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六十章與虎謀皮



    第一百六十章與虎謀皮

    吳都城內的一所民宅之內,此時午飯時間,江南四合院,院內一個火爐燃著火。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正堂屋里,看著外面的繡娘正在坐飯。

    眼楮中卻像是並無繡娘一樣,一片茫然。

    而堂屋正中卻坐著一個婆婆,面色沉寂,正在禪坐。

    雙手合十置于腹部,氣息穩定平和,一點也不關心堂中所坐之人,更不著急午飯吃一不吃,看樣子並非普通農家。

    “母親,公子波已死,現在我們下一步該如何?”

    中年男子實在沉默得發慌,還是有些焦慮,但看著堂中的婆婆似乎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不得不主動問起。

    中年男子問完,看了看堂中婆婆,自知也不會有答案,臉上十分失望,還是自嘆了一聲氣。

    男子五官十分端莊,濃眉大眼,臉上稜角分明,雖然看起來年過四十多,但卻並不顯老。

    只是穿一身普通人家的衣服,讓人覺得像一個農家大漢。

    上唇上留著一道濃濃的胡須,顯得十分成熟穩重。

    一雙粗大的手,卻並不粗糙,正在把弄著茶碗。

    手心之中卻泛著油光,一手的繭皮,像是農夫握慣了鋤頭把子年久留下的痕跡,只是並不像普通農家大漢,雙手皆有。

    他只有右手掌心留著這些繭子,記錄著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他的身邊放著一把劍,長長的劍,比普通劍要長得多,也要寬許多。

    隨意支在椅邊,劍把正好與手平齊,時刻保持著拔劍的便利。

    看樣子他並不是一個普通的農家大漢,身份身然與劍有關。

    老婆婆氣息悠悠卻也半睜開眼看了看堂中男子,臉上現出十分親切的關懷。

    “忌兒,公子波已死,難道你心里有咎嗎?”

    堂中婆婆看著中年男子問起,卻也嘆了一口氣。

    中年男子知道剛才的話有些不妥,讓自己的母親失望了。

    也回道︰”兒子沒有內咎,更不會愧意,吳王闔閭的兒子,該全部死光才是。“

    說話的中年男子正是慶忌,前吳王僚的太子,而堂中的婆婆自然就是其母親南海婆婆,前吳王僚的淑惠王後。

    現在兩人以普通人的身份呆在家中,已經還復真實的面容,並沒有易容,也沒有蒙面,若不提起普經的身份,沒有人會覺得有什麼特別之處。

    南海婆婆此時已是一頭白發,臉上阡陌縱橫,略顯蒼老。

    但若說臉龐似乎比王後還要年輕一些,並沒有顯得暗黑的斑紋,也還算光潔。

    而且還透著一些滋潤,隱現難得的紅韻。

    只是看起來要比靜王妃又要老一些。

    不過她與當今王後、靜王妃姐妹三人容貌相似,年輕時雖各有特點,可長到年老之時,反而更加相似。

    像是一個模子里刻出的一樣,若不易容,只要走到大街之人,她們的關系,任誰都能一眼看出。

    由此可以看出,南海婆婆這些年得陰符之上古奇書修行,除了修得陰符之局外,也從中悟出一些修道之術,可延年益壽,緩解衰老。

    而靜王妃這些年少有與人相爭,也不得寵,一個人獨處,反得靜養,臉上看起來要年輕得多了。

    相較之下,當今王後胸懷大志,藏謀于心,一直處心積慮,時刻保持著一副偽善的面孔,人卻在年暮之時要蒼老得快一些。

    “忌兒,都等了這麼多年了,你為何這些日子反而沉不住氣了。

    是不是因為知道專諸那賊子還沒有死,你才如此心浮氣燥?”

