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七十八章孫武斬妃



    第七十八章孫武斬妃

    演武場上烈日炎炎,胭脂紛飛,以往不同。

    沒有拼命訓練的兵勇,更沒有馬蹄飛揚,撕殺震天的場景。

    只有後宮幾百人聚集一起,一時之間鶯歌燕舞,裙帶飄揚。

    演武場的一邊早就搭好幾處臨時花棚,里面錦繡花簇,香氣飄飄。

    吳王嬪妃坐了一排,正在喝茶聊天,一個人雍容尊貴,氣質不凡。

    而邊上還站著數百個丫頭侍女,一個個手中持劍,到是有模有樣。

    孫武雖然眉頭大皺,也沒有辦法,卻不得不放下顧忌走了過去。

    “各位吳王後宮嬪妃佳麗,本人孫武,一介武夫,受吳王之令,今日前來演兵。

    從現在開始,在場各位不論身份,都是在下的兵勇。

    一切操行練習皆以軍法軍規束之,還望大家遵行。

    孫某演兵,眼中沒有貴妃亦沒有下人之別,上陣能殺敵者皆是大吳國可用之兵,不能殺敵者都會成為戰場上的死尸。

    易量有言‘師出以律’,令行禁止。

    任何嬪妃不听令者‘斬’,丫頭下人不心令者‘斬’。

    你們可否听清楚了。”

    孫武站在烈日之下,面色鐵青,語氣嚴厲。

    花棚之中眾人一听,一個個喜笑無常,並不把孫武放在眼里,而是全部注目著坐著的幾位嬪妃。

    其中四位是吳王闔閭最寵家之人,一人已為王後之尊,其它三人各具所長,都長得一副天仙之美貌。

    “幾位妹妹,既然孫先生已經得王上之令,我們也該听令才是。”

    說話的人並不看孫武,而是環顧了這一等眾人,語氣輕佻。

    孫武一看,也不搭理。

    看了看當中四人。

    “現在本將軍下令,就由你四人各領一百零八人組隊,到演武場中集和,半刻之後,必須聚合完畢,你們四人可否听清楚了。”

    孫武大聲命令,用手指著中間四位坐著的妃子。

    四人一看哄堂大笑,而孫武卻並不理,從腰間抽出長劍,自顧向演武場中走去。

    “軍令已出,違令者斬。”

    孫武邊走邊丟下一句話,讓在坐著的四位嬪妃也是面面相覷,

    但卻也都慵懶的起身,帶著身後的數百人向演武場中走去。

    不像是演兵到像是去看熱鬧,去趕集一樣,吵吵鬧鬧,稀稀啦啦。

    孫武站在場中,身後插著數只不同顏色的旗子。

    “你們四人為吳王寵妃,當有自知,各領一百零八人分列四相。”

    孫武指著帶頭的四個嬪妃,下達第二到軍令。

    四相也就是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此時太陽光空,就算普通人也都能分清。

    可孫武還是一一指正,讓四個嬪妃站到四個方位,相距五十丈。

    四個嬪妃曬著太陽,小手揮著,指揮著後宮丫頭侍女,各分各的,到還听話。

    孫武站在烈日之下正中央耐心等待。

    這些嬪妃、宮女、下人,平時都只听主子之令,現在都是怨聲載道,都不把孫武放在眼里。

    有的時相互打鬧,嘻笑無常。

    待四隊聚集完畢,幾乎過了一刻之時。

    此時四隊雖然松散但卻也基本成形,能看出各領各的一百零八人。

    孫武走到中間,看著這些後宮佳麗,暫時將她們當作自己的將士來對待,正應了孔夫子的一句話,“有教而無類”。

    孫武巡視一圈,對著上位嬪妃喊道︰“請四位領將出列。”

    孫武對著四個嬪妃一揮手。

    四人一看,心里埋怨,中里也是嬌橫罵語,十分不願的向孫武走來。

    而她們身邊竟然每個人都有兩個丫頭為她們撐著傘。

    孫武也不給四個嬪妃面子,直接上去把四把傘搶過,拋在一邊。

    “你們四位報上名來,以便我發號施令。”

    孫武怒目看著站姿斜歪的四個嬪妃厲聲問道。

    “我是吳國王後淑敏,這位是吳王寵妃華妃娘娘,這位是賢妃娘娘,這位是靜妃娘娘。”

    “我沒讓你說這麼多,在這里你們不是王後,不是娘娘,只是孫某之下帶兵之將,還望自報姓名。”

    孫武想著先把這四個寵妃的囂張氣焰壓下,下面的人也就好管了。

    而且中間的既然是王後當然該識大體,知道自己也是受吳王之令,不會為難自己。

    可孫武還是小瞧了這些平時受寵的王後寵妃。

    她們平時受慣吳王寵愛,今天還以為只是做個樣子,卻不想孫武卻是當真的。

    當著幾百下人,一點也不給四人面子,而且對王後大場呵斥。

    “小女靜靜。”

    四人之中一個長相賢靜的妃子先自報了姓名。

    孫武一听,對著靜靜說到︰“靜領將听令,現在你就是四軍領將之一,你把你的隊列排成五軍,前軍二十一人,中軍五十人後軍十七人,左翼十五人,右翼十五人,呈菱形布置,你可否听清?”

