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八十五章吃個火?



    第八十五章吃個火?

    伯否看著王禪微笑的臉,而公子波則有些得意,正想化解尷尬,可伯焉于此時竟然奔了進來。

    “晚宴準備好了,大公子、鬼面娃快請入席吧!”

    伯焉看著王禪,就想拉王禪走。

    可伯否卻哼了一聲,看著伯焉。

    “成何體統。”

    “父親,施子姑娘與化蝶姑娘都來了,還是快快入席吧。”

    伯焉看著伯否有些疑惑。

    “那就快快入席吧!”

    伯否也起身,與公子波一起跟隨伯焉與王禪一起向後花院走去。

    這一次宴席並非在院內,而是後院堂屋,里面燒了炭爐,十分溫暖。

    而院外卻已是冬日,透著冷氣,所以並不適合宴客。

    吳國宴客也都分主賓之位,每人一桌,並不像普通農家那樣,全部擠在一張桌了之上。

    可今天的宴席卻又有些不一樣。

    王禪當然與化蝶一桌,而施子與公子波一桌。

    伯否與伯焉一桌。

    三張桌子相連,置于正中,十分特別,每桌之上都放著一個小火爐,上面渚著一?魚肉湯,周圍上一些時令疏菜,一些新鮮的肉類,也是十分別致。

    “蝶兒,如此吃法,我還是第一次,不知道是誰的主意。”

    化蝶也有些莫名,可伯焉則嘿嘿一笑道︰“這當然是公子我的主意了,蝶兒手冷可以烤火,你想吃什麼就放在魚肉湯里渚一渚,這樣天寒就不會吃到冷食,不過得小心燙。”

    伯焉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現在已知道王禪與化蝶青梅竹馬,而化蝶也十分喜歡王禪,此時他也不再奢望。

    但對化蝶還是一樣十分客氣。

    “不錯,伯焉公子到是想得體貼,十分有意思。”

    王禪從邊上拿起一雙長長的筷子,從?里夾起一塊魚肉,放在化蝶碗里。

    伯否一看,也不便發火。

    原本他想是安排一桌家宴,大家坐在一起吃的。

    可伯焉卻自作主張,弄成這樣不侖不類的樣子。

    雖然六個人也都對著,中間一個火爐,讓屋里充滿熱氣。

    可無論如何也都感覺有些太過隨意。

    而听王禪一講,到也覺得這種吃法十分適合冬日進食,臉上也只得尷尬一笑。

    對著公子波與施子還有王禪與化蝶一笑道︰“大家隨意,隨意,焉兒不務正業,盡出些嗖主意,還請見諒。”

    “伯公子聰明,善于打破陳規,如此吃法,倒也是小女第一次,謝謝太宰大人,謝謝伯公子盛情,請!”

    施子不卑不亢,語氣溫和,邊說邊也夾了點綠菜放入?內。

    公子波一看,也忙為施子小姐夾了許多羊肉進碗里,顯得十分體貼。

    “施子姐姐,蝶兒也有許久未見過你了,蝶兒敬你一杯。”

    化蝶看著施子,臉上也盡疑惑,想著前日在官道酒肆的事,心里百般滋味。

    “蝶兒,你向來不喝酒的,為何今天竟然主動敬我,我們來太宰大人家做客,該先敬太宰大人與伯公子才是,可不能亂了規矩。”

    “無妨無妨,施子小姐,焉兒如此擺設,就是希望像一家人一樣,不分彼此不分彼此,大家隨意就好。”

    伯否說完,還是舉起樽來對著四人。

    大家也都舉樽共飲。

    “蝶兒,先吃點東西,我看你是餓了,可別喝醉了。”

    王禪心里明白,化蝶此時對施子不解,自然想弄個明白。

    而施子一听王禪的話,卻也是淺淺一笑。

    “蝶兒,你是不是在怪姐姐不告而別,去了數日,也不來看你。

    姐姐也不瞞你,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師傅她老人家遠游歸來,所以我就趕著去見了師傅一面。

    姐姐也知道你與禪公子少小離別,自然需陪禪公子在吳都附近玩耍,就沒有告訴你。

    師傅她老人家一直記掛著你,你也該去看看她老人家。”

    化蝶一听,眼淚都滴下來了,看來她對她的師傅也十分想念。

    “蝶兒,過些日子就由我陪你與看看南海婆婆,我也十分想見見她老人家。”

    化蝶低頭不語,拔弄著碗中的菜,也不理王禪。

    “施子小姐,原來是出了遠門,小子敬施子小姐一樽。”

    王禪舉樽看著施子一詭笑,到讓施子有些莫名。

    可對王禪敬酒她卻也不得不喝了。

    只得也對著王禪相視一笑淺淺飲了一口。

    “伯公子,這酒是吳國特產的老酒嗎?”

