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小說網 書籍介紹 章節目錄 我的書架 加入書架 加入書簽 推薦本書 收藏本書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大小︰ 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鬼谷神謀 第六十四章相面之術



    第六十四章相面之術

    伍子胥壽宴過後,王禪難得休息幾天,此時在吳都也算小有名氣,可整個吳都最熱的並非王禪,而是施子。

    施子的美貌已被眾多賓客在吳都一傳,現在已是家喻戶曉,男女老少都爭相一睹,特別是一些富家權貴子弟,現在都以能睹施子一眼成為一種榮幸。

    王禪多少有些落寞,可卻也樂得清閑,連化蝶都沒來找他,或許是因為伍子壽宴後,忙于送客等俗事。

    所以他就一直呆在屋里,看了看書,玩弄一下他的小白虎。

    小白虎從出生到現在也有三個月了,此時的小白虎,已不再只是一只白色的大貓了。體型已有二尺有余,但卻還是虎頭虎腦的,十分頑皮,兼之每天吃食羊奶,小老虎也長得十分壯實,被俱虎威。

    “小公子,你安排追蹤的那二個青衣人已離開吳郡回了楚國,再追蹤也沒有意義了,所以我讓趙阿三已經返回。”

    趙伯還是站在小公子身後,手依然掛著白布,劍傷並沒有痊愈,只是精神卻要好得多了。

    “哦,趙伯,你說這兩人如此武技,難道真的是紅衣旗主,暗夜殺手,通常都蒙著面,不讓人知道他們真實身份,可這些人卻好像並不忌諱一樣,這讓我有些懷疑。這里邊會不會有人故意在栽贓暗夜組織,讓我與在虎踞鎮受襲一事聯系起來,再引向楚國費無極。若說費無極身為楚國大夫,該不會懼怕我一個小小靈童,而且還公然在吳國動手,這樣的愚蠢之事,以費無極奸詐之性,絕不會做得出來。”

    王禪覺得那兩個青衣人,似乎也太過露面,並且武技也太過平常,好像壽宴之上,除了與王禪比試之外,就沒有其它用處,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引起王禪的注意,把王禪引向楚國費無極。

    就連一向視楚人為仇人的伍子胥都不過問,這里該是有人故意為之。

    “老朽不知,小公子聰慧,該知道暗夜組織十分神秘,從來也不會如此輕易示人,他們殺人取財,犯不著露面,讓人知道他們真面目。”

    趙伯悠悠一笑,說完看著王禪,知道他還有下文。

    “我就知道你早就看出了,而且這兩個青衣人也未回楚國是不是?”

    王禪把弄著小白虎,似乎對趙伯的話沒有听清楚一樣。

    剛才趙伯已經說了,這兩人已回楚國,可王禪現在說起來,似乎有意為難趙伯,對趙伯不信任。

    “小公子,這吳國三子之爭已涉及越國、楚國、宋國,或許還涉及晉國,若小公子執意如此,怕會陷得更深,老朽不願小公子涉及其中,所以覺得追察兩個青衣人,于事無益。”

    趙伯也知瞞不過王禪,但卻也用心良苦。

    “趙伯,謝謝你提醒,不過我覺得這吳王太子之爭,也關系我楚國,所以無論如何,我也該有自己的考量。”

    王禪邊說邊抬頭看著趙伯,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剛才的話確實說得有些較真了。

    “小公子,若越國與伍子胥中意二公子,你為何不順水推舟,也成全于公子山,一個氣狹之人做為吳國下任國君,于楚國並無不利,這要看最終兩國的走向,還有影響將來吳王決策之人了。”

    趙伯說完,也是看著王禪。

    “趙伯,你說過,一個虎仔若每天都在這屋里,他如何也長不大的。

    一只雄鷹若不是從懸崖被母鷹推下,它也不能遨游蒼穹。而楚國若無強大的對手,那麼強大的就該是越國。

    若越國強大,越國必然會挑唆吳國攻楚,這樣他能兩相得益,並不會與楚國聯合,于楚國並無好處。

    楚國若真要強大,必然有適當的對手,所以吳國只能強大,這樣吳國與越國才不會交好,于列國皆有好處。

    況且若吳國弱小,而我若入楚,沒有強大的對手,實在無趣,至少依現在的公子山來看,他並沒有此賢能。

    這也非一時可斷言,但只有吳越兩強相爭,才是楚國最終的取勝之道。”

