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七十九章相見離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相見離別

    夫差與化武都已包扎來畢,夫差受傷比之化武還要重一些,渾身上下,幾乎都是咬傷及抓傷。

    而化武卻只有幾處,這也說明,夫差雖然年輕,但使的是巨闕劍,十分沉重,若在戰場威力很大,但若是單獨對敵則並不佔優。

    而且從輕身功夫、劍法造詣來看,化武遠在夫差之上。

    夫差上身包得滿是布條,也只能穿著寬松的衣服,半躺在椅上休息。

    而化武則依然端坐椅上,半閉著眼楮,似乎在調息,卻一直保持著警惕。

    化武衣服已經換了另外一套,依然是青衣素裹,既不著軍裝,也非富家錦服。

    孫明坐在一側,看了看化武,再看夫差,又看看中軍軍營門口躺著的白虎,還有坐在一邊的趙阿二。

    “阿二兄弟,還是你來的及時,若不然今天就會出大事了,鬼谷先生真是神算了。”

    “孫將軍,鬼谷先生之事不要再提,先生之意你該明了。”

    夫差看了孫明一眼,語氣有些責備。

    孫明一听也知道其中之意。

    畢竟現在王禪已是已死之人,所以心里猜測著鬼谷王禪未死,可也不能隨便亂說。

    “明白,不知這白虎吃餓沒有,一只羊夠不夠?”

    “孫將軍,我來此的目的其實有二。

    一是救夫差將軍,其二就是為了白靈。

    它食量比較大,所以容易引人懷疑。

    可若說來到軍中,也就多添十幾個兵甲的口糧,想來兩位將軍可以保證。”

    趙阿二也把王禪交待的事說明白,怕兩人不明白來意。

    “阿二兄弟你就放心吧,在軍中多十幾個人的口糧,還沒有問題,更何況白虎一來就立了大功,我們決不會虧待她的。”

    夫差說完,看了看門口懶洋洋的白虎。

    此時她已經在打著盹,像是永遠睡不醒一樣。

    老虎就是如此,沒事之時,總是懂得靜養,保存體力,在捕獵的時候,才會展現其猛虎之威,說起來也是天道自然之法。

    其實夫差此時有許多疑問,一是關于鬼谷王禪的事,可他卻也不能問。

    另處就是關于化武的事,讓他一直疑惑。

    今日在後來的刺客對陣之中,化武的話,也讓夫差疑惑,他們之間像是認識多年的老朋友。

    但夫差還是知道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因為他也知道化武的脾氣,只得靜靜等著。

    若是化武想說,或許他自己會說出來。

    此時一個傳令兵走到門前,卻又看著白虎不敢進來,欲言又止。

    “有什麼事快說,此虎不會傷你。”

    傳令兵一听孫明訓斥,也只得跪在門外道︰“軍營外有兩位姑娘,說是要見夫差將軍,不知是否讓她們進來。”

    傳令兵說完,白虎卻已站起身來。

    竟然嚇得那傳令兵一跳,可還是跪在地上。

    夫差看了看趙阿二。

    “阿二兄弟,來人應該是白靈認識之人是不是。”

    阿二一笑道︰“回將軍,應該是熟悉之人。”

    “快請兩位姑娘進來。”

    傳令兵松了一口氣,馬上向外奔去。

    而白虎則也小跑著向外走去,顯然是迎接客人。

    趙阿二當然一直跟在後面。

    來人是化蝶與施子。

    此時她們都穿著平時的衣服,兩人相伴而來。

    白靈見化蝶,十分親密的用頭蹭化蝶的手,顯得十分親密。

    施子一看,也是心生妒意,如此小白虎像是跟她的主人一樣。

    “小白虎,你也是如同你的主人一般,只會討好蝶兒。

    可你記得前幾個月,我還親自喂過你呢,你竟然這麼快就把我忘了。”

    白靈听施子如此一說,也走到施子一邊,同樣蹭著施子的手。

    施子也用手撫摸著白靈,看來白靈也同他的主人一樣,不敢輕易得罪這兩個女人。

    夫差與孫明已在站在軍營門口迎接,而化武則依舊坐在椅上並沒以動。

    “蝶小姐,施子小姐,你們怎麼也來了?”

    趙阿二有些疑惑,卻還是詭笑著問兩人。

    “你都能來,為何我們就不能來呢?”

