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零三章施子幽幽



    第一百零三章施子幽幽

    沒有人相信,楚國靈童鬼谷王禪,受蓮花公主十分禮遇的客人,竟然無視一眾賓客,自己把自己灌得伶仃大醉,語無倫次。

    赴宴之時,興高彩烈,出宴之時,搖搖晃晃。

    來時隨從,走的時候儼然已經成為主人,副使扶著回去。

    王禪真的喝了許多酒,有些難受了,越國黃酒喝得多了,反不如北方老酒,總是腹內翻騰。

    或許是因為宴非好宴,一旦摻雜了其它目的,就會讓宴席變了味兒。

    而且也是王禪最不善于對付的宴席,涉及男女之情,所以王禪盡情喝酒,不管風月。

    不過好在王禪能保持著最終的一點空明,只要一禪定坐下,就能吸天地陰陽之氣,調和體內運轉。

    所以不消一個時辰,休內的酒氣已經盡數揮發,迷漫到了臥室之中。

    臥室之內,已經是酒氣散香,有如酒坊。

    化蝶並不在屋內,王禪也不願意問起。

    畢竟南海婆婆就在越都,而南海婆婆的行蹤,十分詭秘,縱然是王禪也猜不透,更不希望別人知道。

    伯焉如願成為蓮花公主的馬夫,自然是糾著蓮花公主了。

    畢竟若越王指婚,伯焉的把握並不大,所以以伯焉的真性情,自然不會放棄這最後的機會。

    王禪也只是雖然算好蓮花公主脾性,會試探同樣為公主的勝玉,所以爽性偷襲,意圖搓和伯焉與蓮花公主。

    卻並沒有真正去卜算二人之緣,一時之間也只是胡扯瞎瓣,卻不想還讓兩人真的就相信了。

    而且還真的就有了緣份,成為一見衷情的情侶。

    王禪悠悠起身,在臥室中點了一縷清香,再泡了一壺熱茶,坐在書桌之上,準備看看書。

    這許久以來,有時事務煩多,看書時間反而少了。

    卻不想不速之客還是來了,正是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幽幽,幽冥的殺手,像一個鬼魅,這是王禪第三次見她。

    “坐吧,來我的小屋,就不必這般見外了,況且小子也沒有什麼好招待的,就陪我喝杯茶吧!”

    王禪伸手指指茶桌,人卻並不起身,只是看著黑暗里的幽幽。

    “你喝了很多酒,可也沒有人讓你喝那麼多?

    實在弄不懂你,難道只是為了讓化蝶放心,放心你無意于蓮花公主。

    可這一點就算蓮花公主本人都看得出,想來化蝶自然也十分清楚。

    因為一整晚你都自言自飲,連越國公主、越國相國你都不放在眼里。

    我到是有些奇怪,不知道你又想什麼鬼主意。

    現在知道你的功法也很深,竟然不足一個時辰就把這些酒排出。

    內息功夫顯然已十分精純,深藏不露。

    不過這樣的屋子,你竟然坐得下去,反而點了擅香。”

    王禪一笑道︰“有酒香,這才讓人放心,因為酒能讓人忘記過去。

    可你不還是進來了,說明你對我很了解。

    或許是因為你喜歡我,或許是因為你想看看我有沒有醉得上不了床。

    可看到我的狀況,你心里的氣息已十分平靜,說明你是真的關心于我,于我還沒有仇恨。

    若是其它人怕已向我刺出劍了,可你卻並沒有。

    說明你不想殺我,也殺不了我,怕我喝不醉。

    剛才你把化蝶引出,就是想跟我聊天,自然是有事。

    既然來了,為何不坐下,到讓我有些不好意思了。”

    王禪此時也不管幽幽,自顧兒喝著茶,酒後余茶,喝在嘴里似乎比任何時候更舒暢。

    而且能分析得頭頭是道,語氣溫和,不急不燥,說起來還真是讓人難與置信。

    “我的身份,你沒跟蝶兒講吧?”

