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八十四章各有愁緒



    第一百八十四章各有愁緒

    墨翟並沒有隨宋國使臣車駕同行,而是獨自騎了一匹馬直接向吳都奔去。

    一路之上,快馬加鞭,從未停息,心里一直掂記著勝玉公主。

    自進入吳國境內,也有一日了,快臨近吳都城內,墨翟也稍許慢了下來。

    此地正是入吳都效外的一座小山丘,雖然冬時,可卻有些常年綠樹,讓這座山丘顯得異于其它地方。

    墨翟獨自走在山路之上,任其馬跟在身後。

    此地幽徑而林茂,陽光з詰厴希 裉ッ謁 ㄖ 弦謊   恍恕br />
    這就是吳都最負盛名的山丘,虎丘。

    墨翟與王禪第一次相聚就在此地,第二次也是在虎丘,這里離吳都不遠,也算是吳都少有的風景名勝之地。

    有山如虎,故名虎丘。

    墨翟邊走邊看了看後面,微微一笑。

    “蝶兒,出來吧,你難道是怕我嗎?

    可我卻並不會傷害于你。

    還是不願見我?

    那為何又都已經跟了我一天一夜了,難道你就不累嗎?”

    黑翟對著身邊後說,身邊及四周卻並無一人。

    “你和他一樣,都太聰明,一點都不好玩,什麼事都瞞不過你們。”

    化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人卻已從林中一躍而出。

    像一個尾隨的幽靈一樣,來無影去無蹤。

    她此時已經換過衣妝,並沒有著夜行之服,因為在墨翟如此超絕的武技面前,探察追蹤者從來也不需要用眼楮。

    此時的化蝶一身綠衣,到與虎丘的山色相映,看起來十分青春,也十分活潑。

    “師弟已經來過又走了,他跟你又說了什麼秘密,難道他是想請我喝酒嗎?”

    墨翟詭異一笑,顯然剛才王禪來接應化蝶,也跟化蝶私語,卻還是逃不過墨翟靈敏的耳朵。

    墨翟看了看身邊的化蝶,也是十分感慨。

    化蝶年少,可長得就如春雨後的竹筍,一日一個樣了。

    “墨翟,我一直以為你君子儒雅,為何這樣看一個姑娘家,我可不是勝玉公主。”

    “是,你當然不是勝玉,難道師弟說過蝶兒姑娘是不給人看的嗎?

    況且師兄我剛才問你的話還沒有回答,為何不敢言明,難道師弟連我也要算計嗎?”

    墨翟到不怕王禪害他,只是怕王禪的詭計太多,若被王禪捉弄,會讓墨翟無處發力。

    “我都說了,你就是與他一伙的,什麼事也瞞不了你們。

    你看見沒有,前面有家酒家,他此時正在那里等你。

    你這個師弟對你也十分體貼,你還未到,就已經來此恭迎,說不定他還會讓你見到你想見之人呢?”

    墨翟一听,心里還真的猜中了,王禪的詭計還是真的算計到了他的頭上。

    不用多說,他也知道遠處那個酒家里面,除了王禪之外,還有他日思夜寐之人。

    墨翟搖了搖頭,輕嘆一聲,有一種無奈,同時也有一種欣喜。

    “蝶兒,既然這樣,那師兄我先行一步了,你騎我的馬兒趕來吧。”

    墨翟說完,人已如一條箭一樣向著那酒家飛去。

    化蝶一楞,再看時那里還有墨翟的身影。

    看了看身邊的駿馬,依然在悠閑的吃草,一點也沒有因為主人走了而驚慌。

    化蝶嘴里嘀咕著,氣得一跺腳,躍上馬背,一夾馬腹,也一溜煙的奔著前面追去。

    ……

    ……

    “師弟,你在等我嗎?”

    路邊的酒肆外,綠柳如線,微風之下,暖陽陽的,有太陽光照在桌上,現出斑斑點點的光影。

    一個男子,和一個女子相對而坐,卻正好背對墨翟。

    桌上已經擺滿了菜,十分豐盛,只是可惜還沒有上酒。

    “是呀,師兄歸來,師弟焉有不迎之理。”

    王禪抬頭看著從半空而下的墨翟,一臉嘻笑。

    王禪現在還是一副醫師的打扮,並沒有露出真面容,可在墨翟眼中,卻並沒有影響。

    墨翟見桌邊姑娘低頭弄發,心里還是一急。

    “玉兒,你也來了。”

    墨翟話一說完,桌邊姑娘抬起頭來,對著墨翟露出一抹笑臉。

    墨翟一看,臉上瞬間尷尬無比,通紅一片。

    “原來是施子小姐,墨翟實是唐突佳人,還望見諒。”

