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三十五章左右為難



    第一百三十五章左右為難

    勝玉公主乘車回到自己的府邸,一路之上,也是想著種種可能。

    此時不知不覺中卻又想起了墨翟。

    那一副永遠保持著風度翩翩的樣子,那一副為天下百姓而憂的情色。

    現在想來墨翟之所以還留在越國,並不與勝玉一道離開,其實也是為鬼谷王禪的計謀做掩護。

    畢竟蓮花公主失蹤,若是墨翟也同時離開,這就讓人無中生有地懷疑他參與此事。

    可若是越王怪罪于他,那又該如何呢?

    勝玉公主是一時歡喜,又一時陷入愁悶。

    為墨翟的安危擔心起來。

    回到府邸,人也疲憊,想著休息一會,卻剛剛躺下,一個丫頭卻走了進來。

    “公主,有客人在客堂已經久等了,小姐現在要去見嗎?”

    勝玉心里還是一驚,在吳都除了相識的幾人,勝玉並不喜歡外出與其它富家公子、小姐交集。

    她不喜歡時時受人尊寵的樣子。

    可現在又會有誰來找自己呢?

    “客人是誰,為何來找我?”

    丫頭一笑道︰“公主,是越國施子姑娘,並非其它人。”

    勝玉一听,這才想起施子。

    在越國的時候,兩次晚宴都沒有機會交流。

    第一次文種相國設宴坐在對面,身份不一樣。

    而蓮花生辰的時候那時大家都知道鬼谷王禪的死訊,所以大家心里悲痛,就連她身邊的化蝶也未打過招呼。

    再者整晚上都圍繞著蓮花公主招婿之事,幾個女人並沒有什麼機會。

    回來的時候也未見過施子,此時施子從越國回來,一定是帶來了什麼信息。

    勝玉想到這里,又想到滯留在越國的墨翟,心里隱隱有不詳的感覺,卻又興奮著想知道。

    “快走,別讓施子姑娘久等了。”

    勝玉也顧不得丫頭,到讓丫頭有些驚異。

    勝玉公主的臉上一驚一喜一憂,讓人難與捉摸。

    施子十分恬靜的坐在堂屋之中,身邊一個小小的火爐,到讓她熱呼呼的。

    听著聲音,自然知道勝玉公主已經來了。

    勝玉的腳步聲總是如此匆忙,帶著一股風,人就已來到施子身份,施子都來不及向勝玉公主行禮。

    勝玉公主就拉著施子的手道︰“施子姐姐,你總算來了,是不是越都有什麼消息?”

    施子雙手捧著勝玉的手,為她溫著手道︰“什麼事都不該如此著急,勝玉公主,你也先暖和暖和一下手再說。

    剛才你該是外出有事,為何一回來還是如此風風火火。

    若麼是很開心的事,若麼是很難過之事,不若你先說來我听一听。”

    施子並不著急,她也沒想好該如何告訴勝玉有關越國對墨翟的囚禁。

    于她而言,此事範蠡讓她親自告訴勝玉,實讓她為難。

    既為勝玉擔憂,也覺得越國如此卑鄙之行,實不願齒。

    就連範蠡在她的心里形像也是一落千丈。

    但她卻也非知恩不報之人,想當年南海婆婆帶著自己逃出吳國,也正是因為有範蠡才得以順利進入越國。

    若不然現在那里還會有她施子呢?

    勝玉一听,也是一愣,不知施子為何等了自己許久,見了面卻又不急著說。

    她心里想起王禪未死之訊,可還是耐下了。

    她並不知道施子的真實身份,而王禪的真死與假死,卻是關乎到王禪的安危,所以她也只是微微一笑。

    看了看施子道︰“姐姐,我剛才只是去看了看靜王妃,想來你也該去看看了。”

    “哦,勝玉公主如此孝順,不知靜王妃現在如何,可還安好?”

    施子也就順著勝玉的意思問了起來。

    她只見過一兩次靜王妃,感覺靜王妃十分淡然,似乎對吳國之爭著不在意,而且許多時候讓人感覺她很神秘一樣。

    “靜王妃一直都是如此,並沒有多大變化。

    只是三哥不在身邊,靜王妃府邸似乎也更加冷清了,連施子姐姐都不去探望,更何況別人呢?”