    王禪已非來時的王禪,經過這些日子的捉摸,也學習了許多人情世故。

    同時看待問題也長遠得多,這該是王禪自小就擬定的吳越戰略。

    “既然小公子如此執著,老朽只能陪小公子一起周旋了。告訴你也無妨,那兩個青衣人,最後回到了公子波的府宅,所以小公子也不必猜疑了,現在小公子應該滿意了。”

    王禪一驚。

    他從來也未想過會是公子波派的兩個青衣人,那麼由此可見公子波定然知道王禪在虎踞鎮被暗夜青旗令主被襲一事,只有這樣,才能讓王禪一想就想到此二人是暗夜組織的人,而且會由此聯想到楚國費無極。

    不對此二人說是公子山派來之人,卻是公子夫差告訴于他的。

    那是壽宴之時,公子夫差說此二人是二公子山請來的,如此說來,對三個公子還得重新分析。

    “趙伯,你說伯否太宰是否真的主推公子波,而不是其它二人呢?”

    “小公子,伯否從來也未說過他主推公子波,那夜一直是小公子在分析,伍子胥中意公子山,孫武將軍中意夫差公子,這都是你的推理,至于是否對,我不敢評判。”

    王禪一听,到是自嘲一笑。

    如此自嘲到成了王禪能自我否定的優勢。

    但凡像他這樣有才智,又懂佔卜易理之人,一般有了先入為主的成見,就很難改變,會找許多證據來為自己證明,可王禪並非如此,而是當形勢于條件發生變化之時,敢于否定自己的認知,重新認識事物,這就是王禪有別于其它天才兒童的地方。

    “不錯,此事當再緩一緩,欲速則不達焉。”

    王禪面帶微笑,心里也開心許多。

    趙伯看了看王禪,知道王禪此時所想。

    輕輕嘆了一聲道︰“小公子,有貴客來訪,你還是好生接待了客人,至于其它事,應付完客人再說!”

    趙伯說完,自個回屋,而王禪則一臉笑意,知道趙伯已听出來人,也不便滲和。

    化蝶還有勝玉兩人同時來到驛館,也不相問,就徑直走了進來。

    此時王禪身份已不一樣,雖然還是住在驛館,可卻已是一個獨門小院,有自己的堂屋偏房,不再只是單獨的客房。

    “勝玉公主大駕,王禪恭迎來遲。”

    王禪對著勝玉一揖,反到不問候化蝶。

    “鬼面娃,你與蝶兒自小相識,為何不迎她反而迎我?我雖是公主,但在你鬼面娃眼中卻並不值錢,你又在打什麼鬼主意?”

    王禪一笑,看了看化蝶,今日她穿著一件黃衣紅裙,到是十分艷麗。

    而勝玉則是一件錦繡長衫,略顯羞澀。

    “勝玉公主,你是吳王掌上明珠,眾人皆知,我現在身在吳國,我不迎你還能迎誰?蝶兒呢與我自小相識,就不必講這些禮節了。”

    王禪此時說話已大有改變,不僅讓勝玉開心,同時也讓化蝶听了舒服。

    言外之意,對化蝶已視為知己,而對勝玉則保留著禮義,正是親疏有別。

    “鬼面娃,自你識數,希望日後你也不必對我太過禮義。”

    勝玉公主雖然也有些小妒意,卻還是十分通情達理,況且化蝶與她有如親妹妹一樣。

    “那就是你說的白虎,快抱來我看看。”

    勝玉眼尖,卻一眼就看見剛才王禪放在桌上的小白虎,心中也是欣喜。

    勝玉奔過去,想抱起小白虎。

    可小白虎卻齜牙咧嘴的對著勝玉虎了一聲,兩只前抓躍躍欲試,不失老虎的威風。

    “勝玉公主,可別嚇著它了。”

    化蝶也走了過去,怕小老虎抓傷了勝玉公主,同時也怕勝玉傷了小白虎。

    王禪輕輕抱起小白虎,撫了撫頭道︰“別怕,她們也是你的朋友。”

