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一十七章幽冥尊主



    第一百一十七章幽冥尊主

    南海婆婆一看,雪崩襲來,天地失色,氣勢磅礡。

    雖然此局是她親手所布,可如此陣狀,還是嚇了一跳。

    再回首一看,一個黑衣蒙面人正持劍來襲。

    不得已只得回身一劍刺出,在半空之中不停回旋,躲過來襲者,沖天而起,向上飛去。

    欲圖突破自己所設之局。

    而來襲的果然是幽冥尊主,他也未曾想到,自己研習多年的陰符之局,竟然有如此威力。

    若是放在戰場之上,可擋千軍萬馬,此時身在其中,卻已來不及多思。

    只得跟著南海婆婆也縱身向上飛去,若不然不僅殺不死南海婆婆,自己也必定葬身雪崩之中。

    剛才他已看準了鬼谷王禪正與南海婆婆之間糾纏,本想著得漁人之利,讓兩人先拼個兩敗俱傷,再出擊。

    未曾想鬼谷王禪早就識破他的詭計,只一招之間就施展出天問九式,造成雪崩,自己則溜之大吉,卻把這個攤子交給自己。

    由此不得不主動顯身,出擊南海婆婆,想趁機除掉南海婆婆。

    可南海婆婆輕身功夫了得,也識得此局,竟然輕易躲開他的襲擊,沖天而起。

    再看漫天飛雪,已失人影,不得不也學著南海婆婆,飛躍向上,以躲開下崩的雪堆。

    只是一時不及,也弄得十分狼狽不堪。

    身在半空再看之時,卻發現半空之中隱有空門,只得踏著崩來的雪再次飛縱,一躍而出,總算是沖出了此局。

    王禪知道剛才進入戊巳局內,已憑空誤了時機,此時若再想尋得原先的路線,已不可能,只得隨意跳躍兩步,等著南海婆婆與幽冥尊主。

    心里暗想,只有找個地方把兩人擺平,才能安全脫出此局。

    現在于王禪而言,時間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保命為上。

    剛才進來之時,他一直在想著勝玉與墨翟,還有伯焉與蓮花公主。

    再想著兩日之後的蓮花公主生辰之宴,如何破掉越王勾踐之計。

    可此時已是身不由己,只能盡力而為。

    況且他也想直正見識一下陰符之局的威力,剛才那一局已讓王禪心有余悸。

    如此布局,若是用于將來戰場之上,那可以不耗一人,就可置萬千軍馬于困局。

    如此威力,遠勝人力,正所謂物有兩面,有利也有弊,日後自然得小心應對。

    王禪此時身在乾位,卻已靠近四時春之驚蟄。

    心里想著,那里該要平靜得多,若是引得兩人過去,自然可以先除掉幽冥尊主,這樣獨剩南海婆婆,他就不必操心了。

    他知道只要化蝶收了陰符之局,南海婆婆自動能脫困而出。

    而身邊兩人也從剛才的局中出來。

    王禪回首一看,雖然近在咫尺,相隔數步,但卻無法回擊。

    因為這局中一步,就是數多維度的變換,而兩人也小心翼翼的跟來。

    “婆婆,剛才有些寒冷,不若我們再進一局,感受一下百花開放的氣氛。

    這一次小子不再逃了,一定要與兩位周旋到底,分個勝負,這樣大家日後才好相見。”

    王禪說完,不忘對著兩人一笑。

    “鬼谷王禪,你可說話算話,若是再逃就讓婆婆小瞧了你。

    春之局內,到是平坦,並沒有什麼機關巧術,你盡可放心。”

    南海婆婆邊追趕邊回著王禪的話。

    他知道其身後的幽冥尊主也意在王禪,並不想無中生事。

    想來該是越王勾踐意識到南海婆婆只困住王禪,心有不甘,所以買通幽冥尊主親自入局,在局內殺死王禪。

    若王禪一死,也只得算在南海婆婆帳上,誰也不知道內情,只是南海婆婆跟了進來,卻也憑添變數。

    此時南海婆婆只有表明態度,才可化解身後幽冥尊主的疑惑,兩人同心,才能對付詭計多端的鬼谷王禪。

    “南海婆婆放心,在下只管殺死鬼谷王禪,對婆婆毫無敵意,大家目標一致,此時更應同仇敵愾。”

    後面的幽冥尊主也不忘給南海婆婆保證。

    在此局之中,他現在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若王禪一味逃跑,他也難與追上。

    若王禪躲起來,那在如此復雜的陰符之局中,他更是無從尋找了。

    王禪听完,自己已躍出一步,向著面綠色的變換維度躍去,兩相之交,正是春之丙辰之局。

    春之丙辰之局,為四時之首,天干第二,地支第五,二十四節氣之驚蟄,是大地復甦之像。

    萬物從冬日的蟄伏之中驚醒,一切都有如夢幻之後,看到真實的世界。

    這里有一處草甸,看來該是忘歡峰的後面,四處開滿野花,有的已經綻放,有的則依然打著骨朵。

    可草確已經顯現出春之意,一片生機盎然的樣子。

    只是此地還殘留著冬日之後的一些枯枝,雜草、落葉,相衫著綠意。

    一條小溪從這草甸邊上流過,抬頭可以看見整個忘歡峰,此時依然白中帶綠,雪融初時。

    王禪看了,心情也大好,邊在小溪邊上走著,卻也在捉摸著陰符之局的其中之妙。

    王禪看著溪邊里邊,心里一愣,竟然俯身下去摘了幾片花葉放入嘴中,輕輕嚼著,像是在品嘗著春天的味道一樣。

    “鬼谷王禪,你到有興致,來到此地竟然有心欣賞這春之意境,實讓老夫佩服。”

