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六十五章父女情傷



    第一百六十五章父女情傷

    吳都王宮勝玉公主府邸,吳王闔閭與勝玉公主坐在一起。

    勝玉坐在一邊,而吳王坐在一邊,兩人都靜靜的。

    吳王品著茶,對于自己的女兒,他不知該如何說起。

    雖然在蹶由公子府宴之上,王禪已把許多吳王此時的難處隱隱說出。

    可情勢似乎又發生了一些變化。

    那是因為吳王想起王禪所說黑暗之花對年少之人的癥狀,讓他久久不能釋懷。

    在他的心里,這一切都是王後所做,目的就是只有一個,為自己的兄弟夫概公子鋪平吳王之路。

    甚至連自己親生的兒子都不顧,如此狠心,讓吳王也痛下決心,今夜就必須讓王後死。

    只有這樣才能平息一個父親,一個丈夫的仇恨。

    所以他宴席結束就主動回勝玉公主的府邸控望勝玉公主,雖然此時夜已深,可他卻也等不及了。

    然而他一直不想傷害勝玉,也不想她讓任何一個人傷害,可現在的情勢,讓他不得不做決定。

    他想起王禪,或許王禪能幫他解決,可他卻又不願意,畢竟父女之間的事,他還不願假手他人。

    就這樣在矛盾之中,默默的喝著茶水。

    “父王,我知道你有許多事想跟女兒講,也知道你此時的難處,可玉兒想為母後求個情,不知父王會不會允許。

    雖然我知道父王心里的悲痛,比玉兒更甚。

    但她畢竟是我的母親,我不想在知道父親有恙之時,再听到母親的不幸。

    更何況大哥的遺體尚未入土,父親你能不能饒了她們?”

    勝玉還是還是主動說起,一想剛才王禪所說,也知道自己眼前的父親承受站如何巨大的壓力,可她還是不想悲劇重現。

    特別是在大哥公子波還未下葬,心晴依然還在悲傷之時,更不想有更多悲劇重演。

    “玉兒,你該是父王最後一點安慰了,父王想告訴你,但你不可與它人說。

    剛才那位王醫師就是鬼谷先生。

    他的籌謀父王從未見過能與匹敵之人。”

    勝玉啊的一聲還是叫了出來,不知心里是喜是悲。

    若說是悲這一切似乎都是在鬼谷王禪來了以後才發生。

    若說是喜,鬼谷王禪之智又能解人憂慮,況且遠在越國的墨翟還需要他的知謀及解救。

    “玉兒,你總是太急,其實鬼谷先生已經提示于你,也有意和解我們父女之間的誤解。

    可你卻並不在意,實有負先生好意。”

    吳王也不好說什麼,只能把王禪剛才的意思引出,這樣或許能緩解父女的尷尬。

    “是,我早就應該想到是他,也只有他才能有如此計謀,讓一眾吳國要員,全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這是鬼面娃的一向計謀,蝶兒與施子姐姐該早就听出,所以她們才如此談定。

    父親是女兒愚笨,可不知父親會如何處置母親,想來鬼面娃也沒有辦法,所以才讓父親來控望女兒。”

    勝玉雖然驚訝,可對于王禪的神出鬼沒似乎已經習慣,所以她並不在意王禪,而是不依不饒的還是問著王後的事。

    “玉兒,你為何不問一問父王還有多少時日。

    這是鬼谷先生已經算好之事,你該相信于他,父王才好回答你的問題?”

    吳王也不知該說什麼,勝玉是他最寵愛的女兒,也是他與王後最後的血脈,所以處處包容,可若要讓他直接加簽勝玉,難免會讓勝玉失望。

    他也知道勝玉相信于王禪,所以想從王禪身上破開父女之結。

    “若剛才那個王醫師就是鬼面娃,這我相信,他總是這樣。

    而且我也相信他,他剛才也講了有辦法讓父王康復,想來父王身體該慢慢無恙,所以女兒也不會擔心。”

    勝玉真的相信王禪,所以當王禪講有辦法緩解吳王之病時,她的心里多少有了些支撐。

    “玉兒,以後不可如此無禮,鬼谷先生智通天地,非常人能比。

    父王皆要以先生相稱,日後你不可再如此胡亂稱呼。”

    吳王不說別的,也是在教育自己的女兒,同時也是怕自己一走之後,這個所寵愛的勝玉公主在為寵嬌而惹事。

    “女兒知道,若依他的才智,稱之為‘先生’也並不為過,難得他一直為我吳國而謀,我也該感謝于他。”

    勝玉由衷而言,也算是對王禪的肯定。

    “玉兒,你錯了,鬼谷先生志在天下,並非為一國而謀。

    現在他是楚人,為楚國而謀,所以他不希望吳楚之間再有爭斗。

    因為吳與楚斗,這樣只會利于北方列國。

    但吳與越是繞不開的坎,父王也不想輕起戰火。

    鬼谷先生之謀與你相識的墨先生一樣,都志在大周列國,志于天下蒼生,所以你不可以輕視他。”

