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七十七章黑衣幽幽



    第一百七十七章黑衣幽幽

    可狼群剛一躍出幾只之後,卻瞬間急速的向後退去,接著就沒命的向著四周狂奔,似乎失去了人的控制一樣,回歸本性,有了恐懼之心。

    同時山野之中響起一聲虎嘯,一只白色的身影,從濃霧之中一躍而出,站在化武身邊。

    白虎卻並不看化武與夫差兩人,而是怒目盯著缺口之處。

    “白虎,這是鬼谷先生的白虎。”

    夫差此時也認出這只白虎,就是王禪的白靈。

    他在吳都之時當然也見過幾次,那時候它還只是一只大貓。

    可現在完全變了模樣,半丈的身高,兩丈長的身軀,比一匹戰馬還在寵大。

    此時老虎咧著大嘴,渾身上下透著一股森林之王的威嚴。

    “動手!”

    南海婆婆顯然未料到有此一變,雖然一只白虎于她而言並不害怕,可結合剛才化武的話,鬼谷王禪早在很久就已算準了她會刺殺夫差。

    而此時白虎出現,還是讓她心里震憾,剛才一直以為十拿九穩,想看一看化武與吳王兒子夫差被群狼咬至半死,那時她可以悠閑的出來,看著大仇人之子喪命,心里渴望著這一場面,那將是一種無比的快慰。

