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零五章施了情意



    第一百零五章施了情意

    越都東北側三十里外,水繞橫山,卻座落著一座山峰,山中奇峰異石,林木森森,高聳入雲。

    這在越國東北,也算是一座奇峰,難得的山川景觀。

    此時山中雲霧寥寥,林木蒼翠,縱然是現在已然入冬,可卻依然不減綠意。

    只是山中春花夏雨秋菊冬雪卻也隨處可見,像一塊幕布,從蒼穹懸下,卻被染成四季之色。

    奇峰入雲,有如天柱,若是立于山巔,可觀東南之海,亦可俯覽整個越國國都。

    而且還可以看到三百里外的吳都,此山高寒,得四時兼顧,也是十分罕見。

    山腳之下江水濤濤,卻有如一條深色的油墨,彎彎曲曲,不見其動,不聞其聲,卻不阻其東流。

    這座奇峰名焉“忘歡峰”。

    山中鳥語交歡,猛獸成群,奇花異草密布,山泉疊疊,水流潺潺,卻少有人居住。

    畢竟此山雖奇,卻難比平原之地,所以當地農民,少有來此,同時也怕入得此山,卻難有命出。

    在半山之坪,卻是小院深深,朝陽暮暮,十幾間茅屋橫亙在山中,與山中林木飛泉相映,成為山中一景。

    範蠡與施子坐在前院客堂之外,兩相觀望,四目對視,像凝固的雕塑一般。

    一個美貌如仙,一個俊朗如刻。

    “施子,為何不說話,難道你與我幾月不見,你我到生分了?”

    範蠡始終還是壓制不住內心的疑惑,主動問起。

    自伍子胥壽宴之後,他就回到越國。

    而施子留在吳都,幾月不見,像是隔了多年。

    在越都閑時,也有吳都的消息不時傳來,許多都跟施子有關,畢竟施子在吳都在富家公子圈里,極受歡迎。

    可這些傳聞雖如秋後鴻雁,帶給範蠡的卻並非相思之情,反而若一條條帶著雨露的離愁,時而糾動著範蠡的心。

    範蠡原本也想過,以施子之貌,在吳都必定拋起一場追逐,可他還是相信施子對他的情義,只是此時面對,竟然心里也有安穩了。

    “範將軍,何故有此一問?你與我只是相逢一場,無所謂生分與否。今日你帶越王來訪,而我也盡地主之誼,並無不妥,將軍又何必如此在意?”

    施子是第一次如此稱呼範蠡,讓範蠡十分意外,而且施子語氣十分清淡,有若這秋後的山氣,自帶寒意。

    範蠡自小就認識施子,算是看著施子長大,可對施子的情愫,也隨著年歲而增加。

    範蠡四十不惑之年,卻並未娶親,實也是難得,更何況此時已在越國貴為中將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究其原因,一是醉心于列國之爭,輔佐越王,欲成就萬古大業。

    另一原因就是施子,施子美貌,讓人難與忘懷,更不用說對其它女子有意了。

    而剛才施子的稱呼還是讓他心里一寒,有如意之中的一股北方,讓範蠡有些寒憚。

    “听聞施子在吳都與公子夫差十分交好,不知為何?

    難道是因為它是王侯之家,讓施子心有所屬?

    難道施子忘了這麼多年我們愉快相處的日子?”

    範蠡始終難越他心里的不平,而且略帶著一點自私,如此三個責問,實有些失君子風範。

    可在面對施子如此冷淡之時,想來任何男子,也都會有範蠡此想。

    施子回首一笑,看了看範蠡著急的模樣,卻在笑意之中帶著一絲苦澀。

    “範將軍,你來越國這麼多年,自一個偏將奮發向上,而受前越王重用。

    如今于越國已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高而權重,世間男子,有多少能如將軍。

    只是歲月蹉跎,從來也饒不過誰,將軍你也不惑之年了。

    這些年你是否有覺得失去而不可追回之事?

    這些年你是否覺得執著而反失自然之心?

    這些年你是否覺得人生始終難與如人之心願,世間之事並沒有完滿?”

