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一十八章奇門遁甲



    第一百一十八章奇門遁甲

    王禪說完卻並不著急,而是靜靜的听著小溪水聲。

    同時也通過小溪水的流淌聲,听著幽冥尊主的氣息變化,流淌聲一直如此,有如靜止,正可以映照出幽冥尊主的心里變化。

    隨著王禪每說一句,幽冥尊主的氣息就發生短促訊急,根據這一“靜’一動,慢慢把幽冥尊主的身份揭開。

    王禪剛才話的另一層意思,也是讓藏身的南海婆婆知道,現在與他結成聯盟的是什麼人?

    是當初與她的丈夫吳王僚爭位而請的刺客,同樣是對吳國王位有奢望之人。

    讓她對幽冥尊主產生隔核,心里上有了矛盾,若是幫助幽冥尊主,就如同幫助她當年的敵人。

    同時也讓幽冥尊主處于兩難的境地,對身後的南海婆婆不得不防。

    因為他當年曾助王僚之弟與王僚爭位,如何也算不得朋友。

    若不是有趙伯幫忙,那麼死的可能就是一王僚,南海婆婆的丈夫,兩人只能算是敵人。

    這一箭雙雕之計,王禪現在隨意而用,已經是得心應手了。

    “你說得不錯,我就是當年吳王壽夢的第五子蹶由,既然你已經清楚,我也不必掩藏。

    當年三兄吳王余昧,只想著我的四兄季子,卻把我這個被囚于楚國的五弟忘得一干二淨。

    兄弟五人,三人稱王,而季子禮讓,似乎都各有所得,只余我卻遭受十幾年的囚禁。

    你說這于我公平嗎?

    這些年來,我明知自己不是趙歡的對手,在武技之上,再修行百年,也打不贏他。

    只要有他保著王僚,所以我也不敢再動。

    可王僚還是被公子光請人刺死,難道不是天意?

    而且這些年來,你忘了我這些年習得是什麼?

    陰符之術,此術于趙歡並不精通,所以他現在還只能在外面等著。

    在此局里,你看不到的東西,未必就不存在,看得到的東西,也未必就是真的。

    在此局之內,我還可再布一局,甚至更多。

    縱然你已通曉天問九式,也毫無作用,今日這里就是你鬼谷王禪的葬身之地。”

    幽冥尊主說完,其實心里已有怯意。

    當年他也如王禪所說一樣,選了王僚的弟弟,一個成不了大才之人,作為王位之爭的賭注,就是想著自己當上吳王之位。

    可卻想不到當時王僚的妻子淑惠,也就是現在的南海婆婆,請來了史角大師的徒弟趙歡,也就是現在的趙伯。

    所以被趙伯施展開問九式打跑,不敢再來。

    如今覺得時機又有,所以再次下注于公子山。

    可不偏不巧又遇到趙伯,可趙伯現在已經年暮不再有多大心思來管吳國之事。

    可王禪不一樣,吳國是他首先的縱橫之地,一展身手之機,又如何能放過。

    此番對陣,像是翻牌,形勢宛如當年,只是主角卻已完全不一樣了。

    “天問九式,以我現在的能力,還不必施展。

    剛才你們也見了,只那一式‘問天何有情’,就已經天崩地裂。

    如此威力,你覺得你能擋得了嗎?

    如此春光明媚之時,我實在想不出理由來破壞此山此景。

    而你呢,蹶由公子,當年你也是為吳國獻身,在吳楚交戰之時,前往楚國勞軍議和。

    才讓吳國免于滅國之禍,而當年楚王覺得你武技不錯,學識廣博,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也怕你回至吳國,最終成為吳王,于楚不利,所以才囚禁于楚國。