    可事已至此,若再不動手,只怕是要讓兩人逃過一劫了,形勢已不能再有遲緩。

    一把銀劍,從天而降直刺夫差。

    可也就在此時,化武的劍也沖天而起,迎向刺來的南海婆婆。

    缺口之處的慶忌的劍,也向夫差刺來。

    而夫差在那一楞之間,信心大振,已恢復大半體力。

    巨闕劍隨手揮了出去,以硬踫硬,擊向缺口之處襲來的長劍。。

    白虎並不幫誰,而是繞著整個剛才的圈子,看著這一團霧氣,邊走邊仰天長嘯。

    霧氣像是被閃電擊中一樣,在虎嘯之時,剛才還像凝固一般的霧氣,現在也慢慢變得流動起來,而且都是朝著外散去。

    陽光像散落的雨點也開始在圈子里滴落,穿過霧氣,帶來一絲絲亮光,透著生機。

    化武的劍迎向南海婆婆,可南海婆婆也算準化武會搶在夫差之前先迎戰于她。這是化武作為一個貼身護衛的本能。

    她的劍冷如寒冰,在化武面前劃過出道道霧劍,同時襲向化武,虛實相生。

    化武的劍去並不畏懼,直刺整個劍氣之中,一副同歸于盡的劍招。

    南海婆婆一看,不與化武硬拼,她知道化武的武技高深莫測,連她也摸不透。

    而她的主要目標是夫差,化武算起來只是附帶的刺殺對像,可殺,也可不殺。

    在化武持劍刺來之際,南海婆婆人像散開的霧氣一樣,凝成一股,人卻從化武身邊溜開,長劍終于還是露也崢嶸,直刺正迎向慶忌的夫差。

    可化武並非庸手,自然知道因為白虎的到來,南海婆婆雖然受了驚嚇,可刺殺的目標還是夫差。

    劍與南海婆婆一擊之後,人卻也一個翻身,回轉過來,長劍緊跟著南海婆婆,一點也不落下風。

    夫差一時信心大增,可揮出的巨闕劍還是受到重擊。

    慶忌太子當年就已經是列國出了名的大力士,力大無比,縱然夫差持的劍比慶忌的劍要重,要長、要寬。

    可與慶忌一硬剛,還是讓他大吃一驚,而且手中的巨闕劍險些被震飛出去。

    人不得不接連退了三四步,這才穩住身子。

    而這對于半空之中的南海婆婆卻正是機會。

    慶忌一身黑衣,並不受剛才與夫差硬拼的影響,也一劍刺向快一直要後退的夫差。

    顯然慶忌的武技想像中要高明得多,而且也比夫差還要強橫,力大無窮並非浪得虛名,動作連慣並不被剛才夫差全力斬來一劍而受滯,盡顯刺客本色。

    夫差上前後受敵,而南海婆婆為防化武,另一手向回一拋,一條白綾如同槍一樣對著化武的面前就龍襲去。

    化武不得而已,只得隨順挽出一個劍旋,刺向這條白綾。

    此時夫差從信心百倍一下跌落深淵,以為命已該絕之時。

    霧氣之中一條黑影,一劍直刺,同時劃出九道劍氣,分別襲向慶忌以及臨空而下的南海婆婆。

    黑衣人的劍首先擊***婆婆的劍,擋住南海婆婆的劍勢,同時其它劍氣,也讓南海婆婆一時無法變招,封住了南海婆婆的劍招變化。

    同時黑衣人的另一只手卻一掌擊中了夫差的肩膀,一股沾勁傳向夫差。

    夫差在那一刻,借著這股力道,人已飛出五丈之遠。

    一時站立不穩,跌坐在地上,而再看之時,只見身邊卻站著白虎。

    像是在欣賞幾個拼斗一樣,眼中帶著不屑,對黑衣人的出現,似乎並不驚異。

    黑衣人不僅在那一刻解救了夫差,而且身子並未停滯,在半空之中一個旋轉,長劍回收面向慶忌太子,準備擊中慶忌太子的重劍,再借力躍向夫差一側輕輕一躍。

    黑衣人從出擊到,一劍直刺,再劃出九道劍氣,阻攔南海婆婆的襲擊,救下夫差,再擊退慶忌。

    時機把握十分精準,不差半毫,而且在半空之中,連續翻轉,身姿輕盈如同一只蝴蝶飛舞,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哈成,猶如仙婦下凡一般,不著一絲痕跡。

    慶忌太子剛才還以為可以一擊致勝,了結此事,不想橫空飛出的黑衣人,還是把他擊退三步。

    如此勁氣之力,竟然比夫差與他對陣之時的硬踫還要強,而且像是身後有一股巨大的力,拉住他一樣,讓他不得不退。

    劍招之精妙,劍氣之充盈,也讓他一時之間十分震驚。

    化武的劍擊碎了南海婆婆的白凌,在那一刻,並不再出招,像有預知一樣,也一個橫飛,落在夫差的前面。

    此時夫差依然跌在白靈身邊,而化武與黑衣人卻是一人一邊。

    “幽幽,你干什麼?”

    慶忌太子看著同樣黑衣蒙面的黑衣人,一時難與理解,眼中透著疑惑。

    此黑衣人與幽幽身形一樣,高矮相當,從外表來看,根本看不出區別,而且衣裝一樣,連外露的發型都有些相似。

    只是幽幽為掩藏身份而故意使軟鞭,可此時的黑衣人卻使的是劍。

    “你是誰,你不是幽幽,這招劍問蒼穹是誰教你的?”

    南海婆婆還是看出剛才黑衣人的劍法,就是天問九式的起手式,劍問蒼穹。

    也只有劍問蒼穹才有如此大的威力,同時震開南海婆婆與慶忌的劍。

    這樣一來,兩人原本以為藏在暗中的後備殺招幽幽,卻並非兩人所想,幫手變成了對手。

    原本是一伙的幽幽,也是此次刺殺最後的保證,現在卻變成她們完成此次刺殺最大的障礙。

    若在平時真的對陣,以南海婆婆的劍法修為,黑衣人縱然使出劍問蒼穹,也未必佔得了便宜。

    畢竟南海婆婆對這一招,實在是太熟悉了。

    她也因此創出不少劍招,都是征對于齊國大師史角的劍招。

    至于天問九式,因為威力巨大,她也只見過幾次。

    其實一次就是鬼谷王禪在忘歡峰之時使出的問天何有情。

    一劍三十六種變化,劍氣所到之處,無堅不摧,直接就造成雪崩。

    此時霧氣已基本散氣,南海婆婆也是十分疑惑,未曾想自己辛苦布下迷霧之局,竟然如此容易就被一只白虎給破了。

    若不然就算有這一只白虎,還有此時的假幽幽幫忙,她也有信心再施陰符之術,困住夫差還有化武。

    因為霧氣于她而言,是一種可以致命的武器,看似輕柔,在她施控之下,可以發揮無窮的威力。

    可此時,先是因化武說出,鬼谷王禪早就算準了刺殺,讓她的心里產生對鬼谷王禪到底死還是未死的懷疑,還有恐懼。

    此時再冒出一個黑衣人,而且劍法超絕,一出手就是劍問蒼穹,至于會不會天問九式,更多了許多不可預測。

    讓她心里還是失了方寸,面對黑衣人露出怯意。

    “將軍,你們在那。”

    說話的並非黑衣人,而是趙阿二,他的聲音也從後面山路之中傳來,緊接著的馬蹄聲卻越來越多。

    站在化武身邊的黑衣人,此時並不想回答南海婆婆的問話。

    而是看了看夫差,再看了看一身傷的化武,眼中露出關切。

    對著二人揮一揮手,兩人一看,知機的向後退去。

    而白靈則動也不動,就站在黑衣人身邊,似乎認識黑衣人一樣。

    “想跑,攔住他。”

