫武便宜行事,直接處理。

    吳國群臣看著提暮而衰的吳王闔閭,也不願過多勞煩于他。

    畢竟這些時日吳國發生太多變故,可這些變故似乎並沒有停止的跡像。

    而若依普通之人,老年喪子失妻之痛,那是一種無以復回難與愈和的傷痛。

    “伍愛卿,現在就傳墨翟先生進殿吧,本王也有想听一听他此次來吳有什麼高論?”

    吳王闔閭還是秉承著一慣禮賢下士的本分,對于列國之中有真賢能之人,吳王闔閭向來尊重。

    “傳墨翟進殿。”

    大殿門口的宮奴高聲宣著,聲音在整個大殿傳遍。

    群臣們都小聲議論著這位聲名遠揚,較王禪還受人尊重的宋國使臣墨翟,他出道比王禪早,也行走的地方多,而他一片仁愛之心,也廣為傳頌。

    可他這一次卻少了個身份,那就是宋國使臣,而只是墨翟先生。

    墨翟十沉穩的步入吳國大殿,依然十分冷靜而不失風彩。

    昨日在郊外小飲,心中思慮千千,可卻還是不忘初心,不懼失敗,前來面見吳王.

    “給墨先生賜坐。”

    吳王並不因墨翟只是孤身來吳就瞧不起墨翟,此時能在大殿賜坐,也充分體現吳王對墨翟的尊重。

    “謝王上,在下站著就可以。”

    “無妨,先生來吳,必然是為了吳國奔勞,本王心中感謝,先生也不必客氣。”

    吳王臉上還是帶著冷冷的笑,而宮奴也為墨翟在三位權臣之後添了一把椅子。

    墨翟也不是拘禮之人,從容坐下。

    “墨先生此次來吳,不知能為吳國帶來什麼?”

    吳王直接發問,也並不轉彎。

    “墨某並不能為吳國帶來什麼,只是听聞王上欲征伐越國,墨某體恤吳越百姓之苦,想來勸服王上,勿輕舉兵事,與越和睦相處,造福于兩國百姓。”

    墨翟也是直舒來意,並不有意掩飾。

    此時殿內再起議論,大家也有對墨翟的傾佩,也有對墨翟的不屑之意。

    “兵者,國之根本,本王這些年之所以西征楚國,並非無視天下白姓之利,此次發越國國書,也並非故意冤枉越國。

    當年我那不成器的二弟,就流落于越國,受越國資助,在我出征楚國之時,回吳都自立為王。

    夫概甘為傀儡,于我吳國何益?

    越國如此下作之舉,實為列國所不齒,先生不會不知道越國的狼子野心吧?”

    吳王一語,到說得也是實情。

    越國培置夫概,禍亂吳國,其心並非真的為吳國好,而只是想著吳國一亂,越國就自然有了機會,也少了威脅。

    “王上所言甚是,越國扶持夫概公子禍亂吳國,非君子所為,可我知王上向來心胸開闊,並不會因此而與小人為伍,也不會因此而怒,這是吳國之福,也是越國之福。”

    墨翟順著吳王之意,同時也抬舉吳王並非與小人為伍之人,自然不會在乎越國的下作之行。

    “墨先生謬贊了,本王並沒有你說得那麼高尚,本王只是為吳國百姓而謀,不想讓吳國百姓受傷害而已。

    先生當然知道越國曾傳我吳國國書,冤我吳國擄走蓮花公主,想來墨先生當知內情,越王勾踐也威脅吳國,若三月之內不送還蓮花公主,越王勾踐就會興兵伐我吳國,我滿朝吳國之臣,都受越王威脅。

    此次夫概受越國扶持,刺殺吳國國後,如此卑劣行徑,是可忍孰不可忍。

    若我作為吳國王上,對鄰國再行忍讓,列國之中又如何看我闔閭,難道都說我闔閭是一介懦夫,任誰都可以欺負嗎?

    再者先生被軟禁于越都,先生難道也相信越王勾踐能依先生之言,止戰非攻,與鄰國和睦相處嗎?”

    吳王闔閭句句如扣,每一個反問,都合情合理,讓墨翟也是十分頭疼。

    “回王上,墨某並不知越王勾踐是否有和睦之心,亦不知其是否有攻吳之意。

    墨某此次來吳,並非為越王勾踐來做說客,只是本著一個庶人之責,希望吳王能以吳越百姓福祉為念,不與他人相比。

    列國之中,也並非以強為尊,當年楚王陳兵大周洛邑,問鼎中原,就曾有言,一統中原,非在九鼎而在于德,德為立足之本,受人尊重之因,周代商而立,皆因商王無德,列國皆因德而盛,因德而衰。

    王上若能發吳越百姓為念,德行美傳于列國,又有誰會小看王上,又有誰敢出不義之師征伐于吳國呢?”

    墨翟首先說明自己來此,並非是為越王勾踐做說客,而是出于一個庶民,關心于吳越百姓福祉,如此仁愛之心,不容任何人侮辱。

    “先生高義,本王理解,先生行走列國,推行止戰非攻之念,非為一己之私,而是為萬民福祉,此心實為列國美談。

    不過墨先生可知,前不久越王曾私下帶話于我的女兒勝玉公主,同樣著她送回蓮花公主,若不然就要處死于你。

    我的女兒為此茶飯不思,受盡折磨,本王看了都十分心焦。

    如此下作之舉,難道我還要與他和睦嗎?