    施子並不直接回答範蠡的問話,而是同樣以三個反問拋給範蠡。

    範蠡一直胸有抱負,在越國如此成功,可是否又如願以償呢?

    若說以列國賢士來講,能封侯拜相,位極人臣,已是登入人生的頂峰,志得意滿之時。

    可施子之問,卻在于在登上如此高位之時,你是否會覺得仍有缺失。

    就像施子于範蠡。

    範蠡一時之間,卻也回答不上來。

    施子再次一笑道︰“範將軍,你我之交,姻緣際會,隨緣而來,也隨緣而逝。

    範將軍有鴻鵠之志,施子自有蟻雀之謀。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若能相處,有若春光,若不能相處,有若冬寒。

    可四時依舊,不解人意,難道要怪這天地自然嗎?”

    施子所說的緣,或許是緣,或許是命,命有四時,誰也無法改變。

    “施子,若不是公子夫差入得施子之意,難道你會喜歡鬼谷王禪不成?

    想來我與鬼谷王禪相比,雖然無他那麼詭謀,卻也不輸他一分君子之風。”

    範蠡一直以利相謀,所以處處都以利來計。

    畢竟此時夫差公子還未必能成將來吳王,所以施子若選擇夫差,還遠非定數。

    可若說施子喜歡王禪,卻讓範蠡更是難與想通,所以才處處與王禪相較。

    是因為王禪于他有揮之不氣的痛,先不說在伍子壽宴上,憑空被王禪奪去彩頭,卻還把面子折在他的劍下。

    此次邊界對兵,依然是棋差一著,空帶五千甲士,卻並沒有撈回半分顏面。

    反而讓他在五千將士面前受羞辱。

    “範將軍,施子感激你一直以來對我及師傅的照顧,可有些話今日施子卻不得不說。

    公子夫差對施子有意,這並非奇事。

    施子能得範將軍帶入吳都,受吳都公子追求,似乎也是範將軍所願。

    現在除夫差公子之外,公子波與公子山也都對小女有意,將軍自然心知肚明。

    這或許也是越王派遣將軍入吳的目的。

    現在將軍反而怪小女,似乎有些讓人難與信服。

    至于鬼谷王禪,他本就是一個聰慧之人,雖然其貌有異,卻不掩其聰慧之資,楚國靈童本身也自有魅力。

    將軍謀算計較樣樣精通,在越國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位高權重,又何必與鬼谷王禪閑散之人相比呢?

    似乎將軍有些不自信了。”

    施子語氣時而嘻笑,時而又帶著小女子的慎意,讓範蠡一時之間也無法捉摸其心。

    剛才範蠡是有些小人之心,于施子听來,卻也有些啼笑皆非。

    可施子心里如何,她卻也不便表明,更不想讓範蠡胡亂猜測。

    “你這是怪我在利用于你,分化吳王三公子,那請施子見諒。

    範某此舉也只是為越國謀想,施子身為越女,該不會怪我吧!

    況且在下讓施子姑娘前往吳都,施子姑娘自然知道其中之意,當不會當真的。”

    範蠡說話也是堂而皇之,利用施子分化吳國三公子,這種歪主意,他竟然也能說得讓人信服。

    而且既然利用于施子,卻還不想施子動真心,只想虛情假意,如同兒戲,也真是低看了施子,有辱斯文。

    “範將軍,男女之間真真假假,誰又能說得清楚。

    就如同繡娘一樣,無意中遇見鬼谷王禪,而王禪卻找到繡花村,與你我認識。

    直至于夜刺太宰府,這一切都是將軍安排,卻不想被王禪識破,嫁禍不成,反而成全了鬼谷王禪。

    其實那一夜,鬼谷王禪早就算好我們會出現在太宰府了,所以他才能保得伯否不死。

    若不是有鬼谷王禪,伯否一死,吳王必怒,三子之爭最後以何收宮還未必可言。

    至于你當時想殺了鬼谷王禪,卻也只是一時借口,那時的他對你還沒有任何價值。

    小女雖然身為女兒身,卻也並非無義無情之人,小女深感範將軍之恩,卻也不願受之所束。

    想來師傅也是如此,恩義分清。”

