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七十二章父子有別



    第一百七十二章父子有別

    車隊已到軍營,而軍營之內卻並不沒有因此而有什麼變化,依然該練兵的練兵,該巡視的巡視,各盡其責,這就是孫武治軍之道。

    在軍中隨時保持著一種出征狀態,並不會因為有王候來訪而徒生變化。

    所在將士在軍營之中他們只听令于軍令,就算是王上也無法調動他們。

    三人走下馬車,吳王一看,心中滿意。

    幾個兵甲前來相迎,跪在地上說道“將軍,二公子已提出,正在軍營。”

    一個步將向孫武匯報著。孫武一揮手,就扶著王上一間軍營走去。

    公子山已經提前被押在上此營之中。

    “兩位愛卿,你們就不必陪本王了,本王單獨見一見山兒,讓他們給備些酒食,本王也有些餓了,就與山兒同飲幾杯,也算是我這個當父親的有愧于他了。”

    吳王的話讓人听不懂,可孫武與伍子胥還是听命于吳王,不再跟進,只在軍營外站立,算是為吳王站崗。

    吳王走進軍營,只見公子山已經端坐在桌邊,正在愁苦憂慮之中。

    一听得吳王進來,趕緊跪在地上,對著吳王行著大禮。

    吳王一見,也不扶,就這樣走到桌前。

    而此時軍營之中的勤務兵已經把酒菜送到桌了。

    吳王自斟自飲了一杯,卻並不看地上跪著的公子山。

    輕嘆了一聲道︰“山兒,父王來此,先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

    昨夜王後遇刺身亡,你就跪在地上,仔細想想,這是為什麼?”

    公子山一听,王後死了,滿臉都是疑惑,心中不知該是高興還是悲傷。

    眼中卻還是流著淚,小聲抽泣著,也不敢抬頭看吳王。

    “回父王,孩兒不知,為何會有人這麼狠心刺殺王後,這是為什麼?

    還請父王明示孩兒。”

    公子山此時被關押在軍營之中,听到此消息,心里也有些慶幸,若是不在軍牢,他或許又會成為嫌疑了。

    可此時既然在軍牢,說話也理直氣壯了許多。

    “你不知,那好今天父王來此就是讓你有所知的。

    你起來吧,坐著陪父王喝杯酒,也算是祭奠王後吧!”

    吳王說完,把樽中的酒з詰厴希 約涸儻  由郊白約赫搴鎂疲 壞鬩裁揮形饌醯淖鷚牽 且砸桓齦蓋椎納矸堇刺酵約旱畝印br />
    公子山十分小心的坐在吳王身邊,因衣服有些髒,卻也不敢靠近吳王,有些膽怯。

    吳王一笑道︰“堂堂我吳王的二公子,何故弄成這樣。

    縱然是弄成這樣,衣冠只是人的外表,你又何必如此在乎?

    想來在戰場之上性命交加之時,滿身血污,不是自己的血,就是敵人的血,到那時,你還會不會再顧及呢?”

    吳王邊說邊掏出一方布巾遞給公子山,讓他擦一擦眼淚鼻涕。

    公子山擦擦了臉,這才抬頭看著吳王道︰“謝父王關愛。”

    “我是不得不關愛于你呀!我是怕你步波兒與王後的後塵,讓本王再度悲痛。

    剛才父王所問,你不知道也不怪你,只是因為有些事你也不懂。

    我現在告訴你,殺王後的人是誰,他是我的二弟金笛公子夫概,也就是你的二叔,這你該知道了吧。

    那父王再問你,夫概公子為何在此時出現在吳都呢?”

    吳王並不一次說完,而是一點一點的問著這個看似賢能,而且十分在意外表的兒子,心里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酸楚。

    “二叔當年在吳都自立為王的時候,孩兒還小,也不熟悉二叔。

    若依父王所說,難道二叔此次來吳都也是想繼承吳王之位嗎?”

    公子山想著前幾天孫武對他所說,現在再聯系此事,心里也是驚嚇不已。

    吳王再次苦笑,這個公子山比之鬼谷王禪差得何止天上地下之別。

    鬼谷王禪雖然是一個外人,卻處處通曉這其中道理。

    而公子身在爭位其中,卻連吳國這些年經歷什麼都不知曉,竟然還在反問,讓吳王更加失望。

    “想來孫將軍前幾日來探你時,也告訴于你,你的蹶由叔祖也回了吳都。

    父王賞了他當年父王當公子之時的宅院予他,也同樣封了他為大周上卿,與吳國三位重臣平起平坐。

    你該知道這個蹶由王叔也是來者非善,此時來吳也不懷好意,所以本王才如此厚待于他,就是讓他不要參與吳國太子之爭。

    你可知他一共參與了多少次吳國內爭嗎?

