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八十一章官道酒肆



    第八十一章官道酒肆

    前面三五間木制青磚瓦房,邊上就是通行的官道,一條布幡迎風吹著。

    上面寫著一個“酒”字。

    外成斜搭著涼逢,邊上一條小河順著官道流淌著。

    小河上一座青石拱橋,酒肆邊上有一個小小的池塘,周邊都種著柳樹。

    只是此時冬日,卻只是枯柳盡垂,光凸凸的,透著幾許冬日的敗像。

    過往行人也不多,此時也是午時,外面的幾張桌子上卻並無食客。

    王禪選了一個通透的地方,先為化蝶把木凳撐試干淨,輕拂桌上的柳葉,讓化蝶先坐下。

    小二十分慵懶的從里面走了出來,看了看王禪與化蝶,再看身後還有兩個持劍的下屬。

    臉上這才擠出微笑喲喝道︰“公子、小姐快快請坐,小店難得有貴客臨門,怪不得今日清晨喜鵲叫得歡那!”

    小二哥一卷抹布,趕緊為王禪擦試板凳,而且一時之間馬上精神奕奕,說話的聲音也十分宏亮。

    王禪看了看小二哥,臉上一笑,卻回首對著趙氏兄弟說道︰“阿大、阿三,你們也一起坐下吃點東西吧!”

    王禪看了看一邊的柳樹邊上,栓著兩匹駿馬。

    一看樣子就是軍馬,普通人家不可能買得起。

    在吳都附近,所以馬匹的販賣,都必然先經吳國軍隊挑選,剩下的才會流落民間販賣。

    趙氏兄弟一看,也不與王禪兩人坐一桌,而是在馬匹邊上選了一桌坐下。

    對著王禪回道︰“小公子,我們就在這里坐坐,不妨事。”

    王禪一听,也是微微一笑。

    知道經過這一段時間相處,四個下屬也機靈了許多,只王禪一個眼色,就明白王禪的意思。

    “小二哥,為那兩位大哥上些酒肉,我們這里就來些精致的小菜吧!”

    小二一看,臉上透著一絲疑惑,不知道眼前的王禪為何如此。

    一般而言對于富家公子,屬下都沒有資格一起用食,這在大周各地都是慣例。

    而王禪則不一樣,不僅讓兩個屬下一起吃食,而且嘴里還稱用了尊稱。

    一邊的小姐,卻也不在意,似乎于吳都這種行徑都是十分特殊的。

    對化蝶來講,虎踞鎮該才算她的家鄉,吳都反而只是借宿之地。

    並且自小在虎踞鎮長大,生于貧苦之家,所以對趙家兩兄弟也有好感。

    她對王禪尊重下人的禮數,不僅不反感,而且還對王禪十分欣賞。

    “快去,你看什麼看,難道這位公子臉上有異樣嗎?”

    化蝶掛著臉,學著官家小姐模樣的發怒。

    可話才說完我,自己卻都笑了起來,並沒有官家小姐那種天生的嬌橫。

    而且再看王禪則是紅著臉,有些不好意思了。

    剛才的話卻無意中說中了王禪的鬼面之相。

    但凡未見過王禪的人一般都會多看幾眼,畢竟額頭上有四角之人,該是十分稀罕的。

    小二哥一看,也不敢停留,麻溜的就朝酒館里走。

    “對不起,禪哥哥,我不是有意要取笑你的。”

    王禪一听,到十分開心。

    “蝶兒,我本就是鬼宿之相,無所謂取笑,只要你開心,我能看著你如此笑意盈盈,我自然也開心。”

    兩人把木劍放在桌上,正是一對昆侖山鐵樹制成的。

    迎月劍稍輕而短一些,邀陽劍卻要長而沉一些。

    如同此時兩人的身材一樣,一個玉樹臨風,卻不失沉穩。

    一個玲瓏苗條,卻又不失豐盈。

    唯一不足之處就是王禪的鬼宿之相,對化蝶國色天香之姿,讓人有些婉惜。

    “蝶兒這條官道是通往越地之路,出了這條官道,再往南一百里,就該是越地的境地。

    看來吳越之間嫌隙仍在,來往客商並不繁忙,範蠡所贈之禮,並未起到作用。”

    王禪像是跟化蝶說話,眼楮卻是盯著官道,又像是自言自語。

    “禪哥哥,你想說什麼就直說,跟我在一起還如此轉彎摸角的,我的禮物呢?”

