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三十八章以利相交



    第一百三十八章以利相交

    送走施子,公子波一個人坐在堂屋之內,心情很復雜。

    公子山是他的胞弟,想不到在太子之爭上,兩人還是要刀刃相見,可卻也避無可避。

    或許這就是生在王族之家的悲劇,兄弟年少時再要好,也抵不住利之誘惑,更何況是吳王之位。

    只是公子波也十分開心,至少在此時公子山有幽冥組織支持,可以暗殺于他,而他的夢魘似乎並不看好他一樣。

    公子波喝了一口水,心里也開始捉摸著與公子山的決斗,臉上帶著詭笑。

    “大公子,你有些不忍心,還是你沒有把握打贏你的二弟公子山?

    還是已經想到勝公子山的好辦法?”

    堂屋里不知什麼時候竟然坐著一個黑衣人。

    公子波也是一時走神,竟然沒有發覺。

    此時听得問話,也是心里一驚。

    不過很快鎮靜下來,他認得出夢三的身形,也識得夢三腰間的重劍。

    更听得出夢三的聲音,所以他只是微微一擅,繼而恢復常態。

    “夢三先生,你什麼時候回的吳都,難道越都之行很順利嗎?”

    公子波也是語帶譏諷,知道此行夢三想刺殺勝玉于越國境內,可現在勝玉卻回來了。

    “鬼谷王禪不是死了嗎,于你而言又少了一個礙事之人,你難道不高興嗎?”

    夢三冷言冷語,也不回答公子波的話。

    “不錯,鬼谷王禪一死,我是輕松了許多,可二弟同樣也輕松了,這于我又有什麼好處?”

    公子波也是喜怒不定,當初一心想殺掉鬼谷王禪,此時鬼谷王禪死訊傳來,他才知道其實他並沒有撈到實際的好處。

    “那你剛才為何還要提出與公子山單挑,現在難道後悔了嗎?”

    “我與二弟武技修為,該是半斤八兩,我沒有把握打衷贏他,這是實話。

    可他也未必有把握打贏于我,所以我也不必擔心。

    可我听說鬼谷王禪之死,是因為幽冥尊主插手,入了南海婆婆的陰符之局。

    似乎這一切都與夢三先生沒有關系。

    而且勝玉妹妹還活得很好,吳國也未攻伐越國,于我什麼好處都沒有?”

    公子波似乎有些瞧不起夢三,他請了夢魘組織幫他,可卻什麼事也沒有為他完成。

    所以他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你是在怪我們夢魘嗎?

    實話告訴于你,我雖然沒有親手殺死鬼谷王禪,也沒有殺勝玉公主,可有一點卻不能不讓你知道。

    那就是若沒有我們夢魘組織支持于你,大公子,你覺得你現在還有命在跟我說話嗎?”

    夢三冷笑一聲,也不看公子波。

    “夢三先生,剛才是在下言語有失,還望見諒。

    我知道夢三先生為我做了許多事,在下一定不會忘了夢三先生的。

    剛才我與二弟也是不得而已,二弟有幽冥組織撐腰,朝中又有伍子胥支持,若不痛下決心,我怕會夜長夢多。

    所以在下才不得不冒險提出決斗,不是我死就是他死,這樣比不明不白的死在其它刺客的手中要好。

    夢三先生你覺得我做得不對嗎?”

    公子波還是緩下氣來,畢竟夢三所說也並非恐嚇。

    若是沒有夢魘,或許他早就成了劍下亡魂,現在還談什麼決斗以爭太子。

    再者若連夢魘都不願再幫他,那他就算爭得太子之位,將來也怕沒有命當上吳王。

    得罪殺手組織的後果,他還是一清二楚的。

    以利相交,利消成仇,不會有什麼友情,更不會有什麼憐憫,只要有人出得起價錢,夢魘也可能成為他真的夢魘。

    而自從在大殿被吳王親封之後,與太宰伯否一談,也可以看出伯否對他也並非十分堅定。

    這也都權貴們的明哲保身之舉,畢竟于吳王面前,現在誰也不知道吳王心里到底中意誰。

    王後雖然也看中自己,可卻因此而受吳王罰處,由此更難判斷。

    剛才公子山的話,也並非沒有道理。

    王後被禁足在寢宮,有可能是吳王不中意于王後推舉的自己。

    另外也有可能是,吳王不想讓心意的太子之人讓大家現在知曉,意在保護自己。

    這兩種情況都有可能,卻難與判斷是何種情況,若依伯否太宰所言,王後實則是保舉公子山,而意圖加害于他。

    那現在他所有把持的,或者說支持他的人也不多了。

    所以現在公子波還是懂得退讓,也知時勢。

    “難得你有如此骨氣,只是可惜,若你早些表現如此氣節,說不定公子光真會喜歡于你,只是現在有些晚了。

    公子山答應與你決斗,你相不相信他?”