    小白虎像是听得懂王禪之語一樣,看了看化蝶與勝玉,收起虎爪,到是憨態可掬。

    此時見兩人笑臉相對,竟然試著用嘴去舔化蝶的手,對化蝶似乎更親一些。

    “喲這小白虎,竟然也分親疏,鬼面娃你是不是通獸語,怪不得一說它就不唬人了。”

    勝玉公主現在還是對小白虎有些懼意,也不敢伸手過去,怕被小白虎抓傷了。

    “獸與人都是自然之物,它們也懂這天地之道,所以若你按其天然之性觀察,自然可以懂他們的一舉一動,表情吼叫,我也只算是略懂而已。”

    王禪並不是自夸,自從有了小白虎,他閑來無事總會觀察白虎的一舉一動,而且也學著教小白虎一些動作,說起來王禪並不十分了解白虎,到是小白虎對王禪的傳教十分領會。

    看起來小白虎似乎比普通人還要聰明一些。

    “鬼面娃,你到是悠閑,難道你來我吳國,就是只想玩玩嗎?可也不見你外出觀景,吳都附近可有好多景色幽美的地方,與北方相比,那是完全不一樣的感覺。”

    勝玉知道王禪腦子好使,也是試探著問王禪,故意探查王禪的意圖。

    王禪看了看化蝶道︰“不錯,當年我說過,六年後會來找蝶兒,所以我王禪自然不會食言。原本想去越國,後來發現蝶兒原來是吳國之人,所以這就來了吳國,現在諾言也實現了,我年尚幼小,少不經事,對于你們君王家的事,可也是有心無力,所以只能閑散游蕩了。若說吳都之景,想來蝶兒有空自然會帶我去,我不必急于一時。”

    王禪說完也是長嘆一聲,瞧了化蝶,到是有些少年老成的樣子,可卻又與他話中之意相駁。

    “禪哥哥,你可別自得了,你是客人,我當然會帶你去玩,就算勝玉公主,若不是受托招待宋國使臣,她應然也會帶你去的。不過我知道你自小就胸懷大志,而且詭計多端,向來也閑不住。今天我與勝玉公主來,是要讓你給觀一觀相的。”

    王禪一愣,想起壽宴之時對伍子胥的觀相,心里也是一驚。

    那日他看伍子額頭收陷,三紋兩分,是敗相,兼之伍子胥當日做壽,正是喜極而衰之相,所以依伍子的屬相來看,該陽壽不足半輪,也就隨便說了個五年之期。

    如此看化蝶與勝玉的樣子,似乎對他還是比較信任,這說明化蝶也問過伍子,而伍子並不否認,說不定還為王禪美言了幾句,所以這兩個姑娘家才會來找王禪相面。

    王禪回首一笑看著化蝶,到是十分認真。

    化蝶此時尚未長開,臉上還透著稚氣,可兩條眉卻有若兩片茶葉,似彎似翹,而整個額頭平整光潔,沒有半分皺紋,雙眼清砌透明,眼角彎彎,讓人一見生憐。

    鼻翼秀氣,卻與鵝蛋臉相稱,小巧的嘴巴透著天然的鮮紅,下巴圓順,而且玉頸如脂,秀發濃密。

    再觀其手,十指修長,晶瑩剔透,掌中無汗,略有微光。

    “怎麼樣,你看了半天,到是說句話呀?”

    化蝶見王禪細眯著眼,而且左看看右看看,臉上透著神秘。

    “蝶兒,我觀你如仙女下凡塵,該有仙緣,若你遵遁自然之道,將來可成就不凡之業,說不定能羽化登仙成為仙女。”

    化蝶一听,臉上一陣羞澀,紅著小臉,低著頭。

    她也不知道王禪是故意逗她,還是說的真話,但心里卻是美滋滋的。

    而王禪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有此觀,但細看化蝶確實符合有仙緣之相,連王禪也弄不明白,心里是悵然若失,若化蝶成仙,那他留在世間到是孤獨了。

    “那我呢,你可仔細看看。”

    王禪听勝玉十分著急,再看勝玉,心里更是一驚。

    他還是第一次認真看勝玉的容貌。

    兩條劍眉橫飛在額頭,額頭之中隱現一條斷紋,卻連在右眉之中,平時一撮流海擋著,到並不顯眼。

    現在勝玉把頭發理在一邊,王禪這才發現。

    而且勝玉公子的雙目如杏,十分圓,並不像化蝶,在兩邊形成一條彎彎的眼線。

    鼻翼高挺,有別于普通江南女子,卻山根陷落,十分突出,嘴唇上厚而下薄,人中短。

    整個臉型如兩半隻果,十分圓順,兩頰帶著**,一笑之下,兩個虎牙,也十分惹人喜歡。

    王禪臉上憂慮一現,又嘻嘻笑著。

    “你笑什麼,難道是因為我比蝶兒長得丑嗎?”