    這也充分說明,你當年確實是一個並不為私的賢人才子,剛才你講並不為過,依吳國傳統,季子不受,吳王余昧當傳位于你。

    只是若真傳位于你,楚國又怎麼會放你出來。

    之所以放你出來,還不是想著借你之力,攪亂吳國局勢,如此目的,顯而易見。

    若你秉持大義,那麼你自然也可成為像你的哥哥季子一樣,受人尊重,賢名遠播。

    可你卻覺得吳國有愧于你,你為吳國做了半輩子犧牲,卻得不到應得的王位繼承。

    在你的三兄吳王余決定立太子之時,人就心有不服,與你四兄季子,實是兩種人也。

    他的賢至始至終,而你的賢卻有如當今公子山一樣,只是沽名釣益而已。

    如此淺顯之理,你竟然視而不見,依然保持著你一腔怨氣,甚至不惜加入幽組織,成為刺客。

    當然,你也曾找過季子,季子對吳王之位並不感興趣,或許當年他也曾勸你放棄此想。

    可你卻並不放棄,想利于當年王僚的兩個弟弟的野心,用刺殺這種手段來奪得王位,扶持一個傀儡,再堂而皇之的再推翻,自己當上吳王。

    可是事與願違,今時今日,時過景遷,你卻故技重施,你覺得還可能嗎?

    若不然,你盡可以放馬過來,讓我領教一下你的武技以及陰符之術。”