    化蝶語氣中帶著小女孩那種調皮,邊說邊把手伸到王禪面前。

    王禪一笑,腦袋里總是會光想著列國之事,反而一時忘了剛才所說。

    王禪從懷中小心的掏出一個九塊竹片,用絲線穿邊,一共九片。

    另外還有一個木偶,十分精致。

    “這是我習得的一門武技劍法,十分厲害,我把它刻在竹片上。

    這是一個木偶,是我親自做的,十分靈活,可供你學習這竹片上的武技。”

    化蝶一看,接過竹片一看,並不喜歡,反而把弄著木偶十分喜歡。

    王禪其實是在送施子木偶的時候,見化蝶也十分喜歡,所以就親手做了一個給化蝶。

    而竹片上的武技當然是他所習最好的劍法招式,天問九式了。

    “蝶兒,你不喜歡我這竹片上的武技嗎?”

    “喜歡,不過我更喜歡這個木偶,劍法招式于我而言都只是形而已。

    再說了再強的武技,于我並無用處,你都會了,我又何懼之有。

    難道以你鬼谷王禪之能,還不能保護我一個弱女子嗎?”

    化蝶說完臉上泛著紅韻,埋著頭不敢看王禪。

    “蝶兒,這是史角大師的天問九式,听趙伯說與你所學正好相克,我給你看,並非要你有所學,說不定將來會有用處。”

    王禪也算深謀遠慮。

    從專諸與要離兩個刺客都出自伍子胥所介紹來看,那麼伍子胥身份自然也不簡單。

    而且現在他可以斷定專諸與要離就是已死人中的未死人。

    而南海婆婆的身份更是神秘,讓人不得不防。

    他不顧忌伍子胥的安危,卻十分關心化蝶的安危,所以這種絕世劍法招式,都不惜傳給化蝶,可見王禪心中的擔憂已迫在眉捷。

    “你把如此絕世劍招傳給我,難道是算到將來會有什麼不測,還是擔心于我?”

    化蝶抬起頭,其實心里也十分溫暖。

    知道王禪是一片真心,怕自己有危險,所以才傳她劍招。

    可還是有此一問,想從王禪口中說出。

    “此劍招含天道地道自然之道在其中,威力不凡,普通劍客一般都難與看懂,更別提領悟了。

    我給你,是因為你在姿質比我還聰慧,而且悟性極高,至于有沒有危險,我如何能算得出來。

    不過,你不用擔心,有我在,該沒人傷害得了你。”

    “哼,我就知道你會如此自得,算你還有此心。

    不過我跟你說,若是你與我動手比劍,我可未必輸于你,我收下了,謝謝你禪哥哥。”

    化蝶知道這兩物都十分重要,所以也及時收起,但話語里卻並不服輸,也不饒人。

    而小二的腳步聲也在灑館里響起。

    化蝶當然也能看出,也能理解王禪剛才說官道之事的原故,所以也十分謹慎。

    小二把兩人的幾個小菜一上,而且還為兩人打了一壺酒。

    而那邊的趙氏兄弟已經開始吃了起來。

    王禪看了看酒,打開一聞,臉上一笑,卻對著化蝶說道︰“蝶兒,這該是越國的陳年老酒,卻不知這味兒好不好,要不我們喝一點如何,可不能辜負了酒家的一片好意。”

    化蝶會意,自然端起酒罐為王禪倒了一碗,自己也斟了一碗。

    兩人邊吃邊喝,到也十分適意。

    吳國小菜十分精致,略帶點甜味,卻又不如越國那麼,喜食甜品,而酒卻是十分正宗的老酒。

    不知是不是兩人心情不錯,而這酒卻也後勁十足。

    不知不覺中,兩人都已有些醉意。

    “禪哥哥,我有些困了,你睡一會,走的時候你叫你,你自己吃吧。”

    化蝶通紅的著臉,看來也不勝酒力。

    可王禪也不太習酒,于酒而言,現在飲了尚不得其味。

    所以也是昏昏沉沉,與化蝶一同趴在桌上睡著了。

    再看另一邊的趙氏兄弟,早就開始打著鼾聲了。

    看來自清晨而出,現在午時,大家也都累了,稍微飲些酒,人卻已十分困乏,不勝酒力。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