    勝玉有些氣惱,此時臉上通紅,鼓著氣,還真像兩個紅隻果。

    “你此相福滿極至,當也應了你公主之身,只是世間萬事,有福必也有禍,公主性格剛烈,正也因生在帝王之家。若能收斂性格,跳出榮華,將來必定子孫滿堂。只是三年之內,必有一劫,如何渡劫,小子也不敢亂言。還需靜待觀察。”

    王禪說完,裝作開玩笑的樣子,嘿嘿一笑,倒讓勝玉一時不知該如何。

    “勝玉姐姐,你別听鬼面娃瞎說,他說我有仙緣,難道我該修道成仙,他這是在騙人,我才不信呢。”

    勝玉一听,也覺得王禪這是在戲耍兩人。

    先不說化蝶還只是一個十二歲的姑娘家,學的也是武技,並未學修仙之術,如何就能觀出化蝶能羽化飛升,這種玄之又玄之事,任誰也不會相信。

    而他說自己三年之內有劫數,更是並無憑據,或許是因為吳國太子之爭,又或是其它。

    可觀面之術就是這樣,你既然讓人觀了,縱然說得好與不好,心里總是會掂記著。

    勝玉擠出點笑意,卻還是馬上就布著憂慮。

    “勝玉姐姐,鬼面娃是知道你身為公主,現在處在三個哥哥爭太子之位,所以就故意說你這三年有劫,你本富貴身,卻也因富貴而生劫,這都是他按陰陽之道瞎猜的。他自小就喜歡捉弄人,我記得虎踞鎮的王氏大公子就被他捉弄得不行。”

    勝玉一听,也覺得王禪並非觀相,而是善于捉摸,可王禪還有剛才化蝶的話還是說到了她的心里。

    她是性格剛烈,平時脾氣也大得多。況且現如今三個哥哥爭太子之位,是不可避開的。

    因為吳王闔閭十分寵愛于她,所以吳王也會征詢她的意見,那她又該推薦誰呢?

    ‘都怪你,烏鴉嘴,什麼不好提,就憑你的小聰明,讓勝玉姐姐不高興了吧。“

    化蝶見勝玉一直不開心,也埋怨王禪,用手敲打著王禪。

    王禪也不敢躲開。

    其實王禪觀勝玉之相,還是有判詞的,可他卻不敢再說出,怕更加讓勝玉難受。

    因為他觀勝玉之像是夭折之像,三年之內有大劫血災。

    但他也不能確定,畢竟王禪在虎踞鎮只是觀小相,也就是佔卜算一時吉凶得失,說起來還有些準頭。

    但觀人大相,也就是觀人一生運程,王禪今天還是第一次,所以心里也沒有譜。

    同時他也後悔,以後觀人之相,該小心從之,若照實說,定然惹人不開心。

    若不照實說,別人會說他江湖騙子,反而壞了名聲。

    像現在他就不知道如何再讓兩個姑娘開心。

    “沒事,鬼面娃雖然因時利導,卻也說得不差,我一身富貴因生在吳王世家,卻也因此而難與周全,若我能放棄榮華富貴,放棄身份,去列國周游,可能會開心一些。”

    勝玉還是恢復一些常態,臉色也緩和許多。

    “就是就是,我觀墨翟那小子,面相清奇,將來定然能成大業,你若跟著她周游列國,說不定能成神仙情侶呢。”

    兩人一听,都望著王禪。

    “禪哥哥,我還忘了問你,你是如何認識宋國使臣墨翟呢,他與你自稱師兄弟,難道你什麼時候也拜了史角大師為師嗎?”