    “那是,這酒在我伯府可藏了十年了,前兩天才挖出來的,算你小子有口福,今天我陪你多喝點。”

    伯焉總是口不擇言,可王禪听了卻十分受用。

    畢竟現在也只有他隨時變化著稱謂,而且對他與化蝶在一起也不在意。

    從內心來講,王禪還是十分欣賞伯焉的,畢竟一直保持著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對將來也不抱什麼太大的理想。

    或許跟伯否一直對伯焉的要求一樣,只想讓伯焉做一個平凡的人,而他自己也只想過平凡的生活。

    王禪十分爽快的與伯焉喝了一樽,嘴里不忘贊嘆道︰“好酒,甘醇濃郁,十分溫順,特別是就著這小火爐,實在是絕配。”

    王禪到並不夸大,喝吳越黃酒,就是要先溫再飲。

    可整個屋里已經很暖和了,而且酒壺就在火爐旁邊,自然已是溫酒,喝起來並無黃酒中那種冷澀之味。

    “禪公子,吳國不比楚國,在江南一帶,此時雖然已有些寒意,卻還有一些綠菜,水中也還有一些特產,禪公子不如試一試,與楚國自然別有風味。”

    王禪一看桌面上有一些水產,確實是虎踞鎮未有的,可王禪卻也吃過,畢竟趙府于虎踞鎮也是大富之家,並非普通人家。

    王禪為化蝶渚了一些,自己也嘗了嘗,新鮮的魚湯再加上渚這些時令小菜,竟然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

    “大公子,為何今日一語不發,難道是與施子小姐久別,反而太多的話說不出口了?”

    王禪看了看公子波,臉上一直帶著笑意,只是盯著施子。

    此時王禪問起,這才有些醒悟。

    “禪先生,難得你今日飲酒,在下也敬先生一杯,剛才先生的話,讓在下一直在回想,所以有些失神,還請見諒。”

    施子一愣,知道剛才他們在一起有過交流,所以也特別注意听著。

    “謝大公子好意,不過小子的酒量實在有限,前兩日去虎丘竟然在路邊喝醉了,險些丟了性命。

    不過今日喝伯焉公子的陳年老酒,自然無所畏懼了。”

    王禪的話卻讓幾人都是一愣,不知王禪為何會如此說。

    施子看了看王禪,悠悠問道︰“禪公子,以禪公子非凡的武技修為,難道還懼這吳越的老酒,實讓小女意外。”

    王禪與公子波對飲一樽,而化蝶則十分體貼用絲巾為王禪擦了擦嘴。

    “施子小姐,也沒什麼,只是‘酒醉憑添愁,落花催人憂’,多飲了些酒,所以愁意徒生,小子險些掉進官道邊的小溝里。”

    王禪說完,自顧哈哈笑了起來。

    幾人一听,才知道王禪所說的危險竟然是酒醉失足,險些跌落水中。

    這對于伯焉與公子波來說,實在是家常之事,可對王禪來說卻還是第一次,怪不得王禪也十分自嘲。

    大家听了也是哈哈一笑。

    “鬼面娃,我還說你不會跌倒,那今晚還得多喝點,讓我也瞧一瞧你會不會出丑態。”

    伯焉說完,竟親自走了過來,為王禪斟酒,一時大家也都隨意起來。

    “大公子,听聞你受吳王重用,跟隨太宰大人處理公事,一展所長,難道有心事嗎?”

    施子見公子波雖然與王禪喝了一杯,可依然有些魂不守舍的樣子。

    “有勞施子小姐垂詢,確實有些事不便處理,于此想來還是請太宰大人為大家釋疑才適合。”

    伯否一听,臉上微變,他未曾想公子波此時竟然提起列國相交之事,讓他有些不願意卻又不得不說。

    “施子小姐,禪先生,還有蝶兒小姐,大公子所憂其實也並非什麼大事,只是越國蓮花公主十六生辰,吳王欲派一使臣前往祝賀,卻不知該派誰去,所以讓在下與大公子權衡。

    大公子也是十分為難,而蓮花公主生辰之期快至,所以這才憂愁。

    今日得施子姑娘與禪先生在此,不知可有良策。”

