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二十七章列國之交



    第一百二十七章列國之交

    歌舞已畢,越王看著群樂的眾臣還有現在已沒有希望,反而十分輕松的一眾公子,臉上透著一股得意之色。

    至如今墨翟、白公勝、伯焉三位公子算是已脫穎而出,如何來選,自然要看第三題。

    “眾位卿家,眾位賓客,今天經過兩道題,本王已選出優秀的賢良之才。

    這就是宋國使臣墨先生,楚國勝公子,吳國伯焉公子。

    最後一道題也是困擾本王心里,有些時日的,今日難得借蓮花生辰之宴,還要請三位公子為本王解惑。

    現如今大周天子之治勢弱,而列國稱霸,真正治國還在列國。

    而越國若欲強盛,與列國之交,必然是重中這重。

    越國外有吳,而西有楚,北有秦晉齊魯,中間還有宋國,鄭國、衛國等等。

    可列國之中並非十分友善,如何與眾列國交,想來三位公子該有所高見。

    在此就先請伯焉公子來回答本王之問吧。”

    前兩輪都是先請墨翟,可這最後一道題卻先請伯焉,到讓一眾人等意外,大家也不知道越王勾踐到底在打什麼主意。

    王禪其實心里明白,伯焉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奪得頭魁,就算伯焉是王候之家的公子也不可能。

    因為越王本就沒有與吳國相交好的意思,若真把蓮花嫁至吳國,那將來還真的成了一個顧忌。

    而白公勝也是不可能的,因為越王不想如此明目張膽的與前太子建之子聯姻,若是聯姻會讓當今楚王有疑。

    而且若白公勝回到楚國,那麼勢必也將是一個王位的隱患,成為楚國內亂的一個苗頭。

    所以越王一時之間還不會與楚國撕破臉皮,讓楚王找到借口。

    由此看來當今的越王勾踐,其實並非只是想吞滅吳國,而且是想先稱霸南方,先滅吳,再滅楚。

    最後成為南方最大的諸侯之國,與北方諸雄對抗,甚至于一統中原,取同而代。

    所以縱然剛才伯焉與白公勝的回答更得越王欣賞,但真正要選的還是墨翟為婿。

    伯焉嘿嘿一笑,此時志得意滿,想著只要有王禪在,至于能不能選上,已經是其次了。

    可他也知道,縱然如此,還是得在這眾多公子中表現一番,這樣將來也讓蓮花公主覺得伯焉還真是不錯的公子。

    “回王上,列國之交,其實並不需要過于思慮過多。

    就如同越國與秦國,那相距千里,交與不交並無關系,秦國也不會出兵越國,而越國怕也難與危及秦國。

    列國之交就如同鄰里相交一樣,遠親不如近鄰。

    越國與楚國、吳國交界,越國當然要與吳國與楚國交好,這樣三國相好,就可得益于三國富強。

    百姓也好君王也罷,就算這殿中的一眾大臣,諸位公子也都不希望有戰火,大家相安無事,大家都好。”

    伯焉平時玩劣,可此時竟然也說得不錯,雖然表達上還有欠缺,但作為此次來越的吳國副使,當然希望吳越兩國交好了,而楚國這些年也有些弱,所以相對吳國越國來說,也十分友好。

    再說了楚國有鬼谷王禪此等奇人,他是十分懼憚的。

    若是吳國與楚國交惡,那有王禪在楚,怕吳國也難與佔到便宜。

    所以伯焉的話其實就像是和稀泥一樣,希望吳國與越國還有楚國三國交好,這樣大家相安無事,也不用操什麼心,更不用擔心有戰亂。

    老百姓平安度日,像他這樣的富家公子也可悠閑一生,若是戰亂一出,就若前些年吳攻楚一樣,若楚滅了,那這麼多楚國人又將如何。

    “伯公子此次身為吳國副使,出使越國,一片相好之心,本王十分贊同。

    越、吳、楚相交也有幾百年,其中也不乏戰火紛飛之時,若三國交好,確實是三全齊美之事。

    可縱然本王有心,卻並不能讓其它人無欲,有欲則伐,誰願安居一偶,而不想稱霸中原呢?

