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六十六章分頭行動



    第一百六十六章分頭行動

    王禪與趙阿大出了蹶由公子府邸並沒有走遠,人卻一直盯著蹶由的府邸。

    宴席之後,化蝶與施子、勝玉公主三人結伴而行,走出府邸之時,化蝶耳中就傳來王禪的傳音。

    “蝶兒,前面有一個小院,你跟我過去,我有事求你。”

    化蝶知道是王禪,知道王禪必定有事,心里也有了主意。

    “勝玉公主,你先回府邸,想來王上必定找你有事。

    施子姐姐你要不要與我一道回府?”

    化蝶明知故問,施子一听,微微一笑道︰“蝶兒,姐姐就不跟你回去了,姐姐還要回繡娘村。”

    施子說完騎上馬,看了看勝玉也不知如何安慰于她。

    “勝玉公主,王族之事本就身不由己,你還是听鬼面娃的話,不要滲和其中。

    你的父王身處其中,也十分為難,姐姐也沒有什麼可安慰于你,一切都只看你能不能放得下。

    若是放下了,所有事情總有過去的時候。”、

    施子臨行還是安慰勝玉,自己心里也有些不忍。

    “施子姐姐,謝謝你關心,勝玉知道這其中之故,這就回王宮,與父王好好談談。”

    勝玉擠出點笑臉,知道此事算起來只是家事,施子與化蝶也幫不上忙,就連鬼谷王禪也無法參與,語氣之中也是透著無奈。

    “那姐姐先走了,玉兒、蝶兒都小心一些。”

    施子說完,打馬就朝奔了出去。

    而化蝶看了看勝玉,輕輕撫了撫她的臉,自己卻也只得坐上馬車。

    勝玉坐上馬車,看著化蝶走了,這才向吳都駕去。

    三人各有心事,卻也得各奔西東。

    化蝶獨自乘馬車先向西城走,然後人卻躍出馬車,可剛一躍出,就看見前面就有一個黑影在向她招手。

    化蝶只得依著黑影追蹤過去。

    一路奔來,到是十分快捷,已經到了王禪的小院落。

    此間已夜深,只有趙阿大還在,王禪一進屋就請化蝶坐下。

    “阿大,去外面呆著,不要讓人追蹤來此。”

    王禪還是十分小心,畢竟這里離蹶由公子的府邸也就不遠。

    若與一個江湖高手來說,不消一刻就能趕到。

    阿大嘿嘿一笑,就飛出小院。

    對于一個獵人來說,要掩藏在黑暗里監視是一伯十分容易之事。

    王禪為化蝶沏好茶,坐在一邊看著化蝶。

    “你看我做什麼,天天都搞得如此神秘。

    一時扮作奴僕,一時扮護衛,一時又變成醫師了。

    現在為何還不去洗洗臉,看著怪陌生的。”

    化蝶看著化身醫師的王禪,臉上十分不屑.

    雖然易過容的王禪顯得要成熟悉穩重許多,可也少了一份年少的真誠,變得讓人陌生。

    “蝶兒,你不喜歡我易容嗎?”

    “你小小年紀為何總喜歡裝作成年人一樣,失去了年少的童真,禪哥哥你**得值得嗎?”

    化蝶反問王禪,王禪沉醉于權謀之中,從來也未考慮過化蝶的問題。

    王禪听完,易過容的臉上還是顯得十分尷尬。

    “蝶兒,是有些不值,可我也沒有辦法,你既然不喜歡,那你等一等,我先去改了容,若不然我也覺得無趣。”

    王禪心里也想,若不是想縱橫列國,他現在十三歲,依然可以像一個追夢的少年一樣,無悠無慮,過著天真而浪漫的日子。

    他知道化蝶心里也在怪他,怪他這些日子只顧著自己,反而冷落了化蝶。

    可今晚還有求于化蝶,所以不想此時讓化蝶生氣。

    化蝶看著王禪有些落寞的背景撲哧一笑道︰“禪哥哥,你還真的在意我的感受,我只是隨口說說而已,你可別生氣。”

    王禪一听,回頭咧嘴一笑道︰“我當然在乎你,若是不在乎,那縱橫列國又有何竭?

