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一百零一章吳王勾踐



    第一百零一章吳王勾踐

    夜已深,宴席已散。

    文相國的府邸里,十分安靜,可府里卻憑空多了許多護衛,他們都佇在陰影之中,個個神情肅穆。

    而文相國的堂屋里卻依然燈火通明。

    堂屋之中跪著兩人,一人身穿軍服,一人穿著朝服,堂中端坐一人。

    “兩位愛卿起來吧,天寒地凍,跪久了傷了身體,可就是我越國的損失了,坐著回話吧!”

    兩人一听,這才分列兩側坐下。

    正是文相國與範蠡兩人。

    “文愛卿,本王一直听言你勤儉,可這也有些過了,這諾大的堂屋連個火爐都沒有。”

    文種一听,依然微笑著臉,看了看堂中之人道︰“王上,今日宴客,也未想來此堂屋,所以並沒有準備,此刻下人正在燒火。”

    文種說完,外面已送送進一個大的火盆,還有一個小的火爐。

    大火盆置于堂屋中間,小火爐卻放在堂屋主位桌上。

    而坐在主桌的不是別人,正是越王勾踐。

    越王勾踐一臉秋霜,眉宇間透著一股霸氣,說起來並不高大,卻不掩霸主本色。

    眼楮在兩人身上一掃而過,有如一股寒氣,讓兩人都心里恐慌。

    “範將軍,你來說說今日迎接之事吧,本王十分有興趣知道這個鬼谷王禪玩弄什麼把戲。”

    勾踐說完,喝了口茶,算是緩和氣氛。

    “回王上,原本得到消息,吳國派五百甲士精兵護送勝玉公主出使我國。

    所以微臣親領五千越國甲士陳兵邊界,以震我越國之威。

    只是在邊界之時,鬼谷王禪卻並未帶五百甲士,僅帶了二十甲士,而且于邊界之時就撤回,並未過界。

    微臣一時也十分不解,只得讓五千甲士嚴陣以待,而鬼谷王禪帶六輛馬車向我沖來,他卻化身馬夫,在我三丈之前停下,忽然之間向我襲來。

    微臣不才,武技稍遜,竟然被他以一把木劍擒住。

    正當我越國鐵甲劍拔怒張之時,吳國境內卻一時之間軍旗滿山,人聲鼎沸,看樣子足有二萬余人。

    卻不知是真是假,難辨真偽。

    後來蓮花公主駕到,微臣也只得撤開兵甲,歡迎吳國使臣勝玉公主。

    此次出行,範蠡實有失我越國顏面,還請王上制臣之罪。”

    範蠡說完,臉上也是紅白交現,自形慚愧。

    越王听完,哈哈大笑起來。

    “範將軍,你自來越國,自一個普通偏將做起,現在是我越國中將軍,向來謀算周全,分毫必爭,從來也不會吃虧。

    此次竟然栽在一個毛頭小兒手中,實在是貽笑大方。

    你還真是遇到克星了。

    听說上次你出使吳國,與孫武比劍,本是贏了,卻于最後想斬盡殺絕,借機除了孫武,卻還是被鬼谷王禪看穿。

    反而被鬼谷王禪所傷。

    你處處計較,總有得失,況且你一心為越國謀事,本王又怎麼會制你之罪。

    只是範愛卿,你斤斤計較,小肚雞腸的脾性,也該改改了。

    本王封你為中將軍,統領越國鐵甲,可不是讓你做小本生意。

    權謀之爭,此一時彼一時,不用太在意一時得失。

    不過,听說蓮花公主去搗亂,後來又如何呢?”