    南海婆婆悠悠說完,看了一眼慶忌(夢三),知道慶忌雖然已是快知天命之年,卻依然生性純樸,心里有什麼事,臉上就會顯出什麼樣的情色。

    並不會藏拙,更不會隱藏心中所想。

    “母親,專諸殺父之仇,孩兒一定會親手報,也不急于一時,就讓此子再苟活幾日也無妨。

    孩兒考慮的是吳都現在的情勢,現在蹶由公子回歸吳都,其心不軌,必起風波。

    而且公子波已死,算起來奪位之人,又少了一個。

    他也算是我們的主顧,如此妄死,夢魘尊主也會責罰于我。

    若我們還沒有什麼行動,怕會錯失更多機會。”

    慶忌不僅是前太子,更是刺客組織夢魘中的夢三,算起來雙重的身份。

    在吳都這些日子,若不以刺客身份出現,他一直就呆在此民宅之中,作為一個普通人存在。

    而在吳都這些日子,卻一直糾纏著太子之爭,也十分煩燥。

    而且他作為夢魘刺客,受雇支持于公子波,不僅沒有讓公子波成功當選太子,而且竟然被刺殺手亡,算起來也十分失敗了。

    至于慶忌是否真的願意支持于吳王任何一個兒子,那就是他們一家的目的了,與夢魘似乎並無關系。

    就連公子波也不知曉作為夢三的刺客,竟然會是前太子慶忌,若是知道怕給他十個膽,也不會請夢三來幫忙。

    公子波自然也知道前太子與當今吳王一家有什麼恩怨情仇,是決不會善待于他的。

    只是公子波已死,他也沒有機會後悔,也沒有機會領悟了。

    “蹶由這個老家伙,這麼多年了竟然還敢窺視著吳王之位,也是個厚顏無恥之徒。

    都怪當年趙歡,若不是他心慈手軟,故意放走蹶由,那此子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南海婆婆有些氛氛不平的說著,語氣了帶著責罵之意。

    “母親,你何故還在怪那趙歡,他當年能幫父王奪得王位,也算是于我們有大恩。

    我們並非知恩不報之人,至于當年他為何不殺蹶由,或許還有其它考量,你以何必在乎。”

    慶忌不知為何自己的母親會對一個晉國公子如此在意。

    但他對過去的事他多少也知道一些。

    當年他的父親王僚奪位,其中在朝中掌兵權者是公子光,也就是現在的吳王。

    而真正為王僚清除威脅的是晉國公子趙歡,慶忌卻也非不懂恩義之人,也有知恩圖報之心。

    “不提也罷,若不然你還會覺得你的母親是一個不知恩圖報之人。

    既然你剛才已經提到時現在吳都的形勢,那母親問你,依現在的情勢,又該如何?”

    南海婆婆似並不願意在慶忌面前提起趙伯,所以順著慶忌的意思,也要考一考慶忌。

    “現在蹶由公子來吳,還不知其來意。所以我們該把公子山殺了,這樣夢魘尊主問起,也不會再怪罪于我。”

    慶忌看來還是對夢魘尊主心有恐懼。

    雖然他叫夢三,在夢魘里也算一個叫得響的稱號,可若與夢魘尊主相比,還是算不得什麼角色。

    “忌兒,你有所不知,幽冥尊主就是蹶由公子。

    前些日子,他當時在陰符之局中,我曾想殺了他。

    可當時鬼谷王禪也在其中,我不得不臨時與他合作,一起對付鬼谷王禪。

    這個鬼谷王禪實在太聰明了,只與幽冥尊主見過一兩面,就識破了他的身份。

    我也是那時才知道幽冥尊主就是蹶由公子。”

    “什麼?

    幽冥尊主竟然是蹶由公子,那施子會不會有危險。”

    南海婆婆一笑道︰“你這就不用擔心了,她的資質遠在你之上,我的武技都傳與她了,而你卻半分也學不進去。”

    “怪不得公子波一死,而公子山被抓了起來,他就來了。

    看來這吳國太子之爭才剛剛開始。”

    慶忌露出一絲詭笑,他對于吳王闔閭是恨入牙癢。

    所以知道蹶由公了此來,必定不會給吳王帶來什麼好事,此時听聞也有些幸災樂禍意思。

    “公子山現在有蹶由公子支持,我們更不必去軍營冒險,公子山就暫時留著。

    現在鬼谷王禪一死,你說夫差公子此時還有誰能來保他性命?”

