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一十一章將計就計



    第一百一十一章將計就計

    靜妃出了王後寢宮並沒有直接回自己的寢宮,而是在吳都又轉了一圈,似乎故意在顯耀自己受到王後邀請一樣,並不忌諱來此。

    畢竟王後寵妾一般都相對不友善,也少有來往,各行其是。

    而且王妃身份尊貴,非普通百姓,出游吳都,自然引人注目。

    靜妃此舉也是別有目的。

    天色將黑,靜妃這才悠悠的帶著一眾隨從回到自己的別院。

    靜妃與公子夫差同住一個別院,這于吳國王妃之中,也是十分特殊。

    因為公子夫差並沒有娶親生子,沒有獨立的別院,所以算起來是夫差公子與母親同住。

    相比公子山與公子波卻又要略顯寒酸了些,畢竟公子波與公子山母親十五年前就被孫武斬殺,所以都不便住在王宮,吳王也就親封了單的別院。

    但因為公子夫差自小喜歡兵事,也得孫武欣賞,而且吳王闔閭也要培養一個能武善戰的兒子。

    所以他的院落明顯要比其它公子的要大,而且有專門拓出一個小的演武場,以供夫差平時學習掌握兵法之用。

    院落雖大,卻並多少房間,畢竟只是母子同住。

    夫差對善武不善文,所以對院落也沒有過多要求,夫差所住也與靜妃相隔較遠,大開大合,有些粗燥。

    而靜妃則獨居一處十分幽雅之所,這里也與吳都其它宅院一樣,亭台樓廊,假山綠水,樣樣皆有。

    而且以靜妃淑靜的本色,也體貼自己兒子的喜好,在整個別院之中只佔了一小部分,但卻別俱一格,十分簡潔。

    從園林來看,並無顯耀之處,卻處處顯得藏拙避鋒,十分冷清。

    就連房屋的色彩也十分單調,並無艷裝飾,如此可見靜妃其人,其實也是藏而不露之人。

    靜妃回到堂屋之內,看了看侍立的丫頭侍女還有護衛。

    十分淡然的說道︰“你們回去休息吧,今兒我一個人呆著就好,若有訪客,隨他而來就行,你們也不必驚慌,不必聲張,我自有主張。”

    眾侍女也是有些莫名,此時已入夜,一般這個時辰靜王妃都會獨自撫琴,或是靜坐看書。

    並不會無故讓她們離開,只需她們靜候就行,可今天卻有些異常。

    而且還說有訪客,而依這些侍女的經驗,靜王妃府弟少有人訪。

    而公子夫差更與其它公子有別,不善于交友結伴,更不與吳都其它富家子弟四處游耍,平時更不會有人來府上。

    可今天靜妃卻如此說,幾人也是有些猶疑,站著並未動身。

    “你們去吧,難道我沒有說清楚嗎?今夜我想獨自己呆一呆,可沒有別的意思。”

    靜妃見這些侍女有些猶疑,卻還是十分溫和訓話,並沒有過多的指責。

    侍女一听,也不敢再停留,只得紛紛離開。

    靜妃與王後本是姐妹,又是當年吳王僚王後的妹妹,自然也習得一些武技,所以並不會怕什麼刺客殺手。

    此時侍女們都離開了,靜妃卻親自泡了一壺茶,點煙馨香,坐在桌邊,閉目養神,在等來者。

    僅僅不足半刻之間,一個公子模樣的人竟然還真的就來到堂屋之前,看了看四周,並無守護,一看靜王妃獨自端坐在堂屋之內,臉上一喜,到省了不少事。

    于是對著靜妃行了個大禮。

    “靜妃娘娘,山兒前來探望娘娘,不知是否影響娘娘安寢,近來可好?”

    “山兒你都來了,再問此又有何意義,再說你有此心,娘娘也十分感激,快快進來坐吧。”

    靜妃緩緩起身,而公子山一見,十分迅捷的進了堂屋坐下。

    靜妃微笑著為來的公子山親自斟上茶水,並不秉持自己王妃的身份,十分隨和。

    公子山只得起身,躬身相接。

    “山兒,你不在家中學習吳都管理事務,卻夜訪我的寢宮,不會只是想來看看本妃吧?”

