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二十四章靈堂吊喪



    第一百二十四章靈堂吊喪

    第二日,化蝶撤掉陰符之局,卻也不見師傅回來。

    而她並不著急,因為王禪出局之前,就給她傳過話,所以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王禪的計劃。

    而此時也已第三日,算是完成了南海婆婆對她的要求,並不駁南海婆婆面子。

    趙伯一大早就帶著四五個下屬,還有請來的二十多個越都百姓幫忙,來到忘歡峰的後背之處。

    很快就在一條小溪邊上找到了一具尸身。

    “趙伯,你看,就在那里,看樣子被野獸咬得有些破損。

    一個百姓首先看到尸骸,提醒趙伯。

    趙伯冷哼一聲,面色憂慮。

    而四個下屬則小聲哭泣。

    “阿大快把小公子的尸骸收拾干淨,把兩把木劍收在棺木里面。”

    趙阿大一听,看了看身邊化身為普通百姓的王禪。

    帶著幾個百姓就走了過去。

    這些百姓一看,躺在地上的尸身,倒還完整,只是被野獸咬了幾口,流了一地的黑血,臉上烏青,一看就是中毒身亡。

    而頭頂上四個肉角,到是十分逼真。

    這些鄉民一見,知道主人悲傷,也都幫著把尸骸整理一番裝進楊棺材里。

    “這小公子也太可憐了,怎麼就一個人跑來這里,唉!真是可憐呀。”

    “是呀,听說還是十分聰慧的,叫什麼楚國靈童。”

    “這忘歡峰呀,除了半山腰那一家,這些年從來也沒有人敢來,一時刮風下雪,一時晴空萬里,一時又大雨瓢盆,說不得呀,快些裝了下山吧。”

    這些鄉民也體貼主人家的難過心情,這話卻也說得悲涼。

    一副黑漆漆的棺木很快就裝好,十六個人I著,很快下山。

    阿二與阿三兩人每人提了一紙蘿冥幣,沿路散著。

    王禪擠在一邊,看著這副陳放自己的“棺材”到是做得十分寬大,重要的是這棺材十分高,比普通的要高不少。

    而此時化蝶也沖了上來,看著趙伯一行,眼淚直流,哭哭泣泣的一起送王禪尸骨下山。

    山下已準備了三輛馬車,一輛裝著棺材一輛給鄉民坐著,一輛則由趙伯趕著,化蝶也擠在車上。

    “趙伯,禪哥哥呢?”

    化蝶低聲問著趙伯,可趙伯則只是向著看了看,只見一個佝僂的中年男子,頭上包著布巾,與一眾鄉民擠在馬車之上,已完全看不出一點王禪的影子。

    化蝶一看,差點笑了起來,可還是裝作悲傷的樣子。

    一回到驛館,哀樂四起,靈堂已布置妥當,一間小屋掛滿了白紙錢,中間一個大大的奠字,意味著“王禪”已死。

    趙伯與下屬四人,還有化蝶算是王禪的家屬,就此跪在一旁,而屋外則是一些神鬼之徒在做著法事,以安撫亡靈。

    王禪雖然名聲在外,其實並沒有多少人認識。

    所以靈堂設了,可也很冷清。

    最先進入的是勝玉公主,因為王禪只算是隨從,所以勝玉公主與伯焉只是臂上戴了塊白孝。

    並不像跪著的幾人,都是渾身披麻戴孝的,一身白色的孝服。

    勝玉看著靈堂著的巨大棺木,眼淚一直流,小聲的泣哭著。

    敬完香後,勝玉看著跪在前面的趙伯,也是一臉悲傷。

    “有勞勝玉公主前來吊喪小公子,老朽代趙氏王族回禮。”

    趙伯說完,六人都朝勝玉扣頭。

    勝玉一看,實也不好意思,同樣跪在地上回禮。

    “趙伯,小公子為何會這樣,他到底怎麼死的,快說來我听听。”

    “唉,小公子自負,進了南海婆婆的陰符之局,卻誤闖了春之局,里面布滿瘴氣,小公子該是與人打斗,未防著瘴氣,所以中毒身亡,並非被人刺殺。”