    南海婆婆也並非善類,一劍同時挽出數十朵劍花,同時襲向夫差及化武。

    可在同一時,黑衣人的劍還是再次出手。

    這一次是十八招變化,變化里透著更多的變化。

    一時之間,劍氣像一堵牆一樣,攔在了南海婆婆的面前,只是防守,並不攻擊。

    南海婆婆雖然氣勁也十分精純,可劍與黑衣人之劍接連相擊數下之後,人卻還是被震出一丈之外。

    “天問九式,你竟然也會此劍法。

    哈哈合!真是天意弄人。”

    南海婆婆被震出之後,幸得慶忌扶住,若不然以一方宗師的身份,就會在一劍之下,被一個蒙面人擊倒,這會讓人笑話。

    剛才她的狂笑,也是透著陣陣悲涼。

    因為她知道能習得史角天問九式之人,其劍法必然已在她之上。

    而且依剛才的內力比拼,她雖然年紀佔優,可內力卻並不佔優。

    她想起了趙伯,當年吳王僚成事,是因為趙伯施展天問九式,一劍就擊退了王僚兩個弟弟請來的幽冥與夢魘的殺手。

    這其中一人就是現在的蹶由公子,也就是現在的幽冥尊主。

    可現在他要刺殺吳王的兒子報仇,卻也敗在天問九式之上。

    此時馬蹄聲近,趙阿二已趕了過來,而其身後是孫明及十數個兵甲,已經把這一塊地包圍起來。

    夫差見狀,抬手示意孫明不要輕舉妄動。

    “孫將軍,不要動手,今日之事一切听化武大哥的指揮。”

    孫明一看,見旁邊的化武手持長劍,此時卻已在往劍翹里收。

    化武也不知道黑衣人只在救人,而不會幫己方傷人。

    而且化武也不想此時傷了南海婆婆,更不想與慶忌再次敵對。

    此時的南海婆婆一臉陰蔭,卻並沒有蒙面。

    只是易過容後,沒有人認得出她的臉。

    她的臉也像霧氣一樣,時刻在變,剛才一直十分平靜,現在陽光照射進來,卻顯得變幻莫測,像她的心情一樣,波濤洶涌。

    “你們走吧,我們的恩怨總有解決的一天,但不是現在。

    鬼谷先生只意在救人,卻並無傷人之意。”

    化武說完,劍已入鞘。

    而夫差則再次一揮手,十數個兵甲已慢慢收合到己方一側嚴陣以待。

    “將軍,我們回去吧,我們縱然是有這些兵勇,也佔不到便宜,只會白白送命。”

    化武說完,已和夫差向後走去,只留下趙阿二與白靈,還有黑衣人。

    “夫差小兒,你的命就暫時留你幾日,老身此生,必取你小命!“

    南海婆婆語氣悲涼,隨著聲音,人已消失在林中。

    而慶忌則看了看化武,又看了看黑衣人,不知是失落還是欣喜,縱身一躍,飛入剛才那唯一的缺口之處。

    並沒有尾隨著南海婆婆離開,依然保持著夢三殺手的身份。

    此時霧氣已散,可以清楚看到,這就是一處斷崖。

    慶忌卻並不害怕,可見其武技身法非普通刺客能比,別人認為危險的地方,反而是逃走的生路。

    “白靈,我們也回去吧,不知姑娘是否也與我們一道同行。”

    黑衣人此時只是看了看趙阿二,再看看白靈,眼中透著一種復雜的感情。

    把劍一收,頭也不回,卻向著山中走去。

    “姑娘,救命之恩此生不忘,謝謝。”

    夫差說完看了看化武,而化武也是一言不發,也不看黑衣人。

    白靈此時見人一走,似乎肚子也餓了,就著地上的死狼啃食起來。

    “夫差將軍,能不能讓你的將士把這些狼尸收拾回去,這可是白靈的口糧。”

    夫差一听,這才知道白靈是趙阿二帶來的,就是為了救他。

    雖然白靈只是那麼一嘯,可卻把所有狼群嚇跑,破了陰符之局,也算是立下大功。

    “不必,阿二兄弟,我軍中自然有活羊可供白虎吃食,你就放心吧。”

    白虎啃了幾嘴,似乎也听懂了兩人的對話,知道還有好吃的,也不再看這些死狼。

    眼楮卻是再看著山的深處,搖了搖尾巴,像一條忠誠的狗一樣也向下走。

    而吳國的這些兵甲,從來也未見過如此寵大的白虎,一個個嚇得躲在一邊,不敢近身。

    任誰初次看到如此寵大的白虎,心里都會充滿恐懼。

    好在白靈十分溫順,也听從趙阿二的話。

    趙阿二緊趕兩步,跟上白靈,手搭在白靈身上,與白靈相伴下山。

    高大的身材,在白靈身這,也只露出半截胸部。

    但也給這些兵甲做了示範,那就是此虎通靈,並不吃人。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