    父王可以告訴于你,這是第三次。

    而你二叔夫概公子,自然也不例外了,當然是沖著吳王之位而來。

    可山兒你是否知道,他們要爭吳國王位,還得有什麼條件嗎?”

    “孩兒愚味,不知這其中之故,還望父王明示。”

    公子山此時也不敢再胡亂猜測,像一個真心討教的兒子一樣,在等著父親的教誨。

    “那就是本王沒有繼承之人,只要本王一死,而他們兩人是唯一的現存唯一的王族繼承之人。

    他們這才有機會成為吳王。

    他們要成為新的吳王,就必須踏著你們兄弟三人的尸骨才能達成。

    現在你知道為何王後要讓波兒死,同時也要讓你死了吧!”

    吳王此時並不是問公子山,而是看著公子山臉上哭喪的表情,心里也是失落。

    在情勢變化時面上沒有一點鎮定自若之色,今後若是當上吳王,又如何處理吳國之事。

    作為一個列國王上,要處事不驚,泰山崩而不動聲色。

    這才能把握形勢,果斷決策。

    可公子山在知道王後除了要殺公子波,而且也要殺他時,已十分慌張。

    而且在知道此二人也要爭吳王之時,心里泛過恐懼。

    卻並沒有想王後之死,還是吳王之死,一心只想著失落的王位,還有就是自己的小命安危。

    再想著如今吳王位爭已發展到如此,如此狠心,讓他的心一陣陣驚駭。

    而臉上也隨心里恐懼而表現得十分自私而恐慌,就像在戰場之上,一身陷敵軍之中,想的不是如何破敵,卻是自保而逃。

    “王後這一生,走錯一步,卻誤了一生。

    他為了你的二叔能當上吳王,算計了一輩子。

    可最後在以為即將成功之時,卻被他一直信任的夫概殺害,你覺得王後的一生值嗎?”

    吳王不惜自揭自己的傷疤,也告訴公子山殺王後之人。

    其實也是想在給公子山最後一個機會,要讓王後的例子來警醒于公子山。

    “原來如此,怪不得王後要挑起我與大哥之爭,原來是想讓我與大哥自相殘殺,讓夫概二叔得利。

    王後此舉實在有負父王對她的寵愛,也實在不值得,為二叔如此付出,最後連命都搭上了,實是愚蠢之致。”

    公子山此時喝了些酒,听吳王又開始在問他,而且語氣溫和,沒有半絲吳王的威嚴,心里也鎮靜了許多,語氣也冷酷如冰。

    而且臉上帶著怨毒之情,似乎也覺得王後是咎由自取,沒有一絲同情之心。

    吳王一听,心里也是寒意大增。

    原本以為許多事公子山並不知道,至少公子山不知道當年為何她的母親會被孫武斬殺,他還真的以為是靜妃一人所為。

    所以在听到王後被夫概殺死,至少會有些痛惜,也會悲痛,可見剛才他的痛哭,也只是有一種兔死狐悲的感覺。

    覺得公子波死了,那麼至少王後會支持于他,所以他一听之則痛哭。

    如今听吳王說出王後真實的目的是要他兄弟兩人的性命,而幫夫概爭取成為吳王的機會之時,他的本性還是從他的語言之中表現出來。

    “不錯,王後是愚蠢之極,可你呢?

    你覺得依你之智,就能應付吳國將來的復雜局勢,以及需要面臨的外敵內患了嗎?

    越國範蠡對你的承諾,只是一句虛言而已,正是‘兵不厭詐,你何必當真。

    而幽冥組織支持于你,你真的以為幽冥尊主如此不智,竟然真的欣賞于你的才智嗎?”

    吳王的語氣慢慢的在加強,一點一點把揭開公子山的底,讓公子山像露一樣,同時也表明吳王其實隨便一件事,都可以處死他,而不會只是因為公子波之死的嫌疑。

    可吳王還是再為公子山斟了一樽酒,這些問題已經不是在問公子山,而是想打醒于他,讓他有所自知,才是明哲保身之道。

    可公子山听吳王語氣在加重,心里也是一時之間震憾。

    但就像一個人,到是明知會死的時候,反而會膽子大起來。

    而且此時公子山有了把持,知道夫差與自己是吳王必保之人,只是于太子之選上因為公子波之已死,吳王在偏袒于現存的三弟夫差,心里也有些不服。

    特別是夫差在這一段時間里,並不熱衷于爭位,反而一心投身在軍營領軍之中,疏不知夫差不直接參與,才是明智之舉。

    夫差為吳王三公子,即非長子,也無公子山賢名,本是在吳國繼承之中兩不沾邊之人,可他卻並不著急。

    反而能被吳王看好,這一點或許公子山永遠也不會明白其中道理。

    “父王,大哥身後有夢魘組織支持,其為長子,而我有賢名。

    在父王三個兒子之中,我與大哥是太子之選的最合適人選,父親為何如此偏袒。

    孩兒雖然與幽冥組織合作,可卻並未傷人,也未破壞吳國繼承規矩。

    而且只要孩兒多些磨礪,一定可以勝任,不會讓二叔及蹶由叔祖的不良動機得逞的。

    父王你要信任孩兒,孩兒一心只為吳國將來能稱霸于列國,繼承父王之志。

    還請父王成全。”