    越王勾踐也深息範蠡的脾性,人是聰明絕頂,也深諳權謀之道,領兵之法,就只有一點毛病,那就是太會算計,有的時候像一個商販,斤斤計較,無利不起早。

    可越王也深知範蠡對越國的忠心,所以對他也是期望很高,也十分信任。

    “蓮花公主,帶了五個紅衣護衛,先把鬼谷王禪騙走,這樣就可以偷襲勝玉公主,與勝玉公主比試一番。

    這是蓮花公主的意圖,可老身還是知道,吳國二位公子都不想讓勝玉公主活著,所以一進越國,他們必然會有所行動。

    若勝玉在越國境內被刺身亡,吳王闔閭自然會發兵攻越,如此一來,太子之爭就會很快有結果。

    這一招嫁禍于人的法子,其實于我越國也是有利之舉。

    所以微臣並沒有派兵保護,只是讓斥喉暗中盯著。

    蓮花公主化身護衛,把勝玉公主的車駕接走,卻于半路引鬼谷王禪至綠柳亭。

    可蓮花公主不知,鬼谷王禪其實早就化身馬夫,跟蓮花公主去的,只是鬼谷王禪的護衛。

    所以蓮花公主刺殺第一輛馬車之時,車內吳國太宰之子伯焉,也是此次副使,早有準備,拖住了蓮花公主。

    此時兩個刺客也以為鬼谷王禪不在,所以就冒然刺殺勝玉公主。

    而伍子胥的外孫女化蝶,是南海婆婆的高徒,自然迎戰第一個刺客。

    第二個刺客本以為,勝玉公主已顯身,再沒有人保護,刺殺該是十拿九穩之時。

    卻不想化身馬夫的鬼谷王禪再次出手。

    黑衣刺客見謀算不足,刺殺不成,只得作罷。

    鬼谷王禪早已算準有人會刺殺,所以在進入越國之時,就已調換了勝玉公主的車駕。

    再假意讓兩個護衛離開,讓蓮花公主入局。

    借蓮花公主搗亂,反而引出刺客。

    最後再出其不意,擊退刺客。

    如此連環之計,微臣也十分佩服。”

    越王勾踐听完,臉色鐵青,顯然也被鬼谷王禪此計所震憾,不僅算準範蠡會多出兵,而自己采用疑兵之計,讓範蠡無功而返,吃了啞巴虧。

    而且也算準了蓮花公主的舉動,以及刺客的意圖,把三股力量交織于一起,讓時勢于己有利,如此攻心之計,實讓人恐懼。

    而範蠡見越王勾踐如此面色,也不敢再言。

    “此子如此聰慧,實不負傳聞,小小年紀,就能掌控局勢,實在可怕。”

    吳王說完,慢慢又回復自然,看了看文種道︰“文愛卿,今夜宴請各國公子、使臣又是如何?”

    文種永遠保持著微笑的面孔,讓人難測其意。

    “回王上,今夜所宴,基本上都是各國公子。

    其中鬼谷王禪也與吳國副使的身份參加,微臣也讓鬼谷王禪出了風頭,此時他該是各國公子的眼中盯了。

    只是依微臣看來,鬼谷王禪似乎已經知道此次王上的招婿大計,所以有意推辭,並不願參加,想來該與吳國副使化蝶有關。

    想來他們二人該是一對情侶,所以王禪此次算是自找麻煩。”

    越王勾踐一听,到也十分感興趣.

    而且對文種顯然要更信任一些,文種觀人察物的本事,要比範蠡強。

    短短時間就已摸清鬼谷王禪的底細,只在片語片語之間。

    “那文愛卿,此次為蓮花招婿,你覺得那幾位公子最適合?”

    越王勾踐現在所問,該已是正題,三日之後就將擇優選之,此時也該縮小選擇的範圍,有的放矢。

    “若認才貌,宋國使臣墨翟當推第一,不僅風度翩翩,也十分儒雅大方。

    听說還是齊國史角大師高徒,武技高超。

    不過依微臣看來,他與吳國勝玉公主似乎早有情愫,這到是有些難辦。

    另外楚國公子勝,對此次招婿似乎也志在必得,公子勝人也長得不錯,只是其心不軌。

    而吳國太宰之子,此次吳國副使伯否,對蓮花公主十分有意,而蓮花公主似乎也並不討厭。

    至于鬼谷王禪來說,人雖然也不差,可鬼宿之相,卻也不敢讓人恭維。

    而齊國公子田憂,十足的紈褲子弟,除了有錢,似乎並沒有其它優勢。

    衛國公子衛斯,也並無其它特長,並不突出。”

    文種說完,越王勾踐倒是十分滿意,畢竟文種做事,十分周全,讓他省了不少心思。

    “範愛卿,你來說說,蓮花公主招誰適合?”