    勝玉知道施子與夫差來往甚密,所以才如此說起。

    “公主,為何如此說來,我與靜王妃並不相熟,我去與不去,並不代表什麼。

    只是我听說現在吳都發生了許多變故,姐姐也是關心于你,所以才有此一問。

    你若不願意說,姐姐也不勉強,你又何苦扯上姐姐呢?”

    施子還是有意回避她與夫差的關系。

    至于夫差,她也有不得已的苦衷。

    就像靜王妃與勝玉公主說的一樣,女人一生,有的時候身不由己。

    就連喜歡的人也是一樣。

    施子說完,臉上也是透著憂慮,也帶著羨慕。

    “姐姐,在越都之時,鬼面娃設靈那一天,為何不見姐姐去吊祭鬼面娃。

    听蝶兒說,鬼面娃來吳都那一天就認識了施子姐姐,說來也有數次相聚。

    姐姐難道對鬼面娃之死一點也不在意嗎?

    想來姐姐不是如此無情之人,可我們卻一直未見到姐姐。”

    施子一听,臉上微微一變,現出一絲憂慮道︰“既然人已經死了,徒與吊祭又有何意義。

    我與蝶兒師妹同拜南海婆婆為師,我們都身不由己。

    是我讓王禪去與師傅見面的,而陰符之局卻是蝶兒所布。

    若說王禪之死,實也是我與蝶兒之失,我又有何顏面去吊祭于他。”

    施子說完,也是十分感傷,眼中含著淚光,楚楚可憐。

    “姐姐,既然如此,實也不該怪你。

    蝶兒這幾天一直躲在伍府,我也許久未見她了。

    看來她也十分內疚,不過你與蝶兒也是有心無力。

    要怪也只能怪鬼面娃太過自負,天不怕地不怕,結果妄送了性命。

    若說要怪,還是只能怪我。

    若不是我跟父王提及,他也不會以一個隨從的身份去越國,也就不會命喪他鄉。”

    勝玉十分輕淡的說完,臉上竟然沒有什麼悲傷的感情。

    而施子卻也一直看著勝玉,心里印證著王禪之死。

    “妹妹,既然過去的事,也就不提了,或許他的死也是一件好事。

    許多人都因為他的聰慧而恐懼,這或許是天意而已。”

    施子也是十分淡然的說完,臉上慢慢又變得通紅起來。

    想來她已從勝玉公主的表情可以看出,勝玉為何並不表現得十分悲傷。

    “姐姐,我們不提鬼面娃了,你來找我,不會只想跟我聊天吧,若是如此妹妹到十分感激。

    只是我怕姐姐從越都而來,會有不好的消息。”

    施子一笑,卻還是輕輕拍了拍勝玉的手道︰“妹妹想來一直關心墨先生的消息,可姐姐也不知該如何跟你講。

    只是有些事還望妹妹不用著急,姐姐才會跟你說的。”

    听著施子如此說來,勝玉的心說不急,卻也是假的,都快跳出來了。

    可勝玉還是故作鎮靜淡然道︰“姐姐,你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勝玉沒事,鬼面娃之死已經讓人很傷心了,而現如今我母後被禁足。

    三個哥哥又卷入太子之爭中,想來就算是更難過的事,妹妹也能承受。”

    施子一听,看著勝玉臉上的陰蔭,心里也是十分同情。

    生于王族之家,有的時候無可避免會涉及這些難與選擇的局面之中。

    “此事該與蓮花公主有關,蓮花公主失蹤,越王大怒。

    可察尋幾日,終究還是懷疑蓮花公主是與吳國使臣車隊逃出越國的。

    所以越王依然招墨先生為婿,並已國書通知你父王,三個月內送回蓮花公主。

    而卻又單獨讓我傳訊于你,若三個月內見不到蓮花公主,他將處死墨先生。”

    施子輕言說完,而勝玉還是急得跳了起來。

    “姐姐,墨先生現在怎麼了?

    難不成已被越王勾踐囚禁了嗎?”

