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八十八章黑暗之花



    第八十八章黑暗之花

    吳王說完也是長嘆一聲,眼中竟然含著淚水,讓王禪也覺得吳王雖霸氣十足,其實也是兒女情長,英雄氣短而已。

    此時王禪腦子里忽然之間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吳王這兩個兒子,死得看起來有些蹊蹺。

    “王上,不知你的兩個兒子是如何去世的,難道這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這已經是許多年前的事了,不說也罷,是病亡的,不治之癥,求遍大周醫師,都無藥可治,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禪先生不必多思。”

    吳王看來也不想過多去追憶過往,畢竟痛苦悲傷之事,誰也不願提起,就好比陳年舊傷,若是再行揭開,或許比受傷之時更痛苦不堪。

    王禪一笑,也覺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胡思亂想。

    當年公子光已登大位,那時若說有有隙之人,想殺的當然還是吳王闔閭,對于兩個娃娃,應該來還不會構成威脅。

    吳王此時也許是受些寒氣,竟然咳嗽起來,一手撫著胸部,臉上卻透著黑色。

    不像是普通病人那樣,一旦咳嗽,會滿臉通紅,像是熱潮一樣。

    “王上,你如此咳嗽有多久了?”

    “大概一個多月了,許多醫師都束手無策,看來是真的老了。

    其實剛才禪先生也說過,這也是我咎由自取,這些年沉于酒色,身子骨已大不如從前了。

    我曾听說小公子善長觀相之術,在伍愛卿壽辰之上就曾預言,伍愛卿只有五年壽辰。

    如此有損伍愛卿顏面之語,若依伍愛卿的脾性,定然會大怒。

    可听說伍愛卿不僅沒有動怒,反而與禪先生共飲一樽,實讓本王有興趣。

    今晚來此,也想請禪先生為老朽看一看,不知老朽還有幾年壽辰?”

    吳王說完,喝了口茶,運轉體內內息,也平靜許多,臉上的黑色也慢慢消失。

    王禪還是一驚,心里有些矛盾,依他的學識,知道吳王的病已無藥可治,若按實說來,怕吳王經受不起。

    “禪先生,你直言無妨,縱然明日一死,本王也決不會怪你。”

    吳王現在已對王禪十分信任,就像伍子胥一樣。

    別人看來只是荒唐之言,但觀相卜算就是如此,當事之人心有自知,所以往往能出人意料。

    “實在可惜,吳王尊上,你雖然年暮,其實該不至于此。

    但你卻身中巨毒,而且已毒入骨髓,不用觀相,小子也能算出你還有多少時日。”

    王禪再出驚人之語,讓吳王手中的茶杯都跌在地上,呆呆的看著王禪。

    “禪公子,你說本王中毒,何出此言。

    本王除了偶有咳嗽之外,身體並無大恙,只偶爾感覺有些休虛,也該是年紀大了所致。

    可若說中毒,本王實不敢相信。”

    王禪走了過來,伸出兩指,搭在吳王手腕,凝目細听。

    一股精純的道家內氣走遍吳王全身經脈,吳王頓時感覺十分舒爽。

    王禪慢慢收回內力精氣,緩緩松開手指。

    “不錯,一年前你就中毒,每日三分毒。

    此毒十分罕見,無色無味,現存醫書都未有記載,只是遠古有此傳聞。

    若我猜得不差,此藥與神農藥經中所記載的一味藥相似。

    說其是毒藥其實也並非毒藥,它有一個名字叫‘黑罌粟’。

    花株三尺,徑黑而葉黑,花亦是黑的,所結果自然也是黑的,渾身通黑,所以俗稱黑罌粟,也有人叫‘黑暗之花’。

    可為解藥,亦為毒藥。

    每日三分毒,毒一經經肪,就自入骨髓。

    任普通醫師百般解術也驗不出來,因為它不在人血脈之中.。

    這種藥有一個特點,一開始可促進陽氣吸收,讓人感覺興奮無比,利于男女但偶合。

    若用于幼兒,也可助孩童生長,可若所用不得當,則如同拔苗助長,有害無利。

    若用于成年之人,往拄讓人覺得身體健壯,可以隨時享受男女之歡。

    可一旦過後,此藥就會深入骨髓,難與自拔,摧殘身體,最終為此毒所害。

    若說是毒藥,卻又很難定論,它可助人吸收萬物之陽,卻又會吞食體內陽氣,就像現在的王上。

    年老體弱,陽氣不足,已難與保持平衡之態,吸收的陽氣少于藥物所需,所以就會越來越虛弱。

    若說不是毒藥,可當它聚集足夠,身體無法供良陽氣,自然也會讓人中毒而亡。”

    王禪說完,看著吳王十分茫然的樣子,知道該八九不離十,吳王所中之毒就是黑罌粟,黑暗之花。

    吳王听了,慢慢的並不驚訝了,反而十分鎮定。

    “那禪先生,依禪先生之能,此毒可有解救之法?”