    墨翟說完瞪著王禪一臉的氣憤,真想朝王禪那嘻笑的臉上給王禪來上一拳,才能解心頭的窘迫。

    “墨先生請坐,如果不是勝玉公主,怕也難入先生法眼。”

    施子說完,看了看有些窘迫的墨翟。

    再看路上騎馬奔來的化蝶,知道墨翟心中急切,就只是為了看看勝玉。

    “施子姑娘說笑了,姑娘容貌驚為天人,大周列國之中少有,只是墨某不懂欣賞而已。”

    墨翟說完,依著王禪坐下,他有些好奇,王禪一向話多,也喜歡調侃于他,為何今天見了,反到如此沉默了。

    “師弟,你請我喝酒,可見了我卻一言不發,難道是在下惹你不高興了。”

    墨翟看了看化妝成醫師的模樣,幾乎無法分辨,也為王禪如此精巧的易容之術而贊嘆。

    “小三,上酒,我要與這位墨大爺痛飲幾杯。”

    “禪哥哥,你也不等我嗎,為何招呼不叫小二,而要叫小三呢?”

    化蝶躍進酒肆,恨恨的看了一眼墨翟,卻是問著王禪。

    “小二哥的妹妹,難道不叫小三嗎?”

    化蝶一听,看著酒肆一個姑娘端著酒盤送了上來,撲哧一笑。

    “就你鬼主意多,讓吳國公主給你上酒?”

    墨翟一听,這才扭頭看著上酒的勝玉。

    “玉兒,你為何在里邊,快快快,讓我來端。”

    墨翟十分體貼,從勝玉手中接過酒盤,上面有幾壺酒。

    “翟哥哥從越國而來,遠來辛苦,我給翟哥哥還有這位王醫師端茶上酒,也是應該的。”

    墨翟扶著勝玉坐下,卻是看著王禪道︰“師弟,你可是飽讀詩書,該懂禮儀,如何讓堂堂吳國公主與你上酒。

    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你是不是太持大了。”

    墨翟並不生氣,而是半開玩笑,也半以師兄的身份教訓王禪。

    “勝玉公主,剛才我是不是說過,若你給我們溫酒,墨小子一定會跟我講大道理,現在你信了吧!”

    勝玉卻也不回答王禪,只是看著墨翟輕語道︰“是我自己願意的,與鬼谷先生並無關系,你可不要責怪他。”

    墨翟看了看王禪,只見王禪已經站起身來親自為幾人斟著酒。

    “墨小子,你被禁在越國,吳國公主可是十分擔心。

    要讓我打救于你,所以我告訴她,越王適時會放你回來,她竟然不相信我。

    現在你回來了,所以才有得公主為我們屈尊溫酒。

    我們都是沾了墨小子你的福呀!”

    王禪語氣帶著些譏諷,卻也自斟自飲一杯。

    “師弟,我知道你能算到越王的心思,自然也算到我此次回來的意圖,所以你不高興是不是?”

    “我沒什麼不高興的,你回來勝玉公主高興了,小子也少了些憂慮,又多了幾份擔心。

    若是我真的不高興,你覺得我還會讓蝶兒去迎你,哼!怕是迎你的就是我的邀陽劍了。”

    王禪說完也是長嘆一聲,並不再言。

    施子一看,微微一笑道︰“鬼谷先生,剛才你不是還一直想著墨先生回來,要與他共飲幾杯,為何現在卻獨自飲了起來,似乎沒有一點主人家的風度。”

    “對對對,施子姐姐批評得對,我來敬墨小子與三位美女。”

    王禪舉杯敬幾人,臉上的笑卻也有些尷尬。

    大家都知道王禪可能又想到什麼,所以才會如此變臉。

    “師弟,吳都發生什麼事,能上你也會憂慮?”

    “吳都之事,你大概也能猜出,蹶由公子回吳,大公子波遇刺,王後遇刺。

    過些日子王上將舉行國葬,也發了國書與越國,這個你當然也曉得。

    這些事並不為難,何來憂慮。”

    墨翟一听,也弄不懂王禪所想。

    “師弟,你我雖然見解不一,可我知道你也是為天下百姓而謀。

    我主張非攻,你卻認為以戰止攻。

    吳越兩國之事,你我各盡力而為就好,你不必太過在意于我。”

    墨翟說完,也舉杯回敬于王禪。

    王禪嘿嘿一笑,一反常態,讓人難與捉摸。

    三個姑娘也只得看著兩人,知道他們是知己,但見解不一,在吳國與越國之間,王禪一直主張吳攻越。

    而墨翟卻不想兩國交戰,此次回吳,自然也是越王之意,更多的則也是墨翟的本意。

    所以三人也都不便插話,只是靜靜的听著兩人如何溝通。

    現在看著王禪一笑,又不知王禪肚子里有什麼鬼主意了。

    “我是擔心你,你若與宋國使臣的身份回吳,想來吳王一定會以禮相待。

    可你現在卻是孤身一人回吳,那就是普通一人。

    越王知道你與公主的關系,所以用你來威脅勝玉公主,讓公主痛苦悲怯了一陣子。

    可現在你想一想,吳王若也用勝玉來威脅于你,你又該如何,公主又該如何呢?”