    化蝶嘴上一氣,就向前走去。

    “原來是施子小姐與蝶兒姑娘,快快進帳來吧。”

    夫差一身傷痛,卻還是撐著歡迎兩位天仙一般的姑娘。

    “將軍像是受傷了,面色不好,不必如此拘禮。”

    施子看夫差臉色蒼白,也十分體貼。

    化蝶則是望了一眼施子,微微一笑。

    “只是一些皮外傷,不礙事。”

    化蝶與施子到是攜手走了進去。

    化蝶看著端坐的化武,臉上還是露出無限關懷,可她只是走到化武身邊行了個禮。

    “爹,你在軍營還好嗎?”

    化武看著化蝶,則只是微微一笑,伸手示意化蝶坐下。

    “爹沒事,在軍營總比在家里閑呆著好,你怎麼不在家照顧外公,卻跑來這里了呢?”

    化武的笑只是那一瞬間就消失不見,繼兒卻又批評起化蝶來了。

    “外公一切都好,我也只是陪施子姐姐來軍營看看,順便看看爹,你可別怪我。”

    化蝶也是順水推舟,說起來也是事實。

    “是呀伯父,蝶兒怕我一個人孤單就陪著我來了,你可別怪她。”

    兩人說完都坐在化武一側。

    夫差一看,臉上帶著欣喜,看了看孫明道︰“孫將軍,今天也算是喜事,給所有將士都加個菜,你快去安排一下,兩位姑娘也一路辛苦,我們今天就在此為兩位姑娘接封洗塵。”

    孫明一听,知道夫差喜歡施子姑娘,一見施子姑娘,當然也就忘了剛才那生死搏斗的危險了。

    當然夫差所說也是事實,大難不死,又有美人來訪,當也算是天大的喜事了。

    孫明點了點頭就直奔出去。

    “夫差哥哥,為何會穿著便衣,難道真的受傷了嗎?”

    化蝶也是明知故問,卻是不想讓人懷疑她與施子的身份。

    “也沒什麼事,只是你們來時去山上打獵,卻不想打獵不成,反差點成了野狼的獵物了,所以受了點皮外傷。”

    夫差有些不好意思,這種事說起來實在不是什麼光彩之事,可化蝶卻還是偏要提起,讓他覺得在施子面前都不敢抬頭。

    “將軍人沒事就好,皮外之傷,至少能保全性命。

    若在吳都怕就難與預料了,你大哥公子波被刺身亡之事,想來將軍也知道,實在讓人痛心。”

    施子輕言淡語,把軍中之事引向吳都,故意試探,卻也在看著夫差的表情。

    “生死有時只在一念之間,並不必為此感傷。

    生在王候之家,有的時候生死從出生就已注定,實怪不得別人。

    大哥遭人刺殺,在下也實難有同感。

    願他來世投身一個普通人家吧,或許還能自己有選擇。”

    夫差也是深有體會,在山上他已知道來殺他的人是何人。

    慶忌慶子,前吳王僚的兒子,算起來他們還都是姬姓兄弟,吳國王族之人。

    可因為自己父親的奪位,讓兄弟也變成仇人,他理解慶忌以及化武口中婆婆的仇恨之心。

    一切只因他是吳王闔閭的兒子。

    施子看了看夫差臉上的表情,多少也有一種感同身受的情懷,臉上也同樣現出一絲無奈。

    “我們一起吃飯吧,當你們來看我的路上,或許吳都又發生了許多事,誰又能說得清楚呢?”

    夫差站起身來,向門外的衛兵一揮手,十數個衛兵已經把豐盛的菜端了上來。

    在兵營吃飯,不像在吳都。

    宴席之上都是各坐一桌,這樣以示禮儀。

    可在軍營中,孫武改變了這種宇腐的做法,一切以作戰優先,吃飯也不例外。

    兵甲當然是吃大鍋飯,各自分食。

    可對于高級將領以及身份高貴的客人,也沒有單獨的桌子。

    只有一張大方桌,像一家人吃飯一樣,坐在一起。

    “施子姑娘、蝶兒姑娘請,化武大哥、阿二兄弟,孫將軍,我們就一起吃吧。”

