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七十六章吳國王後



    第七十六章吳國王後

    傍晚,斜陽,樹影婆娑,吳國王後寢宮後花院。

    清竹成排,矮籬長杉,青石小路,曲徑通幽。

    琉璃金磚黃昏後,綠藤青籮小橋邊,滄浪岸邊魚成雙,小院幽幽影斜長。

    吳國王後,獨坐小亭之中。

    此亭隱在假石山里,到不顯眼,卻能獨享斜陽。

    桌上擺著幾疊精致的小菜一壺酒,身邊卻並無侍女。

    王禪跟著勝玉公主身後,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

    堂堂吳國王後,竟然獨自在等自己,說起來始終有些讓人不解。

    而且所等的人卻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

    既無顯赫家世,亦無不凡功績,更不是吳國權貴,只是一個憑嘴皮子混日子的小小王禪。

    “鬼谷王禪參與王後。”

    王禪在小亭剛一跪下,勝玉就把他扶了起來喊道︰“走啦,來吳都這許多日子,從來也未見你與誰行此大禮,我娘怕也受之不起。”

    王禪一听,嘿嘿一笑,不得不跟著勝玉上了小亭。

    “來吧,快些坐,勝玉別難為客人。”

    王後十分客氣,也十分溫柔,這到讓王禪想起了他的母親。

    只是王後已近五十,歲月不惜美人艷,日近黃昏菊花殘。

    臉上的皺紋雖然並不像農村婦女一樣,密密麻麻,卻也隱隱現出些秋霜。

    看著王禪到像是看著自家孫兒一樣,一點也沒有列國王後的威勢,十分親切。

    這到讓王禪有些意外。

    王禪再次一揖,端正的坐在王後對面。

    而勝玉則依著王後坐下,兩人靠得十分緊密。

    “你就是鬼谷王禪,楚國靈童,實也生得一表人才,風度不凡。

    怪不得勝玉自見了你後,就對你贊嘆不已。

    說你不僅聰慧,而且總能料事在先,善長卜算觀相。

    今日一見,不愧為天賜靈童,與眾不同。”

    王禪有些不好意思,臉上一紅,看了看勝玉,心里也有小許感激。

    未曾想平時對王禪不怎麼待見的勝玉公主,竟然也會對王禪有此好評,實讓王禪意外。

    “王後實讓小生慚愧,是勝玉公主高看小生了。”

    王禪也是和拳一揖,有些不好意思。

    “玉兒,快為禪公子斟酒,今日黃昏晚霞依山,卻也可小飲清酒,一賞此景。”

    王後說完,竟然為王禪夾了點菜,這到是像一家人一樣,並不生分。

    勝玉為王後斟好酒,又為王禪斟了一杯。

    “謝王後,小子惶恐。”

    王後見王禪把菜吃了,自己也吃了一點,並不讓王禪難堪。

    “玉兒,你也吃一點吧,別光顧看著,讓禪公子不好意思了。”

    王後語氣之中帶著一些調侃,而勝玉則有些害羞,這讓王禪有些不明其意。

    這好像還是王禪來吳都第一次受窘。

    “禪公子不必在意,玉兒向來有些蠻橫,所以難得在禪公子面前如此禮遇,也讓我這個做娘的感覺有些生分。

    玉兒從小受我與王上恩寵,脾氣有些急。

    今日特邀禪公子來此,只是想與禪公子閑聊幾句,並無其它目的,還望禪公子寬心。”

    王禪此時心里已基本明白,王後其實心機頗深,所謂並無其它目的,難不成是為勝玉公子擇偶?

    以勝玉的脾氣,自然只會衷情于墨翟,這一點王禪可以從勝玉對墨翟的眼神之中看出。

    而且勝玉更不會是見異思遷之人。

    若說王禪與墨翟,若只論相貌,王禪到是沒有自信。

    但此時王禪反而突生了一些心里防備。

    若王後與勝玉一樣直來直去,若是過問王禪對三個公子的意見,王禪其實已經有許多種答復。

    可如今一看,王後首先以母性感化王禪,讓王禪產生誤解,繼而對王後產生一種莫名的好感。

    這其實只是為了後面提出一些讓王禪為難之事而所設的鋪墊而已。

    “王後客氣了,勝玉公子天真直爽,十分討人喜歡。

    昨夜我一個朋友就十分不舍,卻又怕勝玉公主小看他兒女情長,英雄氣短。

    所以還是不敢再見勝玉公子,只得孤獨離開,想來勝玉公子定然能理解他的苦衷和不舍。

    分離就如同這黃昏的太陽,明天自然還會升起。

    給人惆悵,卻也給人希望。”

