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零四章死局不死



    第一百零四章死局不死

    第二天清晨,伯焉一臉笑意,竟然與蓮花公主同時來到時王禪的小屋。

    王禪剛剛禪定完畢,伸了個懶腰,只覺得腹內空空,有些饑餓難耐。

    頭天酒喝得多了,縱然你是武技高強,道法高深,還是得道高人,第二天都會如此。

    王禪第一次喝醉所以沒有經驗,此時他見到伯焉與蓮花公主,親切了許多。

    伯焉一進門依然還是叫嚷著︰“鬼面娃,看來你酒量還是太差,就那幾樽就喝得不醒人事,實在讓我小瞧了你。”

    ”是呀,小子年少不知酒後愁,那里比得上伯焉公子如此灑脫,時常流連于宴席之中,酒色之地,身經百戰,千杯不醉。“

    王禪當著蓮花公主的面,如此表揚伯焉,心里也是打著鬼主意,想試探一下兩人的關系。

    ”鬼面娃,你可不能亂說話,我昨天可是一直陪著蓮花公主,當蓮花公主的馬夫來。

    而且過往那些事,是因為我沒有遇上公主,若是早遇上公主,誰還有心思去赴那些酒宴。

    今天的我,已不再是昨天的我,鬼面娃,你可不能小看了。“

    伯焉說完,十分得意,而且也一臉正色。

    蓮花公主則十分欣賞的看著伯焉,也不被王禪所揭伯焉的老底而生氣,反而對伯焉的真誠十分肯定。

    伯焉邊說邊用鼻子在屋里嗅著,可屋里酒氣已消,只有一股淡淡的擅香之味。

    而蓮花公主則看了看王禪,已換了一身干淨的衣服,卻也十分素雅。

    而且頭上也不包扎青布了,露出額頭之上的鬼宿之相。

    後面的侍女已經送進幾盤早點,而且還自帶了清茶。

    “伯副使,你那狗鼻子可聞不出我這屋里的書香味來。”

    ”我到不想聞你什麼書香味兒,我伯焉胸無點墨,比不少你鬼面娃學富五車,為什麼不見蝶兒?“

    原來伯焉也是以己度人,讓王禪一听也是苦笑不得,搖了搖頭道︰”蝶兒昨夜就去見她師傅去了,雖然她扶我回來,我可沒有你想像的那般無用,至少還是一個人睡覺。“

    王禪說完,自個兒坐下,看著蓮花公主,面帶桃花,略有羞澀,卻是含而不語。

    ”你看我做什麼,難道你不認識我,還是我臉上有什麼不妥嗎?“

    蓮花公主說完,看了看伯焉,伯焉也盯著蓮花公主在看。

    ”沒什麼,只是覺得蓮花公主比昨天更艷麗了,讓小子有些失落,如此一朵鮮花插在狗屎上,實在可惜。“

    王禪邊說邊自嘆自憐,似乎真的有些後悔一樣。

    伯焉一听可就急了。

    ”鬼面娃,你剛才說什麼,我可是堂堂吳國俊俏公子,什麼狗不狗屎的。“

    伯焉說完,蓮花瞪了他一眼,讓伯焉不敢再往下說。

    王禪只是悠悠一笑,心里明白,看著蓮花公主問道︰“公主,這麼一大早就奔我這來,難道是有事求我?”

    王禪看了看桌上的早點,也不客氣,自己倒了一杯茶。

    “鬼面娃,你算無遺漏,既然已經知道,難道還算不準我為何求你嗎?”

    蓮花公主畢竟還是要比伯焉直爽,既然有求于人,那麼就沒有必要矜持什麼。

    “鬼面娃,我們可不是求你,只是你既然算到我有此一緣,而且也讓我與蓮花相遇,成就姻緣。

    正所謂‘君子成為之美’,做人總該成全到底,這也是你的責任。”