    夢三還是適時提醒于公子波,怕公子山明的答應,卻暗地里會出陰招。

    “我不知道,但也只能試試,我若不與他比,也未必就安全。

    可若是二弟死在我的劍下,想來幽冥的人也不會再糾纏于我,說不定會反過來幫我呢?

    夢三先生,幽冥尊主親自來了吳都,斬殺王禪,可為什麼夢魘的尊主似乎並不看中在下。

    不知是何原故?

    若夢魘覺得我給的條件還不夠,本人也可以再承諾一些好處。”

    公子波覺得現在之所以只得自己主動挑戰公子山,就是因為自己背靠的夢魘並不重視,只派了夢三前來。

    所以無法跟幽冥組織對抗,自己明里暗里都會吃虧,所以以其坐與待斃,不若主動出擊,現公子山決斗,生死各安天命。

    “實話告訴你吧,夢魘尊主,他不會輕易現身。

    我入夢魘也有不少年了,可從來未見過他,也不知他是何人。

    不過你大可放心,夢魘組織也非浪得虛名。

    我雖然也沒的把握對付于幽冥尊主,可我卻為你牽至住了幽冥另外的兩個刺客。

    要不然你覺得前兩天王後被禁,而公子山又知道王後所選非他,他為什麼不刺殺于你。

    那于他而言可是很好的機會。”

    公子波一听,也不好再說,知道夢三的話也並非沒有道理。

    “那依夢本先生之意,在下又該如何?”

    “先保命為主,若是連命都保不住了,何來的太子之位,又何來的吳王之位?”

    夢三說完,嘆著氣,似乎也是心有所感。

    “夢三先生的意思是二弟並不會真的想三日之後的決斗,而是想在這三日之內讓我消失?”

    “不錯,今天我來就是給你提個醒,若說要殺你並不是什麼難事。

    因為現在幽冥尊主已經在吳都,你最好小心一些,若不然你死了,我們也不用合作了。

    不過你也放心,我已約了幽冥的人,讓他們遵守江湖中的規矩,信守承諾。

    讓他們等三日,在這三日不再刺殺于你,算是給你一次公平決斗的機會。”

    夢三說完,站起身來就朝外走,他並不喜歡此時的公子波,更不喜歡公子山。

    可他也沒有辦法,這或許正是不喜歡,才要選擇支持于公子波。

    “謝夢三先生,那我該如何?”

    “你自然是得想想辦法,躲起來,這三天之內讓人找不到你。

    還有你還得仔細捉摸劍法,若是三日後死在公子山的劍下,那就是你的命數了。”

    夢三說完,人已在黑夜之中了。

    ……

    ……

    吳都郊外,夜色迷漫,淡淡的月光之下,顯得十分平靜。

    城東的土地廟前兩個黑衣身影靜靜的站著,像是兩棵樹一樣。

    “幽冥尊主,你們來了,到是十分準時。”

    夢三一樣從黑暗之中走了出來,語氣中透著一股寒意。

    其實他早就到了,只是一直在觀察,也在細思。

    眼前的幽冥尊主為何親身來吳都,竟然會對太子之選如此在意。

    而選擇的也是一個不成才之人,有如公子波一樣。

    “你躲在暗處,觀察我與幽幽也有半刻之時,是不是想知道我是誰?

    若你想知道,為何不親自問我呢?

    或許我會告訴于你。”

    幽冥尊主的話總是讓人捉摸不透方位,剛才還靜靜的站著,此時已開始移動,這就是殺手與殺手間的防備。

    不管是合作還是沖突,都沒有永遠的利益,防備之心從來也不會丟失。

    又或許此時他已布下遁甲之術,隱去真身,此時說話的只是一個虛影而已。

    “不必,知道也好,不知道也罷,想來你的目的並非真的幫公子山,而只是利用,與我們夢魘目的一樣。

    所以今日請尊主來,只是想談談合作之事。”

    “你可以作主嗎,夢三先生?”

