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二十九章宴無好宴



    第一百二十九章宴無好宴

    “王兄,今日本是小妹生辰,王兄長兄為父,小妹十分感激。

    可剛才墨先生也說了,臣與民交本無貴踐之分,君與臣交也應遵行兼愛無別。

    今日王兄為臣妹招婿,臣妹並無異議,可招婿之事,至少也該問問臣妹意見。

    若不然,王兄不就無兼愛之心,禮下之意了。”

    大家正欲痛飲之際不想一直默而不語的蓮花公主此時也站起身來,對著眾人如此一說。

    越王一听,臉上變色,但馬上又恢復常態傾身回道︰“小妹說得在理,本王一時招賢心急,卻也怠慢了妹妹。

    在此一眾公子之中,墨先生儀表堂堂,儒雅不俗,難道蓮花妹妹看不中嗎?”

    越王還是十分在意蓮花,表現得讓人佩服的禮賢之心,對自己的妹妹也並不強求之意。

    其實于大周天下,父母之命重于本意,現在長兄為父,越王的意思自然就像是命令一樣。

    可蓮花公主卻並非普通農家姑娘,而是自有主張,而且性格一樣倔強,不輸吳國勝玉公主。

    “墨先生,我王兄欲招你為婿,你難道也隨應別人之願,而無自己主張嗎?”

    蓮花公主不回答越王之問,反而對著墨翟問起來了。

    墨翟一听,臉上一紅,邊上的勝玉公主更是看著墨翟,十分替墨翟著急,同時也想听墨翟的本意。

    此時大家都靜靜的等墨翟一語。

    墨翟知道越王之意,這也是意料之中,可事情如何還是要解決,不得不再次起身,對著越王深深一揖。

    “在下一介草民,已受宋候重用,委之使臣之責,在下不敢怠慢。

    此次來訪,也在于兩國交好,為天下百姓而請願。

    再者在下游走列國,秉承非攻止戰,還天下百姓安息之地。

    承王上禮賢,意招在下為婿,在下受寵若驚,又實不敢奢求。

    今日來此參宴眾公子之中,勝墨某者大有人在,墨某實也感激王上厚愛。

    可于婚姻之事,在下一直未有私念,怕有負越王之托,有負蓮花公主青春年華。

    在下自知,所以也不敢接受,更不敢奢求。”

    墨翟已是用了最大的誠意,所以剛才一直說得意氣風發,可真的面對蓮花公主的責問,還是有些難與言說,但拒絕之意,卻是眾人听得清楚。

    越王一听,臉色馬上陰蔭起來。

    “越王尊上,小女勝玉,代表吳國王上今日來為蓮花公主慶祝生辰,卻不想越王卻一意招婿,可見越王招賢之心,實讓小女羨慕。

    雖然墨翟先生有賢之才,卻也先有宋國使臣之責,若越王強招墨先生為婿,也有失越王風範。

    再者我與蓮花公主皆生于王候之家,列國之爭也罷,大周天下百姓安康也罷,于我與蓮花實難承受。

    若蓮花公主有意中之人,越王尊上何故不成人之美,以揚君子之義,以召越王之賢明。”

    勝玉公主此時也是站起身來,名為為蓮花公主道不平,實則是說越王強人所難。

    你越王有心招賢,卻也要別人願意。

    這就好比商販買賣,一邊說著兼有有愛之思,公平公道,卻一邊行強買強賣之行,實有失君子之風範。

    王禪站在殿內,此時心里也是有些擔憂。

    他也不知道此時勝玉為何如此氣勢,竟然公然指責越王。

    如此下去越王顏面何存,又如何下得了台面?

    越王為一國之君,在這一眾大臣面前,在列國公子面前失了顏面,這是越王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勝玉公主,本王待你為貴客,難道你也覺得本王招婿有錯,不禮賢下士嗎?

    還是勝玉公主出使越國別有內情?

    蓮花之事,本來我越國王族家事,縱是滿朝臣子,都不敢私下論語,怕也論不到吳國使臣來管吧。”

    越王勾踐此時一臉黑,已經看不見剛才興高采烈的顏面,更沒有剛才禮賢的大義之風。

    “王上,既然妹妹有心,王上何不听蓮花妹妹說一說她的中意之人再作決定呢?”

    一邊的景成公主,也就是越王勾踐的姐姐,她看著蓮花當眾頂撞于越王,而且墨翟也不認這招婿。

    再加上勝玉公主如此一說,越王已怒氣大發,只是障于在宴會之上,才一再隱忍,她也怕事態變得不可回旋,又想起昨夜黑衣人之說,也鼓著膽子對越王說起。

    所以這個時候景成公主如此一說,也是緩和氣氛,想讓蓮花退步。

    “既然王姐如此說了,蓮花你就當著眾臣及列國公子說一說,你所中意之人吧。”