    公子山此時似乎覺得還有希望,吳王不希望夫概公子繼承,更不希望蹶由公子繼承。

    那麼繼承之人就落在他與夫差肩上,而他則一直認為他比夫差有優勢。

    今日吳王以父親身份來見他,讓他以為吳王于此時來,是想對他有所期盼,剛才雖然揭了他幾條該死之罪,卻並沒有責罵,像是已經原諒了他所做所為一樣。

    所以此時說話語氣里透著一股自信,一股非我莫屬的自信。

    可他不知,他連現在的局勢都把握不清,竟然還奢望著再當太子,讓吳王已失望透頂。

    公子山此時再次跪在地上,呆呆的看著吳王。

    吳王心里也不再**何希望,也沒有生氣,反而十分和氣的看著公子山。

    緩緩一笑,喝了一口酒道︰“山兒,你起來吧,你現在不必去想太多,你大哥已死,現在王後也離本王而去。

    本王實也不想再添悲痛。

    听聞孫武將軍已問詢過施子小姐,知道你當夜與她一起飲酒,波兒之死,算起來與你無關。

    今日你就與本王一起回去吧,此時吳都事多,你就幫襯著太宰大人處理一些葬禮之事,你也熟悉一下宗室事務吧。”

    吳王說完,親手扶起公子山。

    公子山面帶微笑道︰“謝謝父王成全。”

    “我們父子之間,有什麼謝與不謝的,起來吃點菜,我看你這幾日也消瘦了許多。”

    吳王說完,親手為公子山夾了菜。

    公子山一看也滿心歡喜,像是回到年幼之時,與他的父親一起用飯一樣,十分親切,也十分幸福。

    特殊是此時原本覺得沒有任何希望的吳國太子之選,又重新回到懷中,這股喜悅像一陣春風一樣吹過他的胸間,讓人心情在好,臉上一直掛著笑。

    只是他沒有感覺出吳王的變化,剛才開始吳王還抱有希望,此時對他如此厚待,反而是不抱任何希望了。

    吳王一邊喝著酒,一邊看著公子山滿心歡喜的樣子,臉上露出微笑,心里卻已跌入冰窯。

    “父王孩兒吃好了,這就可以隨父王回去。

    想來父王為探視孩兒也一路辛苦,也該早些加去休息。”

    吳王一笑牽起公子山的手,就朝外走。

    外面伍子胥與孫武兩人一人一邊站在外面,見吳王與公子山父子倆牽手出來,也是十分驚訝。

    “孫將軍,既然山兒有施子小姐證明沒有刺殺波兒的嫌疑,自然不該被關押于此。

    本王這就帶山兒回去,並不有違孫將軍軍法吧。”

    吳王顯得十分尊重孫武,此時已不叫愛卿,而是直呼孫武為將軍,也是適應這軍中規矩。

    “這個自然,敬尊王上旨令。”

    孫武雙手一揖,算是回復吳王的旨令。

    “伍相國,你一直為山兒奔忙,當日山兒被拘,在朝堂之上,你也曾頂撞孫將軍。

    此次山而無恙回吳,你也不必在計較孫將軍了。”

    吳王也是兩邊討好,可伍子胥卻是不知該如何是好,臉上憂慮重重,卻又不得不接吳王旨令。

    “老臣慚愧,現在就向孫將軍陪罪,望孫將軍見諒。”

    “那里那時,相國一心為國,孫武不敢。”

    孫武也是對著伍子一揖,算是兩相合好。

    “孫將軍,你就在軍中忙吧,想來這兩月之事,也夠你籌謀的,本王就帶山兒與相國回吳都了。”

    吳王說完,再次拉著公子山,就朝車駕走去,腳步沉著,步伐穩重,似乎又回到年輕之時,意氣風發,任誰也看不出此時的吳王是連喪至親之人。

    【作者題外話】︰虎父犬子,吳王隱忍志堅,可兒子卻濃包而無謀,所以才父子有別。

    在春秋列國中,這樣的例子實在太多。

    若不然也不會經歷幾百年動蕩。

    後期的秦國,也是因為連續出了幾代明君,縱然是不賢之君,上天也只讓他坐不長久,包括那個舉鼎死的。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