    若不在乎你,大半夜找你來做什麼,蝶兒,你先等等。”

    王禪說完,就徑直進屋去換妝。

    而化蝶一個人坐著,心里也是捉摸,自己剛才或許是誤解了王禪。

    吳國奪位之事十分復雜,就算沒有王禪,也並非就會平順。

    蹶由公子雖然表面承認吳王,但其心里始終不服。

    她當然也知道當年之事,若依兄弟傳位,縱然季禮賢讓,可最後還是該傳于他,而並不是當年的吳王僚。

    並且蹶由之所以被楚國囚禁,完全是因為當年楚國強而吳國弱。

    蹶由公子這才挺身而出,去楚國勞軍。

    (其實就是充當人質,在戰國時十分盛行,也稱為質子,列國之間相互把王族公子交換,這樣可以相互牽制。)

    可當勞軍之後,似乎在吳國慢慢被人忘卻,以至于在吳王余昧年暮之時,先選季禮繼承,季禮再讓,卻並沒有再選他,而是直接選了吳王僚。

    于蹶由公子而已,確實有失公允。

    而王禪今夜所說王上中毒之事,顯而易見該是王後所為,所以王後才被禁足。

    如此說完,王上與王後之間還有許多讓人難與捉摸的矛盾,這里邊的秘密,或許只有王禪才知道。

    更何況于黑暗之花這種草藥,若不是王禪說起,怕沒有多少人知道有此一種奇特的草藥。

    當化蝶想起此事之時,忽然之間記憶里像是泛起一朵浪花一樣,靈光一現。

    化蝶則驚得有些合不上嘴,她見過這種花,而且就和王禪形容的外觀一模一樣。

    “蝶兒,你是不是想起什麼,為何如此驚訝?”

    王禪神不知鬼不覺的又來到化蝶的身邊。

    因為是在王禪的小院,所以化蝶並不太過于小心,而且外面還有一個趙阿大守著。

    當王禪說起之時,化蝶還是嚇了一跳,臉上通紅,胸口不停的起伏著。

    “你盯著人家做什麼,越長大了越沒禮數。”

    化蝶見王禪一身黑色夜行衣,人到是恢復了原來的容貌,可卻更讓人不解。

    而且剛才一時走神,王禪什麼時候來的也未察覺。

    而王禪則一直盯著她在看,這讓她多少有些羞澀。

    “蝶兒,你長大了,已經是大姑娘了。”

    王禪有些貧嘴,並不著急再問化蝶剛才所想。

    “就你嘴貧,是不是在其它姑娘面前也是這樣的。”

    化蝶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身子,有些羞澀,低頭弄發,卻也不理王禪。

    “我認識的姑娘你都認識,勝玉公主、蓮花公主、施子小姐,好像就沒有其它姑娘了。”

    王禪拔弄著指頭在數著,似乎除了這三位姑娘,還真不認識其它姑娘。

    “那你說是我漂亮還是施子姐姐漂亮?”

    化蝶撅著小嘴,展現出小姑娘一樣的妒性瞪著王禪。

    “當然是蝶兒漂亮了,不過九天之上的仙女,也都各有特色,實難比較。

    不過你與施子小姐到有些相似,卻又是不同的美麗。”

    化蝶一听,臉上總算是露出欣喜,能從王禪嘴里說出來,她心里還是十分喜歡的。

    “這小院,我好像從來也未听過,你是什麼時候買下的。”

    化蝶此時有太我疑問,就只有從這小院問起。

    “這不是我的,這是伯焉公子金屋藏嬌的地方。”

    王禪坐在一邊,看著化蝶,知道化蝶也想知道伯焉與蓮花公主的去向,所以說起來也有一些意氣風發,語調高揚。

    “原來是這樣,我到羨慕他們兩人,現在該已雙宿雙飛,周游列國,遠離吳越這是非之地。

    你是如何把他們弄出來的,看來你還藏著許多秘密,快快說說讓我也知道。”

    化蝶一時又體現得小姑娘的好奇,一直以來她雖然知道蓮花公主定然是被王禪“擄走”,而且就藏在那副棺木之中,可王禪一直未透露秘密,所以並不知道實情。

    王禪一听,喝了口水道︰“蝶兒,那日我在忘歡峰春之局里,我也是臨時想起的計謀,把自己弄成一個已死成未死之人,這樣就不會有人防著我了。

    我一進那春之局,就知道春之局里會有毒瘴,所以就在小溪邊上找了些解藥吃了下去。

    等毒瘴散發之時,再裝作中毒的樣子,騙過你師傅還有幽冥尊主。

    所以我讓阿大通知你們,也讓墨翟幫我做一副特殊的棺木。

    再找了一個已死之人,改換成我的樣子,把他丟在忘歡峰之上,當著十幾個鄉民的面再收斂回來。

    我出局之時曾告訴過你,我沒死,但你卻不知道我一直在你身邊。

    在忘歡峰收尸之時,我扮作一個農夫。

    在靈堂之時,我扮作一個奴個,看你哭得如此傷心,我都有些不忍了。

    不知道蝶兒是以何身份為我守孝的。”

