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六十七章最後一面



    第一百六十七章最後一面

    王後依然坐在後花院的小桌邊上,依然不帶任何一個丫頭,只是呆呆的看著遠處的假石山,

    月光之下,假石山的影子慢慢由長變短,漸漸假石山也十分明顯了。

    她知道這種等待也許不會有太多次了,可她依然沒有放棄。

    今晚蹶由公子宴請王上及朝中三大重臣,她也有耳聞。

    她知道王上對她已失去了最後的一點仁慈。

    可她卻並不怪吳王,因為她的心里還有一個人。

    她在等,在等著見或許只是最後一面。

    屋里的丫頭侍女已來來回回催過她好幾次了,可她卻並不沒有回去。

    丫頭侍女們習慣了王後如此一個人孤獨的呆著,有的時候她們都會覺得奇怪。

    為何王後一個人坐著竟然也會面帶微笑?

    可有時卻又憂慮重重,更多時候會盯著一個地方,充滿期盼。

    而如今吳王宮里也謠言四起,大家也多少知道王後為何被禁,卻都不敢輕言。

    王後一個人坐著,即不飲酒,也不喝茶,兩只那手支著下巴,像年輕姑娘一樣。

    眼中總是充滿著期盼。

    她想起年輕之時,與夫概公子在吳都的一次次歡悅。

    一次次听著夫概那金笛之聲而沉醉,又一次次躺在夫概那寬厚的胸間,像一個小鳥依人一樣,感受著無盡的支撐。

    那充滿磁性的聲音與語氣,是任何一個男人也模仿不來的。

    那輕柔的手指,總在你不經意之間拂過你的臉龐。

    那溫情蜜語,現在回想起來,依然流淌在耳邊。

    那俊俏的臉龐,瀟灑的身形,依然歷歷在目。

    像一團蜜一樣,在王後的心間,慢慢的融化。

    縱然現在已是冬天的最後一段時日,春天已經不遠。

    夜晚的寒露還是讓人瑟瑟發抖,可王後卻並不感到寒意。

    隨著夜越來越深,人卻越來越覺得希望在即,就像在沖破最後的黑暗,在黎明等待著迎接明天的太陽一樣。

    可她明明知道這只是一種奢念,也只有她才真正知道,也許是這一點奢念才讓她活到現在。

    這一點奢念,成了她這一生的信念,支撐她走過每一道坎,走過每一次挫折與失意。

    “你在等我,此時如此寒冷,你該多穿一件衣服的。”

    一個黑衣人並沒有出現在她的眼前,也沒有從假山石中出現。

    而是從她的身後慢慢走了出來。

    王後並不需要回首,只是淡淡一笑。

    “你來了,你不該來的。”

    王後語氣里帶著讓人難解的違心之意,沒有人知道她到底想什麼。

    為何如此期盼,卻又不願再見呢?

    “不錯,我不該來,可我還是來了。

    難道你坐在此地,不是在想著我的到來嗎?”

    黑衣人的身影已經完全掩蓋住王後,月光不再照射在她的身上,她像是一個被黑暗吞噬的影子,從此與黑暗分不開了。

    黑衣人的反問,也讓王後心里覺得溫暖,他依然還是原來的他嗎?

    依然還保持著那份傲慢與灑脫,語氣里還是這般不由人分說。

    “那今天你來,又是為什麼?”

    王後心里不知該是喜悅還是悲傷,卻保持著一點矜持。

    “我來想問,為什麼大哥會禁足于你,難道是他已經看出什麼端倪來了。”

    “你怕了,從沒想過你會怕,你該不是如此之人。”

    王後一楞卻還是反問著黑衣人。

    自黑衣人出現,兩人好像從來也未在一句話上達成共識,都是相互試探的問著,這似乎並不像兩個熟悉的人相見的情景。

    “我怕,我從來也不會怕,只是會怕會辜負于你。”

    黑衣人的語氣也溫和許多,他心里當然知道王後等的是誰。

    “那為何不來坐一坐呢,昨夜你也是如此,一直站在人家的身後,若不是知道是你,此時寒夜到讓人心生恐懼。”

    王後此時身子挪了一挪,像是一尊寒冰的雕像,開始融化一樣,身子變得柔軟起來。

    “昨夜?”