    蓮花公主一听,看了看前排就坐的幾位公子,首先當然是墨翟,還有伯焉,接著是白公勝,卻已盯著不動。

    越王此時大概已經知道些,臉色更是難看。

    “楚國公子白公勝,不僅風度翩翩,而且也十分現實。

    墨先生高論雖然廣博,可卻有如遙遠的夢想,讓蓮花可望而不可及。

    所以蓮花選及一個能陪我走過此生的人,他就是楚國勝公子。”

    蓮花公主一語,殿中之人到也並不奇怪。

    墨翟雖然胸有天下,卻也正因兼愛而博,讓女人沒有存在感,所以大部分女人都不會喜歡墨翟此類男子。

    而白公勝則更現實一些,而且他的身份也不錯,至少與蓮花公主相當,也是王族公子。

    可白公勝一听,臉上頓時嚇得紫青,呆呆的看著蓮花公主。

    他此時也不知為何蓮花公主會表睞于他,而此時越王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他當然知道,同時心里也想著王禪之死。

    一時之間,手中的酒樽都驚得掉在地上。

    “蓮花妹妹也長大了,有自己的主見了,倒讓我這個當兄長的十分意外。

    不過剛才大家都已听聞勝公子及墨使臣之論。

    墨使臣胸懷天下,讓本王止戰非攻。

    而勝公子則是欲讓本王聯楚攻吳,想來我越國二十萬鐵甲陳兵邊界,不知該如何處置,墨使臣可有主意?

    是讓我攻楚呢,還是攻吳,欲或是繞道北上,直接攻宋。

    想來無論如何都與墨使臣高義相駁,在大義與小節之前,不知墨先生又如何決擇?”

    越王順著蓮花的選擇把自己想法說出,算是一種炫耀,也同時是一種威脅。

    這讓墨翟無法回避,就連身邊的勝玉一時都難與回答。

    如此赤赤的威脅也正好映射越王勾踐野心與狹隘的心胸,以及招婿的陰謀。

    若是對于王禪來說,就十分容易對付了。

    正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既然越王要興兵,那大家不若就對攻一場。

    可對于墨翟推行大愛仁義之思來講,卻難于應付。

    此時整個大殿內一片沉寂,下面眾臣連大氣都不敢喘。

    一眾賓客也是酒醒十分,一個個呆若木雞,為越王勾踐氣勢所壓迫。

    “王上剛才一直推崇墨翟先生止戰非攻,而為越國百姓之謀。

    為何此時竟然用如此卑劣的手段,用蓮花公主婚事來要脅于人。

    列國之君,怕也少有。

    置自己妹妹的一身幸福于不顧,置列國公子賢才于不尊,如此作為,實讓我作為吳國使臣難與難解。

    若越王覺得攻伐吳國可實現王上抱負,我吳國自也奉陪到底。”

    勝玉公主從來也不會屈伏于強權,更不會被勾踐的這種威脅所折服,所以此時也只有她敢直言頂撞。

    而這也讓王禪滿意。

    蓮花公主听自己王兄剛才所言,再想起枉死的王禪此時也站起身來對著越王勾踐說道︰“王兄,既然你置小妹于不顧,把小妹婚姻大事作來你稱霸國的一種手段,縱是今日小妹血濺當場也難與從命。

    列國之交重在仁德,而王兄此舉實有負父王多年教導。

    父王當年教育我們,越國傳承二千多年化夏文明與禮義,不求稱霸于列國,卻也要讓列國尊重。

    而剛才墨先生所講,有若當年莊王問鼎一樣,只有仁德顯于列國,才能讓列國尊重,難道王兄忘了嗎?”

    “你既是我王妹,既不听長兄之策,二不為越國而謀,竟然在此大言不慚,目無王上何來禮數。

    來人哪,送蓮花公主回府,讓蓮花公主在府內反醒一月,這一月就不必出府了。”

    王禪與其它三個護衛走到蓮花公主旁邊,卻並不動手。

    蓮花公主一看,怒目看著四人,拂袖而起,大步向殿外走去。

    這似乎正是王禪希望看到的結果。

    “既然越王如此薄待蓮花公主,而我之隨從卻在吳國喪命。

    我雖代表我王出使越國,但與吳國交好之心,尚不敢忘。

    今夜蓮花公主已離,想來生辰之宴已沒什麼意義了。

    在此勝玉向王上請辭,明日一早就離開越都,還忘王上成全。”

    勝玉公主站起身來,而化蝶還有伯焉也同時站起身來,對著越王一揖。

    “文相國,明日代本王送吳國使臣。”

    越王此時已是惱怒成羞,但作為一國之君基本禮義還是有的。

    對一國使臣,來迎離送,就算是兩人交戰,也要禮賢于使臣,這也是列國之交的基本。

    文種此時到是面色憂慮,畢竟她的夫人也參與其中。

    而一邊的範蠡則十分得意,如此結局是他想看到的。

    勝玉公主帶兩個副使也朝大殿之外走去。

    本是一個熱鬧非凡的生辰之宴,如此一來,硬變成如此緊張,也讓人可惜。

    墨翟因為掛念趙伯所說,所以也適時引退。

    這樣一來,越王也覺得沒有意思,主動離開,大家也都自動散場。

    還真應了一句話,宴無好宴。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