    公子山一笑,起身從懷中掏出一塊碧玉之配,親手遞給靜妃才說道︰“這是山兒前些日子跟隨伍相國出使吳都附近縣郡尋得這塊玉配,實是十分罕見。

    現如今三弟為保吳國,常駐扎邊界,靜妃娘娘無人照看。

    故山兒這才來代三弟看望王妃,也讓夫差弟弟在邊境可以放心。

    這塊玉配也是山兒的一點心意。

    這些年來承王後與王妃照顧,也才有山兒今天。

    還望王妃收下。”

    “有勞山兒掛念,山兒如今受輔相國,主管吳國百官事務,兼之要管理吳國民生民務,實也事務煩多十分勞累。

    難得山兒還有如此體貼之心,實也是王上之幸,孝順可嘉。

    我作為你的長者,自然不會駁你之意。

    此配確實晶瑩剔透,碧綠深遂,十分惹人喜愛。

    這冬夜寒冷,山兒快喝點熱茶,暖暖身子。”

    靜妃始終語氣緩和,給人一種十分可親的樣子,卻也不急不燥。

    雖然她剛才已猜到王後的意圖,所以才故意在吳都逗留。

    同時也知道公子山必然已得王後消息,知道王後邀請了自己,所以公子山自然會來找她問詢王後與自己商議何事。

    若說多年以前,姐妹相見到不為奇,可這些年兩人各撫育吳王公子,來往反而少了。

    再者雖然王後尊貴,可這些王妃也未必會真的尊重于她。

    而公子山于此時自然知道王後找靜妃所談之事,無非是關乎吳國太子之選,而王後到底想扶持于誰,這對于公子山來說,事關重大。

    可她卻像是並不關心此事,也不急于透露,卻一直微笑看著公子山。

    “靜妃娘娘,听聞剛才王後召靜妃娘娘到寢宮一敘,想來王後與靜妃姐妹情深,互訴衷情。

    這段時間以來,父王為國事操勞,而王後也為吳國將來憂慮,想必王後會向靜妃娘娘訴及。

    切不知可有山兒能幫忙的地方,山兒自然義不容辭,為父王為王後,為吳國分憂。”

    公子山到還是說得大義凌然,似乎于吳國而言,什麼都可以犧牲。

    “山兒,此時吳國最大的事,當是太子之選,你也知道我差兒並不受吳王重用,上月僅封為偏將。

    而波兒卻受封少宰,輔佐太宰大人做事。

    山兒受封相輔佐,已是位高權貴,在有些列國,此位也可稱為右相,為國謀事,為你父王分憂。

    可如今你父王年事已高,身體也大不如從前那麼健朗,吳國將來就托于你與波兒。

    這太子之選,實讓王上與王後憂慮重重。

    只是可惜我差兒,不能為父分憂,為吳國分憂。”

    靜妃一席話到是說得十分誠懇,毫不做作。

    做為夫差的親娘,其心自然希望自己的兒子能繼承大統,可在三公子之中,受封最高者還是公子波與公子山,心里多少也有怨言,也有妒意。

    公子山一听,心里十分開心,知道靜妃其人一直淡泊,所以此時所說該是肺腑之言。

    做娘的誰不願自己的孩子將來參繼承大統,只是也是審時度勢,若不然只怕也是徒勞。

    “靜妃娘娘,還請放心,若是山兒它日能繼承吳國大統,必不會有負娘娘。

    而且三弟善武有謀,當掌我吳國兵權,保我吳國封土,榮享富貴。

    只是此時山兒心里也是疑惑重重,並不知王後意圖,到讓娘娘見笑了。

    不知今日王後與娘娘共敘是否有所提及,還望娘娘明示山兒。”

    客套話也說完了,公子山還是把此來的意圖說出,若不然就不是公子山了。

    送出如此名貴的玉配,那也該有所回報。

    而靜妃娘娘的信息于他而言,就是下一步采取行動的方向。

    靜妃一听,也是愁眉不展,長嘆一聲道︰“我吳國傳位,原本一直列國稱道,以賢為選能。

    山兒剛才听你一語,我雖然不是你親娘,但這些年看著你與波兒長大,實在有些不忍。

    吳國將來全在你與波兒,你們該以吳國為重,以兄弟情義為念。

    至于誰當太子,將來又是誰主吳王之位,都不重要。

    只要吳國能繼承王上之志,為吳國百姓而謀就可。

    山兒你你也該看開一些,為何不要強求于我,有些事本妃也不敢胡亂評測,這畢竟最終還是王上來決定。”

    公子山一听,大概也能听說其中之意,臉色變得隨沉起來。

    “只是王後剛才著本妃所為,實有些厚此薄非,就連本妃是她的親妹妹都覺得有些過分了。”