    範蠡一听,施子還是如此淡泊,心里更是有如刀割。

    怪也怪他小看了施子的魅力,怪也怪在這個時候鬼谷王禪卻無中來吳,讓這一切變成他不可操控之事。

    今日他來此一是陪越王勾踐拜會南海婆婆,二來也是想求得施子真情。

    原本範蠡一直認為施子對他已有真情,可如今看來,遠非他自己所想。

    施子于他只是在報恩,而非男女之情,這讓範蠡一時之間,有些萬念俱灰。

    再想這一切因由,鬼谷王禪始終是一道繞不過的坎。

    雖然剛才施子已經表明,一切都跟王禪沒有關系,可範蠡卻依然懷恨在心。

    “那依施子的意思是此次南海婆婆不會幫越王對付鬼谷王禪了?”

    範蠡心里也是亂成一團,雖然他只是人臣,只陪越王來訪,至于能否請出南海婆婆對付鬼谷王禪,與他關系並不大。

    可此時听施子心意,並不否認對夫差之意,也不否認對王禪之意。

    所以他現在只恨自己不能親手殺了王禪,南海婆婆能否幫助越王,到反成了他此時心頭之憂了。

    “範將軍,你對鬼谷王禪為何如此敵意?

    其實你與他皆是行走列國的有才之人,皆善長于謀算、兵法韜略,該有惺惺相惜之情。

    為何一提起他,你就如此氣憤,實在有些小孩脾性。”

    施子也是撲哧一笑,輕握其嘴,眼角透著一股魅惑。

    範蠡一見,心里也是軟了許多。

    他自己也不知道鬼谷王禪為何會引起他如此忌憚之意,甚至可以說是一股妒意。

    “施子姑娘,為何如此開心,難道是因為本王來訪嗎?”

    越王從內屋走了出來,臉上帶著詭笑,卻盯著施子。

    施子剛才那一笑,如同幾百年前幽王寵妃褒姒一笑一樣,可以說傾城傾國。

    “越王見諒,是小女一時失禮了。”

    施子站起身輕輕一揖,再看越王勾踐身後,則站著她的師傅南海婆婆,臉色嚴厲的看著她。

    “越王來訪,老婆婆十分感激,此處天寒,就不送越王了。”

    南海婆婆語氣淡然,卻已是對越王下了逐客之令。

    越王一看施子,心有不舍,卻也知南海婆婆顧忌,所以只是搖了搖頭。

    “範將軍,我們走吧,此間之事已了,還是回城布防要緊。”

    越王說來,大步向外走去。

    而範蠡只得跟在身後,心有不甘。

    施子也不敢輕言,看著兩人騎馬離開,這才回首看著南海婆婆。

    “姥姥,為何如此臉色,難道是越王勾踐提出不妥之求嗎?”

    “叫我師傅,我可不敢當你姥姥。”

    施子一听,頓時嚇得跪在地上,低頭輕泣,十分委屈。

    “施子,自小我就告訴于你,你只可嫁與吳王後人,成為吳王妃。

    對于越王及範蠡你不必在意,就算是鬼谷王禪,你也不得有多心。

    可你剛才卻還是有些不舍,不能當機立斷,處處留情,讓此二人心懷不軌。

    難道是把我的話給忘了嗎?

    難道你忘了你又是誰了嗎?”

    施子還是跪在地上,此時眼淚一直在流,像憂慮的雲一樣,獨居碧空,卻無人相依,眼淚也只能一個人流。

    “師傅,是徒兒有失,還望師傅責罰。”

    南海婆婆見施子本心誠懇,心里也過意不去。

    “起來吧,你這就下山進城,兩個時辰讓鬼谷王禪獨自來見我。”

    南海婆婆並沒有多余的指示,一切似乎早就有所料定。

    “師傅,你真的答應越王勾踐要對付鬼谷王禪嗎?

    他還只是一個少年人,況且與師妹情投意和,難道我們就不能坐視不理,任其相斗嗎?”

    施子不敢站起身來,卻還是想問清楚師傅的意圖。

    “你是想抗命嗎?