    王禪說完,幽冥尊主顯然已沒有耐心,畢竟讓王禪再往下說下去,誰又知道他會捅出些什麼秘密之事。

    幽冥尊主開始動手了。

    王禪一瞬間只感覺身體四周,竟然一下就有九個身影,都是黑衣蒙面之人,而且動作十分敏捷。

    每人都是一個幽冥尊主,手中都手持長劍向王禪刺來。

    幽冥尊主也並非不懂王禪的分化之術。

    他知道王禪揭露他的身份,其意在讓隱藏的南海婆婆與自己產生裂隙,而分化兩人。

    正好此時王禪已是說得十分得意之時,警惕放松,若不襲擊,更待何時。

    王禪知道,此時的感覺已陷入幽冥尊主自己所布的陰符之局,所以他感覺到九個身影同時向他襲來。

    王禪不敢大意,沖天而起,卻讓這九個幽冥尊主的刺殺,同時落空。

    手中的邀陽劍已出,卻是在半空之中身子倒懸下來一劍刺向身下。

    他知道這些個身影無論真身與否,都會追著王禪向上追擊。

    所以王禪不等他們再次襲來,而是主動出擊。

    邀陽劍在半空一輪,一劍劃出一個氣勁的圓圈,同時襲向九個黑影。

    這一劍其實只是王禪臨時把劍問蒼穹改刺為劃,其中九氣合一。

    一道劍氣化作一圓,同時襲向站成方圓的九個黑影,這是對付群攻的最好方式。

    可當王快與的劍快與九個影子相擊之時,在剛才王禪站的下立,忽然之間沖出一個身影,比其它九個身影更回快捷,如同閃電一樣。

    一劍刺向王禪。

    春色迷漫的山里中,一時之間勁氣相擊,化作一股氣圈向四周擴散,如同一陣風吹過一樣,帶著凌厲的劍氣。

    一些周邊的高大樹木,瞬間被劍氣切斷。

    剛才那些影子已然消失。

    王禪受此一擊,則沖得更高,再次旋轉起來,一劍直刺下方。

    有若一個從天而降的陀螺,不給身下黑衣人機會,長劍邀陽依然或著圈子。

    把黑衣人控制在劍氣之內,而短劍若愚卻已同時刺出一劍。

    正是劍問蒼穹。

    一劍九氣,指向黑衣人不同的空門,把幽冥尊主全身籠罩住,無法脫開。

    幽冥尊主本來想一擊至勝,可未曾想,王禪早有意料,左手的若愚劍與他的鐵劍卻擊了個正中。

    一高一下,劍氣相交,直把幽冥尊主往下地面震落跌去。

    雖然幽冥尊主年歲已大,修行日久,可未曾想王禪的功力竟然也如此了得,並不能佔得半分便宜。

    而且王禪顯然早就料到,出奇不遇,身形又有如一只飛鳥,十分靈活,借力而用力。

    剛才的襲擊只是幫助王禪增加現在這一擊的威力而已。

    看著從天而降的王禪。

    幽冥尊主當然識得這一招劍問蒼穹,所以只在那一瞬間,忽然一閃,人卻已沒有身影。

    而王禪卻並不停招,人在落地之時,邀陽劍在草地上的挑。

    人卻已如箭一樣向著剛才幽冥尊主所站的方位擊去。

    這一劍王禪並沒有九變,而是直襲同一個方向。

    因為王禪也只是察覺到幽冥尊主的方位,但並不確定其人,所以所有內力勁氣全注入邀陽劍中。

    幽冥尊主一閃消失,卻在這一刻,被王禪劍氣逼迫,不得不現身,只是還是晚了一步。

    劍招已亂,步伐倉促,連續後退十余步。

    才橫劍擋住王禪攻來的一劍。

    王禪第一劍不變招,可當幽冥尊主顯身之後,一劍又變成九劍,所以幽冥尊主不妨,身上至少刺中三劍。

    而王禪再次收劍而立,並不追擊,看著身上已然掛了彩的幽冥尊主在冷冷的笑著。

    “你怎麼能識破我的遁甲之術的?”

    “遁甲之術,遁去的甲。

    你以天干為憑,做了一個天干之局。

    九個攻向我的都是虛影,分別代表除甲之外的九個方位,代表著除甲之外的九變。

    我一劍劃圓,擋住你的九變,你認為我技窮于此,而圓之中就是最大的空門,所以你覺得是一個機會。

    所有的一切,只是想把你遁去的甲引出來,而這遁去的甲就是你的真身。

    如此簡單的陰符之局,你覺得我鬼谷王禪會識破不了嗎?”

    王禪保持著距離,語氣里帶著不屑,一臉壞笑看著幽冥尊主。

    “好,很好,自我習陰符之術以來,從來沒有如此被動,也從來沒有讓人一眼就識破,反而利用我的天干之局來襲擊我。

    也只有你鬼谷王禪,你之所能實一次又一次讓老夫意外。

    不過剛才只是小試身手,想來你也不過癮吧,那你就再來嘗嘗我的這一局如何?”