    “靜靜得令,已清楚。”

    靜妃自然下去排列自己的隊列。

    王後與其它兩位華妃還有賢妃看著靜妃竟然自作主張,出列報號,丟了她們四人的規矩,此時眼中也都透著埋怨之色,像是對待叛逃之人一樣。

    “小女淑敏,請將軍下令。”

    孫武一看,此人就是王後,現在才站出來,由此可見其氣度不如剛才那一位靜妃,但卻要比剩下的兩位要識些實務。

    孫武也按五軍之數下令王後淑敏自行排兵,只是五軍人數有所調整,看來四個隊列並非一樣。

    接下來只剩兩個嬪妃,相互看了看卻也沒有辦法,連王後都已听令了,她們也不得不自報姓名,分別領了軍令下去排兵。

    此時吳王帶著一眾大臣已來到演武場邊上,吳王端坐正中,一邊站著伍子胥一邊則是伯否。

    “伍愛卿,這個孫武,其兵法韜略確是驚為天人。我看操練本王這些嬪妃宮女也是很辦法,本王十分滿意。快把為孫先生準備的木制兵器送上去,本王想看看孫先生如何讓本王的這些妃子上陣殺敵。”

    吳王闔閭說完,哈哈大笑,也覺得十分有趣。

    後宮不僅伺候吳王,更是為吳王的生活添姿添香,讓吳王享受人間無窮樂趣。

    可人就是這樣,好東西吃多了,也會膩的。

    這些後宮佳麗天天與吳王溫存,但吳王生平又喜攻伐,所以此時這樣在演武場上一操練,反而讓吳王憑添樂趣。

    伍子胥親自帶著數十個兵勇,把木制兵器送到演武場上。

    伍子胥把孫武帶到一邊輕聲道︰“孫先生,吳王帶眾臣已在下面觀禮,想看現在四隊對陣,還望將軍安排。”

    “孫武明白,自然不負吳王信任。”

    孫武說完,等伍子胥下了演武場,對著四人再次說道︰“剛才已跟你們說過,如何進攻,如何撤退,如何防守,孫某從來令行禁止,還望各位自尊。現在你們各帶其隊按分派取各自兵器,準備作戰演練。”

    四個嬪妃此時知吳王來了,一個個到是來了勁頭,卻又一個個都覺得有了把持,更不把孫武放在眼中。

    雖然各隊都已取了木制兵器,卻又開始嘻笑起來,相互之間十分興奮,用木制的劍矢,漫罵攻擊。

    “淑敏將軍,靜將軍你們先帶各隊自正北方等侯觀模,其它兩隊列隊準備。”

    王後與靜妃一听,都還滿意,至少不是先出陣列,這樣也可以先看其它兩位嬪妃的隊列,這樣心里也有底了。

    所以兩人發令,各自帶著各自的一百零八人,向正北方聚集,正好相對著此時吳王。

    華妃所帶一百零八人與賢妃的人,此時兩隊相距三十丈,基本上列隊完成。

    可兩人卻並沒有站在隊列前面,而是讓下人端兩個椅子坐在一邊,兩人有說有笑,竟然不把孫武放在眼中。

    孫武也不理兩人,而是自顧抽出一支軍旗一揮,大聲喊道︰“兩軍列隊沖鋒!”

    原本在戰場之上,沖鋒之令一發,將士必迅速向對方沖去。

    可兩列後宮佳麗一看,主將也不在,但還是懶懶散散的向著中間走來,邊走還邊漫罵著,根本不把演練當一回事。

    孫武見狀,再次抽出一停軍之旗一揮,示意兩隊停下,可這樣一樣,這些宮麗更是埋怨聲起,紛紛丟下木制兵器,蜂擁在一起,或坐或蹲,亂成一團。

    孫武冷眼一看,兩個嬪妃竟然還坐在椅上交頭接耳,並不當一回事。

    孫武大步走了過去,像拎小雞一樣,把兩個平時嬌慣的妃子提到中間,三腳兩下就讓兩人背對著吳王一側跪下。

    “華將領,你可知罪,賢將領你又可知罪?”

    “哼,拿個雞毛當令劍,你摔疼本妃了,本妃受吳王寵愛,受你如此**,你就不怕我讓吳王誅你九族嗎?”

    華妃看了看身後的吳王,恃寵而嬌,語氣之中透著一股怨毒之氣。

    “剛才我已言明,師出以律,我受吳王之令,帶後宮演兵,違令者斬,你們知道嗎?”

