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八十四章再會太宰



    第八十四章再會太宰

    太宰府,同樣的地方,同樣的府宅,同樣的人。

    而這一次王禪並沒有投送拜帖,更沒有帶著禮物,是吳國太宰伯否親自邀請鬼谷王禪赴宴。

    以與王禪初到吳都來說,已是天壤之別。

    所以伯焉代表太宰伯否親自到客棧邀請,而且十分禮儀。

    王禪其實心里也有準備,來到太宰府自己坐在右側首位。

    而左側卻坐著吳國大公子波,對王禪已是十分客氣,臉上看不出一絲傲氣。

    “太宰大人,大公子,不知今日邀小子前來,難道只是宴客?”

    此時坐在堂屋,王禪是明知故問,此時並不是吃飯時間,至少還有半刻。

    所以也就在客堂,並不在吃飯的地方。

    “禪先生,能請禪先生來我伯府一敘,是我伯某的榮幸,今日也邀請了大公子一起。

    當然晚宴已在安排,還等禪先生稍等片刻,現在我們就在堂屋里聊聊。

    這冬日寒冷,還望禪先生見諒。”

    伯否此時已改稱禪先生,于大周列國來說,“先生”一詞並非人人都可被人稱喚。

    只有才華橫溢之人,或者說顯著于列國的賢人,才有此資格。

    先生之稱也能體現稱呼者對被稱呼者的尊重。

    因為被稱為先生者身份自然不一般,但又沒有官職,所以這該是對客卿最高的稱呼。

    王禪之所以能被如此稱呼,自然跟王禪在吳國的名聲風頭有關。

    而最早稱呼此號者,還是當今王後,所以但凡正式場合,王禪已是先生之身了。

    (提醒各位讀者,此時王禪還未到稱“子“的時候,大家也注意不同人對王禪的稱呼,包括上一章化武依然稱王禪“小公子”,其意義不一樣。)

    “哦,有勞太宰大人,有勞大公子了。

    大公子一月多來協助太宰大人處理宗室事務,還有列國交往,該是得心應手,如魚得水了。”

    王禪話鋒一轉,卻是看著對面的公子波一笑,問起公子波來了。

    公子波听王禪講完,也是面帶微笑回道︰“有勞禪先生關心,也得太宰大人提攜,只是略通門徑,。

    這宗室事務與列國交往之事,實在繁瑣,尚還要多些時日,多些時日。”

    公子波此時說話也是客氣許多,對王禪雖然恨得牙癢,但卻拿王禪沒有半點辦法。

    王禪既不是在吳國供職,只是一遠游的客卿,在大周列國,向來對這些客卿十分禮遇。

    而公子波的夢魘殺手竟然沒有殺死王禪,這讓公子波更是心中恐懼。

    而當夜自己反遭刺殺,說來更是諷刺,現在就連刺客的名號都不知道。

    而且吳國王後親自接見了禪,也向他們兄弟二人敲了警鐘。

    既恨王禪,卻又拿王禪沒有辦法,那只能拉攏討好了。

    “好呀,這宗室事務雖然繁瑣,而列國之交往,也不規矩甚多,大公子如此用功,將來若能繼承王位,大公子也會與列國交好,想來吳國也會國強民富,實是吳國之幸事也。”

    王禪邊喝著茶水,邊稱贊著公子波,臉上顯得十分誠懇。

    讓公子波與伯否都覺得王禪是出于真心之話。

    伯否看了看公子波,再看,其身邊還坐著伯焉,也在听著,臉色一變。

    “焉兒,此地沒你什麼事,快去看看後院的宴席準備如何?”

    伯焉一听,有些郁悶。

    其實按年紀他也不小了,可伯否則處處不願讓他參與其中之事,反而竟安排一些雞毛之事,讓伯焉心里十分委屈。

    “伯公子,太宰大人實是對你衷愛有加,吃飯大事,于國于民皆不可小看。

    況且今晚還有貴客,若有差池,我看伯公子臉面也不好掛,你可得仔細些。”

    伯焉一听,樂哈哈的,也只有王禪能把吃飯看成大事,並不小瞧。

    而且王禪一語也正說中伯焉的心理,所以對著伯否打了個哈哈,十分愉快的就出去辦事了。

    王禪知道伯否之所以不願意伯焉過多參與吳國內斗之事,其實也是老謀深算,明哲保身之舉。

    伯焉此人生性就是富家公子的脾性,難成大器,若現在就出頭,將來若是扯入太子之爭,結局難料。

    若此時渾渾噩噩,反而讓人輕視于他,日後無論誰當太子,甚至誰登吳王大位,都不會責怪于他,反而會覺得他保持中立,重用于他。

    所以于伯否來說,其實都沒有損失,這也才是伯否的高明之處。

    “禪先生過獎了,以我之能,怕還難登大位。

    二弟與三弟都十分賢能,也得王上看中,他們才有可能成為太子,在下實不敢再奢想。

    我知禪先生曾面見王後,王後對禪先生之能十分推崇,所以今日來此,也望禪先生能指教一二。

    在下只想在過些安穩日子,不想再涉足太子之爭,卻又怕無人能解我心,反而多添疑惑。”

