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九十四章虛實相生



    第九十四章虛實相生

    王禪騎在馬上,有些憂心。

    三里前面一條小河,過了小河就該是吳越的邊界了。

    孫明的五百甲士已按王禪的安排,全部布置妥當。

    王禪並不需要五百甲士送到邊界,相反五百兵甲送吳國使臣之事應該早已傳至越國,所以此時隱藏正是虛實相生之理。

    越國只知吳國派出五百甲士,卻沒有親眼目睹,這也為夫差駐兵邊界打下埋伏。

    而且依王禪估計,越國自然也會派兵來迎,而且其數量可能難與估計。

    所以縱然是五百吳國甲兵同出,與對面的越國兵甲來說,也相形見拙,所以還不如藏身邊界,反讓越國疑惑。

    孫明身後還有二十個兵士,護衛著六輛馬車。

    王禪一看,微皺眉頭,抬起右手一揮,示意車隊停下。

    王禪跳下馬車,走到第一輛馬車前輕聲說道︰“勝玉公子,蝶兒,還請你們一起馬車,小子要重新安排坐位。”

    勝玉與化蝶一听,知道王禪有鬼主意,當然也知道是為了她們的安全,所以兩人也都跳下馬車。

    只有伯否坐在車內,卻不明所以,也不敢下車,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緊接著,其它五輛車內的奴僕、侍女,也都紛紛走下馬車。

    王禪先讓這一眾人與勝玉、化蝶混在一起,再重新上車。

    如此一來,六輛馬車也難與分清勝玉公主倒底坐那一輛車了。

    王禪一笑,趕到第一輛車上,換過馬夫道︰“這位大哥,現在我們就換一換位置,此地到越都,就都由我來趕車吧。”

    王禪說完,又跟孫明與趙家兄弟交待幾句,並且王禪也從馬夫頭上換了頭巾,把額頭包住。

    原本王禪平時也穿著樸素,這樣一換,再把劍置于身後藏起,遠看還真像一個馬夫。

    而趙氏兄弟已換好吳國甲士的衣裝,此時騎馬走在前車兩側。

    而孫明則帶著後面的二十甲士走在後面。

    如此一來,王禪才一揮馬鞭,徑直朝邊界奔去。

    翻過一座小丘,就可以看到一條小河。

    這條小河,叫界河,吳國與越國兩國默認的邊界。

    兩國軍隊都駐扎在十里之外,而此地卻也良田縱橫,十分寬闊。

    更讓人驚嘆的是,越國軍甲已布滿整個越國一邊,錦旗飛揚,十分威風。

    “小公子,還真讓你猜中了,越國兵甲至少在五千以上,足足是我們帶來的十倍。”

    趙阿大低聲說著,卻並不看王禪。

    “孫將軍,只要我們越過小橋,你就帶人回去,不必停留,也不必觀望。”

    孫明听王禪說起,也在後面應了一聲,卻也不答話。

    剛才王禪已安排妥當,現在看著越國兵甲如此威風,心里也有怯意。

    幸得王禪早有意料,知道越國也會陳兵邊界,這樣孫明所帶這二十兵甲才不恐懼。

    不說這二十人,就算把五百人帶到邊界,在五千人的越兵面前,也不夠它們塞牙縫的。

    王禪一揮馬鞭,六輛馬車過了河中小橋。

    而孫明則扭轉馬頭,帶著二十兵甲向來路奔去。

    過了橋,官道也寬闊了許多。

    王禪一看,知道越國早有準備,所以越國之境的官道都要比吳國寬廣。

    前面一里之地,一個將軍模樣的人騎在馬上,並不前行。

    王禪此時卻緩緩駕馬,並不著急。,

    一里的路顯然比走十里還要慢一些。

    這短短的路途,竟然走了一刻。

    眼見相距只有五十丈遠。

    王禪已看清騎馬上將軍正是範蠡。

    王禪哼了一聲。

    右側的趙阿二對著範蠡就大聲吼道︰“吳國勝主公主,受吳王賜封為吳國使臣,出使越國,參加蓮花公主生辰之宴,還請越國將軍讓道。”

    趙阿二休格健壯,一股肌肉十分結實,底氣十足,聲音宏亮,以一人之聲,竟然也傳出五十丈外,依然不減半分。

    範蠡騎在馬上一看,卻不見王禪,心中疑惑。

    “前方車隊,速速解甲駕前。吳國公主來訪,尊寵十分,何至于你們如此寒酸,若是作奸之人,就不要怪我越國鐵甲,不留情面了。”

    趙阿大與阿二一愣,未曾想範蠡,並不賣帳,而且範蠡說完,其身後五千兵甲,齊聲高呼。

    一時之間整個越國邊界像是戰鼓聲起,驚天動地。

    就連王禪所駕拉車之馬都嚇得步步後退。

    “小公子,該又如何?”

    “走,我自有主張。”

    王禪說完,朝馬屁股狠狠抽了一鞭,馬一受驚頓時朝前沒命奔去,連帶著後面的馬車也一起向前。

    範蠡一看,心里有些後悔。

    他明明知道這六輛馬車就是吳國勝玉公主坐駕,但他還是要顯擺顯擺。

    畢竟他已有耳聞,說吳國將帶五百兵甲送行勝玉公主。

    可此時他只看到孫明所帶二十兵甲,而且並未過橋,直接就急匆匆的向吳國奔去。

    現在勝玉公主的車駕直朝自己奔來,一時之間反而不知所措。

    “眾將列隊,準備作戰!”

