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二十章原訂計劃



    第一百二十章原訂計劃

    蓮花公主一行人等卻是歡歡喜喜的回到蓮花公主的府邸。

    大家都有些困倦,只是隨意坐著,對外面的變化,還一無所知。

    昨天蓮花公主宴請勝玉公主,宋國使臣墨翟,所以大家十分開心。

    或許是知道將面對一些不可確定的因素,或許是因為想著就此相識,意味著日後的別離,所以大家都十分珍惜。

    而今天蓮花公主依王禪的建議,公主還特邀了楚國公子白公勝,與一眾人一起出游越都效外。

    雖然冬日之時,卻也各有景色,越都效外,也是風景獨特。

    山里之間,枯草遍野,遠看卻也如同一條毯子,而且還錦繡著不同的花色,效外也不少自然景觀,湖泊甚多,乘般而行,到也歡聲笑語。

    寒風時而吹起,有若夏涼,也不擋大家的興趣。

    就連一向並不喜歡聚眾,,只喜獨游的墨翟,都十分開心,時不時也與大家開開玩笑,就更不用說勝玉公主了。

    愁緒如雲,可跟喜歡的人在一起,那就像一股風,很快就可以把愁緒吹開。

    只要玩得開心,天空自然蔚藍一片,慢慢的也不會掂記著明日的宴席將會是什麼情況。

    原本蓮花公主生辰,她自然十分喜歡,而且又伯焉與公子勝兩個公子陪同游玩,那就更不一樣了。

    只是伯焉今日似乎有意躲著蓮花公子,像是十分普通,既不奉承,也不親近,若即若離,反成全了公子勝。

    公子勝當然不會憑明浪費如此大好機會,對蓮花公主大獻殷勤,言語之中雖十分露骨,卻也听得蓮花公主開心。

    一時之間心里十分自得,以為蓮花公主對他真的有了心意,自己可以一步高升,攀龍附鳳了。

    若說公子勝其人,也長得帥氣十分,與伯焉也算平分秋色,只是少了一點墨翟的儒雅。

    可蘿卜青菜各有所愛,蓮花公主表現出對公子勝別樣的情調。

    而伯焉則適時表現出一股很強的敵意,一股酸酸人醋味,以襯托蓮花公主對公子勝的不一樣。

    而蓮花公主也不時,顯得對明日之宴期盼,同時也有些暗許秋波。

    這讓公子勝更是得意忘形,有些輕飄飄的。

    只是回府之時,蓮花公主卻並未邀請公子勝一起,意思也是避嫌之舉。

    公子勝這才自己回自己的府邸,雖然有些不舍,但一想著明日的生辰之宴,還是一樣美滋滋的。

    畢竟公子勝也知道,勝玉公主與墨翟都是使臣,而他卻是客居越國,禮遇自然不同。

    蓮花公主坐在桌著,伯焉已經親自把茶水倒好,這才為勝玉斟茶,可見其也是親疏有別。

    而勝玉也見怪不怪,反倒覺得伯焉才是真的識像。

    “公主,今日此行,收獲頗豐吧!看來白公勝這小子對公主,可是著了迷。”

    蓮花公主瞧了一眼伯焉,卻是並不生氣,只是朝外望去。

    墨翟一個人站在屋外小花院中,有些惆悵,有些不安。

    此時王禪的下屬趙阿大匆匆趕來,對著墨翟低語幾句,墨翟頓時臉色大變。

    “阿大,此事什麼時候發生的,現在又是什麼情況,你們難道沒去尋找嗎?”

    “回墨公子,我們已經找了,可還是沒有找到。

    忘歡峰天暗,明日我們請了一些人一起上去,一定要找到小公子的尸骸,還請墨先生放心。

    我們這些下屬都很心焦,所以特來通報墨先生。

    而且走之前小公子已經交待我們,要各位也不按原訂計劃進行,不必改變。

    縱是我家小公子蒙難,也不必害怕。

    小公子知道墨先生精于機關巧術,也懂木匠之藝,所以特意要求讓墨先生為自己訂做一副特別的棺木。

    小公子說了,他人雖年少,卻經不起路途顛簸,希望能在車上睡得安穩。

    所以棺木不能太吝惜,要寬暢通氣,還要能上下適宜,不拘一人。”

    墨翟一听,捉摸著越阿大的話,臉上顯出憂慮,卻還是點頭道︰“這個一定。

    王禪怎麼說也是我的師弟,我一定照辦。

    給他做一副適合的棺木,就依他的求求,明天一早你到我的官驛來取。

    你們一定要找到王禪的尸骸,把它完整的送回虎踞鎮。”

    黑翟說完,看著屋內的蓮花公主與勝玉,還有忙碌中的伯焉公子。

    “阿大,趙伯呢?

    為何不見他人?”

