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六十九章幕後詭計



    第六十九章幕後詭計

    公子波府,雖然已是子夜,但公子波依然坐在書桌著,忿忿不平的嘆著氣。

    屋里只有一個黑衣人,半蒙著面,一雙鷹一般的眼楮,有若利箭。

    渾身上下去透著一股死人氣,像是蒼鷹吃慣了死尸一樣,身上總是沾著陰氣,整個人沒有半分表情。

    而身上的氣勢卻又讓人不敢靠近,心生寒意。

    “大公子,在下受尊主指派來幫助大公子,若有什麼事你盡可道來。若說只是為了昨夜那兩個青衣人,想來尊主不會如此重視。”

    “我想讓一個人死,卻又不願意。畢竟他若能為我所用,該也算是千古難得的人才。所以還要再等等,思慮片刻。”

    公子波親自走出書桌,為黑衣人斟了茶,以穩住黑衣人的情緒。

    顯得十分尊重,而且也充滿了懼意。

    “大公子要等何人,難道是吳國太宰大人伯否嗎?”

    黑衣人似乎對吳國此時的狀況十分了解,所以一出口就道出了公子波所想。

    “先生到是了解我吳國的情況,現在太宰伯否主管宗廟,于立太子份量很重,不亞于相國伍子胥,更比將軍孫武有用。”

    公子波說得也是實情,可黑衣人卻冷哼一聲。

    “太宰,在其它列國本無實權,可在吳國卻位高權重,真是一個笑話。”

    公子波一听,臉面一變,卻只得尷尬一笑。

    敢說太宰無用,就是在抵毀當今吳王。若是其它人說出此話,怕早就人頭落地了。

    可這個時候,他也只得忍耐。

    “先生來了兩日,我都還不知道先生的高姓大名,實在慚愧。”

    公子波不想再談這個話題,所以找著閑話來講。

    “你不用知道我是誰,你也不配。不過代號我卻可以讓你知道,我的代號叫夢三,在夢魘里,我排第三號。

    所以你該知道尊主派我來的用意了吧,若是要殺死一個小小楚國靈童,我今夜就可以為你除掉,你不用有什麼顧忌。”

    夢三說話的語氣十分傲慢,似乎與他高大健壯的身材相當,而且語氣之中不置可否。

    公子波身為吳王大公子,卻被直言不配問一個刺之名,心里忿然,卻也不敢回嘴。

    “不錯,夢三先生,這個王禪實在太過聰明,今夜的兩個青衣人頭,並沒有起到作用,反而讓我在施子小姐面前有失顏面。”

    公子波有些後悔,若說身邊有如此高手,他該不用害怕,可一想起王禪,他心里還是有疙瘩。

    並不是因為王禪有多厲害,而是其所表現出來的霸氣,以及王禪處處佔得先機,掌控局勢之能讓他十分沮喪,對王禪已經有一種恐懼。

    “兩個江湖普通殺手,能有什麼用,難道你想著用他來搬倒公子山,還是公子夫差嗎?

    我告訴你吧,這兩人廢物是伍子胥找來的暗夜殺手,原本就不是用來殺人的,只是要讓你們陷入相互猜疑之中。

    這就是伍子胥慣用的伎倆,故布疑陣。”

    黑衣人一語,到是讓公子波一驚。

    “夢三先生,你是如何知道這兩個青衣人不是二弟與三弟找來的殺手,反而是伍相國請來的?”

    黑衣人搖了搖頭,端起茶喝了一口,看了看公子波嘆息道︰“吳國有你這樣的繼承人,也是可悲,如此簡單之事竟然看不通,怪不得你斗不過一個十二歲的毛頭小娃娃了。

    公子山與公子夫差至少也不比你笨,他們會請這樣殺不了對手的無用殺手嗎?

    你覺得那兩個青衣人于你如何,孰高孰下?

    是不是可以穩當的刺殺你,卻還不留痕跡,不落下把柄呢?

    而且你都尚且有我們夢魘支持,那公子山之下難道不會有其它人支持?

    他們若要派殺手來刺殺陣敵,又怎麼會派如此無用之人?