    範蠡不得而已,一聲令下,後面的五千兵甲已經開始畜勢以待。

    可堂堂五千兵甲,面對六輛奔來的馬車而嚴陣以待,卻讓這些見慣大場面的士兵苦笑不得。

    此事說出去,怕在列國之中也會讓人貽笑大方。

    馬車快奔到範蠡十丈之時,範蠡已經抽出腰間的劍,目視著馬車,還有車兩邊奔馳的趙氏兄弟。

    很快馬車只余五丈,而範蠡與身後越國兵甲尚有十丈。

    範蠡此時十分為難,不知道該如何下令。

    而就在此時,王禪一勒馬繩,馬車來了個急剎。

    前馬前蹄騰空,也就在此時,王禪從馬後一躍,長劍已出,劍問蒼穹,天問九式的起手之式。

    範蠡剛才還有猶疑,受馬車急停,前馬躍起的影響,未曾想車上竟然殺出一人。

    範蠡躍出馬背,向後急退。

    可還是晚上一步,在他欲揮劍阻攔之時。

    王禪的邀陽劍,已指在範蠡的咽喉之部。

    後邊的兵甲一時之間也蠢蠢欲動,卻是進退不能。

    主帥一招之間成為了俘虜,于越國軍士而言,可也算奇恥大辱了。

    “鬼谷王禪,是你!”

    範蠡也算久邊沙場臨危不亂,邊大聲說著,邊向後揮了揮手。

    示意後面的吳國兵甲勿動。

    範蠡身後的四個副將軍,此時也是不明所以,摸頭不頭腦。

    這陳兵邊界其意在示威,再就是接勝玉公子,可此時卻倒過來了,帶了五千兵甲,卻被對方一個小小馬夫就把主帥給擒了,實在上臉上無光。

    此時五千兵甲卻並沒有自亂陣腳,反而接弓搭箭,全部瞄準了六輛馬車,還有王禪。

    情勢似乎一觸即發,十分緊張。

    “範將軍,帶五千越國兵甲,難道是想偷襲吳國嗎?

    若不是想偷襲,若說帶五千兵甲來迎勝玉公主,那勝玉公主到也喜歡,還請範將軍傳令下去,把官道讓出。

    想來越王讓範將軍來此示威,也收獲滿滿,可不能于此時壞了兩國之誼呀。”

    王禪連看都不看那五千兵甲,只是嘿嘿一笑對著範蠡說完。

    他的身後,吳國的那片山丘之中,忽然間插滿了吳國軍旗,遍布四野。

    而且吳國將士怒吼之聲已震砌天地,山丘之中灰塵滿天,像是一層雲落在山丘之上。

    “劉將軍,傳令下去,列隊歡迎吳國使臣,勝玉公主。”

    範蠡臉色大變,卻還是臨危不亂,若以吳國界內的陣容來看,範蠡十分清楚,至少二萬余人。

    而此時自己作為越國主帥卻被王禪俘于此地,強弱之別,一目了然。

    越國兵甲慢慢列隊于官道兩則,一個個面帶疑惑。

    而當越國兵甲列隊完畢之後,吳國山丘中的軍旗又同時消失。

    整個吳國邊界之內,再次沉寂。

    越國後方,官道之上,六匹馬騎馳奔而來。

    馬上六個紅衣女子,英姿勃發,面帶紅紗,腰配越國鐵劍。

    就如同馬背之上焰著的六團火焰,讓人一看就十分興奮。

    六騎在範蠡身後三丈駐下馬足。

    “蓮花公主有令,派我等恭迎吳國勝玉公主,蓮花公主在越都城外十里相侯勝玉公主,還讓範蠡將軍自重。”

    王禪一听,收起木劍,湊近範蠡耳際輕聲對著範蠡說道︰“範將軍,來而不往非禮也,你如此陣式來迎勝玉小姐,實在讓小子佩服。”

    “百萬軍中取上將首級,鬼谷王禪確實不凡。”

    範蠡也是低聲回道,兩人看起來像是十分熟絡一般,並沒有剛才劍拔怒張之勢。

    王禪也不理範蠡,對著馬上的六位姑娘一揖道︰“有勞六位姑娘,小子這就駕車送勝玉公主。”

    王禪坐上馬車,一揮馬鞭,直朝前緩緩走去。

    蓮花公主的六個護衛丫鬟都列在兩側,正好一邊三人,護住勝玉公主的馬車。

    這六車人剛才都嚇得大氣不敢出,此時打開窗簾一看,五千越國兵甲列隊歡迎,心里都又是震憾,又是興奮。

    這種陣式可比得上一國之君出行了。

    範蠡搖了搖頭,也是無奈,對于王禪此舉,實讓他也無能為力。

    但心里卻也在捉摸,那就是無論用盡何種手段,也必須把王禪的命留在越國。

    畢竟王禪只是一個副使的隨從而已。

    若是在越國死了,也不會掀起什麼風波。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