    南海婆婆語氣里帶著一股殺氣,看似在問慶忌,卻像是在下命令。

    “母親听聞化武已是夫差的護衛,此人武技十分高強,而且夫差本人的武技也深得孫武親傳,也並不好對付。”

    慶忌知道南海婆婆的意思,若正面與幽冥尊主對抗,此時還未必是好的時機,若先讓幽冥尊主與吳王斗個你死我活,再出手,這樣成功的機會要大一些。

    可他還是對夫差有些了解,特別是對化武這個曾經的異性兄弟,心里多少有些顧惜。

    “你放心吧,幽冥尊主想要讓公子山得太子之位,就必須殺了夫差小兒,他也該不會橫加滲和此事。

    所以我們還有合作的最後一次機會。

    等取了夫差小兒之命後,我們就反琮來殺了公子山,讓幽冥尊主也無計可施。”

    南海婆婆說完看著慶忌的面色,知道他對化武還是有些不忍。

    “忌兒,你是不是在想著如何對付化武,此人當年可是你父王的帖身護衛。

    他當年受伍子胥與公子光收賣私離職守,也算間接害死你父王。

    此仇難道你忘了嗎?

    雖然他迷途知返,在吳江也救你不死。

    可我收化蝶為徒也算還他一個人情,此情已還。

    而他于我母子之仇,卻並非可以如此輕易抹掉。

    你可不能有婦人之心,再講什麼兄弟情義。

    當年若不是你一心講求義氣、情義,結交這三個無良無義之人,也不會害得我們家破人亡。”

    南海婆婆厲聲訓斥著慶忌,讓慶忌也是不敢回嘴,他知道南海婆婆所說並非無理之辭。

    直接或間接導致吳王僚一家破亡的,就是他的三個異性兄弟,而他的命也險些葬送在兄弟要離的手中。

    “那母親我們何時動身,吳國兵甲守護森嚴,要進軍營殺一個偏將,必須要謀定而動,我不想母親有什麼危險。”

    慶忌畢竟行武出身,對吳國軍營還是十分了解,此時說起,是不想南海婆婆再提舊事,讓他神傷。

    而且也怕南海婆婆不了解軍中守衛,而冒然行動,會反受其傷。

    “我已有計謀,我們只要把他引出軍營,我再布下陰符之局。

    縱然有化武在其身邊,也不足為懼。

    鬼谷王禪精通天問九式,武技高超還不是死于我的陰符之局中。”

    南海婆婆說完,十分得意,臉上布著一陣陣冷笑。

    “那要不要通知施子。”

    慶忌再次問起,卻還是有些膽怯,特別是在南海婆婆如此狂笑之時。

    “不必了,此時蹶由公子在吳都,施子自然會與他見面。

    而幽冥尊主當然不會親往軍營去作刺客,只會派幽幽及幽劍來配合我們。

    不過這一次你可不得再有仇怨,先與其合作一同殺死夫差。

    日後再施計謀除掉幽劍(專諸)這個賊子。”

    慶忌一想,幽幽既然在幽冥組織里,蹶由公子在吳都,那麼一時他也不會離開公子山。

    若蹶由公子要扶持于公子山,現在除掉夫差公子,該是最好的機會,所以于他而言也是有利的。

    “那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你還是你的夢三,我還是我的普通農婦,此時還不可暴露身份。

    若不然會把對付公子光的敵人引來對付你我,你一切還需小心,不要露出馬腳。

    你先去邊境,我辦完事,隨後就到。”

    南海婆婆說完,閉上眼,也不理慶忌。

    看來已經在盤算著如何刺殺夫差公子之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