    王禪隨意一說,到還是為墨翟傳答了告別之意。

    勝玉公子听後臉上帶笑,眼中含淚,毫不掩飾心中的情感。

    同時也十分感激王禪。

    至少王禪把墨翟的不告而別說得如此詩意,任勝玉如何任性,也不會責怪墨翟。

    “玉兒,你這位朋友是不是宋國使臣墨先生,此人胸有大志,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只是可惜不能為王上所用,吳國也失去一位賢能之人。”

    “母親,墨先生有要事在身,既然你都說了他胸懷大志,自然不會為一國謀事。

    他希望列國止伐安民,非攻非戰,兼愛節用尚賢。

    他心中裝得是天下窮苦百姓,而非一方王侯,母親何出此言。”

    勝玉也不忌諱,直接為墨翟辯護。

    而王禪也還是第一次從勝玉嘴里說出墨翟的觀點,切實讓王禪為之一震。

    墨翟此人,聰慧知禮,藏拙于胸,雖然年紀輕輕,到是已有自己的主見,王禪也十分受教。

    同時也知道為何墨翟舍得勝玉公子離開吳國,而且並不因吳國強盛而留在吳國。

    因為他的志向並非列國,而是為天下窮苦百姓。

    這多少讓王禪有些慚愧。

    墨翟從來也未在他的面前談過這些,或許是因為墨翟知道王禪太過聰明,所以反而不願與王禪談論天下之論。

    而對勝玉公子則不一樣,算是高山遇流水,知音知己,所以勝玉公主對墨翟才真正是推崇有加。

    “對對對,我們玉兒長大了,知道體貼于人,快吃點東西。”

    王後說完,看了看王禪輕言道︰“那不知禪公子來吳國,又是所為何志?

    若說以你之才,在列國都會受重用,只要禪公子有意,想來玉兒也會向王上推薦,難道禪公子心有所屬?”

    王後的話,慢慢變得明確起來,這到合了王禪的味口。

    若說以家長里短來講,王禪還真的應付不來,可若說縱橫捭闔,那就是他的強項了。

    “回王後,小子與伍府外孫化蝶本在楚國虎踞鎮自小相識。

    所以此次游歷列國,道選吳國,就是因六年前小子承諾于化蝶姑娘,六年後來見她,算是履行承諾。

    而小子雖然讀過幾年書,卻年紀尚小,對天下大勢並無成見,所以也無心列國之治,更不敢奢望登堂拜相。

    還望王後見諒。”

    王禪總是把兌現化蝶的承諾排在前面,而自己的想法藏于胸中,這該是受剛才勝玉所說墨翟的影響。

    “哦,當今王上禮賢下士,重用各國賢人,這在列國之中當也是名至實歸。

    難道是禪公子看不上吳國,還是覺得吳國太小,難與一展所長?”

    王後慢慢變得強勢起來,語氣也是有些咄咄逼人。

    王禪一笑,像一個十二歲的少年一樣,像是听不懂王後所說,卻又心中明白。

    “王後請用。”

    王禪竟然為王後夾了許多菜,看樣子盛意拳拳。

    就好像剛才王後的話一樣,全部裝在碗里,卻不問別人是否喜歡吃,還是不喜歡吃,更不問別人是不是已經吃飽了。

    “王後,大周天下,列國強弱,其實並無定論,禮賢者強于一時。

    前三百年,先齊後晉再楚至秦,現在吳國興盛,其盛于王上雄略,用人所長,不避嫌隙。

    可大周依然,強弱更替,正是一人食飽,難道天下皆無餓者乎。

    我雖無大志,卻也只想列國遠游,求得天道地道,人間道。

    縱然不能化解列國之爭,卻也可以順勢而為,與道相應。

    非吳王不賢也。

    正所謂,胸中無千壑,如何知縱橫。

    小子此來吳國只想增廣見識,游歷四方而已。”

    王禪此時也不再避諱,說的也是實話,讓王後都不好再強問。

    低頭看碗中之菜,似乎也明白其中之事。

    “玉兒,你該敬禪先生一杯。”

    王後的稱呼也從禪公子變成禪先生,心里該是多了一分信任。

    “鬼面娃,你會喝酒嗎?”