    趙伯哎聲嘆氣,也是無奈,雖然已年暮,可還得為王禪之死守靈。

    “那他的尸骸還完整吧,听說那山中多有野獸,我怕他會被野獸吃了。”

    “回勝玉公主,我們找到小公子時,小公子身上到是有幾處咬傷,但尸骸還算完整,地上流了許多毒血,這才保得小公子尸骨。”

    後邊的趙阿大看著勝玉公主,一臉眼淚,斷斷續續的說完。

    勝玉公主一听,再也控制不住,竟也大聲哭了起來。

    昨夜她就曾哭了幾次,可今天真正面對王禪之死時,還是無法控制。

    一邊的伯焉也是流著淚,扶著勝玉公主。

    這樣一哭,而跪著的化蝶也受此感染也是哭哭泣泣。

    而本來按照風俗本就請了哭喪的人,听此一听,這靈堂之內頓時哭聲一片。

    而門外的卻又響起了吊喪的傳報。

    “宋國使臣墨翟先生前來吊喪楚國靈童鬼谷王禪。”

    墨翟也是一臉悲怯,卻並不哭泣,只是先走到勝玉公主身邊輕聲說道︰“公主,還請節哀,人既已死,徒悲無益,伯焉公子,快扶公主回去安息,可別傷了身子,晚上還有宴席。”

    墨翟說完,看了看勝玉,他知道勝玉是真的痛惜王禪。

    王禪雖然在吳都與勝玉並無過多交集,可勝玉一直十分信任王禪,此次來越,也是王禪的主意。

    並且王禪跟來,也是勝玉跟吳王親自請得,所以王禪一死,勝玉自然心中有愧。

    “公主,我們回去吧,想來禪先生在世之時,也不想公主如此傷心。”

    伯焉說完,也是扶著勝玉對著跪著的六人一揖,才緩緩走出靈堂。

    墨翟見勝玉已走了出去,這才對著靈堂一揖,燒了三只清香。

    然後看著趙伯道︰“趙伯,事已至此,還望各位節哀,小子就住在前面館驛,若有需要,小子隨時候命。”

    “有勞墨使臣掛念,今晚若使臣無事,自可來此與老朽一起為小公子守靈。

    听聞此棺木是使臣親自為小公子做的,在此十分感激。”

    趙伯說完,還是依禮向墨翟扣頭行禮。

    黑翟卻不敢跪下,因為他已听見外面有人走來,只是依禮一揖,卻站在對面。

    “越王、中將軍、相國、蓮花公主一行前來吊喪。”

    趙伯一听,看了看一邊的幾人,大家都神色肅穆起來,該哭的還是繼續哭著。

    趙伯則起身相迎,于靈堂之前跪在地上︰“老奴代家主扣謝越王、蓮花公主、範將軍、文相國。”

    越王大步走了進來,身後則分別是範蠡與文種,還有蓮花公主與一個老婦。

    “老人家不必多禮,是本王照顧不周,才出此意外,實是本王之失。”

    越王此時也十分禮遇,說話也十分得體。

    一邊的文種見此,親扶趙伯起身。

    趙伯讓化蝶點燃幾只清香,每人三只,分給前來吊喪之人。

    越王親自在靈當插上清香,站到一邊。

    而墨翟則深深一揖道︰“宋國使臣墨翟見過越王。”

    越王一看,趕緊把墨翟扶起。

    “墨使臣也來吊喪楚國靈童,讓本王有些意外。”

    越王說完,此時後面幾人都已上香完畢。

    趙伯再帶著幾個扣頭至謝。

    “老先生,你我在吳都曾見過一面,不想再見卻是貴家小公子喪事,實讓人萬分哀悼。

    今日王上親來吊喪楚國靈童,也是敬賢重禮,不知老先生能否讓我們一觀小公子遺容?”