    幽幽藏身黑暗之處,一直不露面,說出來的話也十分飄逸,真的有如一個幽冥,讓人難與捉摸。

    而且听了王禪的話,心里還是真的有些欣喜,雖然王禪一直十分自負,還有些自得,竟然隨口說出自己喜歡他的話語,讓她還是倍感愉悅。

    而幽幽的問話,卻又讓王禪有些興奮,因為幽幽也關注于自己與化蝶的關系,似乎還帶著小許醋意。

    “我自然不會告訴于她,她還小。

    而且我也不願意她心生失落,有些事但願她此生都不會知道,這一點你大可以放心。

    蝶兒心性純善,不喜權謀,所以我不願把她牽入此中之亂。

    你既然已知她不在屋內,為何還不顯身,老朋友相見,何必如此

    不過你如此飄浮的方位,是不想讓其它人知道你在此屋中。

    對此,我十分感興趣。

    這種飄浮的身法,是不是南海婆婆所傳的陰符之技,不知道蝶兒懂不懂此高深的技法?”

    “看來你知道的不少,身法蝶兒自然會懂,並且只是略合陰符之技。

    不過我來此,並非放心不下你,也並非喜歡于你,還請你不要多思,況且你的年歲也跟蝶兒一樣,不要把自己當成年之人。

    我來此只是有二件事要告訴你。

    其一幽冥尊主已經來了越國,他一定有興趣取你性命。

    你可得小心為上,他的陰符遁術,十分陰險,可不比我師傅所傳的。

    其二,明天師傅想見你,所以你最好明天洗干淨一些,不要弄得一身酒氣。

    師傅清心寡欲,不喜歡滿身酒氣的紈褲子弟,更不喜歡酒鬼。

    若是惹得師傅不高興了,說不定不讓你跟蝶兒見面呢。”

    幽幽依然沒有停下,人卻一直在王禪屋里飄浮著,說話的語氣卻又矜持得多了。

    “哦,我到是很想見見南海婆婆,你們的師傅。

    能調教出蝶兒與你如此優秀的徒弟,肯定是一個了不起之人,也實在讓人羨慕不已。”

    王禪十分得意,其實他也想證明一些疑惑。

    若不見南海婆婆,他終究難與理解當年趙伯還有吳王僚、吳王闔閭之間的關系。

    更不能清楚現在南海婆婆在整個吳越之爭中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而且眼前的幽幽,顯然也並非普通的幽冥殺手。

    若說既然是南海婆婆的徒弟,又何必去幽冥做一個見不得光的殺手。

    而且天生麗質,沉魚落雁,國色天香,又是如此一個漂亮而且渾身充滿魅惑的女人。

    施子于幽幽,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身份,唯一相同的是都十分神秘,讓人幻想連連。

    此時因為提及南海婆婆,讓他想起了趙伯。

    若按推算,趙伯早該回到吳都,甚至于來了越都。

    可他卻也掂記著虎踞鎮他的母親王彩霞是否無恙,兒行千里母擔憂。

    有的時候小小王禪也會心有思鄉之念,想起那些無憂無慮的日子,畢竟在慮踞鎮真的算是十分太平。

    王禪說完,也是長嘆一聲,有些寂寞。

    他知道幽幽已經遠遁,不在屋內了,又只剩下他一人,有時思鄉的時候,總喜歡找個人述述鄉愁。

    可王禪太過聰明,讓人不敢以平凡人對之,內心反而是孤獨的。

    而此時的小院內又有了新的動靜。

    所以幽幽縱然想成全王禪卻也不得不獨自離去,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從黑暗里來,又從黑暗里消失。

    幽幽一縷,不留痕跡。

    孤獨的人若有朋友,那朋友也會是孤獨的。

    ……

    ……

    王禪也早听到時了聲響,所以輕輕一點,屋內頓時陷入黑暗。

    自己則直接趴在書桌之上,佯裝沉睡。

    一個黑影,輕輕推開屋門。

    王禪心里知道,該不是刺客。

    若說是刺客,就不會如此大意,而且秉持身份,在門外度圖想先敲後入。

    來人也算有經驗,循著酒味,一直摸索到王禪的床邊。

    王禪剛才一直在床上躺著運功,所以酒味床上最濃,也是整屋酒氣的源頭。

    而且剛才王禪把被褥蓋好,像是一個人睡在床上一樣。

    來人走到床邊,手提鐵劍,抽出一半,卻又插了回去。

    拔劍的聲音十分輕脆,人卻也十分猶疑。

    王禪感覺著此人的猶疑,也從來人的腳步聲中認出此人。

    剛才是出于好奇,現在也不想再捉弄于他,畢竟此人也沒有殺機。

    “來吧,不用去床前,我在桌前。”