    “妹妹,我還沒說完,看又把你急得。”

    施子把勝玉扶了坐下,看著勝玉道︰“姐姐知道你與墨先生已愛慕多時,越王專門要我通知于你,也是知道你與墨先生的關系。

    所以他才用此來要脅于你,听聞墨先生只是被禁止在官驛之內。

    而墨先生是宋國使臣,越國再怎麼也不會不遵守列國之交的規矩。

    而墨先生聰明之智不在王禪之下,而且是史角大師的得意高徒,該還沒有人能把他如何的。

    勝玉妹妹,你還是放心吧。”

    施子也是分析了現在的情形,為勝玉公主解惑。

    可就連她的心里也難與確定,武技再高也並非毫無破綻。

    在蓮花壽宴之時,越王勾踐就拿出兵吳國,以及出兵楚國、宋國對墨翟施壓。

    而墨翟一直主張止戰而非攻,體恤貧困百姓戰火苦,這就是墨翟的破綻。

    “越王勾踐,你就是一個卑鄙的小人,竟然先以翟哥哥胸還天下百姓之大義相逼,現在又用我與他的感情作為要肋,實在有失一國之君王風範。

    那現在我該如何?

    蓮花到底逃往何處,也沒有人知道。

    縱然是尋得蓮花,誰又忍心拆散她們,再送他回去與翟哥哥成婚。”

    此時勝玉才是真正的左右為難。

    若說知道蓮花下落,不送蓮花回到越國,那麼墨翟就會有生命危險。

    若說送蓮花回越國,不僅拆散蓮花與伯焉,而且讓蓮花與墨翟成婚,于自己又十分不願意。

    越王勾踐此招,也算是十分陰毒,把勝玉公主逼得無路可走。

    “姐姐這幾日也在考慮此事,也找不到一個解決的辦法,假若三個月後送不回蓮花公主。

    吳越兩國很可能戰火重燃,而且墨先生也會有生命危險,如何破局,確實是難上加難。”

    勝玉一听,眼淚嘩嘩的流著,似乎已經知道三個月後的結局。

    越王勾踐一箭雙雕之計,把勝玉與墨翟逼入死角。

    不僅破壞墨翟與勝玉,還將陷墨翟于不義之中。

    若墨翟為了與勝玉公主的感情,而不與蓮花成婚,那麼他一直宣揚的止戰與非攻就實是一個笑話。

    而蓮花呢,又會如何來想此事。

    是主動回去與墨翟成婚,而犧牲自己與伯焉的幸福,還是不顧越王的要脅,置墨翟于死地,置兩國百姓于戰火。

    “此事,想來只有一個人能解,或許或許——。”

    施子見勝玉十分悲傷,也只是說了一半。

    “你是說鬼面娃,可他已經死了,誰還能想出辦法對付越王這個卑鄙的小人。”

    勝玉是又悲傷,又氣憤。

    可當施子提到只有一人能解時,她又不得不想起王禪。

    “如要他沒死就好了,我心里也不會如此愧疚,而勝玉妹妹此事他該也有辦法應對。

    此次越國上下十分憤怒,就是因為原本招婿之謀,卻被王禪略施小計就破壞。

    而且還讓蓮花公主逃離,想來這都跟王禪有關。

    不僅沒有與列國交好達到目的,卻反而失去了自己的公主。

    就像偷雞的小賊,先撒了一把米,雞沒偷到,米卻沒了一樣。”

    施子邊說邊盯著勝玉,話語里帶著調皮的味兒。

    勝玉一听,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姐姐,你什麼時候也變得如此頑劣,竟然拿如此悲傷的事開玩笑。

    越王勾踐這是自作自受,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誰讓他不安好心,利用自己妹妹的婚事來這到自己的野心,真是活該。”

    勝玉也是一時哭泣,一時歡顏,讓施子也是捉摸不透。

    “妹妹,王禪到底如何,你該給姐姐透個信兒,或許姐姐還能幫上你的忙也未可。”