    趙伯一听範蠡此說,對著阿大道︰“你們打開棺木,讓越王親見。”

    阿大與阿二一听,站起身來,一人一邊,輕輕的把棺材板揭開。

    “王禪”的尸身就躺在里面,此時已換過衣服,清洗過臉面,但臉上還是帶著鐵青的顏色。

    但從外貌來看,和王禪是一模一樣,毫無區別。

    越王並沒有看,只是範蠡與文種還有蓮花公主及其身邊的老婦,圍著棺材仔細的看著棺內尸身。

    王禪身邊各放著一把木劍,正是邀陽與若愚劍。

    四人看畢,走到越王身邊。

    “趙老先生,本人越國國相,這越都官防都由老夫負責,听聞楚國靈童不幸蒙難,心里也十分自責,但既然是在越國都城附近遇難,本官也只得按越國律法辦事,還請老先生理解。

    本官要讓仵作對尸身進行驗身,不知道老先生可否應允。”

    趙伯一听,再次站起身來,看了看棺內的尸骨,抹了一把眼淚,看著文相國道︰“相國既然依越國律法,老朽不敢阻攔。

    不過老奴既為虎踞趙府王氏管家,沒有照顧好小公子,讓小公子客死他鄉,實已無顏再見家主。

    現在小公子尸骨未寒,若是有人想假借吊喪之由來玷污小公子遺骸,老朽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不敢從,還請文相國見諒。”

    趙伯先禮後兵,最後這幾句話一說出口,整個靈堂之內就充滿勁氣,讓人想呼吸都有些困難。

    文種臉色一變,馬上通紅一片。

    越王一看趙伯,也心生懼意,而範蠡則更是運起功來,雙手緊握,隨時準備保護越王勾踐。

    趙伯的話雖然並沒有表明什麼人,但對于行家來說,心里的震憾可是無法用言表明的。

    “文相國,老婦身上正好有銀針,不若就由老婦探上一探可好,想來這位老先生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趙伯看了看老婦人,冷笑一聲道︰“請,不過我有言在先,若是不給我趙歡面子,可也別怪我趙歡無情。”

    趙伯最終還是自報家門,對面的越王一听,身了不由自主的抖動了一下,幸得身邊的範蠡扶著,要不然怕是會嚇得跌在地上。

    老婦人看著趙伯的臉,也是有些懼意,但還是鼓著勇氣,走到棺材邊上,掏出一根銀針,扎在尸骸臉上。

    再拔了出來,迅速離開棺材,不敢停留。

    “回報越王,依老身經驗,楚國靈童當是中了山中毒瘴這才喪命,實在可惜。”

    老婦人說完,趙伯這才收了勁氣,整個屋內再次恢復平和。

    “有老先生在此,我們就放心了,還望老先生及眾位節哀。”

    越王長舒一口氣,對著趙伯一揖。

    這一次連帶著其它人都深深一揖,不敢苟且。

    趙伯則再次跪下,已經沒有剛才那股精氣神,像一個衰弱的老者,帶著幾個再次扣頭,扣謝越王。

    越王一走,靈堂之內,再次哭喪聲起。

    而蓮花則留在靈堂,蹲在化蝶身邊輕扶化蝶道︰“蝶姑娘,既然鬼谷靈童命中有此一劫,還望姑娘節哀,若有需求,只管跟姐姐講來。”

    化蝶一听,小聲哭泣著回道︰“有勞姐姐,待今晚為姐姐慶生之後,明日我將陪同禪哥哥棺裹一起回虎踞鎮,讓禪哥哥早入土為安。”

    蓮花公主眼中含淚,卻也不得不離開,畢竟他是越國公主,不能顯得對王禪有什麼特別之處。

    蓮花公主一走,墨翟也就出了靈堂。

    後面就再也沒有人來吊喪王禪了,就如同昨日白公勝所說。

    王禪的死于那些來參加蓮花公主生辰之宴的人來說,是一定要痛飲幾杯,以示慶祝的,誰還會為他吊喪呢?

    只是這一場靈堂吊喪,到也讓眾人十分疲憊。

    化身越都百姓的王禪,此時早就不見是蹤影,只留下幾人還在為他燒紙哭喪。

    而他呢,或許早就找個地方去睡覺養神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