    王禪輕輕一點,再次點燃油燈,像是變了一個小戲法。

    來人顯然被嚇了一跳,可還是瞬間鎮靜下來,知道王禪並沒有惡意。

    既然進了別人的屋,而且找不到別人,還要讓對手來提點,若真是刺客,早就死了一千回了。

    來人回轉身來,朝燈光之下的王禪走去。

    “公子勝,楚國公子,我知道你會來此。

    可我卻不知道你為何對我竟然也動了殺機,你明明知道我是楚國靈童,難道只是為了蓮花公主嗎?

    若是如此,我勸你還是省省心,也放放心吧!”

    王禪到是懂得安慰人,明確告訴公子勝自己沒有攪和的興趣。

    公子勝並沒有著黑衣,只是在黑暗里,似乎所有衣服都不會顯眼。

    現在在燈光之下,坐在桌前,依然還是一個錦衣公子。

    臉色通紅,一身之上也泛著酒氣,看來並沒有像其它公子一樣,著急著就趁著酒意做個美夢。

    “你是鬼谷王禪,楚國靈童,許多人都怕你,也都想讓你死。

    而我既不怕你,也不想讓你死。

    因為我知道你不在床上。

    若是走近床前,連一個人的氣息都听不出來,那我早就死了。

    我之所以抽出半截劍,只是想試試你,是否如傳說中那麼聰明,能卜會算。

    而且時時撐控形勢,料敵于先。

    所以你的推測,並不完全正確。”

    公子勝說完,看了看王禪,發現王禪臉上並沒有酒意,只是屋里充滿了酒味。

    心里也知道王禪確實已料到會有人來訪,所以通過內力,把體內酒氣逼出體外,散發在臥屋之中。

    這樣說起來也是一種惑敵之策。

    而且他剛才也就是遁著酒味而去,可當他走近之時就發覺王禪並不在床上,知道王禪已經預測到有人會來。

    所以他才故意抽出半截劍,而不是抽出全部。

    他也怕王禪會誤會他是真的殺手,突然襲擊,畢竟傳聞中的王禪除了聰慧之個,還有高超的武技,更何況于黑暗之中就難與說清楚了。

    “好你現在覺得傳聞如何?”

    王禪嘿嘿一笑,但心里還是有些驚異,畢竟他在試探公子勝,而公子勝卻也反過來試探于他。

    而且知道他鬼谷王禪的名聲是走到那里,就傳到那,听起來還不錯,既讓人喜歡,又讓人失落。

    “不錯,你的聰慧確是與眾不同,而且你的武技也能獨善其身,若說在列國同齡之人中,你也不輸宋國使臣墨翟。”

    王禪听了,反而心里有些別扭。

    為何這許多人,都會拿他與墨翟相比,難道就是因為墨翟長得比自己英俊瀟灑嗎?

    還是墨翟要更優雅一些,而自己鬼點子多了,反而讓人有一種敬而遠之的感覺。

    王禪有些小失落,對墨翟也是恨意癢癢。

    “為何要拿我與墨翟比,我額頭上有鬼宿之相,他可沒有。

    不過你也沒說錯,他是宋國使臣,而我只是吳國副使的隨從,身份自然差得遠了。

    可你今夜來訪,難道就是想跟我聊這些招婿之事嗎?”

    “不錯,我很欣賞于你,有心招賢。

    你若能幫我贏得此次招婿,我自然不會虧待于你。

    只要我能以越國公主婿的身份回到楚國,自然身份不一樣了,也算一方權貴,日後自然可以讓你封侯拜相。”

    公子勝也是實話真說,並不掩飾目的。

    王禪一听,嘻嘻一笑道︰“人該量力而行,知己知彼,不可自視過高。

    勝公子,你是不是覺得你有吳國公子光之能,而想讓我做另一個賢能伍子胥。

    等你回了楚國,助你刺殺楚王,你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登上楚王之位。

    你是前太子建的兒子,原本有資格登上吳王之位,可你知道為什麼你登不上嗎?