    王禪說完,嘿嘿一笑。

    化蝶則一臉通紅怒目看著王禪道︰“那還不是為了讓你的戲演得逼真一些,你到好,現在還來奚落人家。”

    “蝶兒不氣,既然你有興趣,那我再給你講講。

    其實在那日宴席之時,我已化身一個護衛,就站在越國大殿門口。

    蓮花公主頂撞越王勾踐當然也是我的主意,所以越王一氣之下,就想拘禁蓮花公主,讓我們帶蓮花回府之時,自然是我親自押送了。

    那時我的下屬早就抓了一個蓮花的侍女,只一出宮門,我們就把人給調換過來。

    我把蓮花送回官驛,而假公主則被送回公主府。

    而墨小子的棺材做得也十分舒服,上下兩層,而且十分通風。

    裝在車上的時候,從上面看只是一個棺木,可下面一層就在車的下面,任誰也看不出來。

    而我呢自然是騎著馬,保護在你身邊了。”

    王禪簡單的說完,也是輕描淡寫,可事實卻也是驚心動魄的。

    短短一兩日,就變換了四五個身份,而且讓人都不會懷疑,也算做得天衣無縫。

    現如今就連越王勾踐都還不明其理,這也算是鬼谷神謀了。

    “哦,就這麼簡單嗎,不過我還知道,你故意讓人傳播你之死是因為不得越王中意。

    所以在晚宴之上,你讓蓮花違心的說喜歡公子勝,讓公子勝嚇得連夜遠遁,就是為了掩護蓮花出逃。

    讓越王覺得蓮花有可能是與白公勝私奔了,白公勝與你無仇無怨,為何要利用他,如此手段也夠下作的。”

    化蝶一點就通,但語氣卻一點也不給王禪面子。

    本來十分精妙的計謀,可在化蝶嘴里,卻變成下作手段。

    化蝶說完也是悠悠一笑,看了看有些尷尬的王禪。

    “蝶兒,你是在怪我嗎?

    其實白公勝早就想回楚,而且野心極大,他早就訪過我,要我做他的幕僚,可我拒絕了他。

    他是前太子建的兒子,當年受伍奢(伍子胥的父親)影響,被迫遠離楚國。

    白公勝一直受你外公重用,讓他去了越國,說來也算是你外公手中的一棵棋子,就是等著有一天,白公勝回到楚國讓楚國內亂。

    我那天晚上我還找了一個熟人,景成公主,讓她幫助白公勝逃走。

    這樣才能成全伯焉與蓮花公主,說起來我也是成人之美,手段算不上光明正大,可也沒你說得那麼下作。”

    王禪並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可化蝶的話,他卻十分重視,所以一直都在解釋著自己的行為。

    化蝶見王禪有些窘迫,也不好再戲弄于他,而且這里邊還涉及自己的外公。

    自己外公當年那些伎倆她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王禪的略施小計,若說下作,比之外公伍子胥利用她娘伍若水做的那些事,還差得遠了。

    “禪哥哥,我不會怪你的,越王勾踐如此利用于蓮花人招婿之事達到自己的目的,說起來更是卑鄙。

    蓮花與伯焉到真是天生一對,又如此勇敢,實在讓人羨慕。”

    “蝶兒,剛才我進來之時,你是不是想起了黑暗之花,因為你曾見過此花。”

    “我一點也不喜歡你,別人想什麼,你為何總是猜得到,一點也不好玩。

    可你怎麼會知道我也見過黑暗之花呢?”

    化蝶嘴上雖然不高興,可還是十分好奇的看著王禪。

    “蝶兒,今天讓你來,就是想讓你知道一些事情,日後心里也會有些準備。

    黑暗之花除了你知道的王後有之外,還有兩人也懂此花的功效。

    一個就是你的師傅南海婆婆,一個就是靜王妃。

    所以你在忘歡峰自然是見過的,只是當時你的師傅並不想讓你知道而已。”

    “不錯,我很小的時候,剛拜師傅之時,師傅帶我去忘歡峰。

    我無意中見過一次,那時好奇,還問過師傅。

    可被師傅罵了一次,還讓我不準對外亂講,但為何師傅也會種此奇花?

    若說靜王妃與王後本就是姐妹,她們懂得此花到並不為奇,可師傅與她們難道有什麼關系嗎?”