    此事實是美夢難全,美夢難全哪。”

    越王冷笑著點評完伯焉的建議,而伯焉雖然听得出一些嘲諷之意,卻並不生氣。

    反正他也從來未想過什麼列國之交,這些事于他而言本就不匹配。

    今日也是代表著吳國應應景而已。

    不過越王所言並非以己度人,而且還真是如此,勾踐野心耿耿,那吳王闔閭也是雄心壯志。

    真正交好,也是說來容易做來難,有如白日做夢,列國若真的如此,那像王禪就又無用武之地了。

    “白公子是楚國人,剛才吳國副使已經表達交好之心,那麼你覺得列國之交,又該如何呢?”

    越王親自來問,由此可見對這個問題的重視。

    “謝越王之詢,我本為楚國公子,家父是前楚國太子,現在在下之所以流落于越國,受越國王上禮遇,只是因為吳國攻入楚國。

    列國之交若無貼身利害之悠,又何能體會流落逃亡之苦。

    剛才伯公子所說,就像王上所說一樣,只是一個白日夢。

    想來吳國這些年礪兵牧馬難道不是想再滅楚國,稱霸列國嗎?

    吳國再起強大一時,皆因其有伍子遠交而近攻之的謀略。

    伍子當年與在下一同逃亡,皆不得楚王重用,若當年楚王重用伍子及家父,那麼楚國必然強于現在的吳國。

    (伍子胥的父親伍奢是太子建的師傅,當年因費無及構陷于伍奢,連帶太子建也遭殃,而且後來伍子胥攻入楚國,太子建自然沒有留在楚國的理由。)

    吳國之強,在于北伏齊晉,而南攻楚越,讓楚國越國動動彈不得。

    而且歷久征伐,也讓越國與楚國難與恢復民生。

    如此看來,三國難與同存。

    楚國地域廣闊,越國縱想攻伐,也是鞭長而力不足。

    所以聯楚,而孤立吳國,再同攻吳國,這該是越國圖強北上的必經之路。

    伯公子身為吳國公子,難道吳國就沒有想過滅了越國,而無後顧之憂嗎?

    所以在下認為,聯楚攻吳,當是越國此時列國之交的重中之重。”

    白公勝說完,竟也不理一邊坐著的勝玉公主。

    在越國大殿之上挑拔離間,讓越國聯合楚國一起攻伐吳國。

    可勝玉公主卻是吳國公主,此次而來正是求好而來。

    白公勝雖然只是自己一時的觀點,可卻讓勝玉十分生氣,就差站起身來動手了。

    “公主喝點水,勿怒,前楚國太子建之子,也只是想混水摸魚,他如何為真的會越國長治久安而慮呢。”

    伯焉到是說話耿直,也從來不用給公子勝的面子,直接就揭穿了公子勝的用意。

    越王一听,卻只是微微一笑,畢竟公子勝的話只說對了他所想的一半。

    越國聯楚,只是權宜之計,並非長久之計。

    正所謂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遠的利益。

    如今楚王之所以能聯越抗吳,是因為當今楚王的母親是前越國公主(也就是越王勾踐的姨娘)。

    可這一點關系並不影響越王勾踐的野心。

    而且當年越國攻吳,其意也是在自保。

    若吳滅了楚國,那麼越國就會成為吳國板上之肉,吞並是遲早的事。

    所以當年越國出兵攻吳,並不是完全為了楚國,而是不想吳國坐大,因為越國還沒有實力單獨對抗強吳。

    此時白公勝一說,而伯焉小聲的把白公勝的目的說出,越王也不好再加評論,或是肯定,那勢必會讓勝玉公主下不了台。

    而且于此時就挑明關系,也非上策。

    兵法雲,攻其不備,若是在此宴之上就表明聯楚攻吳的心思,到是讓吳國有了防範。

    而且以吳國現在的實力,越國未必能佔到便宜。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