    伯焉此時也坐了下來,而那些紅衣侍女都已十分實數的紛紛離開,不敢呆在屋外,知道蓮花公主與王禪有重要事商議。

    王禪再看兩人,到是十分般配,心里也有些欣慰。

    蓮花公主已換過一身黃色袍裙,不再是大紅披風,水秀長發,于側面挽了個發髻,顯得十分端莊。

    臉上布著紅韻,帶著嬌羞,眉宇間風情種種,似乎一夜之間,已成熟悉許多。

    而伯焉雖然依舊嘻笑無常,臉上卻多了一份自信,還有隱約可見一股成熟與穩重。

    舉手投足之間,到是不失大家公子風範,不急不燥,而且臉上充滿熱情,興趣十足。

    臉上總是透著歡笑,對將來之事,看不出一絲憂慮。

    此時都看著王禪,到讓王禪心生羨慕。

    “既然水已到,想來渠自然會成。

    你們的擔憂與所求,其實也是我所憂慮的,只是你們的事到不難。

    只是此事還要待我再思慮思慮,力求不傷和氣,一切都不可著急。

    還有伯副使,這幾日你最好離蓮花公主遠些,不要過于注目,讓人徒生妒意,免得招來禍事。”

    王禪也是先警告伯焉與蓮花公主,讓事態在可控之中。

    他雖然年幼,可于人事也已熟知,此時蓮花公主與伯焉的關系已經昭然若揭,但還不是讓別人知道的時候。

    伯焉與蓮花公主一听,臉色也是大變,他們以為若是讓別人知道了,反而可以讓其它有心之人放棄。

    可卻從來也不會想到人心之惡,對于得不到的東西,寧可毀了,也不會想讓別人得到。

    這就是人性之惡,成為之美只是一種說辭,拆人姻緣才是讓人最興奮的。

    “禪先生,難道伯焉不能與我親近一些嗎?

    我與伯焉也算情投意和,我向來做事不會藏頭露尾,為何要故意遠離?”

    蓮花公主心有疑惑,還是十分真誠的問著王禪,此時的稱呼也听得出,蓮花公主對王禪的信任。

    “不能,此時列國公子都在越都,而公主你就是此時越都最受人關注的人,伯焉也只是其中一人。

    伯焉雖然也是吳國太宰公子,身份顯貴,可對于那些志在必得這人眼中,會成一個障礙,也就是眼中盯。

    這些公子,很多都有著不可告人的目的,不像伯焉如此單純,所以不能引人注意,還需低調行事。

    盡管伯焉也有自保之力,但防人之心不可無,我知道公主秉性純良,而伯焉也了無心機。

    但君子不可以面觀之,君子坦蕩蕩,而小人常淇淇。

    況且若是此時就讓你的王兄知道你的選擇,這樣就等于破壞了他利用你結交列國的目的,雖然伯焉也是吳國副使,太宰之子,但你王兄野心極大,未必會真正的想與吳國交好,而伯焉並非他最好的選擇。

    所以此時挑明,勢必會讓越王勃然大怒,繼而遷怒于伯焉甚至勝玉公主,最後可以造成兩人交兵。

    想來蓮花公主與伯焉公子也不想兩國交戰,禍及百姓吧?”

    王禪也是十分矛盾,如此顧及小情,卻與他來越國的目的相駁,但于此時,他也不想利用兩人造成兩國兵事。

    若是如此,王禪怕既做不成君子,就是小人也會瞧之不起了。

    “禪先生,我與伯焉既然有緣,已互表真情,那自然不會輕易放手。

    至于兩國交兵,卻也不是我一介女流可以考慮的。

    再說了以現今形勢,吳越交兵也避無可避,想來禪先生該十分清楚,也並不反對。

    墨翟先生你早就認識,昨夜只是在眾人面前裝作不知而已,你自然知道其人之志。

    墨先生一心出使列國,就是要傳輸其止戰止伐兼愛仁家之思。

    讓列國和平相處,止戰止伐,讓窮苦百姓免于戰亂,安養生息。

    可王兄之心,王兄之志卻並非池中之魚可比,更不會將就于越國現在之勢。

    王兄自小就有志于稱霸列國,所年輕之時也遠游列國,學習各國之長,就是有朝一日能帶越國北上,稱霸列國,甚至于代周天下。

    這些禪先生當然知曉。

    縱觀列國,此來來者,最得王兄之意者,該就是禪先生與墨先生兩人。

    可禪先生一直無心吳越,志在天下,王兄知道縱是把蓮花許配與你,也不會讓你屈就越國。

    所以王兄自然會與此為脅,招墨先生為婿。

    通過墨先生自然可以結交宋國,夾擊吳國。

    而蓮花也不願意以此犧牲自己的幸福來成全王兄之志,只想與伯焉遠游列國,做普通人家夫妻。

    而且若選墨先生,那麼勝玉姐姐的幸福也將來被毀。

    大義與小節之前,你覺得墨先生又將如何選擇?”

