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二十三章感同身受



    第一百二十三章感同身受

    小亭內,王禪身穿黑衣,蒙著面,只露出兩個眼楮。

    此時的他到像是刺客組織的一員,讓人難與分辨。

    文種夫人一個人點著燈籠緩緩走進小亭,見王禪背對而坐,一時之間不好確認。

    但還是怯生生的問了一句︰“你來了。”

    王禪一听,心里還是有些底了。

    “景成公主,別來無恙呀?”

    王禪也不轉身,就這樣問了起來。

    景成公主,是蓮花公主的姐姐,在越國算是大公主,與越王勾踐還有蓮花公主皆是同胞兄妹。

    十五年前嫁給文種相國,是越王勾踐的姐姐。

    “景成公主,許多年沒有人這般叫我了,你竟然還記得,也是難為你了,不過說來你的聲音似乎變成讓人難與捉摸了。”

    景成公主緩緩坐下,把燈籠置于亭內桌上,嘆了一口氣,似乎留念著曾經當公主的年代。

    “我如此身份,難道需要一成不變嗎?

    就算變了又能如何?”

    王禪一時之間還不甚明白,所以說得話也是不明確,讓人難與捉摸。

    但卻用現在的身份來為自己聲音的變化找個合理的理由,讓景成公主也不好懷疑。

    “十五年前,就听說你死了,為何此時竟然會出現,難道只是想來看看我嗎?

    難道當年傷我還不夠,想再來把傷口揭開?”

    景成公主還是氣息平穩,一點也不急,也不想看王禪長什麼樣。

    可王禪還是從景成公主語氣之中知道一些意外的訊息。

    本來王禪今夜而來只是想通過景成公主,為蓮花公主的出逃做最後的準備。

    越都城內城防並非由範蠡負責,而是相國文種,只有城外兵甲才是由範蠡負責。

    而範蠡雖然位在文種之上,但文種卻是公主婿,這身份是範蠡無法相比的。

    而且王禪已探听清楚,當年越王之所以把景成公主嫁給文種,其實也是覺得文種十分有才,所以就想留住文種這種賢才。

    這些年文種確實也為越國富強起了很大作用,整個越都有趕超吳都的勢頭,文種也深得前越王與現越王勾踐重用。

    而當年的景成公主,也正是現在的蓮花公主相似,由越王招婿,擇賢選之。

    只是前越王之時,越國尚不開化,與中原列國也並無過多交往。

    所以也沒有北上圖強的野心,只想著讓越國越來越富,所以選擇了文種。

    但當年的景成公主也一樣,有自己喜歡的人,可卻不得已只能順從越王的安排。

    這些陳年舊事,讓王禪覺得景成公主或許可以一用。

    若有景成公主幫忙,才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把蓮花公主轉移,以至逃出越國。

    所以王禪就假裝故人引景成公主出來。

    卻不想當年那個喜歡景成公主之人,卻是一個已死之人,讓王禪另有收獲。

    “是呀,十五年了,我連我的名字都忘了,一個已死之人,誰還會記得呢?

    故人相見,卻有如陌生,只是可惜。”

    王禪蒙著面,此時慢慢轉換著聲線,學得蒼老一些。

    “可惜什麼,你難道也有可惜之事?

    當年你不是為了一登吳王之位,放棄了我,今日何來可惜呀!”

    王禪一听,計算著這十五年的歷史,心里暗想︰“為何他不提當年的名字,可若說為了一登吳王之位,可十五年前的吳王已經是吳王闔閭了,那誰又有可能呢?

    只能有一個人附合此條件,那就是當年吳王的弟弟夫概。

    吳王闔閭親自帶兵攻入楚國,那時夫概覺得機會來了,所以就在吳國興兵自稱吳王。

    由此看來當年也是得到越王支持,這說起來合情合理。”

    “為我奪得王位,只是你父王的一個借口,目的只是想要借我攪亂吳國,而我當年卻看不透此事,為此我也是抱憾一生。流離失所,過著獵狗不如的生活,這又能怨得了誰。”

    王禪說完,也是听著景成公主的氣息,剛才還算平穩,現在似乎已有些急促,如此說來,王禪的判斷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那你還回來做什麼,現如今吳國內亂在際,我越國到是平穩,而且我也有了兩個孩子,與相國大人相敬如賓,難道你後悔了不成?”

    景成公主語氣帶著責備也是情有可原,似乎當年是夫概主動放棄,只是為了越王能助他登上吳王之位。

    可他不知道空有吳王之位,而吳國兵權在吳王闔閭手中,只要吳王搬兵回吳,一切都會如初。

    這反而像是間接解了楚國之圍,這里邊有沒有楚國參與,一切還不可知也。

    “大夢由來最易醒,只怪當初貪欲重,現在看來一切都是陰謀詭計,只是我當年看不透而已,何來後悔之意。

    不過看著你現在能過得如此幸福,我也就心滿意足了。”

    王禪還是體現出一種大度,知道景成公主嫁給文種事實上要比嫁給夫概好。

    夫概雖然有野心,可他的能力無法支撐他的抱負。

    並且在當時的情況之下,反而中了越國與楚國的分化之計。

    保得楚國不被吳國所滅,說來王禪還要感激夫概公子。

    可若是一個女人,當然還是嫁給文種這種,安于一國之治,享有榮華富貴就已經滿足了。

    若是當年娶景成公主的不是文種,而是夫概,那麼吳國自然十分清楚越國的目的。

    吳王闔閭回到吳國,對越國肯定更加仇視。

    而夫概奪位不成,自然更是流離失所,也不會給景成公主帶來什麼好日子。

    “我心滿意足,生在王候之家,我能有選擇嗎?