    黑衣人楞了楞,卻還是依著王後坐了下來。

    王後側首,看著黑衣人的臉龐,這是一面十分俊俏的臉,雖然幾經風霜,可依稀還看得出年輕之時的英俊與不俗。

    而且似乎更加成熟與穩重,臉龐寬而厚實。

    “你胖了許多,而且年歲大了,竟然長得和他有些相似,讓我都分不清你們兄弟兩人誰是誰了。”

    王後撫摸著黑衣人的臉龐,像是撫摸一尊被歲月浸濁的蠟像一樣,感受著一絲冰冷,慢慢才能體會到那寒間之下的溫暖。

    “我就是我,一直都如此,只是蒼海都已變桑田了,人總該有些改變才是。

    我夫概公子與大哥本就是不一樣的人,可畢竟是兄弟,怎麼都會有幾分相像。

    你不也是一樣嗎,你與淑靜還有淑惠也讓人難與分清,特別是你與淑惠,越老了就越相像。

    容顏這東西總是經不起歲月的磨礪,該起的皺紋從來也不會少半分,該有的風霜總是慢慢隱現。”

    黑衣人就是夫概,此時一把大手,抓著王後的手在自己臉上撫摸著,相互體會著對方的寒意與溫暖。

    “不錯,在你的心里,永遠如此,可我的心你真的知道嗎?”

    王後不知是欣喜還是失落,話里卻不如昨夜那般熱情。

    “我自然知道,你一輩子都是為了我,昨夜你不是已經說過了嗎?

    為何今夜還在問起?”

    夫概公子心里泛著一陣波濤,卻還是十分鎮靜如若,一點也不因剛才的一楞而有改變。

    “昨日你還說來日方長,為何今夜又來找我,難道蹶由公子那邊有什麼問題,還是王上有什麼改變?”

    王後看了看夫概,臉上透著一抹淡然,並不歡喜也不憂慮。

    “蹶由王叔的目的你早就知道,他經營這麼多年,也不就是想成為太上之皇,而公子山只是他的一個依靠而已。

    他明里認可大哥,也接受了大哥的。

    可他暗地里的身份,或許連你都不知道,大哥知不知道就很難說了。”

    夫概語氣不屑,似乎並不把蹶由公子放在眼中,但卻也不敢大意,提起蹶由公子,也賣起了關子。

    “他是什麼身份,當年那個華妃不知是她的什麼人,竟然按排給了王上,結果自然是逃不過我與淑靜的計謀。

    他什麼身份,不就是一棵棋子嗎?

    想來在楚國被囚了三十年,每逢吳國爭位之時,楚國就不懷好意把他放出來,只不過是想搗亂吳國而已。”

    王後語帶不屑,也從來不把蹶由公子放在眼里。

    于她而言她能走到今時今日,已非蹶由公子一個老朽之人可比。

    “哼,你說得不錯,可他現在又多了一個見不得人的身份,他是幽冥刺客組織的尊主。

    今天我听說大哥在宴席之上已經向蹶由王叔說了他中毒之事,而一個吳國年輕醫師也講了黑暗之花的秘密。

    這到該是提醒于蹶由公子,大哥死了,沒有人能得利,就算蹶由王叔,還有我。”

    夫概語氣里有些矛盾,卻還是把今晚的事透露給了王後。

    “是又如何,反正王上中毒之事,本就是我做的,我從來也不否認。

    蹶由王叔知道又當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你總不會跟這樣一個人去合作吧,想當年我們可是站在大姐一方,一起對付的蹶由公子。

    他要扶持的是山兒,可若山兒不死,你就難道不想當吳王了嗎?”

    王後語氣里有些不解,為何今天的夫概總是有一種讓她失望的情色。

    她心里的懷疑總是與昨夜相比,所以說話反而小心許多。

    “山兒不死,我都有些等不及了,我怕事出有變而已。

    若與蹶由公子合作,那到不可能,這樣不是辜負了你為我做的一切嗎?

    只是听聞黑暗之花不僅能讓人消耗陽氣,更會讓人充滿欲望。

    若一時之間得不到陰陽交和,少年人就會經脈暴烈而亡。

    這是今晚的醫師所說,你該知道我那兩個可憐的佷兒的死狀了。”

    “什麼,今晚那個醫師當真如此說來,昨夜我已跟你講過,我沒有殺死我的兒子,你為何不信我?

    懂黑暗之花的人這世間少之又少,能種此花的在吳國或許只有我死去的大姐,剩下的就是我那妹妹了。

    你若想為他們報仇,那就殺了靜王妃。”

    王後一時之間忽然察覺那里不對,語氣變得十分嚴厲。

    “死的人已經夠多了,我有些厭倦了,為何還要扯上淑靜,難道你們不是親姐妹嗎?

    至于淑惠,那更是死了不知多少年,還提她作什麼?”