    蓮花公主其實已經表明了態度,為自己的幸福,不可能以大義為先。

    畢竟犧牲自己的幸福也未必會換來真正的止戰和睦相處。

    而且蓮花公主看似嬌橫,可于事態的發展,分析得十分到位,也考慮周全。

    而這也正是此時王禪十分頭疼之事,如何化解此中死局。

    顯然此次蓮花公主生辰,自己雖然有料到並非如此單純。

    而昨夜也還一時欣喜,竟然以為自己謀事在前,讓勝玉出使是妥當之選。

    可現在看來卻是十分錯誤。

    在這一次出使中,勝玉可能成為最大的犧牲者。

    墨翟體恤貧苦面姓,宣揚止戰兼愛之思,已是列國周知。

    所以若越王利用墨翟弱點,墨翟將陷于大義與個人小節之間。

    若讓墨翟必須選擇,那墨翟犧牲自己與勝玉公主的可能性會非常大。

    除非有人寧可玉碎,不可瓦全,做出意外之事,才能打破越王勾踐的計謀。

    可若勝玉有事,吳王必然大怒,出兵伐越,雖然也達到王禪讓兩人交兵的目的。

    卻也成全了公子山與公子波後面的殺手勢力,而且間接成全了越王勾踐的野心。

    與宋國交好,而宋國與吳國交惡,如此一來自己全力經營的大計,就會因此而落空。

    伯焉與蓮花都看著王禪,見王禪沉默不語,也知道王禪十分為難。

    “墨翟該沒有選擇,救窮苦百姓于戰火之中,一直是他所立之志,也是史角大師止戰的宗旨。”

    王禪其實說了也當沒有說一樣,起不到任何安慰作用。

    “鬼面娃,難道說你也沒有辦法嗎?”

    王禪微微一笑,心里也是十分矛盾。

    此次來吳,意圖十分明顯,那就是挑起吳越之爭,這樣才能利于楚國。

    現在楚國也顯內亂苗頭,若是吳越交好,那楚國必然就將陷入戰火。

    吳越的百姓不願受戰火之苦,那吳楚的百姓呢,或都說越楚的百姓呢?

    昨夜公子勝如此自負,是否已得越國權貴支持,王禪還難與確定。

    若公子勝得越王勾踐支持,那麼說明越王勾踐已經拋棄與現楚王的盟約,意圖通過公子勝攪亂楚國局勢,而從而漁利。這也該是越王勾踐所想,只是一時之間還不敢輕易挑明而已。

    越王勾踐的野心除了滅吳,還可能吞楚,這樣以一滅二,就會成會大周最強的諸侯,與北方列國平分秋色。

    “有,當然有,可卻沒有十全十美的辦法,正所謂不破不立,世事本就沒有兩全之計,只能顧此而失彼。

    欲解此事,只需在越王明確所選之人後,蓮花公主無故消失就可,所以還需等待時機與勢。

    不過你們也不用著急,也不可把事態想得過于悲觀。

    只要伯焉使副與蓮花公主兩情相悅,能夠放棄現在的榮華富貴,就可以成全。

    只是你們必須想清楚將來可能面對的生活。

    此事一旦發生,你們就只得遠走他國,吳國與越國該沒有你們的立足之地。

    這兩日你們就做好一切出逃的準備。”