    靜妃說完也是長嘆一聲,為公子山有些不值。

    “靜妃娘娘,但說無妨,剛才娘娘說得很對。

    我們作為吳王公子,當與國家為重,以吳國百姓為重,切不可以以一己私利致吳國內亂,傷了兄弟之間的情義。

    還請靜妃娘娘放心,但說無妨,山兒也只是想知道王後之意,早做準備,及時退出太子之爭,讓父王與王後放心。”

    公子山雖然嘴上說得輕松,笑得勉強,可心里的恨卻是一股一股的往心里冒。

    “王後意在波兒,這也非私意,列國傳位,傳長不傳幼。

    所以王後為吳國穩定著想,我這個做妹妹的也無可非議。

    所以我家差兒,無論也不會有此機會,既不長,也無賢名。

    只是現在差兒駐守邊境,也算是為吳國效勞,我這個做母親的也欣慰了。

    可剛才王後竟然要我家差兒把兵權交與波兒,而且要差兒公開支持于波兒成為太子。

    這就讓我這個做妹妹的都有些覺得過分了。

    差兒雖然只是一員偏將卻也是王上親封,可王後卻意圖讓差兒把兵權交給波兒。

    難道王後覺得以一個偏將之能,也會影響波兒成為太子嗎?”

    靜妃說完已是感到無比的傷心,換任一個母親也會傷心。

    同樣的吳王之子,受封本就比兩人還要低許多,直至現在卻還要被交出兵權。

    如此欺負人,怎麼能讓一個母親不傷心氣憤呢?

    更何況提出如此要求的竟然是自己親生的姐姐,這讓人更是難與理解。

    靜妃說完已是語帶泣聲,輕拭眼淚。

    “靜妃娘娘,王後此舉實在難與讓人信服。

    雖然他選大哥我並無意見,就如同剛才娘娘所說,列國傳長,而我吳國傳賢,這也只是一個傳統。

    可若連三弟一個小小的偏將都不能容,那麼若大哥成為太子,又有王後撐腰,將來一登大位,我等兩位兄弟以及朝中賢臣,他又能容得下誰呢?”

    公子山一時氣憤,怒火沖天,已經站起身來。

    “山兒,你可不能沖動,惹怒王後還是小事,若讓王上知道你來了我這里,由此做出蠢事,那我這個王妃怕是也到頭了,還有我那苦命的差兒。

    山兒人若能忍讓,則一時風平,若不能忍讓,則招致禍端,你可不能壞了我吳國的規矩。”

    靜妃此時顯得十分小心,有些怕公子山氣量不足,而做出傻事。

    實則公子山此時若想成就太子之位,成就將來的吳王,已是被逼上絕路,誰最狠誰就才能成為吳王。

    公子山想起幽冥尊主對他說的話,此時幽冥尊主因為知道幽劍與幽幽刺殺必敗而去往越國。

    而公子波身邊也沒有夢魘的殺手保護,這個時候也正是兩人一決高下之時。

    若過了此時,再生變端,他怕不僅得不到太子之位,還會連命都不保。

    “靜妃娘娘,你放心,我不會就此事生什麼事非。

    但我也不會坐視不理,決不會讓王後得逞。

    如此厚此薄非,不僅對我不公,對三弟也無一點情分。

    此事我自有主張,還望靜妃娘娘暫時保密,此事該很快就會有分曉.

    山兒深夜打攪,還望靜妃娘娘見諒,山兒告辭。”

    “山兒,你一切可得小心,此時爭位之機,切不可讓人知道你來了我的府邸!”

    靜妃說完,公子山已經走出堂屋只是邊走邊道︰“靜妃娘娘,你放心吧,我知道該怎麼做的。”

    靜妃的別院,已撤了守衛,依公子山的武技,隨意出入,而不為人所知,並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靜妃也只是提醒而已,並不是真的擔心。

    此時的靜王妃府,靜王妃總算是可以靜下心來了。

    夫差嚴守邊境自然不會輕易被調動,而如今公子波與公子山依王後的意思,也將見個分曉。

    這一切也是算是著了王後的算計,卻也正是靜王妃想,將計就計。

    沒有誰的母親不為自己的兒子著想,也沒有誰願意讓自己失去支撐,母與子貴,這是千百年來的傳承。

    這些年來她也一直在苦心經營,甚至比王後還要經營得早,早至于孫武演兵之時。

    可一切都還只是鋪墊,並沒有出現什麼轉機,直到鬼谷王禪的出現,直接攪亂了吳國太子之爭。

    而鬼谷王禪對夫差的支持,也是她現在最大的依靠,若是公子波與公子山相爭,那麼夫差才會有機會,現在也該是收獲的時候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