    難道墨翟先生還會覺得越王勾踐有何德品嗎?

    剛才先生也說過,大周取商而代之,是因為商湯失德。

    而現在越國失德,我若出兵,也如當年周伐商之舉,是為吳越百姓而謀,非為我闔閭個人。

    百姓福祉非一時可定論,若越能在我治下,自然也可享受吳國百姓之福。

    難道先生不願意越國百姓如我吳國百姓一樣,生活富足安康嗎?”

    吳王再次反問墨翟,而且把越王私下威逼勝玉之事說出,讓墨翟心里也是多添了些愁緒。

    若說越王如此卑鄙,作為鄰國興兵討伐,也未必是一件壞事。

    可越王勾踐雖然野心極大,可他對于越國百姓來說,也相對厚待。

    剛才吳王的話是借用他剛才所舉之例,一時讓墨翟都無話可說。

    而且他也是第一次听說,越王竟然如此卑鄙,用他來威脅勝玉。

    墨翟的心里一時之間,也是心亂如麻,對于越王這種人,難道真的值得同情嗎?

    可墨翟再想,自己本就不會越王,而是為吳越百姓。

    戰亂一起,百姓遭殃,流離失所,在所難免,貧苦百姓既靠不了天,也靠不了地,在戰亂之問,正是亂離人不如太平犬,人不如狗,命賤如紙。

    “因在下之失,而讓勝玉公主受此牽連,在下十分自責,還望王上見諒,它日墨某定當面向勝玉公主至歉。”

    墨翟也是說得十分城懇,並無虛言。

    “不必了,玉兒既然衷情于你,我並不怪她。

    只是墨先生,若說讓你在你所說的大義與小節之間選擇,你將如何面對。

    難道你今日來勸解本王,原本就打算著犧牲玉兒的幸福嗎?

    你可知道王後是玉兒生母,而越國卻指使夫概于此時來吳爭位,殺害王後,玉兒的心有多悲痛,你可知道?

    生母被殺,尚不能為之復仇,為人子女,你又讓玉兒如何看待于你。

    你可知我身中巨毒,來日不多,那你可知我為何中毒,得利都何人?

    夫概受越國指使,先是要置我于死地,其後又怕秘密泄露,殺死王後。

    如此大辱,任誰又能容忍,你竟然以一介布衣身份來我吳國,要勸服我與越國交好,我闔閭並非聖人,只怕要讓先生失望了。”

    吳王最後的話,已是充滿誠意。

    于公而言越國扶持于夫概公子刺殺吳國王後,實不能忍。

    于私而言,勝玉為救墨翟也是仁致義盡,而且被殺的是她的母親,吳王的妻子,如此大仇,任誰也不會置之不理。

    而且下毒之事,雖然沒有明說,可卻已鐵證如山,同樣也是越國指使。

    毒害一國之君,在列國之中手段之卑劣,讓人不可容忍。

    而于墨翟來說,勝玉此時更讓他為之可憐可嘆,不僅母親被殺,而且父親也將不久于人世,如此人間慘事,卻全部落在她的身上。

    若墨翟還是執意勸服吳王不出兵伐越,那實也是太過無情,讓人更回難與信服。

    一個執大義之人,若連基本的人情都沒有,又何來大義之舉。

    此時擺在墨翟眼前的局勢,雖然已經意料到,可從吳王嘴中說出,還是讓墨翟左右為難。

    若為大義,必傷勝玉之心,若為小節,日後誰還會听他推崇止戰非攻。

    “墨某非無情之人,勝玉公主的遭遇,墨某深有體會,可一人之痛,卻也不能讓更多的百姓再受此牽連。

    想勝玉公主自小尚賢敬禮,識大體而恤萬民。

    墨某並不為因私而廢,置大義于不顧,置吳越百姓于不顧,非我墨翟之願,亦非勝玉之願。

    于此還望王上三思而行。”

    墨翟把勝玉與自己相連,並不分彼此,以化解剛才吳王之問,若說吳王止戰,那麼也是為了勝玉,而並非只是為了墨翟的主張。

    “墨先生高義,本王心知,今日吳國眾臣亦當與墨先生為榜樣,為國為民,摒棄私利。

    本王也累了,還請先生請回吧,至于與吳越這戰,情勢依然不定,先生不必氣餒,而本王也不作任何承諾,還望先生見諒。”

    吳王說完,一臉失望的情色,心里也是十分悲諒。

    若說墨翟無情,可他卻冒著生命之危,為萬民請命。

    若說有情,于此之時,又把勝玉的幸福與自己的大義掛鉤。

    這讓吳王心里悲怯,是為勝玉而悲,也是為自己而悲。

    墨翟知道一時之間難與說服吳王,也只得站起身來,與眾臣一樣,行君臣之禮。

    群臣看著墨翟也是無可奈何,而墨翟與眾臣行禮招呼之後,獨自離開,形單影離,十分孤寂。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