    王禪一听,是幽冥尊者話,知道南海婆婆故意落下,讓幽冥尊主先來。

    當然人卻也在此局之中,只是並不顯身。

    反而形成一種無形之中的壓力,讓王禪在與幽冥尊主動手之時,不得不防。

    並且她把幽冥尊者沖在前面,也是想見識一下王禪真正的武技,可以知己知彼。

    “幽冥尊主,意思你就是幽冥組織最大的頭領。

    如此重視此次吳國太子之爭,看來你身份並不簡單。

    而且竟然在三個公子之中選了公子山這一空有賢名之人。

    如此可見,你的野心並不是想扶持于他,而是想先扶持于他,再找機會取而代之。

    那麼如此推想,你也是吳國姬姓王族之人,而且很可能當年有機會入主吳王,卻因其它原因錯失。

    那麼想必能有此機會的,不過三五人也,可能有你此武技的怕也只有一人了。”

    王禪向來如此,攻心為上,深得兵法要旨。

    自他第一次受兩大組織刺客攻擊之時,他就考慮過。

    此兩組織為何要選十分平庸的公子山與公子波,而不是同樣胸懷大志的公子夫差。

    因為此二人一是急于奪位,身份特殊使然,二是若此二人將來繼承吳王,那麼其中也留下一些可乘之機。

    如此一算,也就明白,兩大組織除了與吳國王室關系緊密之外,其主使之人必然有機會一登王位。

    特別是幽冥組織,尊主親自參與,說明太子之爭于他們十分重要,並非只是錢財之事。

    所以王禪分析,自吳王夢壽以來,共傳了三子,其後一直要傳第四子季禮,可離禮一直禮讓王位。

    其中原因,世人皆說季子賢仁,也能說得過去。

    可其實很少有人知道,季子之後還有一子,他就叫蹶由,若按當吳王繼承的排序,季子禮讓,那麼該由他繼承。

    其次才到吳王僚以及吳王闔閭,這是不可爭辨的事實。

    那麼若算及吳王僚一代,王僚的兩個弟弟因趙伯插手,趕走兩人,依當時吳王僚與公子光的性情,絕不會留下兩人。

    所以王僚的兄弟來參與的可能性不大。

    而公子光,也就是現任吳王闔閭,其有兩個弟弟,一個已死,另一個叫夫概。

    當年吳王闔閭曾攻入楚國之時,夫概曾趁吳國空虛之際欲圖稱王,卻被瓦解,人也不知所蹤。

    此二人當是對此時吳王繼位極有可能之人。

    而南海婆婆則並不在意于繼位,而是復仇,所以情勢又不一樣。

    所以王禪並不回答幽冥尊主的問題,卻直接明指幽冥尊主的身份,先聲奪人。

    若幽冥尊主就是其中之一,心中必然大骸,對王禪產生恐懼,同時也痛下絕心要殺了王禪,而不會逃走。

    這就是王禪的攻心之計。

    幽冥尊主听王禪說完,竟然停了下來,並不朝前,而王禪也在同時之間停下,兩人節奏一致,卻是有先後之別。

    幽冥尊主停下,是因為王禪的攻心,而王禪停下卻是因為保持著同樣的壓力給幽冥尊主,保持著一種優勢。

    “你太聰明了,我從來也未讓你見過,就算連影子都沒有,可你卻如此聰明,今日你若不死,天下還真找不出對手了。”

    幽冥尊主也不管王禪是否已猜到他是誰了,但心里卻實震憾。

    從來也沒有人連交手都沒有交過,面也沒有見過,自己的身份就像露一樣,沒有什麼秘密可言。

    與王禪交手,有的時候真的比的不是武技,而是知謀。

    “你太夸講我了,依你的氣息,可以判斷你的年歲。

    如此年暮竟然窺視著吳王之位,想必修為武技也不會有多高明。

    當年你與夢魘的那一位刺客,就押錯了寶,其實就是有此取而代之的目的。

    這一次又押錯了寶,竟其原因,還是因為你們對吳王這個玉座的貪婪所致。

    只是當年吳王僚已初具雄才大略,而其二個弟弟則力不從心,沒有吳王的本色,才找了你們幽冥與夢魘。

    只是當年趙伯一人力敵你們兩人,把你們趕出吳國,保王僚一登大位。

    現如今,卻又換成了我,鬼谷王禪,你說這是不是天意。

    蹶由公子,幽冥尊主?”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