    “回公子,我家趙伯雖然也去了忘歡峰,可卻不精于陰符之術。

    所以並未進南海婆婆所布之局,也不清楚這其中內幕。

    此時已聯系相關的奴僕,準備為小公子處理後事,並沒有其它安排。

    剛才我跟公了所講,都是小公子去之前就安排好的。

    所以還望墨公子幫忙才是。”

    墨翟一听,臉上更回憂郁,卻略顯悲涼。

    “阿大,跟我來吧,想來你們小公子該有話對勝玉公主說吧!”

    趙阿大一听,點了點頭,臉上悲怯。

    進到屋內,墨翟卻是不語。

    而勝玉與蓮花公主都看著趙阿大,知道此人是王禪的屬下,一路也保護勝玉公主而來。

    可看越阿大一個大男人,此時一進屋內,竟然跪地不起,流著眼淚,小聲的泣哭,也不說話,讓人感覺不對。

    “阿大,你有什麼事快說呀?

    難道鬼面娃出事了?”

    伯焉在吳都之時常去找王禪,所以對王禪的四個下屬都十分了解,並不忌生,一看如此就直接問起。

    “回勝玉公主、蓮花公主、伯焉公子。

    昨日小公子受邀著往忘歡峰會見南海婆婆,卻不想南海婆婆布下陰符之局,引小公子入了局。

    小公子心高氣傲,並不當一回事,可未曾想一進陰符之局,就一直沒出來了。

    現在越都傳聞,小公子已經死了。”

    趙阿大說完,向勝玉公主挪了挪,跪在勝玉公主面前。

    剛才大家覺得王禪的下人跪兩個公主,並不奇怪,可現在這一跪到讓大家都一下都驚得站了起來。

    “阿大,阿大,你,你,你快起來說話。”

    勝玉公主親自扶起哭泣中的趙阿大,有如晴天霹靂,讓大家覺得眼中立時都難過了起來。

    “你們沒有隨小公子去,為何知道小公子出事了?

    他如此聰慧,縱然是進了陰符之局,怕也不會如此容易死的,這又是為何?

    難道你們只听傳聞,就確定王禪已死了。”

    勝玉還是略做鎮靜,畢竟一邊的墨翟也是臉顯悲色,其實也間接證明阿大所講。

    但她還是細心問著,想從中找到不切實的地方。

    這樣讓心里覺得王禪之死只是一個謊言,一個謠傳,自己也有一種心里的自我安慰。

    “回公主,我們也並不知實情,只是一個時辰之前,越都全城之內都在流傳,說楚國靈童鬼谷王禪死在忘歡峰。

    我們幾個下屬听後,也不相信,就一起去了忘歡峰。

    尋了半個時辰,連小公子尸骸都找不到時,所以這才回來向公主匯報。”

    趙阿大說完,總算是止住了哭泣,畢竟一個大男人當著這兩位公主的面哭泣,實也讓人笑話。

    “來人哪,快去外面打听一下,是否有鬼谷王禪的傳言。”

    幾個紅衣侍女一听蓮花公主召喚,從外面奔了進來,一同跪在地上,都不敢抬頭。

    畢竟公主向來對她們溫柔,從來也沒有如此大聲叫喚過他們。

    “為什麼還不出去,跪在這里做什麼,找死嗎?”

    蓮花公主此時怒氣沖沖,對著下面的幾個侍女就發起火來。

    一是因為王禪的死,實在有些意外,也十分痛惜。

    二是若王禪死了,那她與伯焉的事就真的沒有辦法了。

    “回公主,奴婢們已經听到傳聞,入府之時我們就已經听守衛說過了。

    現在整個越都都在傳聞說,勝玉公主的隨從楚國靈童鬼谷王禪在忘歡峰死了。”

    蓮花公主一听,癱坐在椅上,看著幾個侍女,也不知該說什麼。

    “你們下去吧,不用在此等著。”

    墨翟對著幾個嚇哭的侍女輕輕一揮手。

    “怎麼會這樣呢,他還讓我們按他的計劃行事,可他卻一去不回了,這個鬼谷王禪到底在搞什麼鬼。”

    伯焉也是又氣又憤,又有些惋惜。

    多少人想要王禪的小命,都算計不過他,可卻來了越都,在關鍵的時候,卻死掉了。

    “翟哥哥,你覺得此事是否是真的。”

    勝玉期盼的看著墨翟,眼中的淚還在滾動,卻不敢落下來,怕落下來之後,傳聞成真。

    “勝玉,不用傷心,人皆有一死。

    師弟此次遭劫,想來非一人刺殺于他。

    若我猜得不錯,幽冥尊主該在其中。

    此人在吳都就曾想刺殺于王禪,只是當時被王禪躲過一劫。

    而路上公主遇到的刺客,也是幽冥組織派來的,他們的目標一是公主,二就是鬼谷王禪。

    所以自此之後,公主一切皆需小心為上。

    師弟之死,既然已成事實,還請公主節哀。

    至于師弟的身後之事,想來趙伯已經有安排了,阿大你再跟公主說說。

    你們是屬于吳國使團勝玉公主的隨從,有事該請示于公主。”