    王禪一听,心里明白,這本該不是什麼事情。

    越國現在對吳國示好,而前月伍子壽辰之時越國中將軍範蠡親來賀壽,足見越國對吳國示好之意,現如今越國公主生辰,吳國當該回之國禮。

    吳國三個公子,只要派一人前往,自然與越國相當,可在此時節,三個公子誰也不願離開,而誰也舍不得這個機會。

    離開之後若是吳國生變,那太子之位就會讓其它公子得到。

    可若是吳國平穩,而出使越國,能化解兩國疑惑,增進兩國友善之心,又是大功一件,三人該也不想平白錯失。

    如此一來到成了三人的一塊心病,而公子波跟隨伯否太宰處理此事,當然是有些矛盾,還有恐懼。

    因為剛才王禪所說的慶忌太子,就是在攻伐楚國之時,吳王僚被刺,而公子光登位,使其不得不孤身逃往衛國,最後落得他身死他鄉。

    而伯否之所以不願提此事,是因為這本不是什麼事,只是公子波患得患失,猶疑不決,這才成為一件刺手之事。

    公子波此時也看著施子,看來雖然相隔一桌,但他還是更相信施子,而不相問于王禪。

    王禪也不理他,只管與化蝶涮著熱?,兩人低頭私語。

    “禪先生聰慧,我看還是請禪先生為大公子出出主意如何?”

    施子並不理公子波,反而主動問起王禪。

    就連伯否也想听一听,畢竟王禪雖然聰慧,但都表現在對形勢的分析上,對于列國之交,並未體現出超人的智慧。

    王禪此時抬起頭來,對著伯否一揖道︰“太宰大人,小子只是一介平民,實不願參與吳國政務。

    剛才得施子提醒,而蝶兒也思念師傅。

    所以小子想來,若是封勝玉公主為使臣,孫明公子為護送官,帶吳國五百兵甲護送到兩邊界。

    而蝶兒與伯焉公子為副使臣,想來也與越國之禮相當,甚至有過之。

    而我當然也可以隨蝶兒去越國看看,如此安排不知太宰大人覺得如何?”

    王禪十分機智,小小的主意就解決了公子波的難題。

    公子波之所以為難是因為一切謀慮都以奪位為本,而王禪卻並無此憂,所以才能十分簡單的解決。

    伯否一听,臉帶笑意道︰“此辦法十分妥當,老夫贊同,不知大公子是何意見。”

    公子波一听,雖然于自己不是兩全齊美的辦法,卻也是當前最好的辦法。

    讓公子山與夫差都無緣此事,沒有建功的機會。

    二是痛惜不能借此支開一個對手,沒有辦法在此期間奪位。

    自己既沒得利,也沒失去可在公子波來說,卻是既失去出使越國的機會,又依然讓兩個弟弟留在吳都,似乎並不討好。

    可他既然得不到的機會,那其它二個也得不到,他有些悵然若失,卻又無可奈何。

    伯否一問,他也只得苦笑一聲說道︰“禪先生的主意,切實是解決此事的好辦法,明天我就隨太宰大人向父王請示,在此謝謝禪先生。”

    “好呀好呀,我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去去越國,不知道施子小姐可同往?”

    伯焉到是興高彩烈的拍著掌,看來對王禪的主意十分推崇。

    可伯否卻是臉色陰覺,看著伯焉,十分生氣。

    “若王上同意,你也該收斂收斂,還是這樣一點禮數也沒有,可別去越國丟了我吳國之臉。”

    王禪微微一笑,知道伯否是怪把伯否拉進政務。

    他一直反對伯否參與吳國之事,所以縱然是伯焉已成人,卻一直游手好閑,並無正事。

    而此次被王禪一說,到是沒有辦法,縱然不願,卻也沒有理由反駁。

    畢竟伯焉是他的兒子,而他又是吳國太宰,負責列國交往的禮儀,自己的兒子陪吳國公主出使,也理所應當。

    而王禪呢,原本就想把伯焉拉進這團旋渦,不能讓伯否置身事外,而最後得利。

    “如此,我就陪蝶兒師妹去看看師傅,前幾日一見,十分匆忙,此次有此良機,到是還要請示兩位副使大人是否願意。”

    施子邊說邊看著伯焉與化蝶。

    “姐姐,你都說什麼話,快快我剛才說敬你,你可還沒喝呢?”

    化蝶此時也不理公子波那難堪的臉色,只管與施子喝酒。

    公子波未曾想施子也尾隨而去,難得今日與施子獨處,此時一想又讓他有些失落。

    “就是就是,我來敬鬼谷王禪,今天沒有他的好主意,我可還出不了吳都呢?”

    伯焉說話從來實在,有話直講,直舒胸意。

    王禪一笑,也不忌諱,再與伯焉喝了一樽。

    只是公子波與伯否反而不知所措,顯得有些多余了。

    【作者題外話】︰秋後入冬,想來大家都有些冷了,小說也是孤獨寂寞,所以就請大家吃個江南火?,以表小生謝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