    吳王能當吳王,自然有其不可與常人一比的見識與度量。

    所以說話也十分清析,並不因為王禪有益于他而有所偏離。

    “那依他的意思,父王所中之毒該是母後所為,玉兒不知,為何母後為如此狠心。”

    勝玉還是回復一點清醒,也不再糾結,可她也弄不明白為何王後為如此,因為她並不知道夫概之事。

    “玉兒,吳國正經歷著百年不遇的變敵,一切或許因父王所起,才有今天的格局。

    父王也不怪別人,今日來此就是希望你能置身事外,想來鬼谷先生與你的交情,一定會為你將來考慮。

    此次父王與你單獨聊天,其實也沒有太多機會了。

    剛才你問父王,父王也明確告訴于你。

    鬼谷先生之法只能緩解父王之痛,並不能改變父王中毒的事實,也不能徹底根治。

    鬼谷先生謀事在先,是想測探于你叔祖蹶由還有朝中三位重臣,讓他們知到情勢而不必作過多的犧牲。

    你的母後自一開始就並不喜歡于我,她喜歡的是你的叔父夫概,當年也只是逼于形勢才嫁與父王。

    你該知道我吳國傳位的規矩,傳長子及傳弟,並不相駁。

    只是現在二弟夫概若想成為吳王,除非你的兄長全部死了,他才有機會。

    你的母親,這一輩子所愛之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我的二弟金笛公子夫概。

    現在想來,也怪不得她,她先是讓人認為她有母儀天下之量,不恤撫育波兒與山兒。

    而且在選擇太子之上,也不任人為親,不選她的親佷差兒,到選了波兒與山兒。

    其實她的目的就是要讓波兒與山兒相互殘殺,最後再除掉差兒,這樣本王也沒有子嗣繼位,只能選擇傳給夫概。

    她如此用心良苦,她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他,為了夫概能當上吳王。

    可若你再求情,父王也十分為難。

    放過他,你二哥與三哥必死無疑,更不用說那已死的二個哥哥.

    玉兒,我知你孝順,不想父王及你母後有恙,可事已至止,希望你能置身事外,不用再管吳國王室之事。

    或許你將來與墨先生會有一個好的歸宿。”

    吳王也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就是想讓勝玉置身事外。

    可任誰也難與做到,特別是涉及自己的母親,父親還有哥哥。

    “父王難道連鬼谷王禪也沒有辦法可以解決嗎?”

    “放肆,鬼谷先生之名號,你不可隨意對外人講來,而且他是已死之人。

    他如此苦心,就是想讓這些人都以為他死了,才會露出馬腳,你不可妄語。

    而且父王也可以告訴于你,本王所中之毒,壽期也只有三個月了。

    你不希望你母後有恙,難道你就覺得本王該死嗎?”

    勝玉一听,眼淚汪汪,看著吳王不如如何回答吳王的問話。

    更讓她震驚的是他的父王僅月三個月的時間,並非像晚上宴席之上所說,還有緩解之法。

    “玉兒,鬼谷先生的事,你不可對任何人說,今天的王醫師就是鬼谷先生。

    他今晚之語,全是對著你蹶由王叔說的。

    你蹶由王叔表面上看,不問吳國之事,可他暗地里卻還有另外的身份,他是幽冥尊主,一心想扶持于山兒。

    你大哥之死,與他也脫不了干系。

    現在你明白父王的為難之處了吧。”

    勝玉一听,眼淚還是驚得流了下來,吳王所說讓她無言以對。

    “父親,那這又如何是好?”

    “我讓你不要管吳國之事,就是怕你糾纏于兄弟長輩還有母女之情之中,難與取舍。

    若蹶由王叔能依鬼谷先生之意,不再過問吳國之事,想來他也可安享晚年。

    若他還沒有自知,依然想操縱吳國太子之選,那縱然他是幽冥尊主又能如何。

    斬草除根,父王是不會讓他禍亂吳國的。”

    吳王說完站起身來,看了看呆呆的勝玉再說道︰“玉兒,你若覺得在王宮之中不舒服,還是搬去與化蝶姑娘同住,這樣父王也放心了。”

    吳王說完,也顧不得勝玉的悲傷,只得狠心的拂袖而去。

    而勝玉在知道這些秘密之後,心里已無法平息。

    她不知道他的父親承受著如何的痛楚。

    所以人都窺視著吳王之位,而從來也沒有顧忌到這一家人的親情,更不會顧忌任何一個人的死活。

    在王位之爭上,永遠沒有親情!

    她想保住母親,可現在知道她的母親是如何一個女人,不顧及丈夫的感受,竟然對自己的丈夫下毒。

    而且挑起二個哥哥的爭斗,讓勝玉也無法原諒,只得選擇面對。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