    王禪也是苦笑道︰“王上,你之所中已無藥可治,縱是神農再世,怕也沒有辦法。

    除非你有仙緣,習得洗髓易筋之術,脫去肉體凡胎,或許才能存活。”

    吳王一听,最後的防線再次被擊潰,剛才還以為王禪有危言聳听之嫌,再者王禪所說也十分匪夷所思,想來既然知道,該也有解救之術,所以還是保持著一點吳王的尊嚴。

    但現在王禪毫無情面的像是給吳王判了死期,此時的吳王已無力支撐,整個人都快癱在坐椅之上,神色驚慌。

    在死亡的面前,任誰是王上還是凡夫,都一樣會恐慌,一樣會怕死。

    ”吳王不必如此驚慌,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天道自然,無尊上尊下之分。

    況且吳王已風雲一生,該有知足。“

    王禪淺淺說完,其實也不懂這死亡對于一個凡夫俗子的威脅與恐懼。

    “禪先生剛才說,本王理解,也不會再奢求上蒼。

    不過禪先生說本王有些可惜,不知是何用意?還請禪先生明示。”

    “沒有人不死,王上縱橫沙場多年,難道還怕死嗎?

    小子可惜的是,英雄遲暮,不能戰死沙場,馬革裹尸,卻死于身邊之人算計,死于慢性享樂之隱毒,實在可惜!”

    王禪到是坦然,就好像吳王中毒也在他的算計之中一樣,隨時掌控形勢,隨機應變。

    “原來如此,也難怪三個痴兒竟然在此時奪位,原來早就預謀,其心可誅,其心可誅。

    不過以今日今時之勢,本王也難從他們心願。

    本王給橫沙場,切實也想馬革裹尸,

    無奈如今楚國有你鬼谷王禪在,我縱是發兵,也徒勞無益,只會自取其辱。

    而越國示好,本王又病入膏盲,新王登位之時,若徒發戰亂,只會陷吳國于混亂之中。

    此生此願難了也!”

    吳王重新坐起,人也精神許多了。

    話語之中似乎認為並非真的難從己願,反而認為是王禪故意想挑起吳國與越國之亂,從中讓楚國得益。

    王禪詭笑一聲,坐了回去。

    只是喝著茶悠悠道︰“若吳王中毒之事越國已知,越國又會如何?而吳王又該如何?”

    吳王一听,再次陷入沉思。

    王禪的話總是在關鍵的時候擊中吳王要害,讓吳王不得不怕,所有的擔心都集中在一起。

    一年前的事,也縷縷在目,慢慢回憶起來。

    而剛才王禪所說兩個兒子的不幸夭折,似乎也漸漸呈現在眼前,讓他疑心再起,憂慮重重。

    “依禪公子之意,又將如何?”

    “王上,欲解此事,並非在于小子王禪。

    我自出道,亦未回楚國,並不希望于吳越交兵,而讓楚國處漁人之利。

    可吳國太子之位,王上縱然不明示,卻也該下定絕心,這樣才能為新王謀劃,所以一切還盡在王上。”

    吳王看了看王禪,也明白王禪所說的道理。

    若說王禪此時縱是挑起吳越之爭,他回到楚國,也不會有人認為是他的功勞,所以于他無利。

    而若王禪所說是實,死期可盼,若不能為新王鋪平道路,那若自己死了,吳國必亂。

    那時越國定然趁勢攻來,吳國滅國也並非危言聳听。

    “本王于此時,也不瞞禪先生,吳國將來,還屬差兒,此點禪先生當然知道。

    前幾日我也試探于王後,此並不提差兒,只論波兒與山兒,想來王後這幾日也該有所選擇了。

    我意已明,只是俗人難解吾意而已。

    以禪先生之聰,當然知道,而且已從那次對夫差的懲罰可以看出。

    現在是否可以告知先生破解之法,保吳國平安。”

    王禪悠悠一笑道︰“將計就計,示人與弱。

    如此一來,吳國潛藏的危機必現。

    只要夫差公子與孫將軍手握重兵,想來吳國之亂只在于表,可對癥下藥,逐一清除。

    就好比剛才,若不是王上咳嗽幾聲,讓我看到王上黑色上涌,與人有別,我也不知吳王已病入骨髓。

    若我猜得不錯,不久之後越國必然陣兵吳越之界,隨時準備攻入吳國。

    其理由是為某個公子討公道之理,其實只是想吞並吳國。

    若此時吳王稱病,想來越國自然會有所行動。

    邊界有事,吳國自然可以防備,而夫差公子只需隨孫武將軍,穩住吳國軍隊。

    吳王自然可以清理雜草,甚至可以借此出兵越國。

    若吳國有兵事,那夫差公子的王位自然穩當,而吳國朝中眾臣自然只會共舉能保他們榮華富貴的親主夫差為王。

    那時夫差稱王已是順理成章之事,也是天之意也。”

    “禪先生果然妙計通天,可比當年太公之謀,此該是一個兩全齊美之計,本王十分感激。”

    吳王說完,對著王禪再次一揖。

    目光堅毅,臉色鐵青,似乎已暗下決心,清除內患。

    “王上不必客氣,明日我就前往越國,此中之事,只能由王上自行斟酌了。”

    王禪說完也站起身來,事已成勢,話已說透,該是送客之時了。

    吳王微微一笑道︰“有勞先生,不必相送,本王孤身而來,就是不想驚動四野。

    明日清晨本王必率百官相送,還望禪先生對玉公主多多擔待。”

    吳王說完,再次一揖,緊了緊衣裳,轉身就走出王禪的堂屋,腳步聲消失在觀城大街之中。

    王禪苦笑一聲,也是悲吳王之不幸,卻又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卑鄙。

    雖然公子波與公子山王禪並不喜歡,可若依此爭斗下去,兩人結局已定。

    如此借刀殺人,實也非君子所為。

    可再想吳王之毒還有夭折的兩們公子之死,王禪卻又嚇出一身冷汗。

    王室之爭,非一朝一夕,陰謀手段,層出不窮,父子無義,兄弟相殘,實在讓人心驚。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