    “無防,吳都之事夢魘尊主交與我辦,所以我有權宜處理的權力。

    再說,了夢魘尊主可不像幽冥尊主一樣,對吳都之事如此關心。”

    夢三還是邊說邊走,並不停在一個地方,也是防著幽冥尊主。

    而且幽尊主身邊還有一個幽幽。

    “既然你有此心,不若先回答我幾個問題如何?

    若你回答得讓老夫滿意,老夫說不定還真會與你們夢魘合作。”

    幽冥尊主並不想急著知道夢三合作的內容,而是對夢三有些興趣所以才有此問。

    “幽冥尊主有若幽冥,這世間之事,難道還有尊主不知的,你若有問就問吧!”

    夢三擺了一副有問必答的架式,到算是比較真誠。

    “夢三先生,今日你一人來此,而我幽冥卻是二人,不說我與你的高下,就算是幽幽姑娘與你對敵,怕你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你能不能給我一個理由,在我幽冥穩居優勢之下,為何要你你們夢魘合作,與你夢三合作呢?

    其二,你是如何認識幽幽姑娘的,竟然可以通過她找到我,難道你們以前就認識嗎?

    其三,你到底是誰,為何一直與我幽冥組織的幽劍作對。

    本來我們目標一致,就是先除掉鬼谷王禪,可你卻並不與我們合作。

    現在你到來讓我與你合作,這又是何種理由。”

    幽冥尊主說完冷笑一聲,看著夢三,再看了看一旁的幽幽。

    而幽幽則並不在意,依然隨時變幻著身形,就好像從來也未存在過一樣。

    “合作並非要看人多,而要看你手中有沒有本錢。

    況且我只身來此,也不怕你們殺我,因為殺手組織從來也不做虧本的買賣,也不會同行相伐。

    今天我來想說的是公子波敢于挑戰公子山,這就說明其實公子波于幽冥來說,也並不是一個壞的選擇。

    而且若兩人決斗之後,活下來的人,你說會不會讓公子光更加喜歡一些。

    畢竟你該也了解公子光,他並不喜歡懦弱的人。

    所以這對于公子山也是一個機會,你可別忘了吳越邊界還有一個夫差公子。

    他可並不喜歡任人擺布,而且野心也極大,正合了公子光的味口。

    所以鬼谷王禪才會看中夫差,只有夫差才會興兵伐越。

    這算不是合作的一個理由。

    至于這位幽幽姑娘,我們在鬼谷王禪住的地方曾有見過。

    而且那天晚上我們相互追逐,也算認識一個身影而已。

    她在監視公子波,我當然不會毫無知覺了。

    至于幽劍,我與他並不認識,只是我不喜歡他而已。

    那天晚上若他早一些出手,想來鬼谷王禪不會活那麼久。

    可他卻是一個喜歡趁人之危的人,雖然我們都是刺客殺手,但各人的的手段不一。

    那一晚你自然可以看出他的用意。

    他與這位幽幽姑娘正對鬼谷王禪,其實對付他也只是其一,除了鬼谷王禪他還想對付我。

    是不是幽冥尊主,你該能看出他的意圖,所以我自然要追他。

    至于在越國境內之事,想來幽幽姑娘比我清楚。

    鬼谷王禪早就謀算在先,本來我躲得好好的,想讓鬼谷王禪失了謀算。

    可你們的幽劍卻偏偏向我這個方向來逃,把伍子胥的孫女引來我藏身的地方。

    化蝶小姑娘也是南海婆婆的高徒,武技並不在我們三人之下。

    這樣反而讓鬼谷王禪知道我的藏身之所,我覺得他其心不軌,想要借刀殺人。

    幽冥尊主這是你的主意吧!

    難道這還要怪我嗎?

    這大周四大組織也有規矩,這可是你們先壞了規矩的。”

    夢三說完也是冷笑一聲。

    “說得不錯,可我還是不願與你們夢魘合作,幽冥做事從來也不會與人合作。

    公子山有幽冥組織撐腰,又怎麼會懼怕于夢魘呢?