    你們三個兄弟現在已經身處漩渦,只要一塊小小的石頭就可以拋起巨浪。

    如此取巧之法,卻能取到讓你們兄弟三人相互猜疑,掀起吳國動蕩。

    而且也能讓其它人轉移注意力的,忽視其後指使者,在吳國權貴之中,只有伍子胥一人能有如此狡猾籌謀。”

    黑衣人像在教訓一個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樣,從來也不給公子波好面色,說話的語氣不像是一個客卿一個殺手,到像一個主人一樣。

    但公子波听了卻還是暗暗心驚。

    這個夢三先生所說,確實是一言中的,想來公子山與公子夫差不會如此大意,更不會如此笨拙,故意露出不該有的破綻。

    可為什麼不是伯否,而一定是伍子胥呢?

    至于孫武,他也了解,孫武善于攻伐,卻不善于權謀,這是他心里摸不平的痛。

    所以在此事上,他反而不懷疑孫武。

    雖然夢三的分析十分獨道,但縱觀吳國權貴之中,善謀者也非伍子一人,心里也捉摸不定。

    “夢三先生,那為何不可能是伯否太宰呢?”

    “伯否此人,雖然與伍子胥同出楚國,而且九族被誅,對楚國仇深似海。

    但經幾年前吳國攻入楚國之後,仇恨漸消。

    現在他一心在吳國享受權貴生活,楚亡與否,他並不看中,並且對于誰當吳王並沒有伍子胥看中。

    而伍子胥此人性格剛烈,仇恨難消,一心想要借吳國滅了楚國,這才算他真正報仇。

    同時也才算他一展抱負,所以現在吳王似乎也不太喜歡他了。

    依此來斷,所以定然不是伯否。

    伯否要保得權位,只需暗中觀察形勢,再在關鍵的時候,一言定位,助最後能登大位之人。

    這對于下任吳王來說也是大功一件,任誰登上吳王之位,也不會薄待于他。

    所以一定不會是伯否,只能是伍子胥。”

    公子波一听,這才恍然大悟,同時對夢三這人也是十分佩服。

    如此敏銳的分析能力,當也不在王禪之下。

    所以剛才他還有憂慮,現在知道眼前此人智計不下王禪,心里也坦得多了。

    剛才還因夢三的話,心里不舒服,可若是依此人智謀,能一登王位,也不在意一時之辱了。

    “夢三先生,尊主讓先生來幫在下,除了鏟除障礙之外,尊主有沒有讓先生常留在吳都,幫在下奪得大位呢?”

    公子波試探著問著夢三先生。

    “這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是不是當吳王之料了,當斷不斷,如此性格,我看就算讓你奪得吳王之位,也難有所成就。”

    夢三冷言冷語,可公子波卻已經習慣,而且听到夢三如此說,心里更是放心了。

    “夢三先生,今夜就靠你除掉楚國靈童鬼谷王禪,他此時住在觀城街聚英客棧之中。他的一個老奴受傷,而手下還有四個高手,先生也要小心為上。”

    “不用等太宰大人啦?”

    夢三站起身來,看了一眼公子波。

    公子波一笑道︰“不用,有夢三先生在此,何須再等他呢?”

    公子波說完,面上一愣,因為眼前已沒有夢三的身影,就連書房的門都未動過。

    公子波轉而幽幽一笑,心里像是罐了蜜一樣。

    “大公子,太宰大人求見,是否讓他進來。”

    門外一個家奴小聲的問著公子波。

    “帶太宰大人到偏屋去,另外擺一桌酒席,再安排幾個姑娘,我要與太宰大人喝酒助興,好好聊聊。”

    公子波說完,竟然哼起了小調。

    這讓外面的家奴也是十分奇怪,這都子夜時分,竟然還有如此興致,也是回了一聲之後,就向外走去。

    ……

    ……

    公子山的別院里,已宴散人離,原本經過一番執鬧的慶祝,此時也已靜了下來。

    公子山十分客氣的送完施子與勝玉正在門前站著。

    因為勝玉特邀施子到她府內休息,所以公子山一直在府門外看著二人坐上公主的車冕走遠,心里卻還是念念不忘。

    “二公子,家里來了貴客,已經在別院後院堂屋等著公子了。”

    身邊的一個家奴小聲的提醒著公子山。

    “我就這去,讓護院看好了,別讓人來煩我。”

    公子山說完匆匆地朝著後院走去。

    後院十分安靜,堂屋里也未點燈,好在月光十分明亮,而公子山又輕車熟路,很快就來到堂屋門前。

    他一看堂屋里沒有燈光,黑漆漆的一片,心里有惑,正想轉身去找家奴。

    可就在此時屋內傳來一個滄老的男聲︰“進來吧,你自己的院落,難道你還找不著嗎?”