    越王勾踐其實並非真的想問範蠡誰最適合,于範蠡來說,一切都講求利益,自然也會把蓮花公主的婚事計算在其中。

    越王勾踐其實也有此意,而且把蓮花公主招婿,與自己的稱霸野心掛鉤。

    此次招婿並非簡單的為蓮花公主選一乘龍快婿,而是要為越國服務,以通婚的形式,為越王勾踐的稱霸野心打下鋪掂,要在列國之間選其一以利用之。

    “王上,若說這些公子之中,鬼谷王禪若能得之,于越國最為有利,得一人可治天下,當年吳國就是得到伍子胥,才稱霸列國。

    可此人心計之深,實難揣測,而且他有意于楚,受楚國前相國李悝厚家,想來並不會忠情于其它列國。

    所以微臣怕會得不償失,所以微臣以為鬼谷王禪並不適合。

    而楚國公子勝,是前楚國太子建之子,本是流亡于我越國,因王上與當今楚惠王關系交深,而有意照顧,若回楚國怕也難成大器。

    而當今楚王的母親是越國人,當年也曾親自來越求授,與越國之交一時之間還不會有變,所以楚國公子勝並無過大價值。

    而齊國公子,雖然富甲一方,可齊國與越國並無深交,而且相距較遠,與越國交好,也無益于王上眼前大志。

    宋國使臣墨翟到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其一若他真與勝玉公主相好,那只要王上稍加利用,就可以挑起吳宋之間的仇隙。

    而吳國正好在宋與越國之間,若越國與宋國交好,不利于吳,若兩國交惡,卻正好利于越國。

    其二,听聞墨翟此人體恤窮苦百姓,深得史角大師真傳,一直在列國之中宣揚止戰,他自然不會面對吳越再起兵事,所以此子當可利用,反制勝玉公主,以達到王上興兵伐吳的目的。

    就算最後蓮花公主不招他為婿,也體現王上對宋國的重視,宋國必然投桃報李,對越國感恩,兩兩絲襪皆對越國有利。

    而且若勝玉公主有恙,吳王闔閭自然會雷霆大怒,發兵攻越,自然正好成全王上之志。

    此時吳王年暮,太子之爭引發三位權臣內斗,而越國所技持的公子山,雖然賢名在外,卻並無文韜武略,若他能當上新的吳王,那時將是對吳征伐的最好時機。”

    範蠡也是算計得精,也一心想助越王成就大業,卻並不在意蓮花公主的幸福。

    “範將軍所說到是合本王心意,可若是鬼谷王禪在其中攪和,我怕會壞了本王的大事,文愛卿可有辦法對付于他。”

    文種此時詭笑一聲回道︰“听聞吳國公子波與公子山都對此人恨之入骨,賣通了幽冥與夢魘的殺手,所以王禪此來該很難脫身。

    只要我們利用公子山與公子波對鬼谷王禪的仇視,借刀殺人,並不是不可以。

    況且听說施子姑娘的師傅南海婆婆此時正在越都,若能請出此人,自然就不會怕一個小小的鬼谷王禪了。”

    “哦,我也有幾年未見婆婆了,範將軍明日你陪本王走一趟,本王要親自拜會南海婆婆。”

    越王勾踐臉上也是透著異樣的表情,他知道南海婆婆的身份十分超然,若能有她幫忙,自然是大事可成。

    “微臣領命。”