    公子波順著剛才王禪的話說得也十分誠懇,與一月之前傲慢的態度,實在是判若兩人。

    而且話里似乎體現得十分消極,也有自知。

    可王禪卻並不這麼想,公子波此舉並非出于真心,而是在故意試探王禪,想通過自己退出爭奪,從王禪嘴中套出王後中意之人,甚至于王禪所認定的太子之人。

    “大公子過謙了,天將降大任,你想逃也逃不了。

    我們伯否大人精于世故,而且游刃于列國之交,對這些該深有體會。

    小子對吳國太子之位並無興趣,一是小子既不想在吳國謀事,更不想鋪佐明君,只想做一個散閑之人。

    那日王後問起,小子已回報王後,說明小子心意。

    想來王上與王後也是為吳國將來謀算,這一點太宰大人更知王上心意。

    大公子讓小子指點一二,實讓小子為難。

    不過既然大公子開口,小子也只能勉為其難說兩句。

    吳國太子之爭,非在于人,而在于勢,人若棋子,身不由己。

    這幾十年來,吳國王位之爭,就從來也未停過,大公子當然明白小子所說。

    前有王僚,後有你的叔叔夫概,以及前慶忌太子。

    吳國之位關系列國,吳國強大對列國皆有威脅,這一點想來大公子也不會否讓。

    身在其中,大公子明哲保身該是上策,若急于一時,反而只會為他人做了嫁衣。

    美夢好做,夢魘如同深淵,一步行錯,粉身碎骨。”

    王禪首先安慰公子波,其實只是想讓公子波知道,如何爭也是爭不來的。

    接著道明自己來吳國之意,並不會參與吳國太子之爭,也讓公子波死了拉攏之心。

    接著簡單分析太子之爭,其實是他們身後勢力之爭,把三個公子作為棋子而已。

    而且指出前車之簽,讓公子波有自知知明,讓他知道若是不成,那就有可能是死路一條。

    吳王僚與慶忌還有夫概也都因此身死就已經能說明一切,在王位之爭上沒有兄弟也沒有父子之情。

    夫概是當今吳王之弟,當年吳王闔閭攻入楚國,夫概也想學當年公子光的那一套,在吳國稱王,結果自然不言而喻。

    現如今吳王闔閭選擇繼位之人,該先選其弟,再選其子,這也是吳國歷來的規矩。

    所以王禪提出公子波的叔父夫概,是要讓公子波明白,爭位的人遠非他們三人,還復雜得多了。

    公子波听著王禪的話,臉上也是陰晴不定,心情十分復雜。

    特別是王禪最後一句話,說明王禪已經知道他後面有夢魘組織支持,若是此事讓王後、吳王知道,怕是他沒有任何機會。

    公子波的眼色之中泛著恐懼,也藏著更深的仇恨。

    其實王禪于他而言,並沒有做過對公子波不利之事,可此時的王禪儼然成了三子奪位的最大威脅,實在也上讓人難解。

    “在下謝謝禪先生提醒,禪先生深明大義,也透徹此中大勢,實在讓人佩服,若不能為吳國所用,實在可惜,實在可惜。”

    公子波始終難成大器,只是听完剛才王禪的分析,又恢復常態,話里竟然又帶著恐嚇,就連伯否都听了臉色大變,十分失望。

    若說王禪是這麼容易對付的人,恐怕現在早就是一具尸體了,可王禪依然活得很好,這就說明王禪之能。

    可公子波卻一直放不下心中之怨,其實還是自己對太子之位沒有信心,總想借助于外力幫忙。

    王禪卻看著公子波,听著公子波之語,臉上依然微笑以對。

    一月前的刺殺竟然沒有引起公子波任何警惕,實在讓王禪失望。

    若說他不知道是誰刺殺于他,那麼只刺而不奪命,顯然有別于其它殺手,光憑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那夜的刺殺目的非在殺人,而在警告。

    況且吳王親令不追究刺客身份,就可以充分說明,吳王通曉其中之理,而公子波卻一直不明白刺客之意。

    公子波與當今吳王的差別顯而異見,就連三大僅臣也都默認,並不因此而相互指責,其實他們心里當然是心知肚明的。

    這一次刺殺只是對三人的警告,並不能成為一個借口,吳王讓三人都有些事做,就是不想讓三個公子無事生非,一心只想著奪位。

    可由此看來,吳王一片好意,王禪一片好意,還是沒有起到實效。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