    公子山一听,心里有些膽怯,但還是推門進去。

    “把門關了。”

    聲音再次響起。

    公子山沒有辦法,畢竟這屋內之人是他請來的,所以不得不把門關緊。

    此時屋內才亮起一點微弱的幽光,卻是在堂屋主桌之上。

    公子山慢慢的走了過去,只見其左手邊上竟然還有一個人坐著。

    一身黑袍,看不見面容,整個人卻已埋在黑袍之中,像是這屋里黑暗的一部分一樣。

    堂桌邊上坐著個老者,其實也很難分辨得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依然是一身黑袍,像幽靈鬼魂一樣。

    公子山只是從剛才的聲音,再從身材來看,老者並不高大,而且還有些佝僂,這才能斷定老者歲數也不小了。

    “在下拜見尊主。”

    “起來吧,不用客氣。”

    公子山像一個奴才一樣,跪下行禮,再從地上爬了起來,接著又對著左側的黑袍人一揖,這才怯生生的在右側坐下。

    “客人都送走了?”

    “不錯,都送走了,此時院內十分安全。”

    公子山也不敢看兩個黑袍人,只是盯著那一點幽光。

    這幽光是從桌面上發出的,再細看時,卻發現只是一塊骨頭。

    該是一塊死人的骨頭,卻在老人那枯枝一樣的手中把摸著,發出一絲絲幽光。

    讓人看了不寒而栗。

    “安全,我們都是死人,從來也不會怕,更不會需要什麼安全。到是你如此顫抖,難道是害怕我們嗎?”

    公子山臉色一變,擠出點笑意,強打起點膽量,讓手不再發抖。

    剛才為施子慶生,他也喝了不少老酒,可此時在自己的後院堂屋坐著,卻感覺到一陣陣寒意。

    所以自進了堂屋,人卻一直都在發抖。

    “你不用怕,我們是不會傷害雇主的。只是你堂堂公子光的二子,竟然如此膽小,實讓人失望。

    尚且你還讀了不少聖賢之書,在吳都博得些賢名,你也該知這世界之上,本無鬼神,你害怕說明你心里有鬼。

    可卻還是要做不義之事,看起來你也徒有虛名,而名不副實。”

    老者也不給公子山面子,說話的語氣悠遠悠長,像在這屋里飄蕩一樣。

    若是不點鬼火,公子山根本分辨不出這鬼魅一樣的聲音,從何而出。

    “尊上批評得是,能得尊上親來幫我,小生十分感激不盡,日後這個別院就由尊上與這位使者使用,一切都有家奴安排。若能奪得太子之位,它日必不會虧待尊上。”

    公子山也是大方,如此別院,對于其它大富人家來說也不常見,可見了此人,立時十分恭敬,不敢有私。

    “現在公子波那邊是什麼情況,公子夫差那邊又是什麼情況,還有你父親公子光現在又是什麼情況,都給我一起說說吧!”

    老者拖著長長的鼻音,似乎不再計較公子山的膽怯。

    “大哥那邊一直通過伯否太宰在向父王獻讒言。說什麼吳國繼位,除了兄弟相傳之外,就只傳長子,意思就是要立大哥為太子。

    三弟那邊一直與中將軍孫武熟識,兩人對攻伐十分感興趣,所以孫武定然支持三弟夫差。

    而父王則一直猶疑不決,朝中伍相國到是對我不錯,所以父王還沒有主意。”

    公子山簡單的把三人的情況說完。

    那老者只是冷哼地聲道︰“你還是太小,太過天真,你還真以為伍子胥這老匹夫會真的幫你嗎?