    王禪終于還是把事情說明白了,大家一听,心里也都明白。

    很多時候王禪總顯得稚氣未消,可他的思慮總是讓人不得不佩服,大家都沒有從墨翟的身份想過,可他卻一看就明白帶來的後果,也體貼墨翟體貼勝玉公主將要面對的困擾。

    特別是勝玉公主,此時臉上的表情也可知其心中的憂慮。

    她知道墨翟的胸中之志,也知道他的秉性。

    但若真如王禪所說,那麼墨翟想說服吳王止戰,幾乎是不可能之事。

    墨翟此時以個人身份回到吳都,吳王也不必考慮墨翟宋國使臣的身份,可以使用非常手段。

    若論武技,吳都怕也未有人能是墨翟對手。

    唯一能牽制于墨翟的就是自己,這一點連越王都知曉。

    更何況于自己的父王,當然懂自己之心,懂墨翟的軟脅。

    勝玉公主只是呆呆的看著墨翟,似乎又回到越都宴度之時。

    那時越王要招墨翟為公主婿,當時墨翟是拒絕的,這一點勝玉十分欣慰。

    可後來越王以出兵吳、楚相威脅,墨翟卻並沒有選擇。

    只是因為蓮花公主忽然對越王發難,這才讓墨翟避免了兩難的決擇。

    現如今回到吳都,同樣的選擇再次擺在墨翟的面前。

    “玉兒,你放心吧,若真的如此,墨翟也不會有負于你。”

    墨翟回答得有些尷尬,其實他的心里並沒有答案。

    當年他的師傅就曾問過他,若讓他在私情與大義之前選擇,他會如何決策。

    那時墨翟年少輕狂,覺得自己已經能夠掌控自己,一口回答當然是以天下大義為先,兒女私情為次。

    可現如今真的要面對如此選擇之時,墨翟還是已經沒有年少之時的那麼爽快了。

    當時史角只是微微一笑,並不肯定與不否定。

    當時的墨翟並不知史角如此微笑的含義,現在他知道,這些事若不經歷,就無法知道其中決策的困難。

    人都是這樣,任何事若是在沒有發生之時,總是覺得自己應付起來得心應手。

    可真的發生了,才會發現,其實自己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堅決

    “師弟,你的憂慮未必會發生,此時可別掃了大家的興致。

    不若大家喝上一杯,將來如何,何必憂慮呢?”

    墨翟現在知道,其實王禪知道墨翟孤身一人來就想到了這其中的問題。

    心里也有些愧意,他選擇一個人快馬加鞭來吳,就是因為思念勝玉,同時也想讓勝玉少些擔心。

    可他還是沒有王禪這般思慮周密,考慮得十分充分。

    此時他不想讓大家為他而憑添憂慮,掃了大家的興趣,所以臉上的笑容到裝得十分自然。

    “就是,鬼面娃你與墨先生也有些日子未見,可不要掃了大家的興。

    還有我們的公主,可也是思念日久。

    難得今日閑時,大家該以酒助興,它日之事,它日再說。”

    施子此時笑意如花,卻並非沒有憂慮,而是她知道別人的憂慮或許都有可解之法。

    可她的憂慮卻只是因出生,任誰也無法改變。

    任誰也無法化解對吳國王室的仇怨,她只有藏在心中,一個人獨自消融,

    酒是一種好東西,有的時候它可以讓人暫時忘卻傷痛,覓得一時之舒爽,這又何樂而不為呢?

    勝玉看著墨翟,眼中含著淚。

    而化蝶與施子都看著王禪,兩人心中也都有難解之憂。

    在此時似乎也只有王禪並沒有什麼憂慮,反而是一個旁觀者,只是操著無妄之憂而已。

    “你們不必看我,施子小姐說得有道理,我們今日有酒今日醉,何必管它明日風殘,明日憂呢。

    來大家痛飲此杯!”

    王禪說完,大家都舉杯一飲而盡,實也沒有其它辦法,只有以酒為媒化解各自心中愁緒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