    越王想了想,再看著文種道︰“文愛卿,吳國三子,我們一直扶持于公子山,此次听聞吳王闔閭分別對三個公子都有封賜,依文愛卿看來,誰更有希望成為太子,最後成為吳王。”

    文種看了看範蠡卻還是回道︰“公子波雖為長子,卻無容人之心,公子山空有賢名,卻不知禮讓,公子夫差一介武夫,十分傲慢。

    若說三個吳國公子,實也不足懼也,誰能成為太子,就要看誰更狠了,這個還要請範蠡將軍來說更適合。”

    文種也是十分投機,在此關鍵之時,並不一味搶功,而是讓範蠡有機會在吳王面前表現,這樣平衡兩人之間的關系。

    而且文種為相國,主管越國之治,而越王之心卻是要攻伐吳國,滅吳是越王勾踐稱霸的第一道坎,所以攻伐之事,當然還是由範蠡來說,這樣更適合一些。

    “公子波與公子山得吳王後支持,此時都已官至三司之上,按理該最有機會。

    剛才種兄也說過,三子誰心更狠,才有機會贏得太子之爭,落敗者決沒有生的機會。

    吳王闔閭當年先助王僚奪位,最後再刺殺王僚,其心之狠,縱是列國之中也難尋其一。

    現在年暮自然也不想重蹈覆轍,所以此次分封是要把太子之爭挑明,強者生而弱者死。

    為吳國新王作鋪掂,若從三個公子來看,公子山于越國最為有利。

    公子山得伍子胥相助,若當吳王,伍子胥必然不會忘記攻楚,吳國攻楚,自然利于越國。

    若吳楚相爭不下,王上自然可領兵攻吳,一舉滅吳,越國才能真正強大,稱霸列國。

    而夫差受孫武支持,所以若夫差當王,自然不會攻楚,反而為攻越國,畢竟王上是吳國的後顧之憂。

    所以鬼谷王禪此次入吳,自然是希望選一位有利于楚國的新王,這樣吳楚交好,于我越國不利,他所選自然是夫差公子。

    所以若鬼谷王禪不識好歹,不能為王上所用,必要除之,否則必成大患。

    若有鬼谷王禪攪和,我看公子山與公子波都難與爭得太子之位。

    但若除了鬼谷王禪,公子山才會有大的機會登位,吳越相鄰,吳強則越必弱,越強則吳必弱。”

    範蠡說了半天,其實也是從大勢來看,以有利于越國為謀,可也滲雜著對王禪的不滿與恐懼。

    有王禪在,範蠡雖然才氣沖天,卻也要輸了一籌,所以範蠡現在對王禪是欲置之死地而後快。

    “範將軍所言極是,本王能有你二人輔佐何愁不能稱霸大周列國。

    今日也夜深了,範將軍就籌謀對化付鬼谷王禪,不能讓他有生而返。

    而文愛卿則把蓮花的招婿之事辦妥,不僅要為蓮花招得好婿,也要如剛才範蠡將軍所願,制住勝玉公主,讓墨翟在大義與小節之間難與選擇。

    若能就此除去勝玉公主,想來也間接遂了幽冥與夢魘之願,于我越國少了兩股敵人,而多了兩伙朋友。

    三日後本王親自為蓮花祝壽,我要看墨翟如何化解此局。”

    越王勾踐說完,站起身來,臉上詭笑連連。

    剛才他對鬼谷王禪還有一分奢想,一分求賢之心,可听範蠡與文種一講這其中關系,此時已放棄招賢之心,誓要置王禪于死地。

    由此可見,越王勾踐雖有稱霸野心,卻無容人之量。

    而文咱與範蠡還有越王勾踐,君臣三人,也是同味相投,利益相交,說起來到十分融洽。

    只是此時志氣相投,若有一日功成之時,怕也會因利相背,君臣相伐。

    【作者題外話】︰看得人也不多,所以就寫直白一點,若是再寫得過于陰謀,就怕最後只有我一個人寫,一個人欣賞了。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