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五十五章險惡用心



    第一百五十五章險惡用心

    吳王回到王宮,卻並不著急休息,而是來到書房。

    雖然吳王是武將出身,卻從來也不忘讀一些古書,以增長對列國的見識。

    此時整個書房內十分安靜,吳王見老吳帶著幾個侍女還站在一邊,隨時準備侍候吳王。

    “老吳,你帶他們出去吧,本王想一個人呆一呆,這里是王宮,不會有刺客來刺殺本王的。”

    吳王說完也是微微一笑。

    不錯既然有人已經給他下了毒,死期可待,又怎麼還會有人來刺殺自己呢?

    老吳見狀,也不敢違逆,只得帶著侍女們走出書屋,為吳王關好房門。

    老吳一走,吳王看著書屋角落,燈光之中慢慢走出一個黑衣身影來。

    吳王看著黑衣蒙面之人,卻是一笑道︰“既然來了,為何還要蒙著面,難道是怕我認識于你嗎?”

    “那王上覺得我該是誰呢?”

    王禪把面上的黑布扯了下來,卻只是在屋里轉著,看著這一屋子的竹箋也不得不佩服。

    吳王雖然一年到頭東征西討,可平時卻也是喜歡學習之人,並非像普通武將那般,只知練武打仗。

    “原來是禪先生,看到你本王實在驚喜,想來這兩天一直禍事連連,總算還有一些欣慰之處。”

    吳王一看黑衣人竟然是王禪,卻實讓他有些意外,卻又並不意外。

    “快坐,該叫你鬼谷先生。”

    吳王看了看王禪的鬼宿之相,把稱呼也改了過來。

    在大周列國,能被稱做“先生”是一種尊重的身份。

    若叫”禪先生“是因王禪年歲還小,而若依別號來叫先生又完全不一樣了,比如”鬼谷先生“。

    王禪也不客氣,在客桌邊上就坐了下來。

    “王上你還沒有回答剛才小子的問題。”

    王禪還是追究著吳王,想知道吳王心里想著會是誰深夜來找他。

    “一個很久未見的熟人,他是我的弟弟夫概公子,想來鬼谷先生應該听說過。

    曾經在我攻楚之時,在吳都自立為王二月。

    他的身材與你相當,所以今日本王竟然以為他也來了。”

    王禪一听,嘿嘿一笑。

    其實他心里早就知道,吳王因為接待蹶由公子,所以想著此時吳國爭位之機,曾經的夫概又怎麼會少得了呢?

    “听說過,夫概公子也算是列國風流公子,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不過王上召小子來此,不會想跟我說過往之事吧?”

    王禪看了看吳王卻端起茶杯喝著水,並不著急。

    “本王一直有幾個問題想問鬼谷先生,不知鬼谷先生可否給本王釋疑?”

    “請說!”

    王禪也很簡單明了,並不做作。

    “鬼谷先生應該知道是誰殺了波兒,想來先生也不會告訴于我。

    因為鬼谷先生本意也想刺殺波兒,只是有人代先生出手而已。

    那山兒應該並沒有嫌疑,只是鬼谷先生謀算在先,所以借此也讓山兒被孫武將軍關入軍營,暫時失去了爭太子的機會,也算是間接幫了本王。

    那麼本王想問,現在山兒已經關在軍營地牢,本王是不是該狠下心來,也除掉山兒。

    這樣吳國太子之選就沒有了選擇了呢?”

    王禪一听,心里也是一寒。

    在為維護吳國利益面前,吳王是沒有選擇,也能放下兒女私情。

    雖說是無奈之舉,如此冷酷,卻也體現出吳王梟雄本色。

    “不必,而且暫時還要保護好山公子。

    因為現在有人還想要山公子的命,包括夫差公子的命。

    若是現在就殺了公子山,會置夫差公子于危險之中。

    此時我還不想離開吳都去為王上充當夫差公子的保鏢。

    所以公子山一時還不需要死。”

    吳王一听,臉上憂慮,卻也大體听得出王禪的意思,卻還是不太肯定。

    “鬼谷先生的意思,本王有些疑惑。

    波兒與山兒依你所說,皆是受幽冥與夢魘支持,于吳國只能帶來**。

    既然現在波兒死了,那麼山兒應該有更大的機會一登吳王之位。

    可為什麼鬼谷先生說有人也欲置山兒于死地,更不用說遠在邊境的差兒了。

    差兒只是一個偏將,一直未被重視,就連波兒與山兒都不會把差兒當成競爭對手。

    為何也有人想要殺差兒呢?”

    吳王說得也是事實,若公子山能洗脫殺人嫌疑,吳王也沒有辦法排棄于公子山當太子。

    “小子也是這兩天才有所覺悟的,一開始我也以為吳國王位之爭只在三個太子之間。

    後來小子知道並非如此,或許三位吳國公子只是站在前端的棋子而已。

    後面的角逐才是真正的爭位之斗。

    這當然也包括你這位王叔蹶由公子了。

    他此時來吳,王上當然知道他的意圖。

    所以王上厚待于他,想讓他不用管吳國太子之選,安心養老。

    可我知道這個蹶由公子他的身份,可非王上想得如此簡單。

    對于吳王之位他依然還戀戀不忘,今晚也只是一時疑惑王上而已。

    他其實就是公子山身後支持之人。

    當然公子山除了幽冥組織之外,還有越國範蠡支持,這一點王上應該是清楚的。”

    王禪說完,吳王還是一驚,驚恐的看著王禪。

    “鬼谷先生說蹶由王叔是幽冥組織之人,本王實不敢相信。”

    “王上,你先喝點水,讓你驚訝的事還多了,我慢慢給你說說。”

    王禪邊說邊把手按在吳王的手腕,替吳王把著脈。

    只是半刻,王禪松開手,臉上露出難色。

    卻還是悠悠道︰“王上應該請過代醫師看過,也該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吧?”