    幽冥尊主話才說完,已不等王禪回話,人已向王禪沖來。

    同樣是化身十幾個身影,手中明恍恍的劍,劃著不同的劍式,在春光之下,顯得十分詭異。

    可如此陣狀,本已讓王禪大吃一驚了,在距王禪三丈之余,卻突然消失不見。

    若不是王禪早就有所準備,對于幽冥尊主的氣息,十分了解,定然會嚇了跳而失了方寸。

    若是對于不懂之人來說,這或許就像見了鬼,甚至比見鬼還要恐怖。

    十數個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忽然間向你揮劍刺來,可到你近身之時,人卻不見了。

    如此驚嚇的身法,比鬼魅還要快一些。

    而且此時王禪身邊形成一個圓,一個氣場之圓,讓王禪瞬間看不見四周之物,只有巴掌大的天空還依然,其次就是腳下的地還踏實。

    王禪不敢大意,閉上眼楮,體會著這一個局的變幻。

    而腳底之下已經開始抖動。

    王禪拔劍試著刺向四周的氣圈,卻發現如何也突破不了,氣勁對氣圈,就好像風旋里多加一股風一樣,很快就融和在一些。

    王禪整個人此時都被限制在這方圓三丈的地方之中,想沖也沖不出去。

    氣場之外開始密布濃霧,像是要把這個氣場收縮一樣,讓王禪只能看見這三丈方圓。

    慢慢地,三丈的方圓變成兩丈,而且還在向內收縮。

    王禪一個沖天而起,整個人一次性提升五丈多,像一只大鵬鳥一樣。

    可再次旋轉身子,用劍擊向上空,卻也依然無法脫出四周的氣場,更無法從這四周氣場之上脫出。

    而此時地面也開始隆起,似乎要把王禪擠出一樣。

    天空中只有一片蔚藍,卻也慢慢分不清了,更不知道高低。

    王禪連躍三次都未能躍出這二丈方圓,而且方圓卻也越來越小,再次躍時,蔚藍的天空似乎也在下壓。

    王禪覺得自己似乎完全被封閉在一個狹小的空間里。

    可若是要強行沖擊四周的氣場,人卻會被反彈回來,而且這股氣場有一種撕裂人的旋勁在其中,像龍卷風。

    縱是王禪內力修為已十分精純,可也不敢冒然沖出,怕人未沖出,卻被這氣場撕成碎片。

    依然還是無能為力,無計可施。

    王禪再次沖上天空,可只沖到二丈之時,就有一股無形的力,把王禪壓了下來。

    王禪似乎已到了山窮水盡之時,可此時王禪卻並不著急了。

    反而是從地上拾了一些枯枝,再從地上拔了一些干枯的雜草,堆成一堆,準備著燒火。

    人呢卻坐在地上,一點也不把這陰符之局放在眼中。

    王禪在地上挖了個坑,把這些木柴與雜草攏在一起,就從身上掏出火石,小心點燃。

    此時四周都已封閉,沒有風,反而火一下就竄了起來。

    而剛才的整個封閉空間,已不足方圓一丈有余。

    王禪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來了,可火一點燃,反而好了。

    已經圍緊的密閉空間,卻很快向四周再次擴散,似乎對火十分怕一樣。

    “出來吧,你耐不住多久,幽冥尊主。”

    王禪並不看什麼地方,而是依然拔弄著火,卻也自言自語。

    “用風之術來布局,而風屬于五行之中的木性,只要我一點火,你的局就破了。

    而你卻躲在土中,若不是此地春未盡意,殘留著許多雜草和枯枝,還真被你嚇到了。

    剛才我左蹦右跳只是想把你引出來,在你布的局中收拾你,可你這次好像學聰明了,一定要等之封閉的空間把我憋死。

    可我知道活人又如何能被尿憋死呢?

    在遠古武技里有一種火靈之術,可以通過修行把體內真氣,化成熱焰,甚至可以用劍刺出火焰。

    但修此武技之人,體內必然需轉陽為陰,是陰寒之體才能修練。

    而我王禪卻正好可以,所以你再不出來,等會把你烤焦了,那就有些笑話了。”

    王禪說完,用劍挑起一團火焰向著四周斬去。

    隨著劍勁氣屏發,火花四激,立馬就把剛才那些看似堅不可摧的氣牆給破得粉碎,瞬間化作風,自己吹了起來。

    這些風一旦被破,就沒有內聚之力,並不朝王朝中間卷來,卻是朝四周擴散,在諾大的空間之中,慢慢風勢也小了起來,而霧氣卻並未減弱,反而越發更濃了。

    王禪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長嘆一聲,有些惋惜,卻也微笑以對,似乎十分滿意一樣。

    可又連連劃著手中的劍,有一種愁悵。

    但王禪依然坐在原地烤著火,不緊不慢。

    驚蟄時節,霧氣大,依然帶著寒氣,這一堆火到是讓王禪可以吸收熱氣。

    “你再不出來,我可施展天問九式了,別說這地底,就是你藏在幽冥鬼府,我也會把你斬出來的。

    你若不信,就再呆上半刻。”

    王禪還是自言自語,卻已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看著四周還原如初,而剛才的幽冥尊主卻依然不現身來。

    而此時霧氣已經迷漫四野,帶著一股潮氣。

    “不出來,我就走了。”

    王禪再次大聲一吼。

    結果地底之下一下就躥出一個黑衣人,正是幽冥尊主。

    此時身上竟然冒著熱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用一種十分懷疑的眼神看著王禪。

    “你是不是想知道剛才為何我一堆火就破了你的風之局?”

    “你怎麼知道這是風形成的陰符之局?”