    而且我也可以告訴于你,越王勾踐不會選你做公子駙馬,因為他還看不上你。

    越王與當今楚王也算是老交情了,當年吳國攻入楚國,你的父王不求保家衛國,只身逃往鄭國,而受其所害。

    當今楚王親往越國,求得越國出兵,再兼之申子(申包胥)出使秦國,在秦國大殿哭喪七日,這才求得秦國出兵攻吳,以解楚國滅亡之憂。

    你能在越國有立足之地,也是當今楚王恩惠,該有感恩之心。

    你于越王勾踐來說,你毫無價值。

    所以越王縱然是選我做蓮花公主的女婿也不會選你。”

    王禪並非自視過高,說的是事實。

    越王的野心意在北上稱霸,所以只會招北方賢人。

    王侯權貴公子只是一個形式,當年伍子胥受當今吳王重用,就是一個君臣典範。

    再加上後來經伍子引薦的孫武、伯否,都是大才之人,能獨當一面。

    有這種人輔助才是越王勾踐實現稱霸大業的基礎,而並非普通權貴公子,無益于越國稱霸。

    而如今的公子勝,雖然身份也不錯,可在楚國卻並無顯赫的戰功。

    與當年的公子光無法相提並論,而且剛才的行徑以王禪觀之,公子勝是真的動了殺機。

    可公子勝連人是否在床上都摸不清楚,而且在抽劍之時猶疑不決,根本就難成大事。

    “人說鬼谷王禪恃才傲物,確實不假,小小年紀口出狂言,你可知現在楚國當權的除了楚王還有誰嗎?”

    王禪一笑,若說對楚國的了解,他比對吳國、越國更甚。

    “楚國子西,是楚王之下權臣,大夫費無極歷經三位楚王,也是位高權重。

    子西是你的叔父,也是當今楚王的叔父,掌楚國兵權,百官之首,尚在相國士大夫之上。

    當年昭王傳位于他兄弟幾人,最後只有他才受楚王之位,可他在楚王回國之後,解了楚國之憂,就禮讓于當今楚王。

    並非如吳國當年的王僚,欲直傳太子。

    當年吳國攻楚,國破臨危,他們是不敢接位。

    所以在當今楚王及前相國李悝之下,才又讓位于當今楚王。

    而當今惠王也體恤叔父們的苦功,所以此時楚國最大權勢者,自然是你三位叔父了。

    難道這又與你何干嗎?”

    王禪雖然說完,可心里還是捉摸著,若楚國的幾位權貴與楚王有隙,那麼共舉公子勝也十分可能。

    所以此時的公子勝才如此自負,並且此中或者真非空隙來風。

    “我今日來此,一是想探你是否如傳聞之中有才,若是名不符實,也就罷了。

    若是你真有才,自然懂得擇良木而棲之理,他日楚國,自然有我白公勝立足之地。

    要不要成其大業,就要看你有沒有胸懷大志。

    至于說能不能娶蓮花,那還是其次,大丈夫行走列國,胸在天下,又怎麼會被一個女人束足呢?”

    王禪看著公子勝的臉色,听著他如此傲慢的語氣,而且看其眼光,心里也有些憂心。

    若說真的楚國內亂,那說不定還真的能成其所想。

    “你該知我深受當今楚王照顧,又得楚相李悝厚愛,大逆之事還不敢有違。

    天下之大,我鬼谷王禪欲要縱橫列國,怕也不是你小小白公勝可阻攔。

    想殺我的人有很多,可我依然如故,我只是奉勸于你,勿要自起禍事,若我王禪回楚,情勢就不由你來定了。”

    王禪說話此時也是霸氣十足,完全不把白公勝放在眼里。

    他有此把握,同時也不希望楚國內亂,更不想因此而禍及百姓。

    “那就是沒得談了,我一直器重于你,可你卻不識抬舉,他日回到楚國,可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王禪冷笑一聲,算是送客。

    自出虎踞鎮,這還是第一次有人敢于威脅于他。

    剛才他有一種沖動,那就是一劍殺了眼著這個更加狂妄的公子勝,為楚國除去一個禍根。

    可王禪又覺得完全沒有必要,若是楚國子西共舉此人,那還真的不是什麼禍事。

    若是禍亂的是別人,那或許還要費些周折。

    只是王禪此時看著公子勝走出自己的臥室,心里還是百般不是滋味。

    李悝的死已有半年多了,會不會跟楚國王族之中的爭斗有關,他還需慢慢捉摸。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