    化蝶盯著王禪,心里其實也能猜測出來。

    而且當她再想師傅的容顏,再對比靜王妃還有王後,此時想來竟然是如此相似乎,若無關系,根本就是不可能之事。

    但她心里還是不確定,只要在王禪身邊,她也不想去過多思考,反正王禪一定會知道其中原因。

    這就是青梅竹馬的關系,在王禪面前,化蝶總是裝得十分笨拙的樣子,只是心里有依賴,同時也體現王禪的聰慧。

    若說聰慧,化蝶的資質也不下于王禪,只是各有特點而已。

    “你的師傅南海婆婆與王後還有靜王妃是親姐妹,這是一個秘密,連你外公、王上都不知曉。

    若說知道此事的人,此時該只有你的父親。

    當年是你的父親救了你的師傅逃出吳國,所以南海婆婆這才收你為徒。

    而他們三姐妹自然懂得同一樣花,黑暗之花的功效了。”

    王禪說完,看著化蝶驚呃的臉,心里還是有些難受。

    本來這些事,他一直不想讓化蝶知道。

    可他有一種直覺,當年慶忌與化武還有專諸、要離之事,還遠遠沒有結束。

    因為四人已出現了三人,種種矛盾或許只有死才能真正可以解決。

    所以王禪還是狠著心的告訴化蝶,就算是對勝玉一樣,總是讓王禪不忍。

    “師傅就是當年的吳王僚王後淑惠?”

    化蝶呆看著王禪,語氣里雖有不解,可還是十分肯定。

    “不錯,她就是當年的淑惠王後,而當今王後叫淑敏,排行老二,靜王妃叫淑靜排行第三。

    當年你的師傅一人來到吳都,認識了當時的公子僚還有現在的吳王公子光。

    他們都喜歡你的師傅,可你的師傅卻嫁給了有機會成為吳王的公子僚。

    卻面臨同樣的問題。

    那時公子僚也有兩個弟弟,也有太子之爭。

    更何況那時楚國放出了蹶由公子,爭斗與現在無異。

    所以淑惠為了助公子僚爭得太子之位,就把兩個妹妹介紹給了公子光,也就是現任吳王。

    並且承諾于吳王,若吳王僚將來選擇繼承之時,一定會選擇于當時的公子光。

    可不知為何,後來吳王僚與王後背棄了對公子光的承諾,選擇了太子慶忌。

    這才讓公子光惱怒,有了專諸刺殺王僚,繼而公子光奪位一事。

    而這其中最關鍵的有三件事,一是你的母親被你的外公利用,挑拔了你的父親與慶忌太子、專諸、要離四位異性兄弟之間的感情。

    其二是王後與靜王妃合作,引開淑惠王後,並且刺殺敵王後,危些讓你的師傅喪命,幸得你的父親回歸俠義,救了你師傅。

    其三就是當年的趙歡,若沒有趙歡或許吳王僚早就小命不保了。”

    王禪說完,也是緊張的看著化蝶,他怕化蝶一時接受不了,這些事埋在他的心里,希望永遠不要再提及,可吳國爭位之事,越演越烈,若是化蝶不知道這其中原故,一定難與接受。

    “禪哥哥,你不用顧忌于我,我父母的事,父親也跟我說過一些。

    你告訴我這些,是要讓我有心里準備,知道師傅其實早就參與了對吳王王室的復仇。

    這里有她們姐妹之間的仇恨,也有殺夫殺子之仇,師傅實也是一個可憐之人,竟然遭受過如此巨大的創傷。”

    化蝶想著南海婆婆一個女人,遭受如此際變,心里也十分同情,語氣里並沒有任何責怪之情。

    “你理解就好,所以你的師傅此次並非想選誰做太子,而是志在復仇,或許還有另一個意思,那就是再把慶忌太子扶為吳王,這該才是你師傅的最終目的。”

    “什麼,慶忌太子,當年他不是在吳江被要離刺殺身亡了嗎?”

    化蝶听說王禪之意,若是慶忌未死,那麼他當年是太子,現在也是吳王之位的有力爭奪者,甚至比吳王現在的三個兒子更有希望。

    “慶忌原本早就已是一個死人,可剛才說了你的父親在擅離吳王僚而讓專諸刺殺成功之後,他也覺得對不起吳王,所以他在江中救起了慶忌太子。

    這是我推測之事,它日自可問你的父親。

    我告訴于你,這其中還有幾個人都與慶忌一樣,原本該死,其實並沒有死,他們都與你的母親有關。”

    化蝶再次一驚,看著王禪。

    “蝶兒,有些事本不該讓你知道,而且那已是上一輩人的糾纏,可我怕你深受其害,所以才告訴于你。

    其實在去越國的路上,你所追的刺客幽劍,他就是當年刺殺吳王僚的刺客專諸。

    只是他當年是暗夜的殺手,現在轉投幽冥,就是要讓人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

    “你說那個幽劍,怪不得我與他動手之時,他並不想傷我,而是處處留手,原來是因為母親的原故。”