    幽冥尊主還是有些不解,可一听王禪講來,就想知道其中的原故。

    “氣難道不是風嗎?而風屬木性,所以只有用火就可以破之。

    剛才你想著用風之局把我困住,而人卻遁入土中,當氣場之圈越來越小,你就可以直接刺死我,因為我已沒有辦呼吸,更無法施展劍法。

    以逸待勞,真是好主意,也符和你們幽冥刺客的身份。

    只是可惜呀,我開始做幾次無用的沖刺,就是想讓你認為我破不了此局。

    讓你躲在土中。

    可人若遁入土中,卻也並非能真的融入土中,需要大量內力支撐,你這一局,其實困的不是我,而是你。”

    王禪樂哈哈的看著幽冥尊主,見幽冥尊主氣的直咬牙,又接著道︰“蹶由公子,你還真是快入土的人了,喜歡玩這些無聊的遁甲之術,而且每次都躲在土中,可有些不吉利,若是什麼時候自己出不來了,那不是自己把自己埋了嗎?

    從第一次遇到你,你就用了一個五行之局,人隱身在月光之中。

    那時其實我已實破,只是用你引趙伯出來。

    知道趙伯必然會放了你,因為趙伯現在無心于列國之爭,但有一點要證實,就是他認識你。

    現在你再來興風作亂,也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幾年。

    公子山此時怕與公子波斗得你死我活,現在你又受越王收買來殺我,結果還是一樣。

    不知你若脫出此局之後,如何面對你的主雇?

    幽冥組織已有幾百年了,如今卻要葬送在你的手中,實在有些可惜。

    不若你把幽冥組織交與我,適時之機,我把他們改造一番,或許于列國還有些好處。

    于普通百姓,窮苦人家還有些盼頭。”

    王禪此話並非恐嚇幽冥尊主,也並非嘲弄于他。

    幽冥此次出動三人,連尊主與幽劍,還有幽幽,都已算是頂級的殺手。

    卻連番三次刺殺不了小小王禪,甚至于連勝玉公主都刺殺不了,這讓其它三個組織如何看幽冥。

    而剛才王禪提醒幽冥尊主他以前的名號,也在提醒于他。

    當年他是如何有情懷之人,為了吳國甘願與楚國為囚,現如今卻念念不忘權力之爭,年暮之時竟然也想在吳國再分一杯羹,說來也是可惜之人。

    王禪也體恤這些組織,這些人大都有如在虎踞鎮認識的王老大,還有刺客專諸。

    有的時候並非自願,而是迫于生活的無奈,每個成為刺客的人都會有一段血淚史。

    所以王禪也不想幽冥因為刺殺自己不成,而從此敗落下去。

    若是稍加改造,或許真能為大周列國中的百姓做些好事。

    “你的提議,我到有些興趣,也難得小公子如此抬舉幽冥組織,也看得起老朽。

    只是幽冥組織這些人,都生活在不見光的黑暗之中,每個人都有不得己的苦衷。

    所以若你不死,它日有機會,說不定我會真的把幽冥交由你管理。”

    幽冥尊主說完哈哈大笑起來,緊接著又道︰“鬼谷王禪,你現在是不是有些頭暈,有些乏力,有些站立不穩了?”

    王禪面色一變,單腿跪立,用木劍支撐著身體。

    臉上竟然冒出汗珠,臉色十分蒼白,氣息一下就變得紊亂起來。

    “我不需要動手,你自然只能死在這春之局里,幽冥組織的事,也不需要你操心了。

    你防住了我,可你還是太小,沒有太多經驗。

    你一心顧忌南海婆婆的身份,顧忌趙歡的情面,對南海婆婆處處手下留情。

    卻不知她的春之局里並沒有其它陷阱,但春天霧氣之中卻多障氣,所以你現在已經中毒了。

    看在你一直對我的過往還算有同理心上,我就不親手殺你了。

    讓淑惠來親自解決你。”

    幽冥尊主說完,人卻已一個土遁之術,遁出此春之局。

    只余鬼谷王禪十分失落的跌坐在青黃不接的枯草地上。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