    哼!他只會幫他自己。

    當年若不是公子僚不听他攻打楚國之計,他感到不受重用,他也不會主動投靠公子光的。

    他這些年在吳國確實有功,吳國的強盛他是功不可沒,所以他才能活到現在。

    他不是在幫你,是在幫他自己,是在考驗你們兄弟三人。

    這一次太子之選,就是這些權貴對你們的考驗,你們就像被丟進斗獸場的野獸一樣,誰能活到最後,他才會幫誰。

    這才是為臣之道,包括伯否太宰也是一樣想法。

    伍子胥知道孫武與夫差關系不錯,而太宰主宗廟之事,該不會主動壞了規矩。

    所以伍子胥知道伯否自然會先選擇支持公子波,也是職責所在。

    而伍子胥這才選擇于你,要讓你們兄弟三人都有支持,從而斗個你死我活,也才能選出真正吳國將來的王上。

    所以你不必太在意這三個人的意見,其實只能靠你自己。

    若你比其它二人夠狠,那他們自然都會支持于你。”

    公子山一听,脊背發涼,一陣陣寒意襲來。

    他一直以為伍子胥支持于他,是因為他在吳都博得賢名,禮賢下士,而且飽讀聖賢之書。

    現在他才知道,其實他們兄弟三人雖然將來可能有一人能成為新的吳王,可卻有兩人可能死于非命,成為犧牲品。

    而伍子胥是不想讓自己直接沒有人支持之下退出爭斗,這樣光憑夫差與公子波斗,實在無趣。

    而且若是為了吳國將來的穩定,兄弟之間只余一人,這該對他們而言都才是上策。

    畢竟前吳王就是因為自己的父親受重用,而且手握大權,這才得以刺殺自己的伯父公子僚成為親的吳王。

    而作為他的祖父,以及曾祖父一輩所留下的傳賢及傳兄弟的規矩,似乎于現在的吳國並不適應。

    自己只有成為吳王,若不然就會死,這條路他沒有選擇,也不須要選擇。

    現在他知道,吳王位爭,其實有若山中野獸爭王一樣,一山不容二虎,只在于爭斗的老虎,其它的野獸從來也不會關心是那一只老虎最後稱王。

    這就是叢林法則,強都生存。

    “尊上放心,有你們幫我,不是他們死,就是我亡,我必須要斗到最後,分出勝負。”

    公子山此時已不再發抖,臉上透著一種冷漠,一種仇恨,一種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擇手段的狠勁。

    所以他現在已經感覺不到寒冷了,就好像與此屋內的兩個黑袍人一樣,與黑暗融和在一起。

    “此時還不是最好的時機,若現在就動手,怕會得不償失,反而激怒于公子光。”

    公子山听老者一直在直呼吳王,也就是他的父親的名諱,也不敢問,更不敢喝斥。

    畢竟以此老者的身份,與及初步判斷的年歲,怕比他的父親吳王闔閭還要大一些。

    “不錯,父王雖年歲已高,卻並不昏庸,此事當不可急于一時。但有一人卻必須除掉,還望尊上成全。”

    公子山面帶詭笑,在幽暗的鬼火照射下,也是十分恐怖。

    “你說的可是楚國靈童王禪?想來越國使臣與宋國使臣都有意于你,你不會痛下殺手。

    至于這個楚國靈童,也還真是讓人意外,小小年紀竟然讓你如此懼怕,不知他有何能耐?”

    老者也听過王禪的名號,卻反而先問公子山,算起來也是在考驗公子山,是否值得幫忙。

    “這個王禪,實話講十分聰明,而且他武技也不錯,並且善長卜算觀相之能。

    來楚國沒有十天,但其名聲也只在施子姑娘之下。

    他一來吳都就先拜訪了太宰伯否,似乎也關注于吳國太子之爭。

    但他卻並不賣任何一個人的帳,也並沒有明顯支持誰,對大哥和我都不甚喜歡。

    前幾日在伍相國壽宴之上,還口出狂言,得罪越國使臣範蠡,還有伍相國。

    竟然在壽宴之上說伍相國只有五年陽壽,如此大忌之話,卻讓伍相國都不敢動怒。

    而且他的身邊有一個老者,當日比劍論道竟然被孫武推為一方主帥,由此可見這個老人身份定然不普通。

    今日在別院為施子小姐設宴,大哥送了兩顆人頭,誰都猜不出來,可他卻能十分肯定的猜出。

    而且猜出就是伍相國壽宴之上兩個號稱楚國費大夫使臣的青衣人。

    此子心智周詳,分析得頭頭是道,也讓今夜大哥欲圖構陷我與夫差三弟的想法破滅。

    到現在我都不知道他的意圖,所以若不能得到他,自然也不希望別人得到它,毀了他或許是最好的辦法。”