    施子見勝玉變得歡顏,完全是因為提及王禪。

    若王禪真的死了,想來勝玉只會心如死灰,不抱任何希望。

    可勝玉似乎一提到王禪就變得十分放心,也判斷著王禪其實並沒有死,才讓勝玉有了解決此事的希望。

    “姐姐,你就不要為難于我了,自入了吳國境內,趙伯欲送鬼面娃尸骸回虎踞鎮,只是讓伯焉同行,而蝶兒想去趙伯都不讓她去。

    可這十多天了,伯焉也沒有再回來,我也不清楚王禪是生是死。

    剛才去往靜王妃府里,靜姨也跟我說過,若是王禪死了,怕我們都難與回到吳國。

    你該知道範蠡那個討厭鬼在吳越邊界布了五千精兵,想把我們攔住。

    幸得王禪死時那一天,趙阿三已回邊界通知一哥,讓孫武將軍派遣了吳國二萬兵馬,把範蠡包圍。

    若說王禪已死,那誰能如此未卜先知,死了還能為我們解決麻煩。

    只是此時吳都上下都已經知道鬼面娃已死的消息,所以我也不敢確定,除非見到他真的人,我才敢相信他還活著。”

    勝玉公主雖然一直在否認,可卻是說王禪並未死。

    施子一听,臉上也透著一種興奮與幸福的表情。

    “是不是靜王妃上你保密,這又是王禪的計謀,所以怕你告訴別人之後,反而壞了王禪的詭計。

    這個鬼谷王禪也是忍心,讓蝶兒如此傷心,讓大家為他夜不能寐。

    你放心吧,勝玉妹妹,我不會告訴師傅的,也不會告訴任何人。”

    勝玉也是十分奇怪的看著施子,隱約感覺施子對王禪的關心,並非普通朋友。

    “妹妹你看我做什麼,我要走了,想來現在吳都的事也夠讓你頭痛的了。

    姐姐就不打擾你了,不過妹妹我勸你一句,吳國太子之爭,切莫介入。

    若王禪未死,這結局還真難與料定。

    而且我听範蠡說過,越國也向吳國送了國書,意思也和剛才所說一樣。

    讓你父王三個月內送蓮花公主回越,若不然怕是兩國交兵也無可避免了。”

    勝玉一听,心里一驚。

    若是如此,鬼谷王禪如何向自己的父王交待。

    若以兩國交兵為脅,那麼此時鬼谷王禪死了,到省了許多麻煩。

    或許王禪早有預料,越王會利用蓮花公主之事,挑拔自己父王與王禪的關系。

    若是王譜還活著,那就必須對此事對吳王有個交待。

    可人死了,吳王反而有了借口,完全推脫此事。

    畢竟越王憑空指責要吳國交還蓮花公主,也只是猜測,並沒有實據。

    在吳越邊境之時,趙伯在吳國戰優的時候依然讓越國範蠡檢查車隊,這就是要證明車隊里並沒有蓮花公主。

    已由範蠡檢查過了,若越國要橫加栽贓,就是越國先不講理了。

    這或許也是王禪計謀的一部分,並非趙伯臨時決定。

    勝玉想想,那麼越國王勾踐現在的行徑,想來王禪也該早有預謀,說不定對策都已經想好了。

    勝玉臉帶微笑著看了看施子道︰“有勞姐姐我妹妹的事奔波,吳國太子之爭,我也不想涉及,可心里卻有些難受。

    現在母後被禁足于寢宮,是個什麼情況我也不知。

    若姐姐能遇王禪,還請他為妹妹謀個兩全之策,讓翟哥哥能順利脫身,也能順利解決太子之爭之事。”

    勝玉現在也不再隱瞞,而是直接認定鬼谷王禪沒有死。

    畢竟現在她所面臨的一切,她半分主意都沒有,只有只望于王禪。

    而且遠在越國的墨翟也讓她時時心焦,若有王禪在,一切皆有可能。

    “妹妹不需著急,若王禪不懂現在妹妹的困境,他就是不楚國靈童鬼谷王禪了。

    只是一切還要保密,若不然真會陷王禪于兩國糾結之中,那更別說為妹妹解決此事了。”

    施子說完,已站起身來,拍了拍勝玉的肩。

    “姐姐我送你!”

    勝玉說完,親送施子出府。

    回到府上,勝玉再次喜憂參半。

    喜得的有王禪在,那麼再難的事也有解決的辦法。

    憂的是太子之爭,王後被禁,這本就是家事,她將如何面對吳王,實讓她為難。

    【作者題外話】︰這幾章寫些雞血故事,只是想要把配角也寫得生動一些。

    而勝玉公主在歷史上死得有些莫名其妙,所以小子就為她添了一些逼不得己,讓她的死情有可原。

    寧為玉碎,不可瓦全,這或許才是勝玉之死的原故。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