    王禪還是並不挑明,其實他也還未下定主意,死局之中若要破,必然要有犧牲。

    雖然他不情願讓墨翟傷心,可他卻也不得不如此選擇。

    止戰不成,或許只以以戰止戰,這或許是解決列國之爭的最後手段。

    止戰永遠也不符合歷史變遷,人之欲望永遠都不會滿足于眼前。

    特殊的是現今大周之勢,弱肉強食已是列國之爭的規矩,禮崩樂壞已成定局,列國之交沒有什麼仁義可講。

    “蓮花公主,你來我此地,該不僅只是來看我,依大周禮儀,你該邀請吳國公主到府上一坐,這才是交好的禮儀。”

    王禪邊說邊站起身來,知道勝玉與墨翟也來了,而且就在外面。

    “鬼面娃,你的耳目竟然還是如此聰慧。”

    伯焉也站起身來,朝外迎去。

    勝玉與墨翟一前一後,也都走了進來。

    見三人桌上的情況,還有伯焉十分滿足的樣子,也略知一二。

    “蓮花妹妹,伯焉副使沒欺負你吧?”

    勝玉臉帶紅韻,如同秋後的隻果,已經熟透了。

    “他敢嗎?昨日要不是我手下留情,他早就小命不保了。”

    蓮花也是鼓著小嘴,一臉不屑,以掩飾內心的羞澀。

    墨翟卻不理伯焉,為勝玉拉開坐椅。

    而伯焉則殷勤的為二人斟茶倒水,極盡勤快。

    “勝玉姐姐,我來此正好是要邀你去府上坐坐,不知姐姐可願移駕同往?”

    “有勞妹妹體貼,姐姐既然來是給妹妹祝壽的,自然一切听姐姐安排。”

    勝玉看了看墨翟,見墨翟微笑以對,並不反對,心里也十分坦然。

    “鬼面娃,你呢,為何一直不見蝶兒?”

    勝玉此時也是羞澀,所以就以王禪為主,不經意間提及化蝶,也想一同前往,這樣若是有事,也好商量。

    “蝶兒去見師傅了,我就不與你們同往了,下午之時我也要去見見南海婆婆。”

    王禪有些苦澀,到不是因為化蝶不在,讓他有些形單影離,而是剛才的憂慮未解。

    可眼前最為難的還是見南海婆婆,畢竟這里涉及太多,他也不知該如何處置。

    “師弟,南海婆婆精于陰符之技,你若見她,還需小心為上。

    早年听師傅說過,在列國之中,有一奇女子,得上古奇書,精于武技。

    而且更精于陰符之技,無人能出其右,就算師傅遇見她也會小心從上。

    而師傅也說過,無論陰任之技如何變換,只需尋那遁去的甲,若是找到遁去的甲,一切都是虛幻,不足為懼。

    想來以你之聰,該有辦法應付。”

    王禪一听,微微一笑,看了看墨翟。

    “有墨師兄提醒,小子不敢輕視,一切不必過多憂慮,事有破立,小子也只是盡力而為。

    若知事不可為,自然不會強求。”

    墨翟是提醒王禪,他當然也知道南海婆婆不好對付。

    于今之時,鬼谷王禪成了一眾人又愛又懼的眼中盯,若不能為越王所用,依越王的心胸自然不會再放王禪回去。

    而用南海婆婆來對付王禪,卻又是最保險一招。

    若只是比拼劍法武技,墨翟反而不會為王禪擔心。

    可陰符之技,卻是非普通武技可比,涉及陰陽、四時、六柱、八卦、九時、天干、地支、二十四時令,天上九星之變等等。

    若再加上機關巧術,暗器用毒,縱然是武技超強之人,也會十分凶險。

    而王禪雖有顧忌,可卻並不在意,于他而言龍潭虎穴若非闖不可,那就不需憂慮。

    王禪一語,只是在提醒墨翟,要有持有放,為墨翟個人考慮。

    墨翟听了,臉上也十分感激,可卻只得苦笑一聲。

    “那我們走吧,勝玉姐姐,我們就坐車,伯焉與墨先生騎馬,讓禪先生獨處一會,說不定會有美人相訪。”

    蓮花公主說完,自顧朝外走去。

    伯焉則拍拍王禪的肩,似乎一切都拜托在王禪身上。

    勝玉公主則一臉憂慮的看了看王禪,欲言又止。

    此時的心思,在事未確定之時,已是樹欲靜而風不止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