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零九章姐妹情仇



    第一百零九章姐妹情仇

    冬日的黃昏,吳王後寢宮後花園內,兩人女人坐在小亭之內,沐浴著斜陽,卻並感受不到一分溫暖。

    端坐正中的是當今吳國王後淑敏,另一個則是少有露面的王妃靜妃(夫差公子生母)。

    其實靜妃年少之時,小名靜靜,其實她還有一個名字叫淑靜。

    兩人相差幾歲,可年歲如此,也基本分不出來大小。

    只是容顏卻慢慢十分相似,都一副雍容華貴的臉,略帶皺紋,卻也飽經風霜。

    只是性格不一,表情與眼神都不一樣。

    一人著銀黃錦袍,十分富貴,一看就是當今吳王後。

    一人則青袍紫衣,略顯寒酸,卻端莊賢惠,正是靜妃,也就是公子夫差的親生母親。

    “妹妹,雖然我們同處吳都,卻已有幾年未見了,不知妹妹近來可好?”

    首先發話的自然是王後,可話里卻也道出這些年兩人的關系,並不融洽,甚至可以說是不相來往。

    這里是她的後花院,而靜妃則並不在王宮之內,而是另有寢宮,也和公子夫差住在一起,相對要獨立一些。

    “姐姐,妹妹遠離王宮,少有王上寵幸,這些年是越發見蒼老了,不如姐姐反而年輕許多。

    只是閑人多愁悶,妹妹這些日子也過得如這吳都冬日,有些蒼涼。

    不過有姐姐關心妹妹,妹妹自然心中溫暖。”

    靜妃語氣緩慢,也十分隨和,雖然說得是自己的愁悶,可听起來去並沒有多少愁緒。

    王後一听,臉上淡淡一笑,看了看靜妃問道︰“不知妹妹何故發愁,不若說來與姐姐听听。

    我也一個獨居此諾大後宮,實也寂寞,今日得尋妹妹來此,也是想讓妹妹為我解解這獨寂。”

    靜妃一听,看著斜陽,似乎心有所感。

    “姐姐,你說我們姐妹嫁給王上有多少年了?”

    “妹妹何故問起此事,該也有三十多年了,那時王上還只是吳國的公子,輔助佐吳王。

    得大姐介紹,我們嫁給公子光,我們都還只是妾。

    妹妹何故問起此事,難道是懷念從前嗎?”

    王後看著波波瀾不驚的靜妃,還真是人如其名,靜如水,卻也淡如水。

    “姐姐,年老了,就會想起當年那些事。

    所以有的時候會覺得十分慚愧,特別是想起大姐。

    妹妹我日夜不得安寢,食不裹味,不知姐姐又是如何的心情?”

    “大姐淑惠當年貴為吳王後,也算特別照顧你我姐妹,才有機會與當年的公子光相識。

    現如今我們兩人也成為王妃,算起來也與大姐當年可並論。

    只是這世間之事,並非你我姐妹能作主,他們兄弟二人之事,也怨不得誰。

    大姐半世王後,也算享盡榮華富貴,那年遭劫,也並非你我姐妹無義。

    正所謂嫁雞隨雞,嫁狗隨狗,想來大姐在陰曹地府里也不會怪我們兩人,妹妹又何必嘆氣自責呢?”

    王後一臉正色,卻隱隱帶著一股恐懼,雖然在安慰于靜妃,卻讓人感覺她是在自我安慰。

    “姐姐說得也對,時也勢也。

    若不是大姐介紹我倆與王上認識,也不會有後來的恩怨情恨。

    妹妹到是羨慕姐姐如此坦然,當年若不是你我兩人引開大姐。

    想來縱是十個專諸也不可能在大姐面前刺殺得逞。

    而且姐姐那一劍,也把我們姐妹三人的情義刺沒了。

    所以今日姐姐請妹妹而來,妹妹才會心有所感,有些傷懷。”

    靜妃的話也讓王後一憚,但很快雙恢復鎮靜,但是也听得出靜妃言外之意,那就是同為王妃,並不論姐妹之情。

    “妹妹是在怪姐姐嗎?

    若不是我當年刺了大姐,想來妹妹最多也只能是一個公子妃,說不定早反受其害,又怎能受王上如此恩寵。

    今日尋妹妹來,姐姐也並非想自逞功勞,更不會為當年之事有愧,妹妹所言難道意有所指?”

    王後臉色變得有些難堪,縱然她說得如此堂皇,可在自己親妹妹面前,還是有些愧意。

    特別是提起當年的吳王後淑惠,也就是兩人的大姐,當年吳王僚的妻子。

    “姐姐不必憂慮,妹妹也只是有感而發,還請姐姐不必動氣。”

    靜妃一直都是如此淡然,只是那麼一瞥,就知道王後已經心有怒氣,而且還潛藏著一絲絲內咎。

    當年三姐妹之事,怕也是十分歷奇而驚險,這才讓已過去這麼多年,兩人說起都還難與釋懷。

    想來淑敏王後與淑靜王妃當年為配合專諸刺王僚,而故意引開當時的王後大姐淑惠,也發生過武斗。

    而且淑敏還刺了淑惠一劍。

    而此時靜妃提及此事,似乎是想提醒,局勢又回到當年的情形。

    所以靜妃有意提起,只是避免姐妹同伐再次發生。

    “妹妹如此聰慧,自然是有意提醒于姐姐了。

    想當年妹妹簡單的幾句話,就讓孫武斬了兩個王上寵幸的妃子。

    姐姐有時還真的難與理解妹妹是怎麼一個人,這些年不知會不會想起以前的兩位王妃?