    王禪不說別的,卻又繞過來說起吳王中毒之事來了。

    “大概三個月,請過幾個醫師都一個回答。

    他們雖然不如鬼谷先生如此精通,應該也不會差多少時日。”

    “不錯,他們說得不錯,王上也只有三個月的時日。

    而這三個月也是太子之爭的最後關頭,所以各方人也都匯集在此。

    剛才所說的蹶由公子,其實他就是幽冥尊主。

    白天他可以是一個不管吳國事務的王族蹶由公子,可晚上他又會做回幽冥尊主的身份。

    王上或許不信,可我卻早就知曉。

    在越國忘歡峰,就是他與南海婆婆聯手想要取我性命。

    只是他們太過自負,認為我中了南海婆婆的毒,不屑于對我下手。

    所以我就假借于此,做一個已死之人了。

    其實南海婆婆的春之毒瘴,我在入局之時,就已在小河邊摘過草藥吃過。

    只是他們不知道而已。”

    原來在忘歡峰春之陰符之局內,王禪在小溪邊摘了一些花吃入嘴中,就是解瘴氣之毒的草藥。

    吳王一听,知道王禪不會騙他,而且知道為何蹶由在此時來吳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怪不得今夜他還問起先生,並且十分肯定先生已經死了。”

    吳王邊說手卻已握緊了拳頭,若不是王禪在一邊,想來吳王定然會勃然大怒。

    “那為什麼還不殺了山兒,此子竟然如此無義,勾結蹶由來謀取吳王之位,而且還與越國通敵。

    如此不顧大義之事都做得出,本王實不想再留著他。

    本王明天就宣布太子之選為差兒,再興兵伐越,這樣讓他們沒有機會再作亂。”

    吳王只有三個月的時間,那麼若是公子山熬過三個月,那麼吳王一死,他的機會就會更大。

    若再有幽冥尊主蹶由公子支持,想來該比夫差更適合做將來的吳王。

    “不急,剛才我已經說過了,除了蹶由公子,還有其它人一直在窺視著吳王之位。

    當然包括你的弟弟夫概公子。”

    吳王此時才真正的明白,為何剛才王禪會說有人想要公子山及夫差公子的命了。

    “王上,當年夫概謀位不成,含羞逃走,這些年他可並未閑著。

    想來王上只有三個月時間的事,自然是下毒之人故意傳出,而傳給的人有可能就是夫概公子。

    听說當年王上並不得王後青睞,王後真正喜歡的是夫概公子,是與不是?”

    王禪說完,看著吳王。

    “不錯,鬼谷先生對吳國的歷史也十分了解,這都是陳年舊事,此事該是靜王妃告知鬼谷先生的吧。

    我這二弟生性風流,人也長得玉樹臨風,身材也和先生相差不大,所以剛才本王把先生誤以為是他。”

    吳王想起往事,也不回避,于他而言現在是該真正解決一切麻煩的時候了。

    王禪淡淡一笑道︰“可當年王後還是逼于前吳五僚王後的壓力,不得不嫁給王上你。

    雖然普通人以為是王後貪戀權勢才嫁給王上,可我並不這麼認為。

    我問過靜王妃,再聯想王上的毒,只有王上貼身之人才可以辦到。

    那麼除了王後以及靜王妃之後,其它嬪妃都是近十年才招,這些人並不希望王上死。

    她們還要靠王上過榮華富貴的日子,更不會懂得黑暗之花這種十分罕見的藥草。

    而王後則自小喜好草藥,也只有她才會因情生恨,因恨起了殺心。

    若王上一死,三個成才的吳王公子也不在人間,那麼能夠繼承大位的人又會是誰?”

    “我沒有可繼承王位的兒子,那麼繼承吳國王位的就是我的弟弟夫概公子。”

    吳王適時回答王禪的提問。

    王禪只是一笑,又接著道︰“吳國向來有長兄傳位于弟的習慣,那時的夫概若再入吳都,自然會順理成章成為新的吳王了。

    王後嫁給王上,于前王後來說可以牽制王上,幫助當年的王僚奪取大位。

    于王後自己來說,也可隨時監視著王上,找到合適的機會。”

    王禪說到這頓了一頓又道︰“王後當年親刺其親姐吳王僚王後之時就可見其野心與心中的恨怨,那一劍險些讓吳王僚王後喪命。

    此種姐妹相殘的行為足以證明其為人,是一個為求目的而不擇手段之人。

    同時那刺向吳王僚王後的那一劍,也讓吳五僚及其慶忌太子失去了反撲的機會。”

    王禪說完嘿嘿一笑又道︰“可夫概畢竟是王上的親弟,並非吳王僚的親弟。

    所以他那時並沒有機會,只有把你先捧成吳王,他才能成為吳王之弟,也就才有機會繼承王位。

    王後如此險惡用心,其實都是不忘夫概之情,一切都是為夫概而謀。”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