    不過依你所言,你對公子光還是有所了解,看來也該算是故人。

    今天就不難為你了,也算是對你所說的規矩一點尊重,你可以走了。”

    夢三卻並未走,而是再次冷笑一聲道︰“幽冥組織,實在是一個笑話。

    堂堂幽冥尊主親自出馬,卻三番五次殺不死一個小小的鬼谷王禪。

    還要靠南海婆婆布了陰符之局,引他入局,在陰符之局中才殺死他,這又並非什麼值得驕傲之事。

    听說南海婆婆也來了吳都,不知道尊主有幾分把握對付這個老太婆呢?

    若是離魂也滲和進來,以尊主的陰符遁甲之術,又能有幾分勝算。

    至少夢魘的金主你是知道的,可南海婆婆若是喜歡夫差公子,那麼她與你相對,幽冥尊主又有幾分勝算?”

    夢三還是對形勢十分了解,所以來此也並非無的放矢,而是有備而來。

    剛才一語,到讓幽冥尊主有幾分懼怕之意,若說離魂也滲和進來,那情勢就會變得復雜了。

    而與夢魘合作,也許還真是一種好的選擇,

    至少在公子波與公子山分出勝負之前,兩個組織不會敵對,而是共同對敵。

    “夢三先生,我與南海婆婆在越國忘歡峰曾合作對付鬼谷王禪,想來我們該是朋友,這你無需擔心。

    她來吳都,我自然沒有意見。

    想來我也不用防範于她,她也無須防範于我,你何必拿南海婆婆作來對手來試探于我呢。

    至于你的提議,也並非沒有道理,若是用刺客除掉對方,始終會讓公子光覺得有失君子之風,兄弟兩決斗,似乎是大家喜歡看到的結果。

    那我就依了你,三天也不長,我答應你不殺公子波,夢魘也不刺殺公子山。

    讓他們兄弟倆有一個公平決斗的機會。

    至于離魂,這個組織藏身于市井之內,來與不來,都不關緊要。

    我從來也不喜歡他們,更不會懼怕。

    相反只有他們怕我的,我卻不會怕他們。”

    幽冥尊主還是放**段,並非是屈服,而是夢三的提議,于現時也是最好的安排。

    “是嗎?就讓我來領教領教幽冥尊主有幾斤幾兩。”

    幽冥尊主話才說完,夜色之中,一個聲音竟然在小廟四周回蕩起來。

    三人一听,頓時注目著四周。

    只覺得黑夜之黑似乎已經變成一種流動的色彩,不停的變幻著樣子。

    就連善于陰符遁甲的幽冥尊主都吃了一驚。

    “我沒時間與你們離魂的人玩這些幻化之術,想來剛才我與夢三的話,你已听得清楚,不論你們離魂幫誰,想來也不會與幽冥還有夢魘作對吧?

    夢三先生,我還很忙先行一步,你好自為之。”

    幽冥尊主說完,人也如一道黑夜一樣消失在小廟之前。

    而幽幽更是像一個幽靈一樣,什麼時候離開的都沒有人知道。

    夢三停了半刻,見小廟四周並沒有什麼動靜,心里也在疑惑,也不敢再停留,向著吳都幾個飛縱就消失在黑夜之中。

    于他而言能保得公子波一時,自然目的也達到了。

    他的目的就是要讓兄弟相殘,這是他希望看見的。

    可若是幽冥組織刺殺了公子波,他反而覺得沒有意思了。

    因為他是慶忌,前吳王僚的太子。

    當三人走後,小廟後面慢慢走出三人,也都是穿著黑衣。

    “小公子,你這一招還真靈,連幽冥尊主都嚇跑了。”

    王禪看了看趙阿二道︰“他不是嚇跑的,他是想把夢三留給離魂之人,借刀殺人也算是幽冥貫用的手法。

    走吧,回去睡覺。

    這個伯焉的小別院,也是湊巧,卻也讓這幾個幽冥吵得我不得安靜。”

    王禪說完,說朝前方奔去。

    也就不足百丈遠,就是一座小院,十幾間樓房,算起來也十分奢華。

    看來這個地方是伯焉秘密的地方,少有人在,現在卻已成為鬼谷王禪落腳之地。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