    不過人哪!算來算去,總有算不盡的算計。

    縱然天縱英才,如楚國靈童鬼谷王禪一樣,也有算失之處。

    何況于相互了解,又共侍一夫的姐妹,所以我們互揭長短,到是符和姐妹身份。

    今日姐姐請妹妹前來,是想听听妹妹對太子之選有何意見?

    王上這些日子也為此操碎了心,而且王上身體也大不如從前,這個妹妹該體會得到。

    現如今我們姐妹又將面對當年的情形,又將如何?

    只是當年我們為自己而爭,現在卻只能為三位公子而爭了。”

    王後長長一語說完,也是長嘆一聲,看著自己的親妹妹,也想從靜妃的臉上看出些動態來。

    可靜妃臉上卻並沒有過多的表情,只是冷冷自嘲道︰“我家差兒,想來與太子無緣,姐姐也不會考慮選差兒為太子吧!

    那麼今日姐姐讓妹妹來此,定然也是為了吳國將來大計,不知姐姐是中意于波兒呢,還是山兒?

    對于妹妹來說,這或許都不是什麼事。

    況且妹妹不比姐姐,一直受王上恩寵,想來妹妹縱然有心,卻也無力。

    不知姐姐要妹妹如何幫忙,還請姐姐明示。”

    靜妃也算是識大體,知形勢,一听王後所語,就是想讓自己或者說自己的兒子來幫其中的一個公子。

    所以問話也不含糊,直指王後心意。

    “難得妹妹如此識大體,也體恤王上苦心,波兒與山兒雖然並非為我己出。

    可姐姐卻也非自私之人,若論起來,差兒還要與姐姐更親一些。

    但吳國將來也與妹妹一榮俱榮,一損則損。

    若能有一個明君,繼承王上大志,保得吳國強盛,也算是姐姐對得起當年那兩位王妃了。

    同時也會保著妹妹繼續榮華富貴。”

    王後如此說來,到還真是不計個人之利。

    靜妃與她為親姐妹,若按普通百姓來論,夫差算起來也是她的親佷兒,比之公子波還有公子山都要更親一些。

    可王後不為夫差求太子之位,卻為公子波與公子山奔勞。

    從中可見,其實姐妹兩人雖然表面上,情是姐妹,可暗地里卻並不和睦,也是爭寵的對像。

    也許是因為當年少了兩個吳王寵幸的妃子,而爭寵的矛盾卻在兩個姐妹之中加深。

    也有可能是因為當年三姐妹之事,讓靜妃對這位姐姐刮目相看,卻也有意避諱,反而關系不如其它人。

    靜妃卻並不再問,而是邊喝茶邊看著遠方,在等王後明示。

    剛才王後雖然為自己找了些理由,但卻並沒有說清扶誰為太子。

    “波兒為長子,按我吳國規矩,該是太子最佳人選,可波兒實在軟弱,難與成就大業。

    山兒賢名在外,卻也不拘于小節,只是山兒過于顯露,不知藏拙,容易被人利用。

    姐姐對此二人也都難與定論,可這二人若有一人得差兒相助,那情勢又不一樣。

    就如同當年的王僚一樣,得王上相助。

    可姐姐又怕王上當年的情況再現,實在讓我心有余悸。

    妹妹對此可有什麼好主意?”

    王後這一番話,也是野心盡露,既要手握重兵的夫並相助其中一人得太子之位,又怕著夫差會像當年的公子光一樣,倒戈相向,兄弟相殘。

    “姐姐這就有些難為妹妹了,吳國大事,那是我此等後宮可論之。

    我差兒自小善武,也力志保衛吳國,難道這也有錯嗎?

    況且現在守衛吳越邊境也是王上親定,有孫武將軍支持,姐姐何必在意。

    這太子之爭,既然與我差兒無關,為何姐姐尚有此心,實讓妹妹難與理解。

    難道姐姐要我母子在此世間消失才放心嗎?”

    靜妃此時心里也是極不舒服,縱然面對貴為王後的姐姐,語氣也慢慢開始轉變。

    王後的要求實在讓人難與理解,更讓靜妃感覺到不可理宜。

    “妹妹勿怒,若差兒能把兵權交與波兒,或者公開支持波兒。

    想來太子之爭就不會傷及他們兄弟三人之情,也不會動搖吳國根本。

    至于將來如何,一切只憑他們的命數來論。

    我也只是念及他們同是王上骨肉,所以體恤王上苦心,出此下策,還望妹妹體諒。”

    王後也算是說得出口,既然同是吳王的兒子,為何又要厚此薄非。

    靜妃一笑,卻還是看著王後道︰“姐姐苦心,妹妹自然會理解。

    不過此事我還要回去與差兒商議,只是差兒遠在吳越邊界,來回也需幾日,望姐姐理解。

    我差兒雖然不入姐姐法眼,可卻也是王上親子,姐姐有意于波兒與山兒,妹妹並無意見。

    只是若有一日王上不願波兒與山兒繼承大志,那妹妹也無能為力。

    姐姐多年來一直在籌謀,不知其心如何?

    實讓妹妹難與猜測,只怕是一場好夢,難有終,它日黃梁夢易碎。”

    靜妃說完站起身來,輕輕一揖。

    王後一听,臉色微變,卻還是保持著端莊之態,心里也難猜測眼前的妹妹倒底如何想。

    但王後立馬也站起身來道︰“還望妹妹成全,姐姐之心可照日月,也是為王上分憂,為吳國將來謀慮,實不得而已也。”

    “不勞姐姐相送,妹妹這就回去,天已暗,而影婆娑,人老了也就容易困倦。”

    靜妃說完自個兒走下小亭,而侍女也及時相送,扶著靜妃,緩緩走出王後小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