    夫概有些感懷,語氣里透著悲觀。

    “哼,你現在變得仁慈了,當年我本已要嫁給你大哥,可你做了什麼?

    你難道覺得現在懺悔就對得對公子光嗎?

    別在我面前假惺惺的,你是姓姬,而我姓田。

    他們算起來都是你們姬姓王族,你不想斬草除根,那就只能你死。”

    王後拋開夫概公子的手,臉色陰蔭,比之黑暗之中的樹蔭還要暗,氣息也慢慢變得急促起來。

    “人本就都要死的,淑敏難道你覺得你不會死嗎?

    你不要太過生氣,此時夜已深,不若我來為你吹奏一曲如何?”

    夫概公子冷冷的笑,像是在月光之中凝固一樣。

    “你不怕引來外面的護衛嗎?”

    “不會,因為他們也分不清這笛聲從何而來,而且今夜大哥想來已經睡了。”

    夫概一點也不懼,在這深夜吹起笛聲。

    “你不是想吹給我听,你是想讓王上知道你來了,是與不是,你是在向他發出挑戰?”

    王後還是听說一些夫概的言外之意。

    “你說呢,若是大哥知道,他也不會來抓的,他怕失了面子。

    至于這笛聲能傳出什麼意思,還要請淑敏你來品了。”

    夫概說完自顧拿出一根黃金笛子,橫在唇邊。

    輕輕的氣息,在笛子里轉換成輕脆的笛音,像一滴一滴的水珠,輕輕落在葉之上,一時到並不驚異,似乎也與這深夜里的蟬鳴蛙叫相融。

    慢慢的曲音開始婉轉,十分輕快。

    夫概的手指在笛子上跳動著,每一次跳動都好像敲打在王後的心間一樣。

    而這些跳動也把王後的記憶再次拋開,像是春光之中的水波,閃著金光,讓人耀目。

    只是可惜歡樂的笛音十分短暫,很快,笛音開始變得悠長,像一個人的相思一樣,看不到邊。

    像月落時分的影子,只有緣頭,卻沒有盡頭。

    王後的心也隨著笛音回到是多年以前,像是在同一個地方,像是做著同樣一個夢一樣。

    忽然間,笛聲卻在悠揚之中嘎然而止,像是跌入深淵。

    “你,你你竟然對我下手!”

    王後一只手扶著脖部,一只手指著夫概公子。

    夫概公子收起金笛,站起身來,看了看王後。

    臉上透著一絲冷笑,用金笛在王後身上點了幾處穴道,讓王後一時動憚不得,而且臉色變成更回陰沉。

    顯然剛才在吹笛之時,在王後已經忘乎所以的時候,那金笛的一端正對著王後,而幾根閃著寒光的金針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射入王後的頸部。

    “淑敏,昨夜那個人是誰,你現在該十分清楚了吧。

    昨夜我從來也未來過此處,你既然已經跟一個不是我的我相處,所有的秘密都已經不是秘密,你覺得我還會留你嗎?

    更何況現在吳國情勢已然如此,留著你只會多添他們找到我的可能,你犧牲了一輩子,為何不再為我犧牲一次呢?”

    夫概的話讓王後一時之間也有些莫名其妙。

    她一直覺得今天的夫概與昨日的夫概像似兩個人,讓她隨時保持著警惕。

    可當听到夫概的笛聲之時,她還是忘了危險,忘記了一個人的本性。

    忘了夫概公子的金笛其實也是一副發射金會針的殺人利器。

    而且就在她的眼前,離她如此之近

    “你說什麼,昨夜你沒有來此?

    那昨夜與我在一起的又是誰?”

    王後臉上也透著詭笑,似乎對自己的死,已經不再奢求,而是有了準備。

    “這就要問你自己了。

    淑敏這一輩子,其實你並非為我,而只是為你自己而已。

    所以你死在我的手上,也算是求仁得仁,不必後悔。”

    王後看著眼前十分陌生的夫概公子,忽然間像是什麼都想通了一樣。

    狂笑起來,整個聲音像被捏住了咽喉一樣,只有氣息,卻已傳不出聲音。

    “你以為能騙得了我,我知道你,我故道你,哼哼,你也死期不遠了!”

    王後邊說邊噴著血,血濺了夫概一身。

    此時護衛並未進來,像真的睡著一樣。

    可卻還是有另一個身影對著王後沖了過來。

    夫概公子一看,橫著笛子對著黑影一指。

    數十根金針對著來人射了出去。

    月光之下,金針也透著寒光,籠罩著來人的全身。

    而夫概則在那一瞬間,則趁機躍出小院,消失在黑夜之中,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