    “斬我們,你有這本事嗎?

    一介草民,來我吳國不就是想謀一官半職。

    你若對我姐妹倆好一些,說不定我們伺候王上的時候為你美言兩句,給你一官半職,幸許有望。

    現在你把我姐妹倆丟在這場地之上,丟了我們的顏面,還想在吳國封侯拜相,別做夢了。”

    賢妃雖名為賢,人卻是十分歹毒,嘴上卻也不饒人。

    “剛才我已說過,你們身為吳王寵妃,知令而不行,兩軍對陣,臨陣脫逃,不帶頭沖鋒,依軍令當斬首示眾,你們可服。”

    孫武把軍令說完,看著兩人,抽出劍來,指著兩人。

    “我就不信你敢斬我們姐妹倆。”

    華妃說完,竟然瞪著孫武,一副有恃無恐的表情。

    吳王此時正與群臣在開著玩笑,看著兩軍緩緩前行,亂成一團,心里竟然覺得十分有趣。

    而群臣更是議論紛紛,只有伍子胥面色凝重,心里擔憂。

    場上一個老奴慌忙奔了回來,口中大聲喊著︰“王上,王上,不得了了,孫將軍要斬華妃娘娘,與賢妃娘娘。”

    吳王此時才看見演武場中兩個愛妃已跪在地上,背對著他。

    心里無比疼惜。

    “快快快,讓孫將軍劍下留情。”

    老奴,剛剛跑了回來,一急之下竟然摔了一跤。

    听吳王著急的聲音,又不得不爬了起來,向演武場中跌跌撞撞的奔去。

    此時烈日炎炎,而吳王之地與場中尚有百丈,老奴連滾帶爬奔到演武場中一看,嚇了一跳。

    兩個嬪妃已倒在場中,脖子上一道血痕,血流了一地。

    兩側的隊列中哭聲一片,就連後面的王後與靜妃都嚇得呆若木雞。

    在那一瞬間孫武一劍斬了兩個嬪妃,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

    一些想逃的宮女也被孫武大聲嚇斥,嚇得就地倒在地上。

    “來人,各隊出八人,把這兩個不听軍令的將領抬下去。”

    剛才傳令的老奴,此時已是嚇癱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喘。

    剛才還打打鬧的兩隊,此時分別走出八個宮女,把已被殺的主子,抬起邊哭邊向吳王一邊走來。

    吳王想來,讓孫武演兵一是想考驗一下孫武演兵之能,二來也是尋些樂趣。

    這些後宮佳麗平時越來越不像話,到讓吳王有些難纏。

    此時面對著兩俱愛妃的尸身,臉色已是鐵青到了極點。

    臉上的肉不停的在顫抖著。

    剛才一直在嘲笑孫武的群臣一看,都不敢再言,整個天空之中像是凝固了一樣。

    就連吳王身邊伍子胥與伯否都看傻了眼,他們也未曾想孫武竟然不顧吳王情面,真的斬了兩個吳王最寵愛的妃子。

    吳王闔閭,看了看兩俱尸身,忽然之間狂笑幾聲。

    “斬,斬,斬得好,我大吳國律法嚴明,軍令如山,不從令者斬。”

    吳王邊說邊向前走了十丈,對著一眾後宮佳麗大聲呵斥道︰“你們給本王听清楚了,孫將軍受本王之令操練後宮,令行禁止,若再有不從者,華妃與賢妃就是你們的下場,違令者斬!”

    吳王的聲音有如晴天之雷,震砌全場。

    剛才還哭泣的宮女現在也不敢哭了,剛才還想著要給孫武難堪的王後,此時也不敢再言,就連站姿都端莊許多。

    接下來輪到王後領兵與靜妃領兵對戰。

    兩方人馬一听孫武號令,還真如上了戰場一樣,拼了命向對方沖刺擊殺,一時之間演武場上也是殺聲沖天,列隊有序,誰都不想成為下一個違令之人。

    吳王看著演武場上這剩余的幾百人戰在一起,十分勇猛,而且進退有度,陣列分明,軍令之下,十分正規。

    長嘆一聲,老淚縱橫道︰“兩位愛妃,今日之事,怪只怪你們平時恃寵而嬌,無視軍令,今日之難怪不得人。”

    吳王說完,站起身來,並不看身前的兩俱尸身,對著群臣道︰“傳本王令,封齊人孫武為吳國中將軍,統領吳國全軍,享列國上卿三公之禮。”

    【作者題外話】︰小說越來越復雜,人物性格也漸開,情節境景慢慢展開,希望讀者們及時追讀,給小說一些支持,這本小說一直會寫到最後男主歸隱雲夢山,所以還請大家放心。

    不過塔讀小說,重在七十二小時更新的追讀值,所以望讀者們體諒。

    本月暫時以日六千字為基本,若下月情勢好轉,將沖刺日更一萬,同時保證小說質量。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