    施子與化蝶自然優先坐在主位,而夫差則坐在一側,化武坐在化蝶身邊,孫明與我阿二也不忌諱就坐在對面。

    夫差在軍營之中,也不只是一個偏將,在孫武治理下的軍中,任何人都一樣,並沒有權貴與貧農之分。

    因為在戰場上權貴與貧農都只有一條命,都會死。

    夫差親自為施子姑娘與化蝶斟滿酒,看了看化武,知道他不喝酒。

    而孫明也為趙阿二斟好酒,自己卻只是端著茶杯。

    “施子姑娘,蝶兒姑娘,還有阿二兄弟,我這軍中不允許飲酒,任何人也不得破壞。

    所以我與孫將軍還有化大哥,只能與茶敬三位,就算是感謝三位為我夫差帶來好運,也救了我夫差的命,夫差此生不忘。”

    夫差大難不死,也說得真誠。

    化蝶看了看施子,又看看化武,舉起酒杯,卻不敢喝下去。

    “蝶兒,既然來到軍營,一切以軍令為上,你想喝就喝了吧。

    吃了這頓飯,你也該回去吳都了,你外公可不願你私自來軍營。”

    化武這個當爹的也有些不通情理,化蝶雖小,可依身形來看,也是大姑娘了。

    可剛來軍營就要趕她走,實在也有些讓化蝶下不了台。

    “蝶兒,沒關系既然化大哥關心你,你就依化大哥之意,回吳都反而更安全一些。”

    夫差並不知道剛才的黑衣人就是化蝶,可他也知道化武為何會如此急著趕化蝶走。

    他知道化蝶師從南海婆婆,武技修行已十分高絕。

    可化武趕化蝶走,自然是為了伍子胥。

    畢竟若說剛才的黑衣刺客是慶忌太子,那他們同樣會仇恨于伍子胥,伍子胥自然也十分危險。

    化武實際上也要讓化蝶回去保護伍子胥,而不是自己。

    “是呀,妹妹陪姐姐來軍營看望夫差將軍,將軍無恙,我們也不便留在軍營,用過飯姐姐就陪你回去。”

    夫差一听,心里又覺得十分傷感。

    雖然身在軍中,可卻也一直思念著眼前的這位美人,可剛見面,又要離別,心里萬分不願。

    可夫差想到上午在山中的危險,還是只得忍下。

    夫差看了看施子,臉上帶著不忍的期盼,卻還是狠心的回道︰“施子也急著要回吳都嗎?”

    施子一笑道︰“吳都之變,該還只是開始,將軍駐守邊境,風險更大。

    我若留在此地影響將軍,也不方便。

    不過我想將軍也快回吳都了,何愁沒有見面之時,施子就在吳都等將軍歸來。”

    施子到也不忌諱,語氣里同樣帶著期盼,也讓人心生憐意。

    “都舉著杯了,飯還沒吃,就開始告別,將軍可別讓兩位姑娘見笑了。”

    夫差一楞這才發現,自己提議的飲酒歡迎,卻一時之間變成離別之席了。

    “爹,你放心吧,吃完飯我就回去,外公那里你不用擔心,有蝶兒在自然會無事。

    再說不是還有他在嗎,爹你就安心在此保護將軍,不用擔心女兒。”

    化蝶邊說邊流著淚,想著上午那場惡戰,她心里也是難受。

    卻不得不看著自己的父親與狼拼斗,幾次都差點被惡狼咬住。

    而且最後化武的話也讓化蝶對眼前的父親充滿同情,也深深體會得到化武內心的痛苦。

    “對對對,還有我家小公子,這世間還沒有我家小公子意料不至之事呢。

    化武大哥放心,蝶兒姑娘也放心,我帶著白靈會守在這里,山中有老虎,就不怕狼來襲。”

    趙阿二說完,自知說漏嘴了,趕緊把杯中之酒喝了。

    後面兩句話是王禪告訴他的,他竟然一不小心說了出來。

    化武也擠出點笑道︰“阿二兄弟說得對,我們吃飯吧。”

    說著也舉茶與夫差一敬,自己到是先飲了一口茶。

    化蝶這才雙手舉杯喝了一口。

    施子看了看,也是微笑著敬夫差與孫明。

    這吃個飯,卻也吃得讓人傷感。

    她的心里也同樣十分矛盾,卻也無處可說,一杯酒到是一飲而盡,也算是把這些煩惱通通化在酒中了。

    夫差到也把茶飲盡,算是回敬于施子。

    兩人相視一笑,卻是各有其意。

    正當一桌上開始有了談笑之聲,也慢慢忘卻了煩惱之時,外面一個傳令兵風僕塵塵的奔到門口,撲通一跪,雙手舉著一卷竹卷,用錦巾包裹,看來一定是緊急之事。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