    趙阿大一看墨翟,知道墨翟有心,只得站在幾人跟著回道︰“趙伯讓墨先生為小公子做一副棺木。

    明日我們已招集了一些人,到忘歡峰去把小公子尸骸接回來。

    等明日公主壽辰一過,後天一早我們就啟程回吳國。

    先送勝玉公主過了吳越邊界,我們就直接送小公子骨骸回虎踞鎮。

    葉落歸根,小公子一死,我們還是只有回虎踞鎮了,其它的事就不勞煩公主了。

    至于小公子已安排各位的事,希望各位還是依小公子之意,想來就算沒有小公子,也可施行,勿讓小公子憑白犧牲。

    至于蓮花公主與伯焉公子之事,原本小公子已有籌謀,只是此時竟然不幸自己死了,還按原計劃進行。”

    趙阿大說完,也不知道怎麼說了。

    可大家都看著他,也知道原來王禪的計劃,就是假借出死人出殯之際,讓蓮花公主脫身。

    現如今,王禪卻用自己的性命成全了蓮花公主與伯焉,同時也成全了勝玉與墨翟。

    大家都不說話了。

    “阿大,若有什麼需要,可直接來找我,我自會幫你們。”

    蓮花公主此時一身勞累,又听到這個不好的消息,人也顯得更加疲憊。

    雖然王禪只相交不過一兩日,但卻一直為王禪的聰慧所折服。

    此時知道王禪的死訊,也是無可奈何,知道此事必與自己的王兄有關,心里更覺慚愧。

    “那公主,我就回去安排小公子身後事了,就不叨擾幾位了。”

    越阿大說完,徑自向外走去。

    而屋內四人則一再沉默。

    就連平時話老多的伯焉此時都不敢再說。

    “墨先生,你覺得為何越都一個時辰就會傳得如此沸沸揚揚,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

    蓮花公主是主人,也不願看著自己的客人因為王禪之死而陷入悲怯。

    她也不知道王禪在吳都與幾人的關系,但她知道此時墨翟或許有不同的看法。

    “回公主,依在下看來,此事當與你王兄有關。

    而幽冥尊主很有可能就是越王所指派。

    師弟一直鋒芒畢露,在吳都就風頭十足,讓人又敬又畏。

    想來越王也知道師弟的脾性。

    他是楚國人,來吳國自然並非來看熱鬧,來越國也並非只為當一個副使隨從。

    所以越王定然覺得王禪過于聰明,留著始終于越國不利,所以只得除而快之。

    至于南海婆婆為何會對師弟下了殺心,我也不得而知。

    或許是因為師弟知道南海婆婆的什麼秘密,所以她才會對師弟下此狠手。

    畢竟師弟與化蝶姑娘的關系,她應該熟知。

    若不是迫不得已,怕也下不了手。

    依師弟的武技,若不是困在陰符之局內,就算兩人聯手,也未必能殺死師弟。

    此事如此大張旗鼓,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大家亂了陣腳。

    同時也讓勝玉公主做出不明智之舉,而被抓住把柄,作為要脅。

    想來明日的宴會自然會有分曉,大家不要過多猜測。

    師弟人太聰明,這一劫也因他的聰慧而致,實也怨不得人。”

    墨翟說完,勝玉有淚還是落了下來。

    墨翟分析的十分透徹,王禪切實表現出一種讓人恐懼的殺心。

    而且若幽冥尊主與南海婆婆聯手,又在她們布的陰符之局中,幾乎沒有生存的可能。

    況且越都如此傳聞,當不會有假,若是假的那越王必然會大怒。

    這種有傷顏面之事,越王無論如何也做不出來。

    王禪之死,縱然不願意承認,卻也不得不承認。

    “唉,這個鬼面娃,你為何如此短命。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按你生前所布,看看你在天之靈會不會保佑我與蓮花,還有勝玉公主能順利走出困局。”

    伯焉此時到是十分堅決,縱然沒有王禪的計謀,他也決心與蓮花公主出逃。

    蓮花公主听了,也是十分欣慰。

    “伯焉公子,你就陪著兩位公主在此,保護好公主。

    我還要回去為師弟做一副棺木,還望兩位公主勿要過多傷心。

    明日若尋得師弟的骸骨,就是在他住的屋內設靈,我們也不該影響蓮花公主的生辰之宴。”

    墨翟說完看了看伯焉,再看看勝玉公主,嘆了一聲,走出府邸。

    而此時一匹快馬卻朝著吳越邊境奔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