    當年若不是你答應父王,或許你連命都保不住,所以這些年來,我雖然有怨,卻也從不怪你。

    就如同現在如今的蓮花妹妹一樣,有的時候還不是身不由己。

    楚國靈童鬼谷王禪也才受蓮花看重,卻已橫遭劫難。

    若是換在十五年前,有如此聰慧之人,父王一定十分喜歡。

    可現如今越國慢慢強大,王弟現在武有範蠡將軍,文有相國大人。

    所缺的只是實現王弟野心的聯姻,想來蓮花妹妹的命運也會同我一樣,身不由己,嫁一個自己不愛之人,虛度一生。”

    景成公主一語,也是感同身受,越都如此謠傳,她當然也有所耳聞,而且對此事也是十分透徹。

    畢竟當年她就是被當作一個工具,為安文種之心,而嫁給文種。

    現如今情勢有如十五年前,只是卻倒轉過來。

    當年若與夫概聯姻,若夫概不背叛吳王,自然可以為越國與吳國帶來相對的穩定。

    可那時越國偏弱,還不具備北上的實力,越王也深知當時的越國只有自強,才能自保,所以留住賢才,是那時越國的當務之急。

    而如今越國強大,文武兼備,更需要為將來北上做準備。

    所以如鬼谷王禪如此聰慧之人,都入不了越王勾踐的法眼,就是這個道理。

    “我看未必,蓮花公主特立獨行,該不會願意服從越王勾踐的安排。

    依公主來看,既然感同身受,又為何不幫一把自己的親妹妹,難道要讓她繼續你從前的路嗎?”

    王禪總算找到理由,來啟示景成公主。

    “蓮花妹妹性格倔強不錯,不過她也得心有所屬才行,還要有一個敢帶她逃出越都之人。

    若是遇上當年的你,我看還是算了,不若將就將就,至少也可過些安穩日子。”

    景成公主語帶嘲諷,一點也不客氣。

    “听說今日蓮花與楚國公子白公勝相處甚歡,白公勝是楚國前太子建之子,當年我們還有些交集,若他要離開此時的越都,我看也有些難,不知公主可否幫上一幫。”

    王禪還是把話挑明,也讓人不覺得意外,畢竟他的遭遇有些與太子建相似,都是流亡在外,有交集也不並讓人懷疑。

    “白公勝,此人也是志大才疏,與你當年還真是有些相似,若蓮花妹妹真的喜歡于他,我也自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隨他去吧。

    至于幫忙,我一個婦道人家,又能有何作用。”

    景成公主說完,盯著王禪的背影,心里覺得有些疑惑。

    “你為何忽然之間對此事如此上心,難道只是身有所感,這其中又有什麼陰謀,若是想利用我與你的關系,我怕會讓你失望。”

    “哼,此事當我沒說,剛才也只是听你說起而已,蓮花于我並沒有關系,白公勝更是不值一提,你又何必如此怪罪,算了。我既然已知你這些年無恙,就此告辭!”

    王禪說完就站起身來,並不回首,就朝亭下走去。

    “你,你你真的要走嗎,既然來了連面都不讓我見一見,如此狠心,我過得好不好,生與死與你有何相干,要走走吧!”

    景成公主也站起身來,竟然有些著急,臉上氣的通紅。

    “見與不見,有什麼關系,越都並不歡迎于我。

    況且這些年來,我臉上記錄著都是仇恨與過往,已面目全非,你還是不要看了。

    若是真看了,晚上做夢反而會陷入夢魘,徒增傷懷。”

    王禪說完就朝外走,卻走得很慢。

    王禪也是吊著景成公主的好奇心。

    “那你現在什麼身份,什麼時候還會再來。”

    “我只是一個活在黑暗中,見不得光的人,或許明夜,或許永遠也來不了。”

    王禪還是十分空洞的說著,像是真的變成了夫概一樣。

    “那要怎麼幫蓮花,怎麼幫白公勝,你至少也得給我點主意呀!”

    景成公主听得出王禪語氣里的失望,而她真的也不想蓮花走她的路,所以打心里並不拒絕。

    “明天晚上你自然會參加蓮花公主的生辰之宴,若依蓮花的脾氣,勾踐所擇不如意的話,你覺得她會不會公然反對,若她喜歡白公勝,那白公勝又當如何?

    這些你不會不知道吧?

    若真如此,白公勝必定想趁夜逃出越都,只有這樣才有機會與蓮花在一起,若是死了,什麼也就別談了。”

    王禪說完,回首看著景成公主,只見景成公主眼中帶著淚,並不言語。

    “城內巡防本就是相國管理,只需助白公勝逃出去,蓮花想來你王弟也管她不了。

    就這樣吧,別人家的事我又何必操此閑心,你還是快快回去休息吧,免得讓府內人看見,憑讓人懷疑。”

    王禪說完,向著屋外一躍,人如輕燕,在月兒之下,身影已消失在府內。

    而景成公主則呆呆的看著這月兒,似乎還想找到一絲身影的痕跡。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