    勝玉舉杯卻猶疑得看著王禪。

    雖然讓人覺得有些唐突,可卻正是勝玉公子可愛之處。

    既貴為公主,卻也會對方考慮,並不強壓于人,正好與王後相對。

    王後一開始顯得十分溫柔母性,但慢慢把目的顯露其中,處處讓人難與喘息。

    而勝玉則是一開始從來也不正眼待人,就連對王禪的稱呼也十分隨意。

    可當真相處之時,卻會發現,其實勝玉公主卻處處體貼入微。

    “偶飲一杯也不妨。”

    王禪舉杯掩袖,慢慢飲了一杯。

    只覺酒如苦連,既澀又辣,一入肚腹即刻有一股熱氣騰起。

    臉上也隨之泛起紅韻。

    “鬼面娃,你是第一次飲酒,是不是?我在伍府以及二哥別院之中,也從來未見你喝過。”

    勝玉說完,到是一杯而盡,與江南女子的婉約大相徑庭。

    雖然容貌與王後有些相似,但性格怕還是與吳王更相通一些。

    “禪先生,你來吳國也有一段時日。

    听聞不僅聰慧,而且能卜善卦,知時明勢,讓我吳國三大國之重臣都刮目相看。

    想來定有過人之處,該也知我王現在的難疾之處。

    今日請先生來此,是想听一听先生對三個吳王公子的看法,不知先生可否如實告知。”

    王禪一听,終于還是說到重點了。

    王後其實並非想知道王禪對三個公子的看法,而是想讓王禪支持王後所選之人。

    以王禪之能,自然已被勝玉公主說得神乎其神了。

    所以王後如此禮待重視王禪,並非本著公心,而也只是為了私意而已。

    這讓王禪對王後的映像漸漸也變得更加模糊。

    “王後,我與三位公子有幾次相聚,三位公子都是濟世之才。

    大公子胸有大肚,二公子禮賢于人,三公子善武有謀。

    卻不知這三位公子是否都是王後嫡子?”

    王禪也是實話實說,卻又十分不屑,就夫差公子他都看不上眼。

    大公子有大肚,卻無容人之量。

    二公子空有賢名,卻無禮賢之心。

    而三公子善武確實不錯,可有謀卻是空談。

    最後直接問王後,其實他對三個公子的身世,還是有少許了解,只是故作一問而已。

    “鬼面娃,你太無禮了,吳國王後,自然是三位公子的母親,你何出此言,雖然雖然——。”

    勝玉公子說完,卻並不說完,其實她也知道王禪所問的目的,所以自覺多言,非王禪不懂禮義,而是王禪更直接一些。

    “三位公子都是我兒,卻並非親生。

    大公子與二公子母親早在十五年前就已不在世了,公子夫差是靜刀之子。

    我原本生有兩子,卻不幸夭折,直至玉兒,禪先生你現在清楚了嗎?

    我並非有意于其中一位,只是想為王上分憂,為吳國選一位賢能之王以繼吳國大業。”

    王後也並不怪王禪提起這些往事。

    而王後說完,卻自然而然的心思神遠。

    或許這就是王後的悲哀,身為王後,卻無子嗣繼承,反而要為別人的兒子操心,心里當然有些不甘。

    只恨勝玉不是男兒身,若不然,那里會有三位公子的份了。

    “但不知王後可否告知,大公子波與二公子山的母親因何而逝?”

    王禪此時慢慢反客為主,並不像剛才那麼被動了。

    一切都因王禪提及嫡子之事,讓王後再次恢復母性。

    而對夭折的兩個兒子,始終是難與釋懷。

    所以就會陷入回憶與悲傷之中而失了原先的謀算。

    王禪其實並非有意為之,可既然王後提及此事,那麼王禪也不得不為。

    雖然看似有些卑劣,卻並不失為反客為主之計。

    “你若有興趣,老身自然可以說說,玉兒其實也需知道一些。”

    王後與常人一樣,只要談及過往,總會把自己放在一個蒼老的位置。

    這一點王禪深有體會,趙伯就常如此,一時老身,一時老朽,其實都是因時而變。

    “還請王後為小子釋疑。”

    王禪說完,就靜靜的等著。

    而遠方的太陽已落在山上,殘陽如血,該是一段讓人不忍的記憶。

    【作者題外話】︰求追讀,求支持!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