    我從來也未說過要對付他,這一切都是他的機緣,若你不去找他,他自然也會找上門來,你比蝶兒可還是差了許多。

    越王勾踐之心狹如腸,得不到的他寧可毀了。

    若不是當年為解困局,逃來越國,受他幫忙,我又怎麼會受他之限。

    此次師傅只是答應困住鬼谷王禪,至于他能不能脫困而去,那就是他的天命,怪也怪不得我了。”

    施子一听,臉上顯出些欣慰的笑意。

    她知道師傅本不願涉及列國賢才之事,可卻礙于當年越王幫助之情,所以這才答應越王。

    而且只說困住王禪,由此可見南海婆婆對王禪並沒有殺機。

    所以心情也回復許多。

    “那師傅蝶兒師妹呢?”

    施子也有疑惑,自從化蝶昨夜來了忘歡峰,她就一直沒見到化蝶。

    “你不用操心蝶兒,師傅自有安排,你已習得師傅所傳劍法心法,可你與她卻命數不同,所以師傅就傳她陰符之法,日後自然有用。”

    施子一听,其實還是多少有些失落。

    雖然從武技上來看,施子與化蝶各有千秋,而自己也盡得南海婆婆真傳,可若與化蝶相比,自己卻少了化蝶那一份道然之心,悟性也要差一些。

    現在听南海婆婆一語,自然知道南海婆婆的意思。

    她不會親手對付鬼谷王禪,而是要假借化蝶之手來對付鬼谷王禪。

    于南海婆婆而言若親手對付鬼谷王禪似乎從身份上難與讓人信服,若是換成化蝶,兩人年歲一般,比拼起來更適合一些。

    可施子听了,心里還是有些醋意。

    “師傅,鬼谷王禪聰慧機靈,化蝶師妹又初學陰符之術,想來師傅也有心成全師妹,徒兒謝謝師傅。”

    施子也是有感而發,臉上也洋溢著歡笑。

    “哼,剛才我听範蠡問你,是不是喜歡上鬼谷王禪了,你心里氣息不平,卻左右而言它,難道你真的會喜歡上一個毛頭小娃娃?”

    “師傅,你說那里話,我一直按師傅的安排做事,不敢有兒女私情。”

    施子低下頭,有些害羞,若說範蠡還不懂女兒心,那眼前的南海婆婆可比範蠡要知會得多了。

    “你放心吧,我跟蝶兒說過,若此次我教她的陰符之術困不住鬼谷王禪,那日後就不讓她與鬼谷王禪來往。

    並且我將把你許配給鬼谷王禪,你可中意了?”

    施子一听,心里一驚,剛才還以為南海婆婆只是故意讓蝶兒學習陰符之術,忽悠越王勾踐。

    其實是有心放鬼谷王禪一馬。

    可現在听來卻並非如此,而是把化蝶置于兩難之中。

    施子知道若困住王禪,自然不利于吳國此次出使之事,更是對勝玉公主不公。

    若此次越王選婿選中墨翟,那將讓勝玉處于絕境。

    可若故意放了王禪,那麼依南海婆婆的脾氣自然是說到做到。

    到是若是王禪被困,那麼施子與王禪成雙成對,于自己又是十分不公。

    施子想到此,心里亦是十分矛盾,既希望化蝶困住王禪,又不希望王禪出不了陰符之陣。

    “去吧,多思無異,師傅還有更重要的事要你去做。

    你的身份並無人知曉,還需一切小心。”

    施子一听,欲言又止。

    她心里知道,她的身份縱然十分詭秘,可還是有一人知道,那人就是鬼谷王禪。

    她不敢再言,是怕南海婆婆改變主意,現在只是困住王禪,若是置王禪于死地,那一切都沒有了解救之法。

    施子不再言語,與南海婆婆一揖,就奔至外面騎上快馬,一溜煙,就消失在忘歡峰。

    只余下南海婆婆蒼老的身影。

    面色在陽光之下,卻依然雍容華麗,有若成熟的施子一樣。

    卻帶著一絲冷酷與無情的寒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