    “沒有,你那有這個福份,是在來時的路在遇見的。我見他劍法超絕,所以與他過了兩招,所以就認識了,並沒有什麼機緣。說是師兄弟,也是我自湊的,想與史角大師的弟子搞好關系,說不定有一天,我也能正式成為史角大師的徒弟呢。”

    王禪編了一個慌話,也不好把真實的事透露給兩人。

    “原來如此,不過墨翟此人劍法深不可測,直到現在我都沒見他顯露過,若是下次有機會,你們打一場,讓我與勝玉看看如何?”

    化蝶說著,又在敲打著王禪。

    兩人到是十分投緣,雖然只是在虎踞鎮有一面之緣,可再次相見,竟然也如老朋友一樣,並不生分。

    “我不想與他打,我們永遠都不會打,不過若你想學,我到是可以教你幾招。”

    王禪一點也不謙虛,而化蝶卻也听著不反對。

    “蝶兒我們走吧,忘了告訴你,今晚施子姑娘在二哥府上宴客,特邀楚國靈童,我們兩人就是來給你送信的。”

    王禪一听,站起身來,臉上閃過一絲不安。

    “施子姑娘還未回越國嗎?”

    “她本來就安居在我吳國,回什麼越國,她現在可是吳都最出名的美艷女子,整個吳都城的富家公子都想巴結于她。”

    勝玉有些不高興,卻又無可奈何,語氣中也透著一絲妒意。

    “好,晚上我一定去。”

    化蝶見王禪面露憂慮,也知王禪並非不問世事,也不敢打擾,與勝玉公主相扶出了驛館。

    而王禪則送出兩人,站在大街上看著過往的人群,心里有陣陣不安。

    他也讀過史書,當然知道大周之所以衰敗,跟女人有直接的關系,周幽王寵幸褒姒,為博美人一笑,烽火戲諸候,結果至戎兵來襲,周幽王死于驪山之下,褒姒也被世人稱為紅顏禍水。

    前幾日在伍子壽宴之上,吳王三個公子就已對施子之美十分傾慕,如此一來,還真是不費一兵一足,就可以把吳國攪亂,美人計實難防也。

    王禪回到屋中,趙伯見王禪有些失落。

    “小公子,難道施子宴客有什麼問題嗎?”

    王禪苦笑一聲道︰“施子揚名于吳,其意不軌,吳王好色,必然父子不睦,兄弟不和,看來越國攻吳之心已昭然若揭,文種此人,詭計多端。”

    “小公子為何可斷定是越國相國文種而非範蠡?”

    “範蠡此人雖然兵法韜略不錯,可天生貪圖便宜,權衡利益得失,若是經商,或許他能成就一番大業,可他卻對施子有意,所以他不舍得為了越國而拋棄施子。”

    王禪像是十分了解範蠡一樣,若是範蠡听了不知心中會否對王禪有改觀。

    “那小公子,今晚宴客還去不去?”

    “當然要去,不過我去之前,還得有勞趙伯,有些人我還不了解,所以趙伯你得給我講講。”

    王禪一臉詭笑,抱著小白虎就朝堂走去。

    趙伯一听,心里有數。

    王禪所問,自然跟施子有關,而施子與化蝶同為師姐,那她們的師傅南海姥姥自然她想知道一些信息。

    趙伯搖了搖頭,卻是無奈,這年歲已高,很多事他是不想再提。

    可王禪若問,他不說也不得而已,畢竟王禪的鬼主意多,並且讓王禪多知道一些事,于王禪也有好處。

    況且剛才他在王禪的眼中看到一絲殺意,讓趙伯也十分擔心。

    【作者題外話】︰以後就發長章節,讓大家看得舒服一些,小說下一章會把故事引得更深更復雜,所以希望讀者們多點耐心,給小說多點支持,寫傳統敘事小說,比常規爽文難度要大,但相對來說讀者也會燒腦,就連我寫都燒得不行,而且在讀的過程中,還要注意一些細節,若不然對後期的故事發展會有些莫名其妙。

    若有人讀到此章,不妨點贊投點銀票,或者留下一點評論,增加點小說人氣,謝謝大家!

推薦本書上一章目 錄下一章加入書簽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重要聲明︰小說“鬼谷神謀”所有的文字、目錄、評論、圖片等,均由網友發表或上傳並維護或來自搜索引擎結果,屬個人行為,與本站立場無關。
閱讀更多小說最新章節請返回微風小說網首頁,小說閱讀網永久地址︰www.wfxs.org
Copyright © 2012-2013 微風小說 All rights reserved.