    化蝶說完,眼淚也慢慢流了下來。

    “他們四人都喜歡你的母親,而你的母親卻也身不由己,當吳王奪位之後。

    你的父親才帶著你的母親遠離吳國,去了虎踞鎮。

    可這些事當年未解決,並不會因此而消散。

    現在再現當年奪位之勢,一切還又都重親糾結,希望不會影響到你。”

    王禪輕輕為化蝶試去眼淚,心里也有些不忍。

    “禪哥哥,我沒事,我知道你這都是為我好,所以我不怪你,有什麼你就直說吧。

    若依禪哥哥的分析,師傅此時該會對夫差哥哥不利,你是不是想讓你去保護夫差,還是保護我的父親?”

    化蝶說完,臉上帶著憂慮。

    這一切似乎早就注定一樣,她的父親現在是夫差公子的貼身護衛,而且這其中也是王禪一手安排的。

    畢竟化武于慶忌也好,還是南海婆婆也罷,都有過也有恩。

    這樣若與南海婆婆動手,或許南海婆婆會有所顧忌。

    可化蝶身處其中,卻十分為難。

    而王禪一直未說出自己需要化蝶幫忙的事,就是因此。

    可化蝶還是听得出這其中關鍵。

    南海婆婆一心復仇,而此時公子波已死,公子山關在軍牢之中,只有夫差是最好刺殺的,若夫差一死,再殺了公子山,吳王真的就成了孤家寡人。

    又兼身中黑暗之花之毒,連王禪都沒有辦法,慶忌太子若要登位,也才有機會。

    “蝶兒,還有兩個人的身份,你不知道,可我告訴你了,你如何化解,我也一時沒有辦法。”

    王禪也是十分矛盾,但卻不得不說。

    “是不是殺手夢三與殺手幽幽,那日你已撩開了她的紗巾,想來也看得真實。

    該是你我都認識之人,幽幽就是施子姐姐,而夢三就是慶忌太子,對不對禪哥哥?”

    王禪一听,臉露苦笑道︰“還是蝶兒聰慧,一點就通。

    慶忌太子現在化身夢魘組織的夢三,一直支持于大公子波。

    其實他並非真正支持于他,而是想借此除掉其它二個對手,最後再除掉公子波。

    可公子波卻還是死了,所以南海婆婆一定會先對夫差下手,而我卻一時分不開身,所以想讓你幫我跑一趟。

    你師傅此次前往邊境,一定會通知幽冥尊主。

    而幽冥尊主他就是今晚的主客蹶由公子,所以我想讓你冒充幽幽,代幽冥前往邊境。

    這樣既可以保護夫差公子,也可以保護你的父親。”

    化蝶一听,此時並不驚奇了,夢三可以是慶忌,幽幽可以是施子,而幽劍可以是專諸,蹶由公子為何就不能是幽冥尊主呢?

    “你這套夜行衣,是給我的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那還不敢快給我。”

    化蝶也不拒絕,畢竟這也事關他的父親,依他的父親的脾氣,不戰死是決不會再讓自己所保護的人死去的。

    那麼南海婆婆她的師傅也只有殺了他的父親才能殺死夫差公子,她不能讓她的父親死在師傅手中。

    “我的白虎白靈已送去邊境,白靈是通靈之獸,若應用得當,可破陰符之局。

    若無必要你不必讓你師傅知道你的身份。

    這些年施子的習性你也熟悉,所以她們並不會懷疑于你。

    你只要讓她們知難而退就可以了,切記保護好自己。”

    王禪說完,這才長舒一口氣。

    他一直難與啟齒之事,卻不想化蝶如此通情達理,十分爽快。

    “我知道,你還真以為我是小姑娘嗎?”

    化蝶知道事不宜遲,此時已站起身來,抬頭挺胸,到也不失巾幗風範。

    “是蝶兒長大了,讓小子刮目相看了。”

    王禪也站起身來,嘿嘿一笑,此事已解,心里到已服了許多。

    “禪哥哥,你是不是又要去王宮,王上到底還有多久壽期,難道連你也沒有辦法嗎?”

    化蝶一時想起晚宴的事,還是好奇的問起。

    “我是要進王宮,想會一個神密的人物。

    至于王上,三個月時間,我也沒有辦法,毒入骨髓,而王上年邁,已無藥可治。”

    王禪說完,對著外面吹了一聲口哨,意思是通知外面的趙阿大,又要趁夜開展行動了。

    化蝶拿起夜行衣,一起與王禪走出小院,只是一個向著邊境奔去,一個則是向著吳都奔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