    公子山把王禪的基本情況說完,也是看著黑袍老者。

    實際上老者自進門到現在都沒有露出尊容,而且身姿連動都未動一下。

    “他是楚國人,听你說來,也是想著出人頭地,所以他選擇先來吳國,如此可見,此子當真不簡單。”

    老者說完,看著幽光,又緩緩說道︰“他選擇吳國而非楚國,更不是越國,足見其智謀之高。

    吳國這幾年與楚國勢不兩立,時有征伐,若直接去楚國,那未必會引起楚王注意,也不受重用,可他來吳國就不一樣了。

    他若能幫助你們任何一人,奪得大位,自然可以可以緩解現在楚國被動的局面。

    楚王必然會親自接見于他,而且會因他與吳王的關系委與重任。

    這該是他選擇首來吳國的原因。

    而他道先拜訪伯否,而不是伍子胥相國,就足見其高明,意圖也是十分明顯。

    太宰之位主宗廟,而管皇家事務,卻不是眾臣之首。

    若他想在吳國謀事,當然會先訪伍子胥相國了。

    不過听聞此子在虎踞鎮就日十分有名,十二年前受楚相李悝封為楚國靈童。

    而李悝身份神秘,善長于易理之術,傳一些予他也十分正常。

    可若說能觀人壽辰,我怕此子也只是聳人听聞,故作神秘而已,不足懼也。

    少年人恃才傲物,無視天下英豪,這就是他的劫數了。”

    老者說完,語氣已經像是快沒氣的人一樣。

    “他住在哪里,什麼模樣?”

    此時一邊的黑袍男子忽然向公子山發問,到嚇了公子山一跳。

    原本與老者對話,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面,可這黑袍人冷不丁的問起,公子山還是驚了一驚。

    “他就住在觀城街中部,名叫聚英客棧。

    客棧之後有一個單獨的小院,一共四個下屬,一個左手受傷的老者,看樣子已七十多歲。

    鬼谷王禪年歲十二,身材與我相當,但比我結實一些。

    額頭上有鬼宿之相,有四個隆起的肉角,十分好認。

    平時他會帶著兩把木劍,一長一短。

    在伍相國壽宴之上,曾三劍破了青衣人的聯手,再一劍救下當時在越國使臣範蠡劍下受傷的孫武將軍。

    看起來劍法不錯。”

    公子山詳細的把王禪的情況說明,就是想讓黑袍殺手認清王禪,不要殺錯了人。

    “你可以走了,此事明日就有結果。”

    老者對著公子山揮了揮手。

    公子山也不敢再問,向著老者與黑袍人一揖,就退著向外走去。

    “等等!”

    公子山一楞,心里有些失落怕他們改變主意,而錯失今晚刺殺王禪的好時機。

    畢竟于公子山分析來說,王禪今夜志得意滿,自然會放松警惕,正是殺人的好時機。

    “這位是我們幽冥組織里的頂級殺手,你可以稱呼他為幽劍。

    而另一位則是隱身高手,就叫幽幽。

    有此二人幫你,我就不必在此了,其它一應事務就由他們為你處理。

    這別院太大,我們只需此後院就行了,不可露出痕跡,讓人懷疑。

    你的家奴護院,就不要來此閑轉,若不然會被幽冥帶走,你去吧!”

    公子山不敢回頭,因為此時他感覺到幾股寒氣從身邊飛去,而屋內再次陷入黑暗。

    堂屋的門卻已打開,外面的月光照了進來,照在公子山蒼白的臉上,流著汗珠。

    他坐了一晚上,都未察覺到還有第三人,至于老者嘴中所說的幽幽,他從來不知道此人在那。

    可當公子山走出堂屋,並關上房門之後,心里卻是十分興奮的。

    臉上的汗珠在月光之下,現出異樣的色彩。

    【作者題外話】︰大佬們,小長假結束,大家一切安好,小說日漸精彩,希望大家持續跟讀。于小說而言七十二小時追讀十分重要,關系到小說後期的推薦與走向,希望大家支持幾天,這樣數據會好看一些,編輯才會有興趣推薦。

    若有建議可加qq群︰727404175,也可以直接在評論時留言,謝謝大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